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拜访故人


  “先不要轻举妄动,如今燕都形势复杂,我de一举一动恐怕都会有rén关注,风尖浪口上先不要出手78542598745878546”叶fán道

  他最为关心de还是狠rénde问题,那种■
  “xiānbúyàoqīngjǔwàngdòng,rújīnyàndōuxíngshìfùzá,wǒdeyījǔyīdòngkǒngpàdōuhuìyǒurénguānzhù,fēngjiānlàngkǒushàngxiānbúyàochūshǒu78542598745878546”yèfándào

  tāzuìwéiguānxīndeháishìhěnréndewèntí,nàzhǒng传承太强大与可怕,若是让这样de传rén成长起来,日后肯定是不世大敌

  一念花开,君临天下,代表了狠rén昔年de无上丰礀,此术加上举世无双de万化圣诀,不说斩尽天下英杰也差不多了

  相传,狠rén还开创有专斩诸王de无上秘术,世间绝伦,光是种种传说就足以让rén颤栗

  “他以老体蕴生出神胎,晚年再生,这样也太可怕了,岂不是等于经历了两世大帝”李黑水咋舌

  “都说他☆活de最久远,该不会现在还在rén卝世卝间?”涂飞也心有疑问,他爷爷掌握有上古吞天魔罐,随着对狠rénde深入了解,他有阵阵心惊肉跳de感觉,觉得那是个烫手de山芋

  “不可能,昔年他若还在世◇上,无始大帝肯定会与他有震动万卝古de一战”黑皇嘀咕了一句

  “古之大帝难道没有一个rén活下来吗,他们惊才绝艳,傲视古今,我真不相信一个个都离世了”庞博这样说道

  “要是没死,我挖了他de道场,刨了他de坟,以他de性卝情早跳出来将我活录了……大黑狗咕哝道

  几rén一阵无言,细想也确是如此,若是他还活着,怎么会任吞天魔罐分开散落天下间,而不是掌握在自己de手中呢

  叶fán感受到了压力,吞天魔功对应de各种秘法皆是盖世圣术,而不灭天功是神秘,连黑皇都不知对应有怎样de惊世奇术

  “需要去圣崖,寻到九秘de第三扒……叶fán有了这样念头

  他虽然学有《道经》与《西皇经》但都是某一秘境de心法,并非全经,未记载有无上圣术

  此时,他严重感觉,缺少秘术,光有强大de心法远不够

  还好斗战圣法举世无双攻伐圣力第一,可以千变万化,演●化出无尽杀生大术不然de话他对上死敌时必会捉襟见肘

  “你们打探到神王de下落了吗?”叶fán问道

  当初,他从北域横渡而来时,曾与几rén有约定,他若治疗好大道伤痕,肯定会做出一番动◆huàchūwújìnshāshēngdàshùbúrándehuàtāduìshàngsǐdíshíbìhuìzhuōjīnjiànzhǒu

  “nǐmendǎtàndàoshénwángdexiàluòlema?”yèfánwèndào

  dāngchū,tācóngběiyùhéngdùérláishí,céngyǔjǐrényǒuyuēdìng,tāruòzhìliáohǎodàdàoshānghén,kěndìnghuìzuòchūyīfāndòng☆静,让他们寻出绝代神王

  “没有,石沉大海,根本没有一丝消息我托姜坏rén打听了,他爷爷姜义亲入姜家,也没有得到线索”

  涂飞道

  李黑水也叹道:“东荒太大了,想要寻出绝代神王▲■来谈何容易”

  叶fán蹙眉,九死一生,终手拼出无缺de不死神药了,却没有办法寻到神王,这让他很头疼

  “放心好了姜家若是有消息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得悉de”李黑水道

  绝代神王对☆叶fán有大恩,他不想见到神王黯然陨落,想为其寻到复生de道路如今见到了曙光,却没有办法实施

  “我想神王应该还没有离世毕竟小婷婷与他在一起,在他预感时日无多时,我想他会将那个小女孩送回姜家de”庞博这样判断

  叶fán摇头,叹道:“这正是我最心忧de问题……

  他很担心,怕神王以最后de余力逆天帮小婷婷改命,而耗尽最后一丝复活de希望

  这是很有可能发生de事情,自从神王带着婷婷消失离去,叶fán就生出了这样de想法

  神王悲凉一生,若是再传出这样让rén神伤de消息,实在令rén心酸,清然泪下

  此时此时,外界震动,诸多大rén物齐赴太玄,前住星峰

  狠rén卝大帝de传承出世,没有rén不在乎,若是真de,那将是一场浩卝劫,是无法承受derén卝祸

  天下rénde目光都望了过来,与圣体打破诅咒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无上大教都有rén到来

  叶fán成功了,将世rénde目光转移一个将死de圣体并不需要忌惮了,可古今第一狠rénde传承那就不同了

  他终于笑了,斗转星移,祸水东引,所有rén盯住了另外一个rén,世rén开始寻觅狠rénde继承者

  华云飞消失了,所有rén都在寻找,都在追查他de下落,虽然还没有明确证卝据,但他几乎已经是举世皆敌

  “这招太妙了,华云飞活着比死了作▲用要大de多,代蘀叶fán去背负这种重压”涂飞笑道

  “不错,将他推出去,可以安心修行,慢慢积蓄力量了,等到那些rén回过味来,一切都晚了”李黑水也大笑

  “你们别盲目乐观,我怎么越听☆▲用要大de多,代蘀叶fán去背负这种重压”涂飞笑道

  “不错,将他推出去,可以安心修行,慢慢积蓄力量了,等到那些rén回过味来yòngyàodàdeduō,dàituòyèfánqùbèifùzhèzhǒngzhòngyā”túfēixiàodào

  “búcuò,jiāngtātuīchūqù,kěyǐānxīnxiūháng,mànmànjīxùlìliàngle,děngdàonàxiērénhuíguòwèilái,yīqiēdōuwǎnle”lǐhēishuǐyědàxiào

  “nǐmenbiémángmùlèguān,wǒzěnmeyuètīng越感觉这个华云飞很不好对付,心机深沉,手段狠辣,这样derén不可能轻易死掉,千万不要被卝逼成狠rén第二”黑皇警告

  庞博笑道:,以后我们可以从容布置,这次推出一个狠rén来,下次推出去一个亢始”

  外界沸腾,纷纷扬扬,各种议论铺天盖地,叶fán终于可以暂时放松一段时间了

  接下来他几日里,他不断寻找小囡囡,这个小女孩一定要找到,不然他觉得对不起自己de良心

  可○是,却是大海捞针,一点线索都寻觅不到

  “叶慧灵该出来了,她听到我无恙,会来取圣果才对”

  叶fán将圣果取出,为几rén分发,黑皇谗de口水哗哗de,贪婪de老卝毛病又犯了,又开始下★shì,quèshìdàhǎilāozhēn,yīdiǎnxiànsuǒdōuxúnmìbúdào

  “yèhuìlínggāichūláile,tātīngdàowǒwúyàng,huìláiqǔshèngguǒcáiduì”

  yèfánjiāngshèngguǒqǔchū,wéijǐrénfènfā,hēihuángchándekǒushuǐhuáhuáde,tānlándelǎoguànmáobìngyòufànle,yòukāishǐxià●黑口抢自己rén

  幸亏李黑水与涂飞了解它,反应足够快,尽管被咬了几口,但果子保住了

  “妈卝de,这死狗太可恨了,其他什么都好,就是见宝就抢这个毛病没治了”两rén不断诅咒

 ◇ “本皇是那样derén吗,只是想试试你们de反应能力”大黑狗脸皮厚de让rén没话说

  起初,几rén都坚持不要,因为他们了解到,需要各种圣果合在一起才能拼出无缺de不死神药,要以此来救神王●和小婷婷

  叶fán还是坚持每rén送了一枚,但他自己却没有再服用,因为真de堪堪够用而已,已经需要神根来补齐了

  数日下来,都寻不到小囡囡,叶fán心中不安,唯恐有什么意外发生
  最终,他与庞博前离开蔗都,一起去看一些故rén,昔日同来这个世界de同学,若没有意外还应在燕地

  第一站,他们自然是来到灵墟洞天,两rén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年,往昔发生de一切还历历在目

  可是,当他们来到这里时,却听到一个噩耗,那个叫张卝宁飞de同学死去了

  当年,叶fán他们共十三rén被薇薇从八百里原始老林带出,六个洞天福地各收两rén为徒

  灵虚洞天收庞博与张卝宁飞为弟卝子,而叶fán不过是跟随庞博而来而已,并非真正门卝徒,因为那时他被查出为荒古废体

  来到这里后,张卝宁飞被他de师傅带去闭关了,叶fán与庞博都没有见到过几次,不曾想再回归时,这位同学已经埋骨一年有余了

  “我们为他de坟头填些土”两rén都有些黯然,同来这个世界,不曾想已有rén离世了,再也不可能见到了

  张卝宁飞并非修士所千,一年前去采摘一种灵药,被一头凶兽撕碎了,死de很惨

  “还记得毕业时,你喝醉后,哭着,笑着,说自己de理想与遗憾……”

  “来到这个世界,我们未能长时间相聚,最终都未能见上你最后一面”

  两rén将酒水倒在他de坟上,沉默了很长时间,这就是修士de世界,一切都无比de残酷,充满了艰险

  当两rén回到灵墟洞天后,许多rén都大气都不敢出,两灵墟掌教都很紧张,连他都不过道宫一重天而已,生怕两rén因此而生怒降罪

  “无需如此,灵墟对我们有恩,他出意外与灵墟洞天无关”

  将近六年过去了,他们已经是四极秘境de修士,足以俯视整异燕地

  东荒实在太大了,灵墟洞天是最底层de门派,道宫一重天derén物就已是燕国de最顶级de高手了,若是四极秘境de修士足以在十几国内称雄

  数十国也许能出一个中型门派,数百国之地也不见得能出一个大派,浩瀚无垠de东荒,国度数之○不尽

  吴清风老rén被请出来了,灵墟洞天de掌教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知道这位长老对两rén有恩

  其实,叶fán与庞博除却看同学外,最主要de就是想看望这位老rén,是他将两rén引上★了修行de道路

  数年过去后,吴清风老rén衰老了一些,不过精神还好,见到他们非常高兴

  “孩子,我听说了你de事情,你de大道伤势……”老rén叹息

  “没事,他de命很硬,会闯过这一关de,您放心好了”庞博笑道,没有办法据实相告,因为关系太大了

  “想不到你们有了这样de成就,可与那些圣子争fēng了……吴清风老rén很激动,其中一rén是他de徒卝弟

  两rén陪吴清风长老相聚了很长时间,而后叶fán留下数斤神泉,里面泡着一条神根,这才离去,今日一别,也许就很难再相见了……

  他们走出很远,发现老rén还站在山门处,白花花de头颅,不再挺卝直de腰,枯瘦de身影,老rén像是石化在了那里,目送他们远行

  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了,叶fán与庞博也很伤感,转身遥遥行了一个大礼,而后冲天而去,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者,支持正

  gwe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