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要的是坦然


  楚阳心中苦笑;脸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一次,恐怕的确是冒了大险。如今,已经可以说是生死顷刻;九劫剑第四节一出,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他有一种感觉,似乎所有的shì情,都在遵循着某一种玄奥的轨迹,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包括自己逆天而行改变命运,似乎也都在这一条已经设定好的线路之中。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jiù如自己重生后,先是惩罚石千山,引发一系列shì冇件,所以得到乌云凉的赏识,因此而进入铁云,所以才遇到顾独行。

  因为遇到了顾独行,所以自己接着认识了董无伤,罗克敌,纪墨,芮不通。

  因为遇到了这些兄弟,才造jiù了现在的中三天,也因为他们,才又认识了傲邪云,谢丹琼,当一切汇总,jiù产生了这场中三天的风暴。

  九劫剑第四节,jiù是在亡命湖!

  而莫天机这一次选择解决这一次风暴的终极地点,居然无巧不巧的jiù是亡命湖!

  一切,都充满了诡异。但却合理的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或者整gè世界,只有自己这一gè重生者,才能感觉到这样的操纵痕迹。

  这一步一步的,都在将自己,往九劫剑主宿命的道路上推!若是没有什么意外,自己必然会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巧妙安排之中,最终得到完整的九劫剑,统一九重天!走上历代九劫剑主所有的共同的道路。

  但,今天的shì情,却分明是发生了拐弯。

  这一点,从自己神魂受创如此严重,jiù能感觉的出来。自己这一次一意孤行的受伤,才是完完整整的,脱出了那一种“**控”的痕迹!

  成为一gè完整的自己!完整的道路!

  但,毫无疑问的是:在这gè世上,要做一gè完整的自己,付出的代价……jiù将是生命!

  “生命……又如何?”楚阳心中桀骜的一笑:“难道让我看着他们死么?难道历代的九劫剑主,都是这样的残酷冷血的人?那么……我jiù算不做这九劫剑主,又能如何?”

  意念中的剑灵叹了一口气,道:“剑主大人,您实在不应该让我出手啊。我被你逼的,忘了一件大shì!”

  “什么大shì?”楚阳静静地问,声音里,带着一股沁然的冷意。

  “他们几gè,是死不了的!jiù算我不出手,你不动,他们也绝对不会死!”剑灵长叹,痛悔莫及:“因为他们是大人选定的人,注定要陪同大人冲上九重天的,怎么会死!一定会有别的救星出现的!”

  楚阳淡淡的道:“我知道!在你出手之前,我jiù想过这gè问题。”

  “你知道?”剑灵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想过这gè问题?”

  突然暴怒:“那你还为何要我出手。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死?!”

  “死,也没什么大不了。”楚阳淡淡的道:“我虽然也想过,也确定;但我还是不能忍受,他们在我面前濒死,在我面前流血,我却无动于衷,只寄托于一gè渺茫的希望。我,还没有这样冷血。他们,毕竟是我兄弟。”

  “还有……这一次行动很是诡异,分明jiù是在按照一gè固定的剧本来演。这种感觉太明显了。”楚阳冷冷道:“这一次遇险,我若不出手;他们都不会怪我。但之后,一定会觉得不舒服。因为我jiù在旁边,却没出手。此其一。”

  “其二,我自己心中,在以后面对他们的时候,会觉得更加的不舒服。会内疚,会歉疚,会觉得,自己的卑鄙。所以,我将有一种心魔,jiù是……无法像以前那样的面对他们。”

  “他们也如此。”

  “所以那样,会在我们这些人之间的兄弟感情上,狠狠地砍上一刀!”楚阳淡淡的道:“以后,我们还是在一起,还是为了一gè共同的目标奋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是永远也不会回到以前那样子。所以,久而久之,jiù会形成一种上司与下属的关系。”

  “这分明jiù是一次对情义的抹煞与破坏!”

  “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破坏,但我却不能容忍。所以我宁死也要让你出手!”楚阳淡淡的笑了起来:“我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但我从这一刻清晰地感觉到,我这一次出手,才是真真正正的打破了天道,冲出了轨迹。”、

  “所以对我的惩罚,亦是如此严重。”、

  “但我不悔。因为值得!”楚阳在意念中,郑重地对剑灵道:“我不要以后愧疚的面对他们,因为那对我们彼此来说,都是比死还○要难受的shì!”

  “当你对一gè人感觉到愧疚的时候,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那种感觉若是发生在朋友兄弟之间,只需一次,jiù完全能够破坏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感情。我不要破坏!我要的是坦然,与完整◇。”

  剑灵先是瞠目结舌,然后是沉思,后来jiù低下了头,一声叹息,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重情重义的九劫剑主!竟然会为了……这样的感觉,jiù去甘冒生死之险!……”

  楚阳从这句话之中听出了什么,敏感的追问道:“难道,历代的九劫剑主,都不是重情重义的人么?”

  剑灵霍然抬头,似乎被他这gè问题震了一下,然后jiù低下头去,一言不发,随即身子jiù慢慢地隐没在九劫空间里,只飘来一句话:“等你处理完毕了,灵神立即进入淬魂泉来,能够弥补多少……jiù是多少吧。”

  楚阳沉思着,良久没有回话,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才慢慢的说道:“难道,只有无情无义……才能做九劫剑主?□”

  他的声音在意识空间里回荡,但剑灵却始终没有回答。

  九劫空间里沉寂了下来。

  楚阳沉默了许久,魂体身子静静的站在九劫空间里,突然发出一声冷笑,充满讽刺充满鄙夷充满了讥诮的◇……自言自语道:“真是……荒谬!”

  …………

  楚阳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jiù在顾独行等人最危急的时刻,楚阳在用自杀崩毁万劫来逼迫剑灵的时候,空中有一道身影,如同霹雳闪电一般的无声无息进入了树林!

  这一道身影的轻灵潇洒,相信jiù算在整gè九重天世界,也是名列前茅的。

  这gè身影,正是长途跋涉而来的蔚公子!

  当他身影停下,举目看向场中的时候,正是董无伤顾独行双双受伤,喷血倒退,危在旦夕。

  当时,蔚公子已经要出手,眼看jiù要一声长啸冲出去的时候,剑灵已经附体而出,强大的威势,瞬间镇冇压了全场!

  身子已经掠出一半的蔚公子顿时又◇停了下来,静静的伏在一棵树上,看着场中的变化。自此,蔚公子jiù不会出手,因为已经用不着。

  但楚阳若不出手,蔚公子肯定会出手!

  正如楚阳与剑灵预料:顾独行等人,是死不了的!

  蔚公子若是出手,楚阳一直不动;jiù会如楚阳预料:今后,兄弟们之间,会变得很怪异。

  但楚阳在这种时刻,却终于是放弃了自己,让剑灵出手!

  剑灵出手,等于是生生打破了这一场早已经安排完毕的天机运行!

  所以楚阳的感觉,没有任何错误:自己在这一刻,真正地……跳了出来!跳出了,历代九劫剑主的怪圈!

  只是不知道,这对于楚阳来说,究竟是好shì?还是坏shì?

  神魂的受创,如何去撑过九劫剑的考验?

  但楚阳毕竟用自己来冒险,换取了一gè眼前,换取了一份心中的坦然,和一gè充满了危机的未来!

  若是说这是一场斗争,也是一场情谊良知与利益权利的斗争!

  进一步,心灵安稳坦然自在,却会从此经历九死一生;退一步,海阔天空完好无损,但裂痕永远存在,心灵万劫不复!

  若是你……会怎么选择?

  …………

  如今,蔚公子正在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楚阳,两只眼睛也瞪得大大的。显然,这位修为高强的蔚座,心中也对楚阳的表现,震惊至极!、

  马蹄声雷震一般响起,第一gè到来的家族,竟然是呼延家族。

  过了盏茶时分,顾家和董家的人也在董无泪的率领下,到来。

  等他们进入树林间的时候,看到那一片尸体,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来晚了一步。

  听到各自的兄弟亲人说着刚才的凶险,大家都是浑身的冷汗涔涔的冒了出来。不知道是懊悔,还是庆幸。

  若是早来一步,那么此刻地下的尸体,jiù必然会有这几gè家族之中的人!而且绝对不会少!

  但晚来一步,没有赶上这一场热闹,也的确是有些遗憾。

  随即,jiù在顾独行和董无伤的要求下,所有人整齐一致的对今日此shì闭口不言,等于是一gè超级封口令!

  谈昙依然静静坐着,没有丝毫动作,身周的黄金色的光芒,依然在持续的闪烁,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都是啧啧称奇。

  …………

  上三天。

  诸葛家族第五别院之中。

  第五轻柔轻袍缓带,在书桌前看书,脸色淡然,悠然自若。

  jiù在那一刻……若是说得清楚一些,jiù是在谈昙突然被那所谓的五大杀器击中的那一刻……

  突然“啪”的一声传了出来,第五轻柔神色一动,淡然起身。

  打开书桌上一gè暗格,弹出一gè小小的紫晶玉瓶。只见玉瓶中,一颗丹丸已经碎裂开来,一种黄金一般的颜色,弥漫在紫晶瓶之中。

  第五轻柔神色一动,眼中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自言自语道:“成了?”

  …………

  这一章,我很舒服。楚阳的人生观点,jiù是我的。正如楚阳所说,我要的是心灵的坦然。我风凌同样如此,我要的,也是无愧于心。

  …………

  <咳咳,若有人散布我的谣言,大家不要相信……谣言止于智者,嗯,是这样的。嘿嘿……那是某人在嫉妒我的英俊与潇洒,造谣中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