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古皇台


  北斗旱域,东荒北域,一片古老的山脉中

  万脉横贯,条条如苍龙,狰狞向天,如被神袛封在了此地每一座大岳dōu高耸入云,与天相连,雄浑巍峨是它们最真实的写照

  在一片沉寂多年的壮丽上古中,早在太古年间就已干涸的大瀑布重出现,白茫茫一片,隆隆而出

  原本赤地千里、寸草不生的岩石地,这几天来嫩芽破土而出,吐绿绽翠,生机再现

  没过几日,此地老药飘香,像是成长了数千上万年,另有一株株灵树出现,晶莹闪烁,果香阵阵各种瑶草奇葩皆出,生机勃勃,灵气冲天,祥瑞绕谷,氤氲蒸腾,这是一种神迹

  在中心区域,一片磅礴古殿自此深渊中浮起,出现在谷中龘央,这是太古王族的神◇灵谷,今日有一场盛会

  宫阙中,太古各族的代表人物聚在一起,面对一座绚烂的神台,上面刻满了符文,射龘出无穷的道痕

  “为何感应不到了前贤的气息,那一边发生了什么,难道所有人dōu在同一☆■shí间发成了不测?”

  “这不可能,有谁可杀死那么多的王,最强大的一批古王,按照族籍中记载,有三位大圣,天下谁可敌?”

  “十二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期间为何感应到过他们的气息,而后☆中断了?”

  “还有一缕族内的血缘感应,shí断shí续,难道只剩下了皓龙族的一位古王……”……”

  “不管了一定要在近期有gè结果,弄gè明白不然各族难安,到底是什么的一群存在,可灭●那些古王与大圣……”

  “实在不行,就让我各族的沉睡古王觉醒,让他们来主持”

  “不要妄动,北斗星域太怪了,甚至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你们是知道的当shí也不知道引来了多少恐怖人物,dōu■在寻找着什么且,后世人族的大帝绝对可用惊悚来形容,可与昔日的古皇比肩,虽然传说dōu坐化了,但是我们各族的人去查探,感觉无比怪异与可怕,小心为妙”

  “古皇山让一gè叫无始的人族大帝给占了,连当中的古族dōu不知道这么多年来里面发生了什么不久前不是又有可怕的钟声传出了吗,想想就让人惊悚”

  “天皇子说,多半是一只狗所为,不用太过忧虑,他毕竟是出于古皇山多少有有些了解”

  “好了催动昔日昔日古皇留下的神态,再一次召唤试试看,无论如何近期dōu要有gè结果口……”

  “嗡”

  一声轻响,当中是神台一颤,而后通体晶莹,灿烂神光快冲起,打向永恒不灭的苍穹,各种符文流动,现实开辟了一gèshí空隧道如连接向了太古,又像贯穿到了星空的另一端

  片刻后,紫微古星域碧波亿万倾的瀚海上空,叶凡身体顿shí一颤他敏锐的觉察到了一丝异常,被他封印的龙首太古王干尸似●颤动一下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很多了,到底怎么回事?”他心中自语

  皎月高挂,他手中持有半页凰血赤金经文,烟霞流淌,将他的手dōu衬托的一片晶莹别透,他将伊轻舞几人放了出来,一起观看 ▲
  厉天道:“这是什么鬼画符,怎么一gè宇dōu不认识,似乎是某种印记,且断裂了,根本无法参悟

  伊轻舞道:“这是一种原始烙印,即便是缺一角一缕也无法参悟,难怪保存在两gè古教中这么多年dōu没有一点进展与收获”

  “这么说来必须要另外半页仙经齐聚才能行?”燕一夕道

  几人dōu很激动,也很遗憾,这可是传说中的神灵古经,只要练成,想死dōu难,谁不心动

  “走◆,回头继续去抢小德子,凑齐半页仙家经文”厉天道

  几人dōu白了他一样,这一次能强尹天德是各种因素加在一起使然,再想夺取另外半页,那是一点希望dōu没有了

  要知道,羽化仙崖可是有人王▲、金乌王、青牛在大战,随便跳出来一gè就足以杀他们多少次

  虽然没有出手的打算,但是他们还是无声的回归了,当然远隔了足有上百里远,不敢临近

  大战依然在继续,但是那半页凰血赤金经文不知落入了何人的手中,消失不见了

  十八艘古船齐震,光华炽盛,在这一刻合一,成为一艘坚固不朽的神船,悬在了人王的头顶上方

  它是上古杀阵,亦是一件圣兵,此shí震出一道道涟漪,既在发挥神阵威力,也在行使兵器之责

  人王虽老迈,但是却有气吞山河之势,大开大合,昂首而进,一身银色战袍猎猎作响

  他每一拳轰出,dōu有星域闪烁,仿佛每一次dōu轰塌了一片古老的小宇宙,神威盖世

  这就是可怕的人王

  金乌王血气鼎盛,手持乌翅流金镗,威压天下,一头金色乱发披散,神勇亦不可挡

  他一会儿攻击人王,一会儿攻击老子的坐骑,大战的非常激烈

  “混元一气大力牛王功”青牛大吼,像是拥有开天辟地之力,一座座太古的魔岳在其四周浮现,乌云翻滚,魔气滔天,他神力盖世

  就连远方的叶凡dōu吃惊,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力的人,不说其道术,但以力量而论,远胜其他大成王者,简直可以之手碎天

  他与山岳齐高,牛首人身,每一根牛毛dōu如水桶粗,坠落下来shí竟可压塌虚空,让人无法相信,他到底贯注了怎样的一种的力量?

  “这头牛的力量太可怕了,不说其道法,但说力量,快能和圣人比肩了?”厉天咋舌

  “当世第一大力王者”燕一夕道

  叶凡发怔,这是老子的坐骑,这头牛魔王如此恐怖,那老子本身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而今又去了哪里?
▲   枯寂的宇宙,是永恒的冰冷与黑暗,生命古星罕有,但却隐含了太多的秘密,让人探索不尽

  “轰”

  最终,人王头顶上方的古船垂落下成千上万缕道痕,金乌王亦是轮动远古神镗,青牛运转混元一◇气大力牛王功借助体内圣兵发出,三者碰撞,互相攻击,天地崩溃

  在一片刺目的光芒中,什么dōu见不到了,直到很久过去后那里才暗淡下来,化成一gè巨大的虚空黑洞,三大王者消失不见

  “人呢◇,半页神灵古经呢?”厉天干瞪眼

  “破碎永恒,这三人太可怕了,竟打出了这样惊艳千古的一击”伊轻舞轻叹

  王者几乎不可能打出这样的场面来,他快要接近圣人领域了,这样的王者之战千古来也发生■不了几次

  他们破碎了永恒,最起码也出现在数千万里外了,也许在茫茫海外,也许在另一座大洲,甚至有可能到了天外

  “半页仙家经文,看来是得不到了……”燕一夕长叹

  “残经,就真的没有办法悟透吗?”叶凡不甘

  伊轻舞道:“相传,也是有法,但是太艰难了,不然人王殿、长生观这等就在百度遮天底蕴深厚的古教为何始终没有所获,究竟需要怎样的古法相辅才能窥破原始烙印,没有人知道”

  “另外半页古经,该不会真被小德子夺去了,这gè王八蛋有很多逆天手段,千万不要被他参透”厉天道

  几人心中一凛,还记得牛魔王与尹天德密语shí的表情,说他不像是好人,似有诡计,难保不会◇被他得去

  “我得半页仙经,他得半页神灵古经,想合一的话难了,就看谁能先窥破天机了”叶凡道

  银盘西斜,月华如水,碧海就在百度遮天波光粼粼,闪烁银色碎片,此地安静了下来,几大王者dōu▲★lí去了

  他们几人只能远走,不敢久留,怕有意外发生,今日能有得到半页神灵古经已经是天幸

  数日后,天下震动,人王殿与长生观交换古经,结果被人截杀,皆失去了原始经文,消息一出,天下哗然■

  许多人根本不信,这两gè古教何等强大,谁能与之相抗?当有人说出几位大成王者出现shí,人们才失去声音,呆呆发怔

  人王、天妖王、光明王、清古道人哪一gè不是坐化的死人,全dōu是昔日君临天下的王者,竟又活了

  金乌王以及未知的王出手,同样让人震撼,这天下而今不乏大成的王者啊,让所有大势力惊悚

  神灵古经丢失,让全天下沸腾,各方强人皆出,满天下追寻,莫不想得到在短■短的几日间,各洲震动,海外亦是惊涛骇浪,所有修士全出动了

  仅一页仙家经文,却让天下的人dōu为之疯狂,引动出的风云出人们的想象,发生了许多流血事件

  自这一日起,天下不安,各方dōu▲■短的几日间,各洲震动,海外亦是惊涛骇浪,所有修士全出动了

  仅一页仙家经文,却让天下的人dōu为之疯狂,引动出的风云出人们的想duǎndejǐrìjiān,gèzhōuzhèndòng,hǎiwàiyìshìjīngtāohàilàng,suǒyǒuxiūshìquánchūdòngle

  jǐnyīyèxiānjiājīngwén,quèràngtiānxiàderéndōuwéizhīfēngkuáng,yǐndòngchūdefēngyúnchūrénmendexiǎngxiàng,fāshēnglexǔduōliúxuèshìjiàn

  zìzhèyīrìqǐ,tiānxiàbúān,gèfāngdōu在寻找,尤其是人王殿与长生观像是疯了一样

  “尹天德这gè王八蛋可真是老神在在,他效仿古人骑牛西行,前日又显化了,有人见到紫气浩荡八千里,他在一片大荒中悟道”厉天捶了一拳,他很希望人王等去找他▲麻烦,道:“如此坦然,是真要悟道,还是有恃无恐?”

  “即便几位大成王者怀疑他,杀将过去,他也肯定有退路,不会有恙”伊轻舞道

  “错过了这次机会,而今又要等上一gè月了,下次月圆之夜,◇我们攻打八景宫”叶凡道

  “过……万一小德子这gè狠人隐在宫中怎么办?”厉天担心

  叶凡道:“放心,他而今这么坦然骑牛西行,总要做足样子的,不会这么快回来,不然早寻我为其弟复仇了”

  shí间过的很快,一gè月转瞬及至,在这期间,紫微古星域震动,各处皆不安,一页神灵古经也不知引发了多少血战,即便是捕风捉影的传闻dōu会引来大量高手

  月圆之夜,叶凡他们来到了太清圣境外,在午夜shí分,一声巨响,他们按照蛇精童子的元神记忆,一路摸索,以强大的圣器强行打破了这gè小世界,而后进入了到了里面

  “八景宫”

  就在前方,紫气弥漫,一座如古阙耸立,不是多么宏伟,但是却有镇龘压天地的气势

  云涌雾起,八景宫如一座不朽的神灵殿堂,有一种大道气息在流转,让就在百度遮天人深深敬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来到近前,这座紫色的宫殿,有一种至圣、至大、至远、至奥的威势,在其上面刻满了经文

  “这是什么经文?”厉天与燕一夕dōu惊异,伊轻舞也美眸泛异彩,这座宫阙通体dōu刻满了经文,玄妙莫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8shanme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