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当不光我自己!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顾独行停了手:“干什么?”

  “你这些提升,都是他教给你的?你这些身法步法的改良,也是他的作用?”jì墨气急败坏的问道

  “当然!”顾独行很得意。(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老子加入了!”jì墨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就只是为了打倒你小子报这一剑之仇,老子也加入了!他么的,不就是当几年手下么?”

  顾独行眼中露出一丝满意。

  “这组织叫啥名字?规模不小吧?”jì墨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眼中却闪烁着兴奋:“老大叫什么名字?是上三天的哪位前辈高人?”

  既然决定了加入,jì墨对这个组织的兴趣就大了起来。

  在jì墨心中,能够让顾独行如此坐火箭一般提升,并且能够给出专mén的改良的人,必然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而且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这样的人,创建的组织,定然是很大很牛叉的;这样的人,中三天具有这样的修为的人基本都开宗立派了,也没时间nong什么新组织,所以定然是上三天的哪一位前辈静极思动想要玩一玩……

  jì墨很好奇。

  “组织叫‘天兵阁’;我们那里,神兵利器很多!每一把都是断金切yù,我的黑龙与那些兵器相比,完全不能相比!那些兵器,直接就是传说!”顾独行酷酷的道。

  “啊?真●的?那岂不是说……我有机会得到一柄传说中的神兵?”jì墨眼睛中出了亮光,充满了期待。想想自己拿着一柄无敌的兵器横扫天下纵横江湖的雄姿,和众人看着自己那种羡慕的目光……尤其是中三天那帮原本与自己地位差不◆●的?那岂不是说……我有机会得到一柄传说中的神兵?”jì墨眼睛中出了亮光,充满了期待。想想自己拿着一柄无敌的兵器横扫天下纵横江湖的雄姿,de?nàqǐbúshìshuō……wǒyǒujīhuìdédàoyībǐngchuánshuōzhōngdeshénbīng?”jìmòyǎnjīngzhōngchūleliàngguāng,chōngmǎnleqīdài。xiǎngxiǎngzìjǐnázheyībǐngwúdídebīngqìhéngsǎotiānxiàzònghéngjiānghúdexióngzī,hézhòngrénkànzhezìjǐnàzhǒngxiànmùdemùguāng……yóuqíshìzhōngsāntiānnàbāngyuánběnyǔzìjǐdìwèichàbú多的混蛋崇拜的看着自己……

  这么想一想,jì墨几乎就要高netbsp;“不错,你的确有机会!”顾独行想了想,道:“不过以你这懒散的xìng格,和无赖的脾气,还有你那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决不★坐着的这种鸟样子,估计机会不大。”

  “我怎么就是那样一副鸟样子了?”jì墨不服气地叫:“我一向很正经!”

  顾独行翻了翻眼皮

  “哎,顾兄,以后咱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你至◆于对我保密?”jì墨涎着脸:“告诉我吧,老大是哪一位前辈高人?是皇级?君级?”

  他问一句,顾独行就摇摇头。

  “**!难道是一位圣级?”jì墨的声音颤抖了,眼中出了狼一般的绿光。惊喜的连手脚都在颤。

  他知道顾独行的xìng格;除了顾氏家族之外,别人想要折服他,根本没有什么希望!或者是皇级么……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希望,至于皇级之下的尊级、王级,根本连提都不用提。

  现在既不是皇级,也不是君级。难道真的是圣级?妈妈,儿子我这次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了……能够有幸在一位圣级手下做事,并且学功夫……

  jì墨几乎幸福的晕了过去。

  “也不是圣级!”顾独行言简意赅。

  “顾大爷,顾爷爷……您就告诉我吧。”jì墨站了起来,很勤快的替顾独行捏着肩膀,谄媚的笑道:“顾兄……说嘛……”声音之嗲,让顾独行生生的打了一个哆嗦。

  “滚!你别这么恶心我!”顾独行怒道,然后享受的扭着脖子:“那边,靠右一点,用点劲……往下点……向上点……左边……”

  终于,享受了一次高水准的马杀鸡之后,jì墨气喘吁吁的问道:“老大……您现在该说了吧?”
▲   “嗯,”顾独行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jì墨屏住呼吸的看着顾独行的嘴巴,满心期待的等待着这个肯定会令自己震惊的消息。

  “他不是皇级,也不是君级,更加不是圣级……”顾独行慢慢的◇▲   “嗯,”顾独行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jì墨屏住呼吸的看着顾独行的嘴巴,满心期待的等   “èn,”gùdúhángdeliǎnsèyīxiàzǐyánsùqǐlái。

  jìmòpíngzhùhūxīdekànzhegùdúhángdezuǐbā,mǎnxīnqīdàideděngdàizhezhègèkěndìnghuìlìngzìjǐzhènjīngdexiāoxī。

  “tābúshìhuángjí,yěbúshìjun1jí,gèngjiābúshìshèngjí……”gùdúhángmànmànde道。

  “哎哟喂……您老还学会卖关子了……”jì墨急得头上冒汗掌心热:“到底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啊,你尽管说,哪怕就是一位至尊,我也承受得住这个惊喜!”

  “嗯,他现在好像是……武士七品差不多现在应该到了。”顾独行正色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哈哈……额?!”jì墨准备好了的大笑一声,然后接着就是张口结舌,一张嘴猛地张开,用力过大,差点将嘴唇裂开:“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老大是武士修为!”顾独行淡淡地道。

  jì墨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下巴砸落在地上的声音,强笑一声,结结巴巴的道:“顾兄,顾爷爷!开玩笑没您这种开法的……”

  “这是真的,不是开玩笑。”顾独行认真地道:“我说的是实话。”

  噗的一声,jì墨摔倒在地,痛苦地道:“顾独行,你杀了我吧!”突然猛的跳起来,咬牙切齿:“顾独行,你可以啊,你真的很有出息啊你,不错不错,我jì墨○这才现,你顾独行居然是一位如此雄才伟略的人物!”

  他狠狠的点着头:“不错不错,非常不错!从中三天跑出来,嗯,用武宗修为,来为一位下三天的武士做手下……您真是让我太不敢置信了!这要是说出去,您▲■就是整个中三天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啊……”

  “少废话,该赶路了!”顾独行冷冷道。

  “我反悔了!”jì墨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摇得像是个拨1ang鼓:“我不去了!”

  “你去不去?”◇顾独行眼睛一缩,出危险的气味,眼看着就要动手。

  “打死我也不去!”jì墨狠狠地道。

  “好,这是你说的!”顾独行也不用剑,直接空手飞身而上……

  “噗噗噗噗……”

  “啊啊啊……打死我也不去……”

  “噗噗……”

  “啊啊啊……”

  “噗噗噗噗噗噗……”

  “啊……”

  “去不去?”

  “不去!”

  “噗噗噗◆……”

  “啊啊啊……别打了……呜呜……”

  “去不去?!”

  “去!”

  顾独行终于喘着气停了手,骂道:“贱!你就是贱!不打你一顿,你也就那死样子!”

  “呜★呜……”jì墨伤心的趴在草地上:“我贱?换你被我打一顿试试?”

  “你不是说打死你都不去?现在你可还没死……”

  “老子说的是,打死我都不去,只要打不死,就去!”jì墨叫道,心中愤愤的想道:若不是你这样打,老子真不去!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不过若是太难受了……也可以说话不算话!

  “起来吧,撅着屁股趴着很好看?快些,还要去找别人呢。”顾独行不耐烦的一脚踢过去。

  jì墨痛叫一声跳了起来,道:“还找别人?”

  “嗯,去把小狼拉进来!”顾独行迈步缓缓前行。

  “小狼?罗克敌?”jì墨不由得摩拳擦掌:“说的对,那家伙在罗家当他大哥的出气包估计也该够了,这事儿,我支持你,孤独!”

  心道上当受骗不止我一个就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一定竭力支持孤独把那家伙拉下水……就算将来要造反,也好多一个同盟不是?

  想到这里,jì墨乐滋滋的跟着○顾独行屁股后面去了……

  ……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楚阳在这两天里,天天派人注视着黑魔的动静,让他心烦意1uan的是:住在这里的这帮杀胚就是不走!

  而且另一帮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原本十四人,在这里住着七个!

  不仅不走,反而在铁云城行动的更加密集了,大街小巷的1uan窜,白天黑夜的出没……

  这让楚阳很是不爽!

  他们不走,莫轻舞就只能呆在密室里;那●还不把人闷坏了?

  楚阳想了很久,决定:上mén拜访。就当是烧香引了鬼来,我再烧烧香,把鬼送走吧。老师让他们在这里,也还真不是个办法……

  楚御座派人定做了一份礼物,找个人拎着,然后施□施然走向铁云最大的客栈,云mén客栈!

  就像一位家世高贵的贵公子出游,就连提着礼物的那位补天阁铁血刑堂,也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跟着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连一干兄弟们提起来都会哆嗦的楚阎王!

  …………

  yīn无法肚皮快要气破了。这位金马骑士堂的王座高手,只觉得自己生平从来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

  他们三个人昨天晚上到的铁云,一路人困马乏,先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住的地方,还是特意选的,就距离补天阁不远;遥遥相对。

  住下之后,来不及做什么准备,yīn无法马上下令,召见身在铁云的金马骑士堂的人。结果找了好几个秘密联络处,都是人去楼空,一个人也找不到。

  yīn无法怒气填膺,让另外两人顺着暗号去寻找,结果现,百分之八十的暗号都被篡改了,或者说直接没有了……

  一直到了午夜,才算是联系上;而且也是一个惊弓之鸟。面对王座亲临,这位名叫孙长的武师修为的暗线一把鼻涕一把泪:

  “王座,实在不是小的们不尽职尽责,实在是楚阎王太凶残了啊!”

  “我手下一共六个人,分属三条线;而且都是单线,彼此不知道彼此,够谨慎了哇;就在那一天,突然间刘小三和邓小五就失踪了,过了一上午才现,他们负责联系的吴大人锒铛入狱,全家抄斩;而且他们原本的落脚点,也被抄了,用以掩人耳目的生意,也被封了mén……”

  “到了下午,李顺和张能出去探听消息,顺便照顾他们的店铺,结果一出去之后又是rou包子打狗,刚到了店铺就被按翻在地,五花大绑,原来他们两个贿赂的王大人也被抄家了,供了他们出来……”

  旷古的寂寞。

  【 我要小说wǎng: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