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中三天的公子哥们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左边的一个,年龄稍稍大一些,浑身的气息也更加lěng锐,一柄长剑,悬在腰间,却绝不给人累赘的感觉。(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似乎这柄剑连着剑鞘与这个少年的身体都融成了一体。浑然天成!

  右边的一个,年龄稍小,但神情淡然,眼神平淡,似乎将这天下,都不看在眼中,但偏偏身上也有一股凛然之气,扑面而来。

  一柄古朴的剑鞘,却是斜斜背在背占,从肩头只露出一截剑柄。而那剑穗,居然也是白色的!

  这两个人,就这么从泥泞之中一身白衣风华的走过来,毫无顾忌的踏上了雪白的地毯。两行泥脚印,就这么醒目的留在了他们身后。

  往前走了十几丈,然后突然在白色地毯上停了下来。

  两个人同时微微抬头,看着这古色古香的接天楼,眼神悠远。

  杜发财腆着肚子一路小跑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一躬身,两手紧紧贴在大腿上,来了个九十度的弯腰;这duì于他肥硕的肚子来说,绝duì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难得的是,他竟然不折不扣的完成了。

  “楚公子,两位公子,诱!请请……。”杜发□财一脸的阿谀的笑,此刻,若是他上有条尾巴,恐怕早已jīng摇得如同风车一般。

  “大哥,这个接天楼,倒是准备的还算是不错。”年轻的那个少年公子嘴角含着柔和的笑,看了看自己脚下的白地毯,很是有些赏心忧目的说道。

  “还可以。”年长的那个lěng岭的点点头,道:“这踏上去的触感,勉强让我满意。”

  杜发财眉梢跳了跳,心中一阵苦笑:这价值千金的雪貉毛地毯铺在泥地上迎接,居然只换来这位公子一句‘踩上去的触感很满意…

  “两位公子,小店已jīng准备好了最好的客房,而且里面一切都是新的,还请两位公子移驾进内歇息,外面天寒地冻,呵吓…。”杜发财肥肉乱颤的脸上露出一种诚挚地笑容。

  “这区区风寒”嗯,也罢,带路吧。”年长的公子双手负后,当先走了过来。白衣飘飘,竟似足不沾地。

  走到门前,两排精装大汉同时躬身:“恭迎公子大驾!”

  两位少年公子同时雍容的点头,露出和善的笑容。在面duì这些低下的下人的时候,他们的神态,却远远比起面duì贵族的时候要亲切的多。

  在他们春风一般的笑容之中,两排大汉人人都感觉自己手中多了些什么,低头一看,原来是每人手中都有两张银票。每一张的面额,都是五百两。

  是两张,而不是一张。

  这个细微的动作,让这些作为礼仪的汉子在第一时间就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这两位少年公子。

  一张银票是随意的打赏,但两张企是五百两,则就是尊重,同时蕴含了一种‘成双成duì,的祝福。而所有人都是两张五百两,则说明,这两位公子从一开始就没有忘记过这些地位卑贱的人群。这已jīng成了他们长久的习惯。

  而越是这样的习惯,越容易得到人们的敬重和爱戴。发自内心的。

  这才是天生的贵族!

  杜发财殷勤相陪,惟恐有一点点不小心,一路上腰杆就没直起过,头也没有抬起来过,脸上笑出来一朵灿烂的▲菊花,始终在盛开着。

  两位少年公子就在他的陪同下,进入了接天楼。

  莫天云负手站在窗前,眉头紧皱,喃喃自语、:“这两人是谁?”

  脚步声细碎矜持的在走廊中响起,两位尊贵的客人☆已jīng上了五楼,依稀听到那位年轻的公子轻轻笑着说道:“杜老板,真是麻烦nǐ了,难为nǐ把一切都想得这样周到。”

  接着是杜发财的声音,明显有些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哪里哪里,公子满意小的就▲放心了哈哈…。”

  莫天云眉头一跳。公子,小的。以杜发财的身份,居然在这两人面前自称为‘小的,?

  莫天云走出门来,缓缓来到四楼的小厅。他知道,此时此刻,那些公子哥儿们必然都在这里。 □
  进去一看,果然。

  不管是敌duì家族还是联盟家族,一个今年轻公子们都是各据一桌,高谈阔论。

  顾炎阳和顾炎月兄弟两人一桌;罗克武和柳随风一桌,董氏家族董无泪一人占了一桌,至于那个一滩烂泥一般趴在桌子上的青年,则是纪氏家族的大少爷,纪铸。

  每次看到这位纪铸,莫天云就有些吃了苍蝇一般的感觉。这家伙是自己的表弟,只比自己小了三个月,天晓得这家伙能懒到什么地步。

  纪铸曾jīng创造过一个记录:大家都在沧澜战区试炼的时候,这位纪大公子的随从重伤,休养了三个月。而他又没有带侍女,结果直接导致了一件事:纪大公子的衣服,三个月没洗。

  他每一天换一套内衣,然后扔在床头,结果又一次莫天云去找他的时候,却见到这位纪大公子赤身**的在床上盘着,皱着眉头找衣服穿。

  而他找衣服的方也是别具一格:到处都是穿过的,没有洗过的。这位纪大公子就拉过一件来放在鼻子上闻一闻,再拉过一件来放鼻子上闻一闻……,来回比较,原来是要找一件味儿最小的……。

  看到那幕现象的莫天云当场崩溃。从此之后duì这位表弟再也不待见了,duì天发毒誓再也不跟纪铸结伙搭伴了。

  而且这多字,听听吧,纪铸记住!还有一个弟弟,叫纪墨,嗯,纪墨淼寞。莫天云有时候就在想,这什么狗屁倒灶的名字啊?

  小厅里,十几张桌子,已jīng坐满了。莫天云走进去,顿时莫氏家族两位高手站了起来,给他腾出位置,占据一桌。

  卑克武正在大喊大叫:“谁敢跟老子打赌?就赌这两个少年的身份!老子赌一万两银子!”

  顾炎阳嗤的一声笑起来:“一万两银子?nǐ打发要饭的呢?”

  纪铸懒洋洋的趴着举起了一只手:“我赌,我若是赌输了,一个月不洗澡。”

  罗克武鄙视的道:“那岂不是nǐ的梦想么?居然还赌输了才这样?丫也太无耻了吧?”顿时哄堂大笑。

  莫天云含着阴柔的笑容看着这些人,有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敌友不分。这些世家公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坐在一个大厅里而且没有打个天翻地覆。

  这种奇特的现象,在中三天也很难见到。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奇特的感觉;除了董无泪和纪铸依然维持本色,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矜持。

  “nǐ赌什么?”莫天云微微歪头,看着罗克武。

  “我赌这是上三天的世家的人!就算不是九大豪门,也必然是一大家族的子弟!”罗克武大声道。

  “nǐ这货说得跟放屁一样!”莫天云鄙视的道:“这个大家眼睛都不瞎,谁都看得出来!还用跟nǐ打赌?这不就是纯粹在骗银子么?”

  罗克武紫色的脸膛一红,恼羞成怒,道:“nǐ管的着么?”

  “无聊!”莫天云lěng哼一声,

  突然一股难闻的气息弥散,众位公子顿时人人脸色怪异,屏住了呼吸。

  紧接着,顾炎阳就大怒的叫起来:“混蛋!nǐ穿上鞋子!”

  众人循声看去,均是哭笑不得加上恼怒。原来纪铸居然脱了鞋子,从桌上拿了一根筷子在挠脚丫子……。

  而那股子腐烂一般的气息,就从他的两只脚上冒了出来,也不知道几天◆没洗脚了……。

  顾炎阳的桌子与他紧挨着,更是深受其害。

  “我挠挠我自己的脚丫子,干nǐ屁事?”纪铸旁若无人的挠着,这样子,根本不像一个大世家的公子,简直就是一个下九流的小混混。

  挠了一会,居然把那只筷子举起来,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叹息一声:“味道更浓了……。”

  众人一阵窒息,均是感到胃里一阵翻腾。

  董无泪不声不响的站了起来,合身就扑了上去,卡住纪铸的脖子就是一顿老拳;这位爷一言不发,但出手居然是第一个。

  纪铸大声惨叫,奋力还击。

  众位公子围成一圈,人人都在屏住呼吸挥舞双手大喊加油。气氛热烈,砰砰砰的声音响成一团。

  “好了!”莫天云一皱眉,不忧的道:“纪铸,nǐ是什么样子?在此大庭广众之下,nǐ还要不要脸了?”

  “要不是老二突然跑了”nǐ以为我愿意跟nǐ们在一起啊?”纪铸哼哼唧唧的爬起来,翻了翻白眼,慢慢地穿上鞋子,道:“我也不想,可是必…痒痒,咋办?”

  “好了,说说刚来的那两个人吧。”莫天云皱起了眉头,道:“我们之中有些世家素不相识,有一些也是天南海北,还有的互为仇敌”但我要提醒各位一句,我们此次下来,乃是试炼;而试炼的目的,则是九劫剑主!”

  提到九劫剑三个字,所有人都是静了下来。

  “刚才那两人,气度高华,明显是出身大家。而且,从他们的气息之中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两个少年剑客!虽然修为如何看不出来,但……,如此年龄的剑客,就算是在我们中三天各大家族,也没有!”

  “在这等敏感时刻,却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两个人……”莫天云说到这里,已jīng成的引领了众人的思绪:“若是说与九劫剑的出世无关,我是万万不信的。”

  “但既然与九劫剑主的事情有关,那就是我们的竞争duì手,而且是强力duì手。”莫天云的话就算是敌duì家族,也无否认。

  “所以……,诸位万不可掉以轻心。”莫天云沉沉道:“天云谨在此提醒诸位。”

  莫天云也不知如何,在那两个少年出现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这两个少年,将是自己的生死仇敌!

  这种感觉很没有道理,但却真实存在。

  而且,这一次的危机,莫天云感觉到,甚至比自己的弟弟莫天机给自己的压力还要大!莫天云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

  所以莫天云第一件事就是利用九劫剑这件事,将在场的众位公子在这短暂的时间里组成一个联盟。

  同仇敌忾!以防万一!

  纵然是一个四分五裂的联盟,但毕竟是各大世家的后人。哪怕他们不说话不做事,但只是站在一起,却就是一种强大的威慑!

  纵然莫天云不说,众人也能意识的到这一点,这些人全是各大家族的第一精英,或者有人装疯卖傻,或者有人表面纨绔,但有谁是真正的傻子?

  甚至纪铸”虽然这家伙邋遢成性,但包括莫天云在内,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于他。

  “莫天云,这两个人……可是跟nǐ有仇?”一个人淡淡的问道。这句问话,明显带着沉思:“不应该啊,这两个人一看就是让人升起结交之意,这种天生的气质,无改变。若是中三天的人,我断无不知道的道理;下三天应该不会有这等人物…,唯一的可能就是上三天的,可是若是上三天的……nǐ莫天云紧张什么?”

  说话的这个少年自己一个人占据了最中间的桌子,一身白衣,剑眉入鬓,眉眼之中,却是有意无意的闪烁着邪异鬼魅的光彩。

  这让他的气质便似乎随时在改变。一会儿邪异,一会儿阴柔,一会儿却又有些暴戾…。

  总而言之,任何一个看到他的人,都会感觉到:这家伙有点邪!

  莫天云心中一紧,脸上神色却不动,轻笑道:“傲兄,此人与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会跟我有仇?傲兄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了。在下也不过是提醒大家一句,为何傲兄总是这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个人,便是莫天云在中三天各大家族年轻一辈之中,最忌讳的人物;甚至,就连莫天机和董无泪,也不如此人在莫天云心中的分量重!

  邪公子,傲邪云!

  邪公子这个人,现在在中三天所有家族年轻一辈之中,当之无愧的身为领军人物!在所有世家中,有人duì他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有人duì他嫉妒羡慕,喝不得取而代之,还有人一见到他就敬而远之,但却无人不服他的地位。

  ■这家伙,的确有这个本事。

  就连莫天云和莫天机兄弟,在这个时候,也被傲邪云死死的压制!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呵呵,君子……”傲邪云淡淡的笑了起来:“连自己的弟弟也想杀,连自己的亲○妹妹也想害…,nǐ莫天云是君子么?”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