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一气化三清《首发、顶一下》


  尹天志断臂止血,目光森寒,一身五色龙衣猎猎作响,束发紫金冠熠熠生辉,他神色xiàng当的凶狞

  自他出世,除他大兄外,还没有一人能以一式压他,肉壳对抗,抬手扯下他的一条手臂,这让他郁血贯脑

  他一指点来,整条手臂都成为le赤红色,蜕成一只凰翅,瑞华冲起,赤霞籽眼

  叶凡侧身避过,妖艳的红光与其擦肩而过,洞穿一座石山不止,神虹惊空,连穿三十六峰,全部刺透,指洞浑圆,qián后透亮

  这一指威力极大,凝聚le一丝不朽的神性,坚不可阻,摧枯拉朽,可灭万灵

  尹天志瞳孔血红,如两把魔刀一样慑人,气势如阳,十指齐张,赤霞一道又一道的射出

  每一拇指头都如一把赤霄剑,鲜红欲滴,晶莹刺眼,神芒如练,将这片小世界刺穿的不成样子

  叶凡避其锋芒,仔细观察后,双手捏印,果断出手,翻天印直接盖le过去

  一声巨响,整片天穹都翻le过来,这★是人族不传之大道神印,修者对道的理解越高,威力越大

  大印如青天,四四方方,如天帝玉玺坠下来一样,摧毁万物,如一条又一条龙气垂落,也不知道比当年强盛le多少倍

  挡者披靡,

  ●★是人族不传之大道神印,修者对道的理解越高,威力越大

  大印如青天,四四方方,如天帝玉玺坠下来一样,摧毁万物,如一条又一条龙气垂落,也不知道比当年shìrénzúbúchuánzhīdàdàoshényìn,xiūzhěduìdàodelǐjiěyuègāo,wēilìyuèdà

  dàyìnrúqīngtiān,sìsìfāngfāng,rútiāndìyùxǐzhuìxiàláiyīyàng,cuīhuǐwànwù,rúyītiáoyòuyītiáolóngqìchuíluò,yěbúzhīdàobǐdāngniánqiángshèngleduōshǎobèi

  dǎngzhěpīmí,

  翻天印,如天倾覆,一击之下所有赤霞都成过眼烟云,皆为灰烬,全部打灭

  尹天志被压的骨头咯吱作响,横飞出去几十丈撞碎一座石山,被埋在le下方

  他以不死神凰血浴身肉壳恐怖的可以称之为变态◎,在同龄人中很难找到可与之并轮者,而今却被反压

  叶凡跟进,手捏人王印,如人族之主君临天下,这一大道神印铺天盖地,打的十方俱灭,将这座碎山从地面抹平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这块大地寸草不生○,zàitónglíngrénzhōnghěnnánzhǎodàokěyǔzhībìnglúnzhě,érjīnquèbèifǎnyā

  yèfángēnjìn,shǒuniērénwángyìn,rúrénzúzhīzhǔjun1líntiānxià,zhèyīdàdàoshényìnpùtiāngàidì,dǎdeshífāngjùmiè,jiāngzhèzuòsuìshāncóngdìmiànmòpíngliáncánzhādōuméiyǒushèngxià

  zhèkuàidàdìcùncǎobúshēng,什么都没有le,光秃秃一片,巍峨古岳消失

  远处,那条野蛟龙又化成le童子,惊的目瞪口呆,脸色雪白,尹天志的**何其强大,连八景宫的主人都赞许过而今却被人力压

  “这是什么变态的休质,难道是主人口中所言的那种传说中的古老战帝体?”

  童子大惊失色,如果尹天志死掉,八景宫的主人出关,连他都会有弥天大祸上天入地都难逃一死

  远处地层断裂,石块如狼烟,朝着高空崩飞去,茫茫一片,遮住le日月

  尹天志冲le出来,刚才他受到le绝对的压制,叶凡的人王印抹平地面,他无力抗衡,逃入地下,自这个方向钻le出来

  他神色lěng冽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大挫,沐浴不死凰血这种逆天的神物,千百世难得一见让一个人蜕下凡胎,生出不坏休,而今却还挡不住眼qián的人

  “紫气东来,浩荡三万里”尹天志大喝,如海一样的紫气自东而来,瞬息充斥天上地下,贵不可言,慑人心魂

  “老子的传承”叶凡吃le一惊,这是那位古人的一种逆天手段,西出函谷关时曾显化过

  海啸一样的声音发出,紫气自尹天志的身后冲起,如十万古星沉坠,所有星光聚在le一起

  又似一个万年的古妖尊,横空出世,妖气滔天,肆虐十方,每一寸都是紫华,每一寸都是紫焰

  紫气浩荡,将叶凡淹没,要将其炼化,许多石山都被蒸发le,成为le烟气,根本难以存在

  这是一种可怕的攻击秘术,尹天志不过从其兄那里得到le部分传承,却也可以睥睨天下le

  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无上秘术,都会大事失色,整片的巍峨大岳被蒸发,如水汽一样消失,吓人之极

  叶凡没有一丝轻视,反而神色凝重,以身为印,勾动道痕,显化出黄金太极圆,对抗紫气东来神术

  一声又一声剑鸣,一声又一声凰吟,在紫光中发出,刀光剑影,不死神凰飞舞,在紫雾中纵横,全都斩在黄金圆上

  可惜,万法如云,匆匆而过,叶凡岿然不动,防住le攻杀且,稳住局势后,他徒步qián行,向qián逼去

  每一步落下,这片仙土都一阵抖动,宛如一尊上古神概在移动脚步,青天都要压下来le

  尹天志变色,他现在真是不愿与叶几肉身对抗le,连吃两次大亏,心中发怵,快后退,决定以道法对dí

  “太清一气混元斩”

  他身化虚无,倒退而去的,但是天上却降下一道太清气,诞生出混沌,化为一道长达数千丈的混沌天罡,立劈le下来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绝的攻击圣术,叶凡连续变化招法,与其对抗,两人间火光四溢,神霞四射,混沌翻涌,激烈无比

  尹天志可以横行天下,对抗一教之主,在这今年龄段绝对是震世的,可是他终究是不dí叶凡,被一只金色的大手拍的大口咳血

  纵然是以凰血洗礼肉壳,得到其兄传下的部分太上秘术,依然不是对手主要是因为,叶凡为圣休,达到le仙台二◆层天,绝非一般的教主可比拟

  “凰血也不过如此”

  “你到底是什么体质?”尹天志道,他真的惊憾le,叶凡光以肉壳就可压他,可dí其凰血肉身

  “什么休质并不重要,关键还要看个人□céngtiān,juéfēiyībāndejiāozhǔkěbǐnǐ

  “huángxuèyěbúguòrúcǐ”

  “nǐdàodǐshìshímetǐzhì?”yǐntiānzhìdào,tāzhēndejīnghànle,yèfánguāngyǐròukéjiùkěyātā,kědíqíhuángxuèròushēn

  “shímexiūzhìbìngbúzhòngyào,guānjiànháiyàokàngèrén★如何”叶凡lěng笑,逼le过去,再一次强势出手

  “你说的对,什么体质,什么身份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修为与人,今日我要让你明白,八景宫为天下神地,无人可冒犯”尹天志大喝

  此时,他宝◎xiàng庄严,一缕太清气冲出,在其面qián演化,成为一座道剑,瞬息劈le过来

  叶凡怡然不惧,一拳轰碎,而然道剑又生,始终不灭

  “你这是在拖延时间吗?”叶凡lěng笑道,不断破碎道剑,而后脚踩行字诀向qián逼去

  “我让你看一看八景宫的不传之秘,以此斩你”尹天志一声lěng喝,终于准备好le

  在其头顶上方,出规三朵祥云,接着自其天灵盖中冲出三道仙光,不断变形,向人体演化

  “一气化三清”

  远处,那个童子惊呼,没有想到八景宫的主人将这种无上神术都教给le其弟

  叶凡也是心中一震,这可不是身外化身,这是一个真实的自我,战力远比化身强大很多,xiàng当于几个自己同时对dí

  “哧”

  三朵仙光与祥云xiàng合,化成三尊道人,每一个都与尹天志一模一样,大步向qián逼来

  叶几心中一凛,世间出现一个尹天志这样的人巳经很le不得le,而今一下子多出le三个,任是谁都要发怵

  四尊真人并非化身,共生对dí,恐怖吓人,四人同心,不分主次,统一攻杀

  “你纳命来”尹天志无比自负,一个人打不过叶凡,再来三个自己,难道还不dí吗?

  “当”

  叶凡头顶上一声轻响,万物母气垂落,悬鼎而立,他没有动用黑葫芦的火焰,而是想靠真正实力对dí,检验这七年来的进步

  “就是它,就■是这万物母气,我大兄想要祭出一尊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你送来的正是时候”

  四个尹天志,一个手持一口青剑,一口头顶上悬一座古塔,一个吐出一枚宝鉴,一个摇动一口大钟

  这四大杀器一起祭出,他●动用le最强战力,攻杀叶凡,剑芒又钟波、镜光、塔身轮转,寒光照铁衣

  叶凡神色凝重,面对四尊绝顶高手谁都会吃不消,他奋力对抗,手持打神鞭,头垂万物母气,激烈厮杀

  这几道人影快如电火,几乎缠在le一起,法力滔天,杀气弥漫,难解难分,以命搏命

  叶凡虽然身处险境,但是却已看出,尹天志似乎很焦急,恨不得立刻毙掉他,失去le从容

  终于,他知道le为什么,其中两道真身突然间“啵”的一声轻响,快化掉le,重成为le两团清气

  “什么一气化三清,原来你只勉强化出一清而已,想凭此除掉我?”

  叶凡lěng笑,身化太极后,一道龙形波纹打le出去,锵的一声将其古塔害裂,而后大开大合,杀le上去

  最终,大战五百回合后,他手持打神鞭,将其中一个尹天志抽碎,化成le一股清气,另一个则直接飞遁

  “想走,你不是想要我的万物母气吗?”叶凡在后紧追不舍

  玄都洞,大片炽盛的光华冲起,一片复杂的阵纹浮现,同时一处虚空界打开,出现一片天地

  尹天志还有那个童子冲le进去,叶凡被挡在外,被阵纹所阻,匆匆一瞥见,他见到le虚空界中有“太清圣■境”四字

  “真是老子的修行之地”叶凡心中凛然

  且,他运转天眼,竭尽所能向深处望去,见到le一片古老的殿宇,古朴而自然

  “那就是八景宫吗?”

  虚空缓缓闭合,叶凡不◆▲能进去,他心中很不平静,里面绝对有老子的传承,若是能得到,将会让其战力大幅提升

  “算le,他还有一个哥哥,应该强大,那才是老子真正的传承者我刚来紫微古星域,暂时还是不招惹”

  叶凡转★身离去,他想先le解这个世界,对于这里的一切都不知,古中国神话中的地域,应该有数之不尽的秘密

  可是,他刚转过身,后方就传出le大喝:“来八景宫撒野,还想走吗,要么永世为奴,要么立刻去死”

  太清圣境中,尹天志抖手祭出一个锃亮的铁琢,打le出来,开天裂地

  叶凡感受到le极大的危险,这件兵器很惊人,该不会是老子西出函谷关时铸成的那枚金刚琢?

  此时,他竟然生出le无力抵抗之感,原来这个家伙竟是去取此琢le,怪不得又嚣狂le起来

  “乡野村夫,我家主人虽然在闭死关,但是却留下le圣物,一件兵器足以镇死你”那个童子亦叫嚣

  “为奴你爷爷,镇死你大爷”叶凡沉下脸,这两人就是欠揍,活该被杀个一百遍,脸上就差写上‘我欠抽”这三个字le

  “轰”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祭出黑葫芦,催动炽盛神焰,刹那间九色雾丝滔天,将qián方笼罩

  “啊……”童子大叫,当场成为le一条火蛟,而后成为焦炭,凄惨呼喝

  ‘啊……”尹天志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被点燃,紫气东来亦无用,刹那间成为le一个火人

  恐怖的金刚琢,锃亮晶莹,如天宇中的星辰一样飞来,无比骇人,将天地都压裂le

  然而,叶凡却无比期待,他运转兵字诀,打定主意要收走这枚宝贝,看一看是否为老子西出函谷关时所铸,到底有怎样的秘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8shanme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