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的青春谁来弥补?


  “放shǒu!”楚阳瞪起了眼睛,凶神恶煞。

  “nǐ放shǒu!”莫天机大怒。

  “放shǒu!这可是小舞写给我的。”楚阳真想在这货鼻子shàng打一拳。

  “放屁!我小妹写的信,我不能看反而nǐ一个外人能看?”莫天机寸步不让。

  …………

  良久,两人终于妥协。

  “一人一半?!”

  “……”

  莫天机看到属于自己◆那一半的第一张就扭曲了脸:“臭二哥!我恨nǐ!我恨nǐ恨nǐ恨nǐ!”

  莫天机脸色一白,长长叹了口气,翻过这一张。

  第二张:“臭二哥莫天机,我恨nǐ!”

  莫天机揉了揉太阳◎nàyībàndedìyīzhāngjiùniǔqǔleliǎn:“chòuèrgē!wǒhènnǐ!wǒhènnǐhènnǐhènnǐ!”

  mòtiānjīliǎnsèyībái,zhǎngzhǎngtànlekǒuqì,fānguòzhèyīzhāng。

  dìèrzhāng:“chòuèrgēmòtiānjī,wǒhènnǐ!”

  mòtiānjīróuleróutàiyáng穴,接着看第三张:“楚阳哥哥,我好想nǐ,nǐ啥时候来接我呀?”

  莫天机的脸黑了。

  第四张:“楚阳哥哥……我好想nǐ好想nǐ,今天我又哭了……呜呜,我越想nǐ就越伤心……”

  第五张:“楚阳哥哥nǐ快来啊,他们欺负我,二哥也欺负我,小舞快死了……”

  “我想nǐ……楚阳哥哥。”

  莫天机shǒu速极快的翻完了这一摞,足足shàng百张,除了骂自己,就是想□楚阳。

  或者,在莫轻舞那时候的心里,自己才是伤害的她最严重的一个ba?毕竟别人的伤害,她都有预感,都有准备,唯独自己的,她完全的措shǒu不及。

  可是我……可是我真的是为nǐ好啊…◎

  莫天机心如刀绞,两只shǒu都颤抖了起来。

  “楚阎王!我要杀了nǐ!”莫天机终于悲愤的叫了起来。他看到了最后三张。

  其中一张写着:“楚阳哥哥,nǐ要是来了我就给nǐ做老婆好不好?”

  第二张:“楚阳哥哥,等我长大了给nǐ做老婆好不好?”

  第三张:“楚阳哥哥nǐ说过等我长大了要娶我的……我好盼望哦……”

  这两张在最后,而且揉得皱巴巴的,似乎某位小萝莉写完了之后自己感觉不好意思,偷偷的塞在了最下面……

  莫天机爆发了,无限悲愤的看着楚阳:“nǐ这个禽兽!nǐ竟然诱拐了我小妹纯洁的心灵!”

  一边的楚阳正在心痛。他看着看着,看着一句一句莫轻舞的字迹,稚嫩却端正,似乎看到了莫轻舞当时是多么的凄惨。

  莫轻舞越是想自己,那就证明当时她就越难受。

  要不然,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哪里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这一张张萝莉情怀的倾诉,看的楚御座心痛的同时,也是怒火万丈不可遏制,没想到一边的莫天机居然率先发难,简直是shǒu榴弹扔在了爆破筒堆里。

  楚阎王瞬间就爆发了:“混蛋!这全是nǐ们家族虐待小舞,要不然,他能这么想我?我算老几?满打满算就跟她待了一个多月而已,nǐ们呢?简直是恬不知耻,无耻之极,肮脏下流,nǐ莫家为最甚!居然反咬一口,说我诱拐nǐ妹妹?nǐ们对她好一些,我诱拐的了吗我?”

  楚阎王也算是彪悍。诱拐了人家妹妹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反击的,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莫天机七窍生烟:“nǐ果然承认nǐ诱拐我妹妹!”

  他突然眼神一眯:“nǐ那会儿说的话,不会是真的ba?”

  楚阳愣了愣,瞬间反应过来,悻悻的道:“nǐ不是说过了么?等nǐ妹妹长大了,我都成老帮子了。”

  “但看这个苗头,很有这个可能。”莫天机在屋子里滴溜溜的转了几圈,苦恼之极:“小舞最无助的时候,只有nǐ的慰藉在陪伴她,长此以往,她虽然小,心中对nǐ却是根深蒂固的依赖……这种依赖,在她长大之后,很容易就转变成男女之情……”

  他抓着头发,唉声叹气:“若是让他一直与nǐ在一起,经常见面的话,恐怕就只能顺其自然的是兄妹之情,但偏偏她最受苦的时候,思念的是nǐ;而她最无助的时候,又是nǐ救了她,这就对nǐ更依赖了。”

  “……偏偏nǐ救了她之后不久,她就被至尊带走了!这样一来,她跟家族的误会还没有解释清楚,她就走了,心里唯一装着的好人,就只有nǐ自己,接下来又是常年累月的不见面,她岂能不思念?”

  “一旦长到十四五岁情窦初开……在这等望穿秋水的思念之中,她自己就能将这种感情转变成刻骨铭心的爱情……糟糕了,真正是糟糕了……”

  莫天机抓着头发转来转去,就像是被拴在磨坊里的驴。

  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接着就心花怒放起来。

  莫天机说的没错,若是自己与莫轻舞再这么待下去,莫轻舞是绝对的顺利过渡成兄妹之情的。那自己可就真的傻眼了……

  但是现在……哼,虽然被至尊带走自己很不舍,但貌似一切就能够水到渠成……

  莫天机对于莫轻舞的理解天下无出其右,对人性的把握和情感的演变推论更是天下无双。他既然这么说,那就是肯定有这样的可能啊……

  楚御座心花怒放,心中笑逐颜开。

  脸shàng却是瞠目结舌的问了一句:“不……不会ba?莫兄,……nǐ这这……有些危言耸听了啊。小小女娃娃,哪有这么多的弯弯绕?”

  莫天机气不打一处来,气急败坏的道:“别人或者没有,但小舞一定有!”

  “这可咋办?”楚御座呆呆的道。

  “咋办?nǐ丫的闯了大祸了!nǐ还问我咋办?万一小妹回来长大了果然爱shàng了nǐ,楚阎王,nǐ就等死ba!”莫天机咬着牙,平常的镇定从容一丝也看不见了,指着楚阎王的鼻子破口大骂,嘴里的唾沫星子喷了楚阎王一脸。

  “说的也是……”楚御座忧心忡忡:“我今年都十八了,一般人现在恐怕儿子都那么大了……总不能等一个小丫头去等shàng不知道多少年…☆…那我可就真的老帮子了。”

  “嗯?”莫天机一怔,歪着头看着楚阳。

  “莫兄,nǐ提醒的对。”楚御座坚定的道:“我也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万一小舞要是真的如nǐ所说……那可就糟糕透顶了■。”

  “什么?!”莫天机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眨眼间想到:若是小妹回来,发现她深爱的楚阳哥哥已经成了亲……这么多年的等待成了无用功,岂不要伤心死?那丫头本来就是一个死心眼……万一若是……

  “莫兄,”楚阳沉痛的道:“我明白nǐ的感受,也明白那件事实在是非同小可,所以nǐ不必担心,我会尽快的解决个人问题,实在是,nǐ说得对,小舞她太小了……我真的耽搁不起啊。”

  莫天机傻了眼,呆呆的怔住。

  “话说我这段时间,虽然说并没有那啥,但实际shàng也很那啥,中三天还是有不少漂亮姑娘的。我试着发展发展……”楚阳眼中露出桃花的颜色,很是自负的道:“莫兄,以我楚阳现在的声势,和名声,找个媳妇,应该不难。”

  “找个媳妇成亲?nǐ敢!”莫天机顿时气急败坏,shàng蹿下跳:“他妈的,nǐ惹了祸拍拍就想溜?告诉nǐ楚阎王,小舞回来之前,nǐ休想成亲!nǐ找一个,老子就给nǐ杀一个!nǐ找两个,我就给nǐ杀一双!”

  “nǐ还讲不讲道理?!”楚御座委屈的叫了起来:“先前开玩笑说等nǐ妹妹,那不是被nǐ话赶话的给逼shàng去了么?再说nǐ又不同意,nǐ妹妹若是喜欢我nǐ就要杀我!现在可倒好,我找个媳妇,nǐ居然也要管?nǐ……nǐ管的也忒宽了ba?nǐ以为nǐ是我爹啊?”

  莫天机满脸通红,恶狠狠地强词夺理:“反正就是不行!万一我妹妹真的爱shàngnǐ了怎么办?nǐ要是成亲了,岂不是就让我妹妹伤心?”

  莫天机已经是有些蛮不讲理胡搅蛮缠了。

  楚阳摊摊shǒu:“我就没见过nǐ这么难伺候的!nǐ说ba,到底咋办?得让我听听ba。nǐ让我留着有用之身,等着泡nǐ妹妹是不是?”

  “nǐ敢!”莫天机大吼一声。

  “那不就结了?”楚御座一摊shǒu:“那我就赶紧找个女人成家啊,这有错么?”

  “nǐ敢!”莫天机又大吼一声。

  “操!”楚御座火了:“nǐ到底想咋办?***的疯了?”

  莫天机心理矛盾之极,既不想把自己妹妹便宜了面前这个禽兽,又不想让妹妹伤心。他知道莫轻舞的脾气,若是回来之后发现楚阳成亲了,那是肯定要崩溃的!就算因此而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也毫不稀奇。

  “反正nǐ不准泡我妹妹,而且在我妹妹回来之前,nǐ也不准成亲。”莫天机强硬的道。

  “老子还真不伺候了!”楚御座转身就走,一路骂骂咧咧:“妈的,不让老子成亲,让老子等小萝莉,等到了还不让泡,我犯贱啊,今天老子就拉一个成亲,妈的,十八岁了,再等shàng不知道多少年……老子就真的娶了媳妇也没用了……”

  “楚兄楚兄楚兄……”莫天机急忙拦住,想了好久,终于还是做出让步,低声下气的道:“其实我觉得ba,nǐ做我妹夫也挺不错……”这句话是咬着牙说的,分明是忍痛割爱,而且随时都可能反悔。

  “不稀罕!”楚阳一仰头。

  “nǐ还想怎么样?”莫天机怒吼:“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

  “nǐ让步?好ba,就算我接受,那我问nǐ,万一nǐ妹妹回来,没有爱shàn◎g我怎么办?nǐ就这么让我等着她……等下去?我的青春……谁来弥补?我正是花样年华,风华正茂,雄姿英发,翩翩少年!人生之中,这样的日子一共有几年?莫天机,nǐ别没数!”

  楚御座振振有词:“nǐ●丫不付出一些代价,就想让老子做这样的牺牲?做梦去banǐ!”

  ^^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