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荒庐


  第五百五十七章荒庐

  “哧”

  一道又一道神光冲起,在高空中交织,形成一片杀阵,向叶凡绞杀而去,杀气凌云

  城墙很古老,阵纹无尽,在这一刻全都浮现了出来,烙印在虚无间,如神鬼符号,玄奥莫测,慑人神魂

  叶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展开行字诀,快倒退了出去,避过了惊世一击

  这座古城的阵纹很可怕,他估计最起码是绝顶大能布下的,存在无尽岁月了,当年这里有圣主级人物坐镇

  “激活阵纹,守护古城,击毙来犯的恶敌”城墙的中年男子冷笑,盯着空中的叶凡,下了这样的命令

  “刷”

  这座残破的城池果然有古怪,可集中所有神纹之力,攻击向一点,威力奇大无匹,在这一刻聚焦成一道犀利神光,如一把天剑一样斩了出去

  “锵”

  千丈长的巨大剑芒,一下子劈裂了苍穹,抵得上圣主级人物的一击,光束刺目

  如果一般人多半要饮恨,因为古城的波动太快了,光束瞬息间斩了出去,很难避过

  可是,叶凡却不在此列,他修有九秘之行字诀,代表了这一领域的最高成就,留下一道幻影,凭空消失

  “你们你下犯上,罪不可赦”叶凡如一道浮光,嗖的一声俯冲了下来

  “找死,半步大能都不敢强攻”中年男子冷笑,带着一丝嘲讽,祭活了所有阵纹,站在城墙上,岿然不动

  “刷”、“刷”……

  整座古城,像是复活了一样,如一名绝世剑客一般,横扫出一道道剑芒,全都长达上千丈,神光斩破乱云

  叶凡的眼睛亮了,这座城池真的很不凡,不知是什么样的绝顶人物留下的,是一个蓄养天精地瑞的好地方

  它在抽取地脉神华,转化成了绝世攻击力,如一位圣主在战斗一样,让他心中一震,很值得揣摩

  成百上千道光束扫出,连之苍蝇都要粉碎,可是叶凡却临近了,诡异的身法如穿越水波一样,冲破光幕,进入了城中

  “你……”

  古城墙上一片大乱,所有人都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如入无人之地,穿行过阵纹,进入了城中

  叶凡衣袖有些残破,纵然运转行字诀,选择一处破损的城墙,从阵纹残缺之地冲入,他还是被剑芒劈中了

  若非他肉身越圣主,方才一击就让他受伤了,这座古城价值很高,他的行字诀未有的突破前,只能堪堪进入

  叶凡什么也没有说,大步向前走去,整条大街都在颤抖,这些人无不变色,露出凶光,祭出兵器

  “这是萧太师赐予wǒ兄长的领地,你要抢夺吗?”中年男子大喝

  叶凡懒得与他废话,张口吐出一道金莲,化成一道光华,冲了过去,要将他镇压

  “刷”

  中年男子一声大吼,祭出一座玲珑宝塔,摇曳出一片彩光,迎了上去,可是怎能挡住叶凡先天一气化成的金莲

  “啪嚓”

  玲珑塔当场就被击穿,成为一对废铁,散落在街道上,中年男子蹬蹬蹬后退,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圣体的先天精气无坚不摧,根本不是他所能够理解的,叶凡连化龙第六变的人都可斩杀,就不要说是他了

  “啪”

  先天一气化成的莲花落下,将他打的横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城墙上,骨断筋折,再也爬不起来了

  “不要杀wǒ”中年男子惊恐大叫,觉得招惹了一个杀星,是一个根本惹不起的人

  “哧”、“哧”……

  叶凡连续点指,将那几十名大兵全都定住,一动不能动,他露出一缕冷笑,道:“就凭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也想给wǒ下马威?”

  “饶命啊,wǒ们无意冒犯,都是城主交代的”许多人惧怕,出语哀求,他们的修为都很低

  “什么人敢来wǒ庐城撒野?”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城主府中冲出一股恐怖波动,一道神光快飞来

  一柄巴掌长的飞剑,如秋水一样透亮,无比锋锐,冷芒四射,化成一道电光,斩向叶凡的颈项

  它划过的轨迹,一片模糊,虚空都扭曲了,可见度之快与力量之大,让人惊悚

  “锵”

  叶凡徒手迎击,出一串灿烂的火花,飞剑在哀鸣,直坠而下,他双手夹住,猛力一震

  “咔嚓”

  一柄千锤百炼、经过高手心血祭炼的秘宝就此毁掉了,成为一■片铁屑

  “这……妖niè啊,这是什么人?”众人张口结舌

  城主的修为在化龙第六变,性命交修的飞剑刚一祭出,就被人毁掉了,眼前这个少年也太恐怖了

  “刷”

  一个中年人★出现,他为庐城之主,面沉似水,道:“这是wǒ萧家领地,你在挑衅萧太师的威严吗?”

  “从今以后,此城易主了,别gào诉wǒ们不知道,想要装糊涂,wǒ就用拳头gào诉你们”叶凡直接冲了过去,道:◆“你不是要给wǒ下马威吗,wǒ来gào诉你,有些人不可冒犯”

  “砰”

  他的拳头并无光华绽放,但是却力碎虚天,至刚至阳,力道无以伦比,所过之处,虚空崩塌,可怕无比

  “啪嚓”◇、“咚”……

  各种法器飞出,阻挡叶凡,但在在他的拳头下,一切都是徒劳的,皆化成了碎屑,地上出现一大堆烂铜废铁

  中年城主彻底呆住了,那里见过这样强大的肉身,以为碰到了圣主级人物,忘记动用自己强大的法力了

  “砰”

  叶凡的度何其快,一下子到了近前,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牙齿纷飞,他如木偶一样飞出去百丈远

  “咚”

  这名城主当场撞了城墙上,下巴粉碎性骨折,浑身亦骨裂多处,趴在那里难以动弹一下,眼中满是惊骇

  “不过如此啊”叶凡摇头

  所有人都恐惧了,这样的人物岂是他们能够对付的,如此年轻,可与奇士府的妖niè的并论了

  他们想到,方才还要给人家下马威呢,全都脸色苍白,没有了一点血色,许多人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不关wǒ们的事,都是城主命令的……”几十几名大兵恢复行动后,全都跪了下来,不断磕头,方才的凶悍彻底不见了

  “你们都起来说话”叶凡走过去,踹了城主兄弟几个跟头,开始逼问他们,了解了不少情况

  而后,他在所有人的眉心都点了一指,抹除了一些相关的记忆,他肉身如此强大,不想被人推测出什么

  “都给wǒ从庐城消失,别让wǒ见到你们”叶凡一声大喝

  这些兵丁都为修行者,全都为萧姓,能有二百余人,不过实力有限,连同城主在内全部被叶凡给轰走了,而城主兄弟二人的修为则被叶凡废掉了

  古城中的居民得到消息,全都很吃惊,这位城主大人太有性格了,光杆一个人上任了,没有一个手下

  这座破败的城池并不大,目前能有数千人居住,其实与一个镇的规模相仿

  叶凡也不想这里失去了法令与规矩,就在当日招募了一些人手,重组了城内的人马,确立了一些法度

  只要有正常的秩序就行,他不会过多的去干预,他来此是为了荒庐,而非真的当领主

  叶凡漫步在郊野,徒步来到一处古老的村落,相传此地就是古之大帝的结庐之所,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一大片古槐树将村子环绕,每一株古木都有些年月了,有的树皮裂开,有的主干形成窟洞,也不知道生长多少年了

  树荫成片,阴气有些重,古村不大,不过五十几户人家,他们祖辈世代居于此地,从未搬迁过

  当得悉这是来的领主大人后,男女老少都很惶恐,急忙行大礼参拜,叶凡让他们起来,每人都赏赐了一些银块

  众人见他如此,且平易近人,都不再害怕,有问必答,让叶凡了解到了不少情况

  “大人您千万不要在此悟道,祖辈相传,许多修行者都死在了此地,如今都没有人敢来了”

  凡人在此居住,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一旦有强大的修士来此悟道,总会生厄难,莫名坐化

  “这些环村的古槐,也不知道生长多少万年了,它们既不生长,也不死去,年复一年,都没有变化过”

  当听闻到这则消息,叶凡大吃一惊,按照村民所说,这些古树自古长存,始终如此,却也未见他们成精

  至此,叶凡每天都会来此一趟处走动,了解了很多情况

  到了如今,枯坐闭关没有太大的成效,而今他外出行走,看灵泉汩汩,落叶飘花,容易悟道

  半个月下来,庐城的人都知道,这位大人无所事事,成天游山玩水,不务正业,还好对人宽厚,并无架子,不会责罚什么人

  而荒庐的村民,则也和他越来越熟了,许多流鼻涕的娃娃都不怕他了,喜欢跟在他的后面跑,因为叶凡每次来都会带些糖果

  “二狗子家的鼻涕娃你哭什么?”叶凡见到一个喜欢跟在后面要糖果吃的孩童咧嘴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二狗子叔叔在田间被人打了,流了好多血,都快活不成了,鼻涕娃在伤心”

  “他爷爷上去理论,也被人打坏了,骨头都折了”

  其他孩子跑了过来,七嘴八舌讲述了这些事情

  “城主哥哥,你快去看看,救救他们”一个女孩哭道

  这些村人都很朴实,连名字都是什么二狗子、大石头等,说是为了好养活,几乎从来不会生什么矛盾,怎么会有这样严重的事情呢?叶凡皱眉

  “城主哥哥,快去救救二狗子叔叔,好多叔伯都去理论了,流了好多血啊”又有一些孩子哭着跑了回来

  叶凡没有什么架子,天天来这个村落,许多孩童都跟他很亲近,叫的很随意

  “鼻涕娃,你们不要哭了,wǒ去看一看”叶凡大步走出古槐林,向田野行去,一群孩童跟在后面

  数里外的田地中,传来哭喊声,鼻涕娃的父亲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还有一个年迈苍苍的老人,嘴角也染着血迹,跌坐在地,摇动二狗子让他醒来

  许多村人围在旁边,敢怒不敢言,不远处有几人,倨傲无比,满不在乎,一看就是修士

  田地中有几头异兽,其中一匹龙马正在啃食庄稼,冲突的起因一看便知鼻涕娃的父亲见庄家被糟蹋,上前去理论,结果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怎能这样欺负人?”有村民忍不住喝问

  “不就是吃了点庄稼吗,wǒ都说了,会给你们一些银两,不要在此吵闹,惊扰了龙马,你们的命可赔不起”一个人很不耐烦的瞪了过来

  “庄稼就是wǒ们的命▲,你们太糟蹋人了”许多村民都很愤愤不平

  “真是聒噪”那个人冷笑,蔑视的扫了众人一眼

  叶凡看的分明,那几头异兽,皆世所罕见,都不是凡兽,早已通灵,恐怕奔行起来,具有极

  这几○人虽然穿着华丽,但一看就是下人,负责照料这些异兽而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与奇士府那些天才人杰有关

  奇士府,就在仙山中,距离此地不是太遥远,他们的坐骑被人照料,在外放牧,也不是没有可能

  很快,一个村人证实了他的猜想,果然是从古老仙山中出来的异兽,这些人近日常出现,很是盛气凌人

  “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然后立刻离开此地”叶凡冷喝道

  他蹲下身来,取出一点神泉,灌入二狗子的口中,在他身上推拿,将其救活了过来而后,他又为鼻涕娃的爷爷将断骨接续上,老人白苍苍,浑浊的双眼中老泪长流,嘴角淌血,很是凄惨

  叶凡站起身来,道:“wǒ在对你们说话,听到没有?”

 ★ “你是谁,真以为自己是一号人物了吗?”其中一个人冷笑,另外几人也都傲慢的冷哼

  “一群奴才而已,也敢在此撒野,你们的主子来了都不够看”叶凡一声大喝

  “你……你是谁,好大的胆子,凭什◇么管wǒ们?”几人变了颜色

  “wǒ是此地领主,方圆百里皆归wǒ管,不管什么人进来,都要按照wǒ的法度行事”叶凡冷声道

  “哈哈……一个的领主而已,也敢大言不惭,惊扰了wǒ们的异兽,你有十条命都不够赔”其中一人大笑

  “不知死活的东西”叶凡一巴掌拍出,这些人虽然都是高手,但怎么能够挡住,全都口吐鲜血瘫软在地

  “你……敢如对wǒ们,可知wǒ们的身份?”他们色厉内荏

  “不就是一群奴才吗,赶紧过来磕头赔礼”叶凡冷笑,道:“这匹龙马wǒ收下了,为村民杀了吃肉,不服的话,让你们的主子来见w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