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下还有这等事?


  现在,楚阳正一路征尘,奔波在山林间;身后,是不到一万五千人的逃亡队伍!这一路上追追逐逐,大家都是精疲力竭!

  在山林之间兜兜转转,如今,终yú到了快要坚持不住的地步!

  铁云精锐每一个都是熟悉地形,这一路上兜的圈子,绕的金马骑士堂等人叫苦连天。----我要小说网-----www.51o.nEt----

  这一路,楚阳一直避免着水源,哪里干燥没有山泉,就往哪里冲;如此炎热的天气,人人都是出了一身汗又是一身汗,连身后的成子昂等人也是浑身白毛汗,张着嘴直喘气。

  楚阳默默的计算着,自己的队伍每个人都是配备了两个水壶,但现在也已经断了水四个时辰!几乎人人都已经到了极限,想必金马骑士堂也好不了那里去。

  突然一声长啸,顺着出现在面前的另一条岔路,打马狂奔。

  身后大军呼啦啦跟上,一个急拐弯,进入了岔道。

  身后一箭之地,景梦魂双目赤红,大吼一声:“他们已经完啦!追,追上之后一个不留!”这一路,景梦魂几乎被楚阳骂死,早已经肚子都气的爆破了。

  金马骑士堂的人也是一个个干渴难耐,大多数人都已经是嘴皮起了泡,皮肤干裂。

  闻言精神一振,旋风一般跟在铁云骑兵身后,闯进了岔路。盖因人人都看得出来,前面这一支骑兵,真的已经是山穷水尽了。只要追上了,就是尽情的杀戮!

  这一路上,众人纷纷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总算到了报复的时hòu。

  山路上,楚阳一马当先飞驰,分神查看着身后,见到景梦魂等人的样子,不由得暗呼得计!

  毫不犹豫的又拐了一个弯,直接奔着那被媾蛟内丹改造的小湖而去。

  沿途已经有人不断地掉下马来,实在是干渴得无忍受了……

  “加速!加速!”楚阳大吼一声:“前面就是水源!”

  这一句话一出来,大家都是凭空的精神一振,咬紧了牙伏在马背上狂冲。

  “前面有水源?”景梦魂精神一振,这一整天的追逐战下来,又是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身上的水壶那里支撑得住如此消耗?早已经涓滴不剩。这一天干渴的就算是景梦魂,也是绝对受不了。

  “大家抓紧时间,前面有水源!”景梦魂也大呼起来。顿时,人人都是精神百倍。

  楚阳率领大队人马旋风一般刮过水潭,暗中严令禁止任何人喝水;只是派了几匹马在水池之中奔驰一番,搞得污浊不堪,这才上马,飞驰而去。----我要小说网-----www.51 o.Net----精彩开始---

  景梦魂赶来的时hòu,只见水潭上的水面还在荡漾,上面还飘着几坨马粪,不由得气的眼睛都红了。

  但现在已经干渴到了一定的地步,不喝水真的要渴死了。

  “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捞上来,每人抓紧时间灌一壶水!”景梦魂气得几乎要吐血。虽然脏了,但还是要喝啊。

  但身后的军队却没有他的这些顾忌,靠,漂着马粪怎□么了?那也还是水!现在,水却是救命的东西!

  大家一拥而上,直接喝了一肚子,然后灌满了水壶,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气。人喝完了水,顺便也把马牵到水池边喝水。

  景梦魂骑在马上生闷气,副将◆□么了?那也还是水!现在,水却是救命的东西!

  大家一拥而上,直接喝了一肚子,然后灌满了水壶,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气。人喝完了水,顺便也把马牵到水mele?nàyěháishìshuǐ!xiànzài,shuǐquèshìjiùmìngdedōngxī!

  dàjiāyīyōngérshàng,zhíjiēhēleyīdùzǐ,ránhòuguànmǎnleshuǐhú,zhījiàodéhúnshēndōuchōngmǎnlelìqì。rénhēwánleshuǐ,shùnbiànyěbǎmǎqiāndàoshuǐchíbiānhēshuǐ。

  jǐngmènghúnqízàimǎshàngshēngmènqì,fùjiāng默默不语的为他灌了一壶水,递了过来。

  景梦魂长叹一声,道:“想不到我堂堂九品wáng座,今日竟然受此羞辱!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说着,将水壶放在嘴边,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水。

□  副官嘴角抽了抽,心道也就你们这帮大人们才会觉得脏,像我们这样的有的喝就不错了,不要说只是这么几坨马粪,就算是飘满了马粪……该喝还不是得喝?

  不喝就得死!妈圌的,到了你这里居然还成了奇耻大◇  fùguānzuǐjiǎochōulechōu,xīndàoyějiùnǐmenzhèbāngdàrénmencáihuìjiàodézāng,xiàngwǒmenzhèyàngdeyǒudehējiùbúcuòle,búyàoshuōzhīshìzhèmejǐtuómǎfèn,jiùsuànshìpiāomǎnlemǎfèn……gāihēháibúshìdéhē?

  búhējiùdésǐ!māchuíde,dàolenǐzhèlǐjūránháichéngleqíchǐdà辱了……

  灌了一肚子水,人人精神百倍,斗志昂扬,景梦魂一声长啸:“全体上马,继续追击楚阎圌wáng!”

  “是!”

  两万多人一起上马,泼刺刺的化作了一道黑色巨龙!

  “御座,他们喝了。”成子昂咧着干枯的嘴唇,眼中满是幸灾乐祸。既然自己人不让喝,却要让敌人喝……那,这里面是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喝了?”楚阳忍不住噗的一声,哈哈笑道:“喝了就好,喝了就好。”

  “那水里面是什么?”成子昂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小声问道。

  “也没什么,只不过就是一些春圌药。”楚阳挤挤眼:“上佳的那种;服用之后五个时辰若是找不到女人苟合,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嘶……”成子昂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这这这……真毒啊!春圌药……我擦,自从这里开辟成战场,方圆数千里之内,已经好几千年没有女人了……

  这一招真是……毒啊。成子昂咂着□嘴,浑身打哆嗦,刹那间也不觉得渴了。

  若使用毒药,还有山间草药,军队随身佩戴的药材,还能够拖一段时间呢,那水池虽然流动慢,但毕竟是活水,毒性不重……毒药的话,拖一段时间说不定还有救。

○□嘴,浑身打哆嗦,刹那间也不觉得渴了。

  若使用毒药,还有山间草药,军队随身佩戴的药材,还能够拖一段时间呢,那水池虽然流动慢,但zuǐ,húnshēndǎduōsuō,shānàjiānyěbújiàodékěle。

  ruòshǐyòngdúyào,háiyǒushānjiāncǎoyào,jun1duìsuíshēnpèidàideyàocái,háinénggòutuōyīduànshíjiānne,nàshuǐchísuīránliúdòngmàn,dànbìjìngshìhuóshuǐ,dúxìngbúzhòng……dúyàodehuà,tuōyīduànshíjiānshuōbúdìngháiyǒujiù。

  但是春圌药……真的是回天乏力了。

  旁边的陈雨桐咕唧咕唧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成子昂问道。

  “我在笑……哇哈哈哈……”陈雨桐咧着嘴:“要是那帮家伙实在憋不住,会不会和战马那个……那个……想起两万多人同时和战马嘿圌咻,老圌子就乐不可支;这才是金马、骑士、躺啊……”

  “草!”成子昂满脸黑线的怒骂一声,也笑了起来。突然有些担心,对楚阳道:“御座,那个……和战马能解毒不?”

  “真是屁话!”楚阳无语的看着他:“战马能当你老婆不?”

  “呃……呃……”成子昂垂下脑袋,不敢说话了。

  “走!尽量的向偏僻的地方绕,绕两个时辰就回程,回战场去!”楚阳嘿嘿一笑:“我们要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打败他们!”

  堂堂正正的打败他们?

  成子昂和陈雨桐两人脸上肌肉同时抽圌搐了起来。您都给人家灌下了那么多的春圌药,到战场上去的时hò▲u估计那帮家伙都要开始溃烂了,居然还如此厚圌颜圌无圌耻的说:堂堂正正的打败他们?

  众人纵马飞驰而去。

  …………

  景梦魂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喝过了水,又已经追了○一个时辰,突然间觉得越来越热了。而且似乎这种热是从身体里面往外热了起来。

  景wáng座还觉得有些羞耻,骑了一天的马也没怎么地,大圌腿早就磨得麻木了;但现在随着与战马的摩擦,景wáng座可耻的发现,自己竟然起了反应……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

  景梦魂有些口干舌燥,只觉得下面越来越硬,越来越烫,就像一条烧红了的铁棍一般,难受之极。

  景wáng座很是不好意思,伏低了身子,妈圌的,要是让部下们看见自己骑着马,居然还顶着帐篷……那真是不用做人了。

  心里很是兴奋,而且,血液流淌的也快了;浑身有一种酥圌酥圌痒痒的感觉;久违的那种男性的冲动,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景梦魂突然感觉到,迎面吹来的风也充满了温柔。温柔的就像……新婚之夜,妻子那温柔的手……

  景梦魂觉得眼前有些朦胧,禁不住的想起了那一夜……哎,老婆子,不知不觉中,你已经去了这么多年了……

  景梦魂的眼神中充满了温柔,想起了人生之中最美好的那几年时光,忍不住心中悠悠的酸涩叹息起来……

  他就一路冲着风前进着,却是思绪翻滚,悠然神往……

  在他身后,众位部下也是人人红着脸,眼中发出亢奋的光芒……人人的喉咙里,都在粗重的喘息,充满了某种韵律……

  战马,每一匹都是精神越来越亢奋,奔跑起来,更加的生龙活虎,而且,还一蹿一蹿的连蹦带跳……

  若是视线放低一点,还能看到战马,一杆杆通红的大枪直立!万马奔腾,万枪同时枕戈待旦了……

  到了第二个时辰,这种美好的朦胧感觉消失了,所有人都是陷入了狂暴。人人咻咻喘气,两眼赤红……

  景梦魂从回忆的销圌魂之中惊醒,终yú感觉到了不对:不应该啊。转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身后所有的部下,都与自己是同一个表情:两眼通红、气喘咻咻、充满了欲圌望……

  春圌药!

  景梦魂吓得顿时魂飞天外!

  我的老天,什么时hòu集体中了春圌药?感受着体内的躁动越来越厉害,景wáng座心急如焚。

  突然想起来那一个水池,景梦魂心念电闪,顿时全部明白了,忍不住悲愤之极的◎一声长啸:“楚阎圌wáng……你好毒啊!楚阎圌wáng!你好毒!你好毒啊……”

  景梦魂睚眦欲裂!

  景wáng座虽然明白了,但却还是百思不得其解:楚阎圌wáng哪里来的这么多春圌药?○一般春圌药,扔在这么大的水池里,又是活水,根本不会发生作用。楚阎圌wáng用的是什么?

  他却不知道,楚阎圌wáng用的春圌药正是他放火烧山烧出来的媾蛟;而且,也是景梦魂亲手将媾蛟打伤,这几乎就等yú是景梦魂送给楚阎圌wáng的!

  景梦魂亲手放火、亲手将媾蛟逼了出来、亲手将媾蛟打伤、亲手将媾蛟送进了楚阳手里,然后被楚阳将春毒用在了景梦魂身上……

  若是景梦魂知道这个缘故,恐怕不会等到春毒完全发作就直接抹了脖子了……这天下还能发生这等事?这简直是比匪夷所思更加的不可思议……

  …………

  昨天晚上突然肚子疼,拉肚子,忍受不住去了医院,输液到凌晨才回来,浑身发虚,心想这下子可有理由休息一下了,妈圌的睡了一觉起来也不肚子疼了也不拉肚子了,现在的药质量都有这么好嘛?……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