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你儿子肯定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同时浑身经脉豁然洞开,yī波yī波强横但却是温养经脉的天地灵气从全身每yī个汗毛孔之中狂冲而进,似乎体内形成leyī个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天地灵气在自己身体里面聚集,体内的杂质,也在这yī刻激泄而出……

  楚飞凌大惊失色,急忙平息静气,坐le下来,五心朝天,努力消化这突如其来的天大造化。wWw.51O.Net心中yī片哭笑不得:这位xiōng弟真是性急,竟然直接就塞进le自己嘴里。

  但他也知道,这纯粹是楚阳的yī番好意;若是他拿出来送给自己,恐怕自己还真的不会要这么贵重的礼物!

  这可是……闻所未闻的天地至宝!

  惊涛骇浪yī般的天地灵气会和药◆力,向着君级瓶颈狂冲而去。

  下yī刻,楚飞凌就感觉到,那本己冲击le多次牢不可破的君级瓶颈,竟然猛的松动le;心中还来不及惊喜,又是yī道惊涛般的力量冲过去;君级瓶颈豁然洞开!

  然■后,经脉之中的灵气就像是潮水冲破le堤坝,欢呼雀跃着,猛的冲le过去,yī路畅通无阻。

  突破le?!

  这样就突破le?自己梦寐以求的突破……竟然是来得这样突然和没有准备?

  随即楚飞凌就瞪大le眼睛:那股灵气竟然在突破之后变得越来越是汹涌澎湃,越来越是后劲十足,在经脉之中以闪电般的速度急速奔驰九十九个周天,然后猛地冲向le君级二品的瓶颈!

  我靠!

  楚飞凌老帅哥脸yī阵激动的通红!这惊喜太大le吧?

  在那股澎湃到le极点的灵气流的冲击之下,君级二品的瓶颈直接连第yī下都没挡住,就直接土崩瓦解;然后那股灵气流继续在经脉之中盘旋,丹田中,依稀还有药力在狂猛的冲出来,形成新的力量……

  楚飞凌已经直接震惊到le无语的地步!

  三品……

  四品!

  yī直冲到le四品巅峰,才终于停下,紧接着,丹田中恢复le平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楚飞凌长长地吐出leyī口浊气,站起身来,走le两步,双臂yī振,元气潮水yī般涌出,自己身上逼出的杂质刹那间化作粉末,抖leyī下,就全部落在地上。

  突破le!而且,楚飞凌明显的感觉到,这次吃的这枚丹药,不仅让自己突破le,而且还让自己领悟le几分大道涵义,更为奇异的是:竟然完整的提升le自己的精神境界!

  足足提升leyī个大境界!○

  也就是说,自己原本的心境是刀皇九品,但现在已经是刀君九品!

  这意味着什么?

  楚飞凌激动得全身都在发抖:这意味着……自己只需要积累力,就能yī步步顺畅无比的达到刀君九品!◆而且,在这个过程之中不会存在任何瓶颈!

  扭过头,定定的看着楚阳,眼神之中充满le激动,突然间yī揖到地,诚恳地道:“xiōng弟,大恩不言谢!哥哥我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le……“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飞凌的眼中闪烁着泪花。----我要小说网-----www.51 o.Net----精彩开始---

  是的,这样的大恩大德,不管说什么,都是无表达的;言语之轻,根本不能表达这份情谊之重啊!

  楚阳吓leyī跳,看着自己的老爸在自己面前撅着行礼,头皮几乎炸le起来,赶紧闪过yī边,语无伦次:“这……这是干啥,这是干啥……”

  楚飞凌直起身,拍拍楚阳的肩膀,深深吸leyī口气,强忍自己的心中激动,沉重道:“好xiōng弟!”

  楚阳咧le咧嘴,尴尬的笑yī声。

  “嗯,对le,刚才那个只是吃的,不算礼物。”楚阳yī伸手,从自己黑袍里拽出yī把刀,yī把剑:“这个……送给nǐ……”

  yī把刀,刀身修长,森然闪着寒光,就这么落下来,地上那被烈火焚烧le千万年坚硬无比的地面,生生的插进le半截进去!在阳光下,摇曳着反射出万道寒光!

  yī把剑,体型娇巧,造型婉约,同样插在地上,明显是为女子量身打造。

  “这怎么可以!这绝对不可以!”楚飞凌连连摇手,脸红脖子粗:“nǐ再这样,我就走le!实在没脸呆下去le……”

  心中真是感动到le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位义弟真好啊!不过……这也忒热情leyī点吧?怎么就像是清空家当似地,不要命的往外甩这些天地奇宝……

  纵然是结拜xiōng弟……可也不能这么大方吧?

  楚飞凌也想拿出东西来回赠,但看到楚阳拿出来的这每yī件……悲催的发现,自己的东西无论什么都拿不出手……

  忒丢人le!

  “这又不是送给nǐ的,nǐ急啥?”楚阳翻le翻白眼道:“这把刀才是给nǐ的……至于那把剑……那把剑是给……是给……是给……是给……”

  ‘是给是给’le半天,楚阳也没敢说出来:是给大嫂的。

  他倒是想说:那是给我娘的……但却更不敢。

  “是给……是给夫人的……”楚阳yī头汗。

  “啊?nǐ连她的也……”楚飞凌连连叹息:“xiōng弟,nǐ想得实在是太周到le。”说着脸色yī正,神情坚决:“那为xiōng我就▲更加不能要le!”

  “怎么地?nǐ看不起我!”楚阳干脆撒起le泼:“要么nǐ就拿走,要么……nǐ就别认我这个……别认我这个……”

  楚御座想往自己嘴上打几个嘴巴子,他妈的,今天说话太○困难le!想当年本座也是巧舌如簧,舌战天下不弯腰的人物!今日居然连yī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le……

  “好吧。”楚飞凌感动的叹息,反正是虱子多le不痒债多le不愁le,本来就欠的够多le,多欠yī些就多欠yī些吧。

  “这样就对le嘛……也不知道这把剑……那啥……那啥谁……夫人喜欢不喜欢。”楚阳分明是染上le结巴的毛病。

  “还叫夫人!”楚飞凌嗔怪的道:“那是nǐ大嫂!” ○
  “额……呃呃……”楚御座yī头汗,擦le又擦,擦le又擦,小脸都绿le……

  “xiōng弟,nǐ很热?”楚飞凌关心的问。

  “呃……是啊是啊,很热……这天气真热……嘿嘿嘿真□
  “é……ee……”chǔyùzuòyītóuhàn,cāleyòucā,cāleyòucā,xiǎoliǎndōulǜle……

  “xiōngdì,nǐhěnrè?”chǔfēilíngguānxīndewèn。

  “e……shìāshìā,hěnrè……zhètiānqìzhēnrè……hēihēihēizhēn☆热……”楚阳狼狈的……

  “哎,事情已经办完,我也该回去le。”楚飞凌有些留恋的看le看楚阳,有些归心似箭的意思。老父亲还在床上躺着呢,不着急能行么?

  再说,现在他也是直接待不下去l●☆热……”楚阳狼狈的……

  “哎,事情已经办完,我也该回去le。”楚飞凌有些留恋的看le看楚阳,有些归心似箭的意思。老父亲还在床上躺着呢,不着急能rè……”chǔyánglángbèide……

  “āi,shìqíngyǐjīngbànwán,wǒyěgāihuíqùle。”chǔfēilíngyǒuxiēliúliàndekànlekànchǔyáng,yǒuxiēguīxīnsìjiàndeyìsī。lǎofùqīnháizàichuángshàngtǎngzhene,búzhejínénghángme?

  zàishuō,xiànzàitāyěshìzhíjiēdàibúxiàqùle。在这位小xiōng弟面前,楚飞凌分明感觉自己矮leyī头。老是接受人家的馈赠……这也不叫个事啊。

  真是奇le怪le,平常在上三天也看不到的天地奇宝、神兵利器,这次来中三天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抱leyī大堆回去……

  “等等!”楚阳急忙叫住le他,我对老娘尽的孝心nǐ还没拿走呢,nǐ急什么急?

  “还有事?”楚飞凌诧异的看着他。

  “还有这个。”楚阳从怀中取出yī个紫晶做的小瓶,里面,yī颗滴溜溜的丹药:“这是专门治疗心口绞痛的灵药……nǐ带回去,不仅能够清除顽疾,还能够增加修为,跟nǐ刚才吃的那yī颗yī样……咳咳,本想多给nǐyī些,不过我这里也不多le……□”

  楚飞凌真的吓leyī大跳:又yī颗?!

  但这yī颗……却是非要不可。这关系到妻子的健康,那是无论如何也要拿着的。但这药却是如此的贵重……

  “请告诉……夫人,那啥……不■□”

  楚飞凌真的吓leyī大跳:又yī颗?!

  但这yī颗……却是非要不可。这关系到妻子的健康,那是无论如何也要拿着的”

  chǔfēilíngzhēndexiàleyīdàtiào:yòuyīkē?!

  dànzhèyīkē……quèshìfēiyàobúkě。zhèguānxìdàoqīzǐdejiànkāng,nàshìwúlùnrúhéyěyàonázhede。dànzhèyàoquèshìrúcǐdeguìzhòng……

  “qǐnggàosù……fūrén,nàshá……bú要着急;且放宽心,儿子总会找到的;说不定,现在她的儿子也是年少英雄,英姿焕发……咳咳……”楚阳厚着脸皮:“再说额,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未尝不是他的人生际遇……须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她的儿子就能自己回家le呢……”

  “但愿如此啊……”楚飞凌长叹yī声,道:“我家那小犬……若是能及得上xiōng弟nǐyī半……额,及得上nǐ十之yī二,我夫妻二人也就终生没有任何遗憾le……”

  小犬?楚御座嘴角抽le抽。

  “呃,定然是很有出息的……而且肯定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年少有为,又有风度又有气质,大姑娘yī见le就迷得晕头转向的……”楚大少的脸很红,但却是很流利的说道。

  再说这yī段话的时候,楚大少不断地在心里催眠自己:我是谈昙,我是谈昙……

  “多谢xiōng弟吉言le!”楚飞凌小心翼翼的将紫晶瓶收进怀里,yī手拿着刀,yī手拿着剑,怀里还揣着玄阳玉心和两颗不完整版九重丹,就准备满载而归le……

  “且慢……”楚阳想le起来:“这些事,可千万要记得保密,千万不要泄露le出去……”

  “这个我晓得,呵呵……”楚飞凌很聪明的笑le笑:“万yī让别人知道,我的xiōng弟岂不就麻烦不断le?放心,此事除lenǐ我之外,天知地知。”

  “那就好那就好。”楚阳松leyī口气。

  “xiōng弟,为x●iōng现在就要回去le。”楚飞凌紧紧地攥住楚阳的手,的摇le摇:“nǐ可yī定yī定……不要忘记le为xiōng啊;若是去le上三天,yī定yī定要到楚家来坐坐……”

  “那是yī定的,yī☆定的!”楚阳连连点头,现在yī听到‘xiōng弟、为xiōng’这几个字,楚阳就想打摆子。

  “额,还有这颗药……服用后能够屏蔽自身气机,让人看不出nǐ的修为……”

  看着楚飞凌yī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去;终于看不见le。

  楚大少yī下子浑身虚脱的yī坐在le地上…………

  今天是“鸦karas”xiōng弟的生日,祝福他生日快乐,永远幸福!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大家yī起为我们的xiōng弟祝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