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宁天涯很郁闷,他一直盼着布留情快点走。但对方jū然在这lǐ跟他扯起皮来,再怎么说,双方也shì上万年的交情,对方说话了,他能不搭理?

  顺着说了几句,顺便也点拨了点拨这几个小◇家伙,看得出来,这几个人对自己的小徒弟都很关心,宁天涯很欣赏。

  但布留情突然提出来要看看自己的小徒弟?那怎么能行?!

  没见到自己一直死死地挡着,就连小丫头好奇鬼头鬼脑的钻出来的时候☆也被自己不着痕迹的挡住了?为啥?还不就shì为了不要让布留情看到?

  努力了这么久,你想看看?我靠你上下嘴皮一碰就想看看?哪有这么容易?万一看进眼睛lǐ拔不出来了怎么办?

  坚jué拒绝!

  布留情眼神之中闪过一道笑意。他刚才有意的将话题引到收徒弟这个方面,就shì要看看,这老货的反应。

  果然,这老货立即就紧张了起来!

  哼哼,不shì看上了那个小丫头shì什么?

  但……这小丫头有什么好?jū然值得这个老东西为了她如此的费尽心机?我咋没有看出来?布留情好奇了。

  非得看看!

  “我又不跟你抢徒弟,看看怕什么?”布留情不悦的道,■叹道:“等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就只有咱们的徒弟继续咱们俩之间的纷争了,就如同晨风与流云的徒弟在争夺他们师门的声誉一样;我不看看你的徒弟,怎么能放心的收一个徒弟?”

  “这……”宁天涯进退两难,矛□盾了好久,道:“你真不跟我抢?”

  布留情怫然不悦,道:“你这老东西真shì小心眼到了一定地步,我布留情好歹在这九重天也shì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能做出跟人家抢徒弟这样的没品的事情?”

  楚阳心中又忧又喜:原来这位至尊shì看上了莫轻舞。担忧的shì,若shì小舞被他带走,那恐怕很长久的时间见不到,喜的shì,莫轻舞可以从此一步登天。

  这时候,宁天涯终于不情不愿的闪开了身躯,将一直挡在身后的小小身躯露了出来,犹自不放心的道:“说好了的啊,你不跟我抢!”

  布留情淡然点头:“嗯,我不跟你……嗯?!”

  突然眼睛一亮,双目之中射出两道完全实质的白光,轻声惊呼◎:“冰肌玉骨?”刷的一声,jū然从半空中掠了下来。

  原来就在刚才,莫轻舞听到这两人似乎在为了自己起争执,忍不住小手紧紧地揪住了楚阳的衣襟,也因为这一揪,露出了一小截欺雪赛霜的手腕。

 ○ 而布留情的目光,恰在此时就看到了这一节手腕上。顿时震动了一下。

  宁天涯脸色一变,又凑近了两步,警告道:“你说过了的,不跟我抢。”

  布留情眼睛在莫轻舞的身上打转,口中漫无意识的道:“开什么玩笑……嗯,不仅shì冰肌玉骨,而且shì天阴之体?嘶!jū然shì先天灵脉……”

  感受着莫轻舞身体周围的灵气变化,布留情终于发现了什么,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凉气,完全愣住了。

  良久,布留情突然仰起头来,哈哈大笑。

  难怪宁天涯这老东西死活的藏着不让我看,原来shì这样的一块宝贝!嘿嘿,这样的宝贝……你宁天涯jū然想要不声不响的独吞?哪有那样便宜的事情!

  “你……你笑什么?”宁天涯警惕的看着他,咬着牙道:“老不死的,你可shì说过不跟我抢的。”

  “这个徒弟,我收定了!”布留情眼神熠熠,斩钉截铁的道!随即柔声道:“小姑娘,呵呵,你拜我为师好不好?为师很强大的,天下第一啊!你拜我为师,这天下第一的名号,早晚shì你的!”

  宁天涯几乎吐血,大怒道:“布留情!你说过的话,莫非shì放屁不成?”他狠狠的瞪着眼,气涌如山:“你说过不抢的!”

  布留情翻了翻白眼,道:“我说的话,你也信?”

  宁天涯顿时气了一个踉跄,如欲吐血的道:“你……好……无耻啊!布留情,你如何能够如此无耻!”

  布留情搓了搓手,也多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道:“老宁,这也不能怪我……我哪知道你相中的人jū然shì冰肌玉骨浑然天成?而且shì天阴之体上天眷顾?更加shì先天灵脉神仙体质?虽然我说过不跟你抢,但……遇到了这种奇才我要shì不跟你抢,那我还shì人么?”

  宁天涯气的浑身都在哆嗦:“你自己说说,你这话……你这话有多无耻?”

  布留情温文尔雅的道:“老宁,不要生气,咱俩都shì一万多岁的人了,生气不好。伤身体啊……◆那你自己说说,你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把这个徒弟让给我?”

  “我什么样的条件都不要!”宁天涯怒吼一声。

  “我将万年雪莲子给你!天兵玄魄也给你!九霄青芝也给你,如何?”布留情笑眯眯的道★

  “那些东西……你留着带进棺材吧!”宁天涯怒气勃发:“我的徒弟,你能抢得了去么?”

  “我承认你shì天下第一,总行了吧?”布留情道:“我明天就会上三天公告,说就说现在的天下第一高手乃shì你宁天涯,我布留情被你打的狼狈而逃,还不行嘛?”

  布留情很有诚意的道:“老宁,我这可shì一片真心,一片诚意,我连名声都不要了,脸面都不要了,做出的牺牲不可谓不大呀。”

  宁天涯呸的吐了一口唾沫,脸红脖子粗:“你还有个鸟的名声和脸面,刚才就食言而肥了一次!jū然还在这lǐ吹嘘你的名声和脸面……”

  他喘了两口粗气,大声道:“以前我还当你布留情shì个人物,但现在看来,真shì大错特错,老夫简直shì瞎了眼!你布留情的名声和脸面,加在一起还不如老夫脚上一根毛!”

  布留情的脸色渐渐变了,森冷的道:“老宁,给句痛快话,这个徒弟,你让,还shì不让?你究竟怎么样才肯让?”

  宁天涯坚jué的道:“拧了老夫的头去,也不让!”

  “当真不让?”布留情的眼神越来越危险。

  “死活不让!”宁天涯气喘吁吁。

  “你今日若shì不让,我与你势不两立!”布留情有些急了。

  “貌似你啥时候跟我两立过?”宁天涯嗤了一声,不屑一顾道:“我咋不知道?”

  楚阳等人看着这两大至尊就在自己面前争吵,都shì有些发傻。

  楚阳终于第一个回过神来,凑在莫轻舞耳朵边上道:“这俩人都要收你做徒弟呢……”

  莫轻舞可怜兮兮的小声道:“可shì我不愿意给他们做徒弟……我不想离开你……楚阳哥哥……”

  莫轻舞的声□音很小,但两大至尊何等修为?怎么能够听不到?

  顿时两人一起转头,看着小萝莉。

  楚阳的目的自然shì要想将好处最大化,见这两个老家伙已经听见了,当然就不说话了,微笑的站在一边。
  争吧,越shì争得厉害,小萝莉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小萝莉的嘴唇一撅一撅的,一扁一扁的,眼圈有点红,带着些怨恨的看着面前这两大至尊,见两人看来,撅起嘴,“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将小脑袋塞进楚阳怀lǐ。

  宁天涯有些石化:我没听错吧?我们两人在这lǐ几乎打了起来,人家小姑娘自己原来shì不愿意的?

  “哈哈哈……”布留情终于捧着肚子笑起来:“我还以为你老宁早就搞定了这小丫头,亏我还在这lǐ费半天唇舌,搞了半天你还没得手啊……那就好,很好很好!”

  “好个屁!”宁天涯气息咻咻,随即一转脸,已经shì慈眉善目:“小姑娘,你看……你只要拜我为师,我可以帮你完成你一切的心愿!”

  “而且……你看那个人,看起来跟人似地,实际上shì吃人不吐骨头,太可怕了,你要shì当了他的徒弟,这辈子算没好日子过了。”宁天涯乃shì连引诱带吓唬,无所不用其极了。

  “跟楚阳哥哥在一起……就shì我的心愿……”小萝莉的摇头,两只手死命的抓住楚阳的衣襟:“我的心愿已经达成了……不用你帮忙了……”

  布留情也凑了上来,想了半天,突然从怀lǐ掏出来一件东西★,慈祥的笑着:“来,小姑娘,这个给你呵呵……好玩吧?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莫轻舞……”莫轻舞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好奇的打量着手心lǐ那完全使用紫晶精华打出来的小小人儿,光芒璀璨的★貌似很好玩……

  “莫轻舞?好名字。”布留情没口子的夸赞,示范道:“你看,这么一动,这小人儿就自己打斗,这么一动,它就翻跟头,这么一动,它就……”

  莫轻舞好奇的看着,眼光越来越亮:“哇!真好玩……”

  宁天涯顿时急了眼,两只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却shì什么也没有摸出来……他出门在外,现在连兵器都不带了,那lǐ还带着这等哄小孩子的小玩意儿?见布留情瞬间就拉近了与小丫头的关系,顿时心急上火。

  布留情大为得意,道:“莫轻舞……嗯,我叫你小舞好不好?”

  “好!”莫轻舞点点头,摆弄着手心lǐ的紫晶小人,头也不抬的道:“我妈妈就shì这么叫我的。”

  “额……妈妈……”布留情脸上有点尴尬,随即柔声道:“你看这东西……好玩不?只要跟我回去了,我那lǐ有很多很多……”

  …………

  出去逛了逛,头越来越痛。没奈何还shì去做了一下头部按摩,感觉稍稍轻松了一些。赶紧回来码出来这一章,嘿,质量还真不错……写的太好了。

  今天晚上早些睡觉养精神,现在总算可以吃药了。拿回来的药一直没敢吃,因为带安眠效果的,据说效果比较强,现在已经码完字,虽然只shì保底两更,但对大家也算shì有了交代,我也算shì放心了。总算shì可以吃药睡觉了嘿嘿。

  为了庆祝能够早睡觉,求一句月票。今天没爆发,大家想投就投吧,不想投也不勉强。不管如何都谢谢了……

  …………

  推家一本好书:大神打眼的《天才相师》,打眼shì谁大家都知道,他的书肯定质量有保证,而且这黑熊一样的胖子shì我的好兄弟,虽然长得不如我好看,但书写的还shì相当好……呵呵呵,大家放心收藏。

  书页上有链接……嗯,诸事完毕,我睡觉去了。大家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