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义弟!


  纵然这个飘零de身世能够造就一个永恒de传说,能够造就一个通天彻地de楚阎王:但在儿子de心里,还是希望从小yǒu父母呵护de呀:在父母de心里,何尝不是宁可舍弃这样de传奇,也要亲眼看着自己de孩子平安长大?

  杨若兰热泪盈眶,心酸如碎!

  “我至今还记得楚阳说这句话de时候,他脸上de表情很奇怪,…”乌倩橡在竭力de回想着,道:“那是一种自卑、怨恨、怨毒、自怜还yǒu一种心灰意冷。当时,我几乎就哭了出来”杨若兰也几乎就哭了出来。可怜de孩子!

  “当时我说道你de身世虽然可怜,但你de父母当初将你抛弃de时候,也没yǒu想到你会成为主张天下兴亡de◆风云人物吧。若是他们知道,不知道该yǒu多后悔……、,乌倩倩目光yǒu些凄mí:“当时楚阳咬着牙说道:“等我找到了他们,若是他们真de后悔,真de反过头巴结,那我就一刀一个宰了他们!”

  这句◇话,乌倩倩不知不觉de学着楚阳de口气说出来,语气中那种宛若滴血de怨气,盈然yù出!

  杨若兰鸡灵灵de打了一个颤颤,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升起,瞬间就游遍全身,直冲天灵!

  后来de★谈话,杨若兰基本什么也没记得。

  一直到离开,杨若兰才终于思想清明了一会,问道:“倩倩,你和他从小长大,yǒu没yǒu发现过,他yǒu一块紫色de玉佩?”

  乌倩倩这次是连想也没yǒu■想de道:“没yǒu!起码,我没yǒu见过!”随即她才明白了什么,yǒu些瞠目结舌de道:“前辈,您是怀疑楚阳就是您当年失踪de孩子么?这个……”

  杨若兰失hún落魄de离去了。一脚高一脚低,如同梦游。

  问起紫晶玉佩de时候,乌倩倩那连想都没yǒu想de“没yǒu,两个字又给了她重重一击!若是论及对楚阳de了解,无人能及乌倩倩。

  但乌倩倩说没yǒu。

  难道不是么?难道又不是?”

  杨若兰走了出去,迎着夜风,心乱如麻。突然感觉到这件事又是充满了mí雾。良久,她才开始细细de梳理。

  我见到de楚阎王,分明不是下三天de楚阎王。

  楚阎王与他de儿子长得一样,而铁补天说,楚阎王与自己de丈夫长得一样……

  突然间心中灵光一闪,想起了楚飞凌说过de一句话:我那位义弟,竟然长得也跟我非常相像!

  杨若兰浑身一颤,突然站立不动。记得当时自己还曾经怀疑过说:“人家只认识你两天,凭什么送给你这么多de好东西?莫非是个yīn谋?或者yǒu什么企图?”

  到现在想起这段夫妻对话,杨若兰突然间泪流满面!

  会不会就是他呢?

  会不会就是他在那个时候知道了自己de身世所以,才送给丈夫那么多de好东西!还送给自己一柄剑?”

  毕竟,就算是再投缘de结义兄弟,也不会在两天de接触之内,就这么大方吧?须知那些东西,可都是比天才地宝更加珍贵,每一件,都能够改变一个人de命运de好东西啊!

  可是若真是他,他为何不山他既然送了这么多东西,就说明心中已无恨意,为何不认?

  杨若兰心中矛盾痛苦至极,突然蹲了下来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天méngméng亮de时候,杨若兰才终于回到了住所,一把将正在打呼噜de楚飞凌叫了起来,二话不说,一条又湿又凉de毛巾就méng上丈夫de脸。

  楚飞凌一个鸡灵顿时精神百倍de睁开眼,怒道:“干啥?”“快!”杨若兰de神情十分怪异,yǒu些害怕yǒu些恐惧de道:“你…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起de你那位义弟吗?”

  “◆我兄弟我当然记得!”楚飞凌莫名其妙de道。

  “你那位义弟长得什么样子?当时你们在一起,都说了什么?

  你跟我仔仔细细de说说”杨若兰催促道。一夜没睡,依然是精神抖擞,此刻问起这个问题★◇,更加de眼中精光闪烁,xiōng口起伏不定,显然心中鸡动之极。

  楚飞凌愣住。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能具体de记得住?妻子怎么在这种时候,突然间又问起这件事来?

  “○,gèngjiādeyǎnzhōngjīngguāngshǎnshuò,xiōngkǒuqǐfúbúdìng,xiǎnránxīnzhōngjīdòngzhījí。

  chǔfēilínglèngzhù。

  dōuguòqùzhèmezhǎngshíjiānle,zěnmeháinéngjùtǐdejìdézhù?qīzǐzěnmezàizhèzhǒngshíhòu,tūránjiānyòuwènqǐzhèjiànshìlái?

  “快说啊,你那位“义、弟”是一位什么样de人?”说起“义弟,这两个字,杨若兰咬着嘴chún,重重de加重了口气,心中yǒu一种感觉:若真de是那么自己de丈夫这一次可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嗯我那位义弟,自然是很英俊很潇洒de。”楚飞凌精神一振,轻松de笑道:“那家伙虽然年轻,却着实是不世人才!yǒu胆yǒu识,yǒu勇yǒu谋,机变百出,乃是我所见过de第一少年英雄!包括上三天九大家族de各位青年才俊,没yǒu一个人可以比得上”

  说着说着,楚飞凌就感觉不对劲起来。

  怎么妻子今天de表情这么怪……

  以往他说起这件事de时候,杨若兰虽然也是含笑倾听,但多少yǒu些敷衍。毕竟没yǒu见过真人,但今天却不同,杨若兰嘴角含着满足de笑意,听着自己吹嘘自己de兄弟,竟然百听不厌de样子。

  尤其对那些yǒu些夸张de形容词,更是听de目光闪闪。似乎,再多一些,也行,我愿意听这样de表情。

  而且还很骄傲,很自豪de样子……

  “说完了?”杨若兰意犹未尽de道:“就这些?”楚飞凌一晕,伸手探往妻子de额头:“你今天没事吧?”啪!

  杨若兰一把打掉化de手,道:“还yǒu没yǒu?”

  “没了。”

  “没了?”杨若兰目光中yǒu些耍发作de趋势:“你与你义弟同行好几天,共同面对生死,共同斩杀强敌:你义弟还送了你那么多de好东西,这么长de时间这样de交情,居然平常都不说话de?”

  “说话?”楚飞凌满头雾水:“什么说话?”“就是你们之间de谈话,都是说了些什么?你说了些什么?他说了些什么?表情动作等等就一点也没yǒu?”杨若兰咬着牙问道。

  “我de天哪!”楚飞凌跳了起来:“我怎么可能全部都能记得住?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是神仙也记不住吧?再说了,你调查这个yǒu啥意思?我那位义弟他真de是个男de!”“那总yǒu能够记住de吧?谁问你他男女了?你以为这等时候我还yǒu闲心跟你吃醋?”杨若兰目光危险起来:“难道说你就全忘了?人家多好de孩子对你de恩情又是天高地厚,你居然忘得点滴不剩?”

  “我我想想”楚飞凌举手投降。心中一阵苦笑不得,多好de孩子?什么孩子那是我结拜兄弟!就算你是大嫂,也不能这么说吧,………,乱了辈分了!

  成何体统!

  但在妻子面前这些话哪里敢说出口来?

  “我提醒提醒你”杨若兰见丈夫明显yǒu敷衍之意,道:“你和你义弟结拜de时候他是不是很欣喜若狂?或者说,yǒu一种不约而同de意思?”

  “哪yǒu!”楚飞凌登时想起:“当时那小子像是受了多大惊吓一般,说话都yǒu些结巴,哈哈:说起来,当时我提出来de,也yǒu些冒昧。

  难怪人家yǒu些接受不了……、,多大惊吓?结巴?你就是一个猪头!

  杨若兰心中狠狠de骂了一句,才急忙de问道:“当时是啥情况你总该还记得吧?”

  “那是当然!”楚飞凌笑了,道:“当时我说:你我难得如此投缘,你我结拜为兄弟可好?然后小兄弟就直接愣住了……哈哈哈……那家伙居然说◇我是大人物然后我就说难道你看不起我?哈哈于是他就没辙了………”

  然后楚飞凌连说带比划…,将当时de情景说了出来。这件事在他心中印象极深,而且还是自己等于是半强迫de跟人家结拜de,怎么躬忘d◇e了。

  “就这样嗯,磕头还是我几乎摁着他磕de,一直到磕完头起来,那家伙还如是做梦一般脸色也很难看不,是一种很惊喜de转不回来de那种表情嗯,是de,是de。”楚飞凌想起义弟当初失hún落魄一般de样子,不由得哈哈笑出声来。

  杨若兰一手扶额,心中深深de、深深地、叹了口气。

  脸色难看?失hún落魄?

  被自己de亲爹强迫着与亲爹拜了把子怎么能脸色好看?若是换做你恐怕称早已经昏了不不不,你根本就是已经昏了!

  听到了这里,杨若兰若是还不能确定那就是自己儿子,那真de可以一头撞死了!不由得看着自己丈夫de眼神就yǒu了一些怜悯这可怜de,自己还在梦里,居然说别人是做梦……

  “然后呢?”杨若兰问道:“结拜完之后肯定yǒu说不完de话吧?”“是呀。”楚飞凌叹了口气:“你也知道,当年de事,压在我心中如一座大山,让我喘不过气:不管在岳父家还是在▲自己家都不敢说:尤其在你面前,更加是…

  哎,那天,一肚子苦水,当然要跟自己de兄弟说说那天,我们谈起十八年前那一个风雪之夜也是我们de毕生恨事……”

  杨若兰猛地打断了他,一下子抓住◆他de手腕,竟然捏de腕骨咔咔作响,楚飞凌只觉得腕骨疼痛之极,yǒu些吃惊de抬头看去,只见妻子瞳孔大张,紧张到了极点de问道:“你跟他说了那一夜?你跟他说了当初孩子丢掉de那一夜?de事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