第十章 罗域魇少,杨洛森


  ……

  躺在浴池之中,感受着热水在自己皮肤上流过,这种感觉的确非常的舒服,尤其是在这热水之中还加上了香喷喷的味道……

  已经大概有四年的shí间没有享受别人服侍的感觉了,岛屿的生存,封闭,凶险,只有杀戮,那种shíshí紧绷,刻刻提防对精shén紧绷在某个shí候终于可以稍稍放下一些之shí,便如释重负,仿佛彻底释放了。

  四年shí间,除了生存还是生存,除了战斗就只有战斗,这种生活在今天终于要结束了,而且可以终于回到自己阔别了四年的家中,这种心情的确很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

  如果可以的话,楚暮恨不得现在就出发前往冈罗城,然后站在自己父亲的面前,告诉tā自己还活着!!

  思绪不断的飘飞,在热腾腾水雾和花粉的缭绕下,楚暮想了很多,疲惫无比的仰视着各种花纹点缀的天花板,沧桑浪子一般,眼中所流露的是旁边两个婢女根本不可能读懂的伤感。

  “☆汀雨姐姐,tā在干嘛?”旁边加热水的婢女清荷非常小声的问道。

  汀雨摇了摇头,目光偷偷的瞟了一眼独自享受的楚暮。不知为何,此shí汀雨觉得这个男子与之前的那种野性完全不同,那种卸下凌厉面具之后☆的颓然与jì寞,透着一种shén秘的独特气质,让汀雨升起一种莫名的好奇,好奇这个男子那双黑色眸子之中隐藏的故事。

  “刚才我听其tā人说,魇魔宫又出了一个旷世奇才,这个人以十八岁的年龄打破了夏◇广寒夏大人当年囚岛之王的二十一岁的记录,短短半天的shí间,这个人的名字已经传到了大人物的耳中了。”清荷见楚暮在沉思,于是小声的和汀雨攀谈了起来。

  “是指tā?”汀雨有些惊讶的问道,又特意看◎了一眼楚暮的坚毅的侧脸。

  事实上,经过一番淋浴之后,楚暮的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渐渐透出了那英气逼人的模样,若是能够将凌乱的胡须给去除,肯定会是一个非常潇洒英俊不凡的青年。

  “好像是啊,那些和我们一起来的姐妹们都在后悔了呢,如果tā能够像夏广寒一样厉害,那么再过十年,说不定我们也能像枫香姐一样……话说,囚岛之王是什么意思啊?”清荷说道。

  “……”汀雨有些无语了,刚才见这◆小丫头这么兴奋的,一副嫁人个好人家的模样,还以为她知道囚岛之王的意义。

  汀雨来自恒海,囚岛也是在恒海,所以她自然对囚岛非常了解,当下也解释道:“囚岛是一个死亡岛,每三年关押三千囚岛,然后只让■▲一个人活下来……”

  “啊?这么恐怖!”清荷惊讶的张开了小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shén情漠然的楚暮,然后小手指指了指楚暮压低声音道,“那tā……”

  “嗯,很有可能是刚从囚岛活着回来▲……”汀雨点了点头。

  其实汀雨自己内心也是震撼不已,若这个野人一般的青年真的就是那位囚岛之王的话,那么这一次她可真是跟对人了,能够打破夏广寒那份荣耀的人,在魇魔宫中地位根本难以估量的!

  “这里离罗域大概有多远?”忽然,楚暮开口询问道。

  “啊?”两女都是一惊,没有想到雕像一般的楚暮会忽然说话。

  “雇……雇飞马的话,大概两个月的路途吧……”清荷反应过来,回答楚暮道。

  “哦,您的七级称谓,应该可以直接使用魇魔宫的疾风魔驹,一个月的shí间应该就能够赶到。”汀雨补充道。

  “疾风魔驹?”楚暮倒是有些意外。

  疾风魔驹可是统lǐng级的魂宠,战斗力虽然不强,耐力却是相当惊人,是最上乘的远途魂宠,楚暮没有料到这魇魔宫七级称谓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力,可以直接使用疾风魔驹。

  楚暮不打算在魇魔宫中逗留太久,处理了身上的那些东西后,便直接前往冈罗城。

  ……

  ……

  内魇魔宫中

  “十八岁的囚岛之王?夏广寒手中还当真出人才啊!”殿内大厅中,一个身穿深蓝色尊贵之袍的男子捋着胡须,缓缓的开口说道。

  在这个呈现出几分尊者贵气的男子之下是半跪在地上的苏宇。

  “父亲,这个家伙狂妄至极,甚至当众羞辱孩儿,您一定不能轻饶tā!”苏宇一脸委屈的说道。

  蓝魇魔宫主人脸色一变,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宇严肃道:“妄称魇魔宫第一狂,败了竟然到我面前哭诉,真是给我丢尽颜面。哼,之前我就告诉过你,魇魔宫中青年高手如云,真正的强人要么潜心修炼,要么野外磨砺,哪像你这个废物,一直呆在魇魔宫中,什么魇魔宫第一狂,全是那些庸人的奉承,那些真正的魇少随便一个回来,就可以打得你满地找牙!”

  “父亲,我已经很努力了。”苏宇被骂的满面通红,许久才憋出这么一句辩解的话来。

  “努力?你也敢说努力,别的不说,就说这个囚岛之王-楚暮,十五岁的shí候就进入一个遍地杀戮的岛屿里生存了三年的shí间!

  “你再看看你自己,十五岁的shí候你在干什么,哭着喊着让我将蓝魇魔赐你,现在可好,五段三阶的蓝魇魔竟然连别人冰空精灵都打不过,你说说你,有什么资格和别人抗衡?”蓝魇魔宫主人骂声滔滔不绝,若不是tā就这么一个儿子,肯定早已经一巴掌拍死tā了。

  “可是……我……我只是因为没有适应那种战斗,让我适应的话……”苏宇继续辩解道。

  “好了,好了,别给你自己脸上贴金,你几斤几两我清楚的很,记住以后多长几个脑袋,别动不动就自称第一狂!”蓝魇魔宫主人说道。

  “可是,父亲,这件事就这么算了,tā可是差点杀了我……”苏宇咬着牙说道,楚暮那副狂傲的姿态,苏宇可不会忘记。

  蓝魇魔宫主人也是头疼不已,许久才叹了一口气道:“我会为你出气的,不过,这小子的名声应该传出去,受到内魔宫的那些人的关注,明目张胆的碰tā肯定是不行的。听说tā被夏广寒派到罗域了,罗域魇少-是我的手下,我会让tā处理这件事的。”

  “罗域魇少!!父亲,难不成你说的是……”苏宇那双眼睛立刻闪烁起了光芒!

  “恩,是tā,杨洛森!”提到杨洛森,高高在上的蓝魇魔宫主人眼中也露出几分会心之意,显然对这个杨洛森非常的欣赏。

  “tā的实力可是魔宫魇少中排行前十的啊,而且听说最近tā还得到了一只完美的统lǐng级魂宠,实力突飞猛涨,如果是tā出手的话,那小子……哼哼……”苏宇立刻浮起了笑容。

  杨洛森的名声很早的shí候就在魇魔宫传开了,乃至在整个青年lǐng域之中☆都是名声赫赫。

  tā曾经一举击败过四大世家的各位青年高手,毫无疑问的进入到青年顶尖高手的行列中,地位难以撼动。很多人都猜测这位青年的实力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因为tā暂shí还未挑战比自己名气★■更高的人,若是去挑战那些更强的人,也未必会败!

  “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让夏广寒多了一把利刃呢?”魇魔宫主人浮起了阴沉的笑容。

  ……

  声望对于任何一个魂宠师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包括魇魔宫的强者们。声望与称谓无关,与职位无关,但是却与实力有着最紧密的关系,这是一种无形荣耀光环,通过该魂宠师所做过的事,所击败的人,所得到的荣誉而渐渐的积累而来。

  楚暮现在最大的荣耀光环就是以十八岁的年龄成为囚岛之王,并且击败了魇魔宫第一狂苏宇。

  当然,后者与前者比起来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因为魇魔宫的真正强者是不会经常呆在魇魔宫内的,tā们云游各处,不断的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楚暮出现在魇魔宫当夜,楚暮的这份荣耀光环便传开了,不少深邃的宫殿之中,都传出了“又是一个天才横空出世”的感慨。

  而同样在魇魔宫中名气不小的青年高手们却是早已经个个摩拳擦掌,■如果能够击败一个十八岁的囚岛之王,那么tā们的名气也会提升不少,所以已经有不少在魇魔宫中的高手想要会一会这个十八岁的恒海魇少!

  ……

  魇魔宫掀起一阵不小的潮涌之shí,楚暮却还在两○★个婢女温柔的服侍下,安安稳稳的睡在柔软无比的大床上。

  这么多年,楚暮要么睡草地,要么睡山洞,要么睡树下,现在终于可以睡大床了,这种感觉的确非常美妙!

  楚暮在整理好自己所有容装就寝的▲shí候,汀雨和清荷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从楚暮洗澡到整理容装,再到睡觉,都没有对两个如花似玉的婢女下手,她们也不必经受这个刚刚从囚牢中释放出来的野兽的折腾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给楚暮整理容装的shí候,两女的表情就一直在变化,因为tā们绝不会想到这个野人竟然拥有一副如此英俊的相貌,尤其是那双炯炯有shén的眼睛,若是没有暴露出杀机之shí,便是深邃倒迷人,宛如星辰夜空,心智更不成○熟的小清河与楚暮对视的shí候,小脸都通红一片……

  (差两票就被人超过了!!!!!!昨天更新四章,几乎占了我整天的shí间,今天是实在更不了四章,不过只要有空,小鱼就一定加更。都忘了说,小鱼□的VIP更新一直都是每天三章的,看过《夜月血》的朋友都应该知道小鱼的人品,没有什么大意外,每天三章就肯定会送到!所以恳请大家再给《宠魅》投上几票吧,要不然就会被超过去了,与后一名拉开距离的话,小鱼肯定会加更几章,拜谢拜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