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投奔死亡的选择(修改和新章节)


  (这章是原来68章抉择的修改,然后融合上了晚上的本应该69章章的章节,现在合为一个章节,大概有原来两个章节还多的量,前面一半追看的人应该看过,事实上做了一些修改,主要是让楚暮的选择不会那么突◆兀和莫名其妙…………)

  “你不是觉得自己可以比我强吗?”夏广寒zhù视着楚暮,脸上浮起了一个邪异的笑容继续说道,“十年前,我就在那里生存了三年……”

  夏广寒这句话依然那样轻描淡写,但是楚暮内心却掀起轩然大波……

  三千活一人,这是何等残酷的竞争,更何况除却人与人之间的争夺,还要面对数不尽的凶残的魂宠。

  看见楚暮惊讶的表情,夏广寒仍是浮了浮嘴角,然后指着站在栏杆上眺望着远海的那位神秘的少女,开口说道:“她在十三岁的时候就与白魇魔签订魂约,一直喂养白魇魔到现在,她的白魇魔已经到达四段。”

  “你是一个四念魂士,现在却只拥有两只魂宠,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想就算你的身体正常,你也会轻易被她击败。”

  震撼!!!

  听到这句话之后,楚暮内心更是无比震撼,目光立刻zhù视着那位神秘的少女!!

  这位少女给楚暮的感觉便是美艳、冷淡,浑身上下都透着优雅与高贵,没有刻意的去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却总是给人那种只可远观的感觉,楚暮不得不承认这少女的确有着她dú特的魅力。

  只是,楚暮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似纤柔高贵,应该是被捧成公主一般的少女,竟然也是与白魇魔签订魂约,更甚至以自己的实力将白魇魔喂养到四段!!

  白魇魔便是一个可怕无比的魔鬼,与其签订魂约所要承受的痛苦楚暮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哪怕魂力始终是足够的状态,在白魇魔提升实力的时候,同样要遭受灵魂的攻击之痛。

  楚暮现在仅仅将白魇魔喂养到二段,却已经身心备受煎熬,那种时时刻刻被死神追赶,被死神逼迫的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而一个看上去与自己年龄相若的少女,却能够承受这百般煎熬,将白魇魔喂养到四段,楚暮实在难以置信!

  “可以说,如果你在你的家族之中生活,哪怕给你二十年时间,二十年之后,你的所有魂宠加起来都不及她的一个次宠。”

  夏广寒毫不客气的贬低道。

  楚暮不说话了,以这种年龄拥有四段白魇魔,几乎已经超出楚暮的认知范围,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看上去纤弱的女子,这种打击,绝对是非常大的。

  “你的家族在没落,如今已经退出了冈罗城四大家族的行列,甚至很可能被剥夺推举天下之决的名额的权力,失去这个权力,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夏广寒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楚暮心立刻沉了。楚家这些年的确一直都在没落,而现在会被被挤出四大家族的行列应该也是预料之中,只是楚暮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上百年的家族兴盛,却在几个朝夕衰落,这种滋味肯定很不好受,楚暮能够想象得到自己父辈和祖辈们知道这个消息后的沧桑和颓然。

  夏广寒问过,是什么原因让楚暮不舍得放弃自己可怜的生命。这个理由便是那个日益衰退的家族和为那个家族之事四处奔波一年都见不上几次面的父亲……

  楚暮了解家族的情况,按照楚暮的估计,家族应该还能够再坚持个两三年的时间。

  但是现在却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家族就彻底的退出了四大家族的行列,会出现这种变故,唯一的理由就是自己的失踪。

  楚暮不能确定家族和父亲因为自己的失踪做了些什么,但是想到他们竟然为了自己的事付出了让整个偌大的家族衰退两三年的巨大代价,想到这,楚暮心中就是一阵酸楚……

  ……

  看见楚暮心有所动,夏广寒却只是浮了浮嘴角,然后看着那位总是喜欢dú自一人愿望的少女,缓缓开口说道:“小公主让我给你一条生路……”

  夏广寒顿了顿,继续说道,“小公主的命令我不能违抗,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也可以现在就回到你的家族☆中……”

  楚暮愣住了,片刻之后才猛然的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始终蒙着面纱的少女!

  少女依然静立在那里,带着一丝外人都无法洞悉的忧郁,迷人的身姿与dú特的气质,无形间便与深邃的海蔚蓝的天构■成了一副唯美动人的画卷……

  楚暮很诧异,在他看来这个魇魔宫少女应该和其他魇魔宫成员一样冷漠无情,甚至无意几次与之对视的时候,楚暮都能够感觉到她眼神的高傲。可就是这样一个被楚暮认为是漠视是自作清高的女子,却竟然会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帮助自己……

  “她……她为什么要帮我……”楚暮看着这个dú特的少女,少女在他心中的形象再一次有了巨大的改变。

  “或许觉得你可怜……”夏广寒冷淡的一笑,继续说道,

  “其实,放你一条生路又如何,你的家族已经不能再给你强大的支撑,有人想要杀你,依然可以雇像我这样的人来解决掉你,你这个所谓的家族未来的希望,在别人看来就像蚂蚁一样可以随便捏死。”

  面对夏广寒的冷言冷语,楚暮没有任何反驳,事实上夏广寒说得并没有错,家族已经衰退,只要自己一回去,肯定又会迎来新的一波的袭击,楚暮只能成天躲在长辈的保护下成长。

  可以说,楚暮回去,肯定是会给家族增加更多的负担……

  “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条路:选择回到家族,你选择回到家族的话。我就会把白魇魔收回,从此你可以继续过上安逸的生活,不过,我想你的成就也可以说到此为止,这辈子,你都不可能超越我,更不用说是小公主这种层次的人。”

  夏广寒的这句话很沉很沉,沉得让楚暮呼吸都变得困难。家族的事,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楚暮的身上,楚暮坚强的活到现在,却很清楚的认识到,以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让家族复兴,根本不可能走出一个家族一个城市,变为真正的顶级魂宠师。

  “白魇魔固然是魔鬼,但他却不断的激发你最大的潜能,让你没有半刻停歇的追求实力。”

  “◆第二条路就是我给你选的道路:不用我说,你应该明白这条路是什么。而只要你能活着走出来,这只资质异常的白魇魔我可以送给你,并且吸纳你为魇魔宫成员,你将得到魇魔宫的地位和权力,只要能够继续往上爬,你在魇魔宫○得到的,绝不是你的家族能够给予的……”夏广寒说道。

  “这是两条路完全不同的道路。第一条或许可以让你苟延残喘,与你那可怜的家族慢慢的衰退。第二条路,只要走下去,活着爬出来,你就有资格成为人上人!”

  夏广寒的话语仿佛剑刃一般,深深的刺进了楚暮的心中!!

  楚暮看着高傲的夏广寒,情绪再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短短的时间里,楚暮的情绪已经波动了几次了。

  不用夏广寒说明,楚暮也懂得他给自己安排的道路是什么。

  三千活一人,囚岛的与死神赛跑!

  如果是在一天前,夏广寒给自己选择道路,楚暮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第一条路,半年的生活,让楚暮感觉身心异常■的疲惫,只有自己的家才可以让自己弥补这种创伤……

  但是,这一刻,楚暮却没有勇气去选择这一条已经可以猜到结局的道路……

  夏广寒的强大,少女实力的惊人,家族的衰落与屈辱,其他家族的盛气■凌人与目中无人……

  正如夏广寒所说,现在的自己太弱小太弱小,回到家族又能够如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家族继续衰老……

  而且楚暮也可以肯定,一旦家族衰落,其他家族也绝不会给楚家年轻一辈的人实力逐渐壮大的机会,会不断的打压,不断的限制,最后形成恶性循环……

  “哗啦啦~~~~~~~”

  海水在船只周围涌动着,一浪接着一浪,而楚暮的内心就像海水一般没有片刻平缓过……

  这是一个抉择,一个改变一生的抉择!

  ……

  夏广寒勾着嘴角zhù视着楚暮,等待楚暮的选择,并没有显出半点不耐烦的样子。

  这一刻,楚暮想了很多很多……

  “哗啦啦啦~~~~~~~~”

  一股躁动的海浪猛然的拍起,水花四溅,洒落在了楚暮的身上,身体瞬间凉透,这种感觉,又让他将一切的思想收回,回到现实之中。

  楚暮胸脯不断的起伏着,他看着夏广寒,开口问道:“雇你杀我的人,是不是杨洛彬!”

  “是不是他我不确定,但确实是杨家的人。杨家没有把我要的东西给我,迟早是要收拾他们的。当然,没有了和杨家的雇佣关系,你对我来说是一个纯粹的陌生人,我告诉你这些,也只是欣赏你的潜力,觉得你可以成为一个强者……”夏广寒说道。

  楚暮点了点头,这一刻,他已经有了决定。

  楚暮看着高高在上的夏广寒,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我选择第二条路!”

  听到楚暮的回答,夏广寒却笑了,笑得非常的邪异,给人感觉几分寒冷。

  “你确定选择第二条路?囚岛,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都显得几分寒碜……”

  “确定。”楚暮点了点头,此时楚暮没有任何的犹豫,眼中透着坚毅!

  “很好,看来我也没有必要在小公主面前放了你,然后再暗中杀了你了。”夏广寒忽然笑了起来。

  楚暮似乎料到夏广寒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对于夏广寒这句话并没有感到多少吃惊。

  “这是你打算寄出去的吧?”夏广寒开口说道,说这话时,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封信。

  楚暮脸色稍稍出现了变huà,夏广寒手中的这封信是楚暮在恒城的时候写的。虽然不指望家族的人可以到这里来解救自己,但是楚暮还是要把自己活着的消息告诉他们,让他们不必为自己担心。

  只是,楚暮没有想到夏广寒如此神通广大,自己随处叫人托的信竟然落到了他的手中。

  “这封信没有必要寄了,他们已经认为你死了。三年后,你能够活着走出来,便自己去家族告诉他们你还活着。不能的话,就没有必要给他们希望,让他们苦苦等待三年。”夏广寒将信随手扔到了海里。

  看着在狂风中飘摇的信纸,楚暮◎也稍稍握jǐn了拳头,心中更加坚定:

  三年!三年时间,一定会活着走出囚岛,站在足以支撑起家族的高度,将那些家族狠狠的踩在脚下!

  “明天我会派我的魂宠送你到囚岛上,三年之后,不管你是▲死是活,我的这只魂宠都会飞过岛屿……”夏广寒说道。

  楚暮点了点头,开口问道:“如果在两年之内,岛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呢?”

  “那你就在囚岛中dú自一人与那些凶残的魂宠生活一年。囚岛之中的魂宠资源相当丰富,利用得好,仍是可以改变你一生。”

  “哦,顺便告诉你,曹易也已经被我扔到了那个岛上,能不能杀了他,就看你自己的造huà。”

  夏广寒说完之后便背过了身,离开了迎着海风的甲板,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了。

  夏广寒离开之后,楚暮内心的情绪依然翻滚了许久。

  道路已经选择了,楚暮并没有后悔,不过就是战斗与杀戮,夏广寒能够做到,自己也能够做到!

  ……

  海风在夜里却变得柔和了几分,轻轻的拨弄着栏杆上那位少女的长发,衣袂飘飘,美轮美奂……

  少女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不言不语,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静静的凝视着。

  “呜呜呜~~~~~~~~”

  娇娇的呢喃响起,有着娇怜外表的小莫邪跳到了栏杆上,嘴里衔着一张小纸片,用一双漂亮的眸子zhù视着这位dú特的少女。

  少女回过神,看着忽然出现的小莫邪,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但片刻之后目光又变得无比柔和,忍不住伸出了手抚摸着莫邪那干净银白色的毛发……

  少女很快就发现了莫邪叼着的小纸片,接过来,有些疑惑的将其打开。

  “谢谢。”

  纸上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少女也很快会意,转过身去寻找楚暮的身影,却并没有看见楚暮。她记得,以往楚暮总是会坐在甲板外,迎着海浪练习咒语……

  没有发现楚暮,少女也不再寻找了,而是伸出了手抱起了娇贵●的莫邪,用清灵的声音问道:“小家伙,在这里陪我看海好吗?”

  “呜呜呜~~~~~”

  莫邪也没有反抗,安静的趴着少女怀里,那双眸子zhù视着海洋……

  另一处,楚暮站在船道的后◎面,远远的zhù视着抱着莫邪的少女,不知为何,这一刻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中徘徊,莫名的想去与这位少女攀谈,去揭开她那神秘朦胧的面纱,去了解她忧郁的内心世界……

  ……

  白色的海鸥追逐着▲浪花,灰色的云追逐着海风。蓝色的天,蓝色的海,平静美丽的曲面,相互衬托,诠释着着最迷人的蔚蓝世界……

  “哦,是吗,他自己选择的?”蒙着面纱的少女开口问道,她的目光zhù视着看着渐渐消失在海天◇之间的黑色翅凌虎,

  “恩,他自己选择的。”夏广寒点了点头,也看了一眼被自己的魂宠送走的楚暮。

  少女沉默了,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抱着月光狐坐在船只边缘的少年的身影。这半个多月的海上旅程上,她总能够看见这个少年与月光狐作伴,少年冷峻漠然,但是在与月光狐说话的时候,眼神却总是有所变huà,这种画面应该说是很少见的……

  “你认为三年后,他能够活着从那里走出来?”少女问道。

  “也许不能,不过这是他自己选择的……”夏广寒说道。

  少女再次看了一眼离开的楚暮,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或许,三年以后,她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

  ……

  天空之中,坐在威武无比的翅凌虎宽厚的背脊上,楚暮回过头去看着那艘船,神情变得几分复杂……

  少女不会在意这普通的一件事,但是楚暮却会一直记得,在极恶的魇魔宫中有这样一位忧郁孤单的神秘少女……

  她即是楚暮心中的一个超越的目标,也是楚暮晦暗不明的内心世界中有着迎风摇曳的dú特百合。

  只不过,至少需要三年,楚暮才觉得自己能够与她站在同一个高度……

  (不得不承认,老是禁锢在岛啊海啊什么的,没有什么激情,不过激情不是凭空捏造的。这本书是属于需要用火慢慢炖,越炖越有味道,然后某一天忽然觉得味道无比纯正经典,已经欲罢不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