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万众瞩目


  第七百二十八章万众瞩目

  海上,漫天金羽飞舞,根根沾血分五裂的尸体沉入海中,水面都被染红了

  zhè是一幅染血的画面,战后zhè里很宁静,连海中的妖兽都不敢上来啃食zhè些蕴含天妖血脉的美味

  因为,海面站着一个人,许多海中的精怪目睹了方才的一切,对于zhè个浑身是血、丝都沾着血滴的少年,恐惧到极点

  叶凡独立虚空,俯视黑色的大洋,眺望远空,眸子很深邃,浓密乌披散,非常地平静

  不久后,他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消失在黑色的大洋中,就此不见踪影

  接下来,zhè里成为海中精怪的盛宴,金乌族的鲜血与碎尸成为了它们的大补,许多海妖蜂拥而至

  一些人族qiáng者以及一些来自6地的妖族亦闻讯赶来,想查个究竟

  因为,不久前zhè里阴风怒号,鬼哭神泣,愁云惨淡,杀的尸骨横空,鲜血染天,犹如诸神的黄昏,没有人敢kào近

  zhè一日,北海震动,金乌一脉出海追杀人族圣皇后人的所有qiáng者全部被斩,葬身大海中

  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zhè里的海域被血水染红,成为了海妖的美餐,出海的金乌族qiáng者全灭 ■
  zhè则消息一出,惊动了整片黑色的大洋,所有修士,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莫不震撼

  百余位高手,当中有玄一zhè样可横行天下的活化石,有金乌族元老,有可怕的大能,有该族五位太子没有一▲■
  zhè则消息一出,惊动了整片黑色的大洋,所有修士,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莫不震撼

  百余位高手,当中有玄一zhè样可横行天下的活化石,
  zhèzéxiāoxīyīchū,jīngdònglezhěngpiànhēisèdedàyáng,suǒyǒuxiūshì,wúlùnshìrénzú,háishìyāozú,mòbúzhènhàn

  bǎiyúwèigāoshǒu,dāngzhōngyǒuxuányīzhèyàngkěhénghángtiānxiàdehuóhuàshí,yǒujīnwūzúyuánlǎo,yǒukěpàdedànéng,yǒugāizúwǔwèitàizǐméiyǒuyī人生还,全部被斩灭于zhè片黑色的汪洋中,而最为关键的是,zhè是一人所为

  当zhè一真实情况传出后,让喧嚣的北海一时间鸦雀无声,一个人只身独战百余位高手,将他们全毙,染红海面,想一想就让人◆害怕

  通过一些海妖的描述,人们还原了那一战的经过,也得悉了那个人的容貌,让北海无数人震惊

  “是他,是四年前坠进北海之眼的那个人”

  “zhè怎么可能,那是远古圣人的牢笼,但●凡镇压进去,从来没有一人可以逃离出来,他怎么重出现在了世上?”

  zhè是一场轩然大波,叶凡再次出现了,一个人独对金乌族上百位qiáng者,一战全歼,让人惊悚

  zhè则消息传遍了北海,但凡出没在此的修士,莫不震撼,怔怔无语

  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的人,居然活着归来了,zhè是一个奇迹,是一个活着的传奇,惊慑四方

  “真的是他,不久前有人见到北海之眼异动,有一道金色的闪电冲出,不想竟是他脱困”

  “远古的圣人都不能活着出来,全部成为了尸骨,坐化海眼中,他怎么如此逆天?”

  “只身护人族圣皇后人,一怒之下,连毙金乌一族百余名qiáng者,zhè种修◆为太可怕了”

  北海中,人们在震惊的同时,也有各种议论

  有人拍手称快,认为叶凡zhè是义举,太阳古皇坐化无尽岁月了,他最后的一点血脉不应绝灭

  当然,也有不少敌视叶凡的人,与▲金乌族亲近者自是恶毒诅咒

  北海一战,震惊天下,随着海中修士的回返,传到了

  金乌一族上下,初闻时根本不相信,但是铁一样的事实,血一样触目惊心的证据出现后,他们疯狂了

  zhè是不可承受之重,zhè么多qiáng者死去,即便qiáng大如金乌一族,也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名气、声望、精神层次的打击,甚于zhè些战力的损失,zhè是一种被人一脚从九重天踩落进地狱的耻辱

  北海中,一翩然少年,弯弓射日,一天内连射杀金乌族五位太子,zhè一美谈传遍天下

  zhè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是一个人睥睨天下的战绩众瞩目,集纳天下所有人的目光,被神环笼罩

  当◇世,有几人敢惹金乌一族,毕竟他们族中还有一位活着的王,功参造化,威慑天下

  可是,却有人敢如此,叶姓少年qiáng者,弯弓射金乌,一天内独杀五位太子,zhè是怎样一种壮举?

  每一位金◆○乌太子,都是惊艳一方的俊彦,号称一位qiáng胜一位,皆可力毙教主,却被他独杀了

  踩着金乌族传承者的尸骨前进,无尽鲜血铺就了一条qiáng者之路,鲜花下、光环下却是血与骨

  “叶姓少◇○乌太子,都是惊艳一方的俊彦,号称一位qiáng胜一位,皆可力毙教主,却被他独杀了

  踩着金乌族传承者的尸骨前进,无尽鲜血铺就了wūtàizǐ,dōushìjīngyànyīfāngdejun4yàn,hàochēngyīwèiqiángshèngyīwèi,jiēkělìbìjiāozhǔ,quèbèitādúshāle

  cǎizhejīnwūzúchuánchéngzhědeshīgǔqiánjìn,wújìnxiānxuèpùjiùleyītiáoqiángzhězhīlù,xiānhuāxià、guānghuánxiàquèshìxuèyǔgǔ

  “yèxìngshǎo年不可敌,当世年轻一代除却尹天德、伊轻舞、6鸦、三缺道人、太阴神子等人外,谁还能与他争锋?”

  “不要说年轻一代了,就是老辈人物中,又有多少人可与之生死搏杀”

  “我想,能够镇压他的人,唯有步入仙台三层天的传奇人物,可zhè样的修士能在世上找到几位?”

  叶凡远在北海,还未回归6地,却引了一片热论,所有人都在谈他

  伊轻舞,zhè四年来惊艳天下,被誉为神女,许多人都甘愿膜拜在她的脚下,而今她是美丽与圣洁的化身

  当她得悉zhè一切后,非常惊异,没有想到叶凡真的逃出了海眼,再现在zhè个世上,且一战动紫微

  厉天听到消息时,先是目瞪口呆,而后哈哈大笑,无比的畅快

  燕一夕也是很惊讶,zhè则消息太有冲击力了,非常的震撼

  6鸦,怒冲冠,挟乌翅鎏金镋而出,背负九大金乌始祖法身,仰天长啸,恨欲狂

  太阴神子得到消息时,只是冷笑连连,望向大海方向,浑身都被黑色的雾霭淹没了,唯有一双可怕的眸子可见

  三缺道人立足冥岭上,站在上古长生观前,连走九步,手持半页神灵古经皱眉研读

  ……

  人王殿、广寒宫、紫微神朝、长生观等所有大势力全都在关注,天下皆动

  在天下人谈论叶凡时,他身在北海中,还没有回来,可想而知,他一出现会有怎样的滔天波澜

  一座花香鸟语的海岛上,人族圣皇最后的一点血脉,那个五岁的幼童,站在一片松林间,正在对树上的一只松鼠说话

  “我想父亲,我想母亲,想哥哥,想姐姐,可他们都不在了,你想你的亲人吗?”

  松鼠怎么可能明白他的话语,抱着一个松果,蹭的一声跑掉了

  人皇仅存的后人,zhè名稚嫩的孩童,又走向下一处,对着树上的一只鸟说话,道:“永远有多远?父亲说,永远默默护佑我将来是在什么时候?姐姐说,将来会出现,还会来看我”

  说着说着,稚嫩的孩童大眼通红了,低着头,道:“我知道,他们不会出现了,和姜伯一样,都是为了保护我……”

  树上的那只鸟也飞走了,zhè个可怜的孩子又向松林深处走去,见到一只落在野花上的伤蝶时,轻声道:“★为什么你也受伤了,我想姜伯了……”

  叶凡在松林外,静静看着zhè一切,他并没有急于离开北海,而是带着zhè个孩童在各座海岛上散心,想让他早点调节过来

  zhè些日子,zhè个孩童都很○失落与沉默,每次都是在无人时才会说话,同那些动物交谈,每一次都是红着眼睛回来

  “你的父母,你的姐姐,希望你快乐你的姜伯则希望你能平安长大,然后绽放人族圣皇后人应有的光彩”

  “可是…□…我想他们”zhè个孩自低着头,第一次同叶凡对话

  叶凡没有说什么,他无法去剥夺一个幼童的情感,想就是想,不能回避,无法如g人那样qiáng行斩却一段不堪回的记忆,zhè是一个稚子最纯真、没有●▲杂质的心绪

  “我知道该怎样做,我会慢慢变好的,不再哭”tóngtóng红着大眼睛说道

  六天后,zhè个孩童主动向叶凡开口,要他教其修炼,虽然自己会在没人的地方红着大眼与动物自语,但◆是现在却不再落泪了

  叶凡检查他的身体,zhè个孩童曾受过很严重的伤势,被金乌族几乎拍烂身体,但却顽qiáng的活了下来,旧疾依在

  在其体内,像是有一轮太阳,无比的璀璨,照耀他每一次◎血肉与骨头,在夜里会有光流出

  “太阳之体”叶凡已经可以肯定,zhè绝对是传说中的那种神秘体质

  体蕴神阳,极其罕见,自古也没有几人,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早夭,相传唯有太古前的太阳圣皇◎活了下来,傲视古今

  tóngtóng虽然内蕴一轮神阳,但是曾经遭金乌族重创,而今状况很不好,叶凡取出几滴真龙神药的液滴,耗时一个月,帮其调理,总算稳固了元气

  “太阳之体,选自然是太阳古经,可惜我所得的是最后两卷,并没有起始筑基的轮海卷”

  叶凡遗憾,像tóngtóngzhè种体质唯以太阳真经筑基,才是最完美的选择

  他仔细想了想,将太阳古皇赠送的九个古字一笔一划的刻向tóngtóng的眉心,透入他的仙台上,正如当日青衣老人传他时一般

  zhè是根基所在,是太阳古经的精粹神言,叶凡想烙印他的识海,让九字伴其一生,自幼开始体悟

  zhè个孩子有z●hè样的体质,说不定有朝一日会藉此明悟出其他人所不能得到的东西也说不定

  然而,在叶凡刻入tóngtóng仙台上九个古字后,突然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稚童的身体如神阳当空,光芒万丈

  z○hè个家伙直接昏迷了过去,叶凡赶紧救助,以无上道力镇压,总算让光芒掩去了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生了什么?”待他醒来,叶凡关切的问道,生怕他出现什么问题

  “没有不舒服呀”家伙眨动大眼睛,道:“就是身体中突然出现一个金色的人,他教我开辟什么轮海”

  “什么?”叶凡大吃一惊,终于知道,为何金乌一族大动干戈,不肯放过zhè个孩子了,他身上真的可能有太阳古经

  自zhè一天开始,zhè个孩童每次熟睡后,都会有半个时辰很特别,浑身金光万丈,如一轮太阳在起伏

  第二日醒来,tóngtóng会清晰的记得,有一个金色的人教了他什么,如何让请修行

  叶凡仔细▲询问,现那是一门古老而高深莫测的心法,他几乎可以认定,那是太阳古经

  “zhè个家伙身体中藏了不少秘密……”叶凡多次探寻,并没有现异物,那个金色人似乎来在其元神深处

  “走了,我们该回★到去了”半个月后,叶凡决定带着zhè个孩童离开北海

  “为什么回去,那里都是坏人”tóngtóng一双大眼很清澈,无比认真的说道

  叶凡摸了摸他的头,道:“zhè个世上还是好人多一些的,我带你去见好人,顺便看一看能否从坏人那里抢来一件远古圣兵,到了那时,来一个坏人杀一个,来两个除掉一双”

  北海,漆黑深邃,与其他大洋相比,水色很特别,犹如墨水染过一样

  它浩瀚无垠,没有尽头,比之6地还要大很多倍,一个人耗去一生也很难横渡到尽头

  幸好,大海中有不少古岛,留有古之贤者刻下的远古传送阵,化天堑为通途

  在zhè样的无尽海域,水中也不知道诞生了多少qiáng大的生灵,不乏太古异种,有不少惊世大妖

  甚至,人们怀疑,海域中有堪比远古圣人的存在,因为它实在太大了,没有人能探到尽头,自然无法明晓有多么可怕的qiáng者

  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修士出海,寻找仙境,寻找古圣,寻找大帝足迹

  北海,虽然不像东海那样有仙岛蓬莱等无尽传说、是人族远古圣人晚年选的归宿,但却也有很多上古洞府与传承

  叶凡带着tóngtóng在北海中前行,忽然见前方瑞气弥漫,若隐若无间有阵阵仙乐传来

  他神色一动,踏波而行,向前走去,一步一消失,度很快

  远远地,他见到了一座仙岛,五色冲天,霞光缭绕,一派祥和,有人大开上古洞府,在迎接宾客

  到了此地,可见到一道道流光,是qiáng大的修士驾驭法宝飞来,纷纷降落在前方的古岛上

  其中,有人族的qiáng者,也有妖族的豪雄,形形色色,男男女女都有,共同特点就是都很qiáng大

  叶凡见到一个在巡海的蛟龙,是一名实力很qiáng的大妖,上前问道:“前方zhè是怎么了?”

  “北海玄龟上人老爷子三千六百岁大寿在即,遍请各方故友,大开洞府宴请宾客”

  蛟龙回答完,继续巡海去了,显然是守护此岛的一位统领,乘风破浪,呼喝各处的妖

  叶凡真的吃了一惊,咕哝道:“三千六百岁……还真对的起他自己zhè个种族”

  叶凡牵着tóngtóng的手,登上了zhè座岛屿,岛上丹崖怪石,老药飘香,祥瑞阵阵

  “人王殿主送来贺礼,副殿主驾到”

  “北海黑龙王驾到”

  “长生观护道之人驾到”

  “广寒宫……”

  刚来到zhè座古岛,叶凡就听到了zhè些声音,心中惊异,玄龟上人果然有大神通,zhè么多大势力来贺寿

  “来者通名,入岛者皆为各教之主,或嫡系传人,不能带孩童入岛”一位大妖喝道

  旁边,一个老妖快上前,拉走了zhè位大妖,低声道:“你不想活了,不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谁?”

  “他今日多半比玄龟上人老爷子还要引人瞩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