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金刚琢


  金刚琢,浑若天成,非常精美,呈银白色,环体锃亮,dào纹在上,古朴自然

  叶凡盯着它,眼神一瞬不瞬,他不知dào迳是不是星空另一端上古传说中的那枚金刚琢,心中颇不平静

  “胆子倒不小,杀人留字后,还徘徊在此,何等的张狂!”头上悬黄金葫芦的男子冷声斥dào

  叶凡明白,这三人必是摇光传人,皆为隐世长老的弟子,定是十大高手中的三人

  “嗡”

  他头上的黄金葫芦摇动,瞬间变大,如一座黄金大岳,冲了过来,他不想多说shí么,直接出手

  “咔嚓!”

  就在这一瞬间,xià方的大地突然崩裂开一大片,完全是因为天空中的黄金葫芦太沉重了

  无形的压力,无孔不入,丝丝绫缕,沉坠xià来,打的地表崩开,乱石穿空

  这是一种惊人的威势,堪比大岳的金葫芦还未压落,就已经造成如此声势,红色的岩石,四处飞射

  叶凡头顶万物母气鼎◎,手持打神鞭,独立在赤色的大地上,巍然不动,唯有他脚xià的一片土地没有裂开

  万物母气垂落,将他与脚xià的土地,全都护在里面,没有收到任何卑击

  “嗡”

  虚空如墙壁,被黄◎金大葫芦压的连连摇动,仿若随时都会崩塌这只堪比山峰的金色大葫芦,光芒万丈,一震之后,猛力降xià,想要将叶凡碾压成肉泥

  当一片金芒如刀一般斩至时,叶凡的左手才拍向天空,逆天而上

  “当!”

  虚空大手印,以斗战圣法催动,法力如海,金色的大巴掌如一片金色的云朵,啪的一声拍在了黄金葫芦上

  黄金葫芦如一轮压满天空的巨大太阳,金芒万dào,被打的一阵抖动,且在上面清晰的烙印xià一个巴掌印

  “qù!”

  叶凡一声大喝,金色的大手再次拍击,如金色的大洋在汹涌「将黄金葫芦打的远qù,飞上高空,划出一dào绚烂的金芒

  “铮”、“铮”、“铮”、、□、、、突然,黄金葫芦剧震,葫芦嘀中竟射出万dào剑芒,每一dào都有水桶粗,金光炽烈,打向地面

  “哧”、“哧”、“哧”、、、、、、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场面,水桶的剑芒漫天洒落,赤色的大地,方圆□千百丈都被打穿了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个恐怖的大洞,出现在地上,直达地层深处,让人生寒

  黄金剑芒万dào,贯通天上地xià,景象骇人,像是有一根根撑天支柱立在赤色的大地上

  叶凡头上的鼎,万物母气流转,让他的身体一片迷蒙

  “锵锵锵一一一一一一”

  一dàodào粗大的剑气,射在鼎上以及他的身边,虽然不能打穿进来,但年有极大的穿透力,震的他一阵摇动

  叶凡站在原地未动,仅以虚空大手印向天空拍qù,金色的大手抹灭了很多剑芒

  所过之处,纵然剑芒如海,也都被溃灭,无法阻挡金色的大手“嗡”

  虚空抖动,黄金葫芦的光芒盛了,威慑慑人,●像是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烧,让天际都一片绚-烂夺目

  数以万dào剑芒从葫芦嘴中射出,比刚才还要密集与猛烈,像是潮水一般冲了出来,将金色的大手压落

  水桶粗的金色剑芒,将大地打的支离破碎,○方圆千丈再无完整土地,就连叶凡脚xià的大地也都破碎了

  这片地域被打成了焦土,深不见底的剑洞无比密集,像是巨大的筛子,放眼望qù,满目疮痍

  叶凡以万物母气鼎护身,手持打神鞭腾空而上,迎着数以万dào的剑芒,打向金色的葫芦嘴

  “咝”

  黄金葫芦的主人倒吸冷气,万物母气果然特别,竟可防御住这么密集的剑气,让他深感吃惊

  “铮”、“铮”、“铮”一一一一一一数万dào剑气冲出,化成了无边的剑雨,天地是一片炽烈的光幕,叶凡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金芒尽管打不进来,但也拥有恐怖的冲击力,打的他都无法在前行了,每一击都如大锤敲落xià未

  “轰”

  他震动头上的鼎,在这一刻,万物母气迷蒙,一dàodào冲天而上,迎向数万dào剑芒

  这一次,天空中瑞彩夺Q,两种光束相击,产生了极其恐怖的能量骇浪,席卷天地

  万物母气,比剑芒还可怕,将数以万dào的黄金剑气全部碾碎「打向金色的大葫芦

  衅上凡的度快了,以鼎护身,轮动打神鞭,眨眼就冲到了近前

  突然,万dào黄金剑芒全部消失,葫芦嘀中冲出一dào玄光,凄艳刺目,宛似一dào匹练,一xià子卷住了叶凡与鼎

  “铃”

  光芒一闪,将他收进了黄金葫芦中,“啪”的一声,葫芦嘴闭合,将他封在了里面

  “哧”

  金色光芒沉坠,黄金葫☆芦变4_,化成巴掌大,落在摇光这名年轻修士的手中

  “哈哈……”他托着金色的葫芦.忍不住大笑.dào《“shí么荒古圣体,不过如此,还不是被收了进来”

  旁边,头上悬浮五色羽扇的那名修◎士,dào:“师弟的这宗法宝果然厉害,内蕴玄阴真光,无物不收,恐怕就是四极大圆满的修士「也难以逃脱”

  黄金葫芦的主人,用力揠动葫芦,dào:"不消半刻钟,玄阴真光就可将他化为脓血!”

  “小心一些,他拥有物母气,不见得会被化为污血”头顶悬有金刚琢的碎筲男子提醒

  “放心好了,玄阴真光无孔不入,可化万物当年,我师父将越四极秘境的修士收进qù,都给化成了一潭血迹他即便拥有万物▲母气,护的了一时,却也护不了一世,我看他的神力能坚持到几时

  “咚!”

  黄金葫芦剧震,差点从这名弟子手中坠泾到地上

  “shí么,玄阴真光都没有定住他,还能够挣动!”

  “小心,不要被他毁了这宗法宝!”旁边的两人提醒,分别将无金刚琢与五色羽扇持在了手中

  “无妨,这枚金葫芦是我师祖祭炼成的,加入过一两神铜之精,刀兵难损”

  果然,黄金葫芦仅震了一xià,便安静了xià来,再无任何动静

  他冷笑dào:“哼,等着化为污血黄金葫芦中,叶凡像是陷入了泥沼中,玄阴真光将他束缚在葫芦心,很难挣动

  “这个家伙,不过dào宫五重天而已,居然●有这样的法宝,杀四极叶凡皱眉,德世长老调教出的十大弟子果然都有不凡手段不过,他倒也不慌乱,不说万物母气护体,就是没有鼎,他的体质可以承受住玄阴真光的侵蚀

  他立身在葫芦心,在寻找此宝的最弱之处○,准备一击破碎,直接打“就在这昙-!”

  叶凡震动鼎,以万物母气驱散玄阴真光,而后来到一处葫芦壁前,轮动打神鞭,集中所有力量向前打qù

  “当!”

  黄金葫芦光芒大成,震的其主人手心发麻,他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又是一声巨响

  “当!”

  “啊……”他顿时惨叫,神识剧痛,一阵恍惚

  “咔嚓”

  黄金葫芦裂开,一xià子爆碎在他的手中,将其掌指都震的鲜血淋淋,白骨茬森森

  叶凡头上悬鼎,手中持打神鞭,冲了出来,没有多余的话语,轮动木鞭就砸了xiàqù

  “啪嚓”

  黄金葫芦的主人,哼都没有能哼一声,就被打神鞭抽的四分五裂,神识成为飞灰,死在当场

  “嗡”叶凡轮动打神鞭,向着旁边的两人扫qù不过,这两人早有准备,此前还提醒过黄金葫芦的主人“当”

  金刚琢锃亮,银芒闪烁,如万钧大山,击在打神鞭上,迸发出一串火花,神力强大无匹

  金刚琢神华流转,一片迷蒙,上面的dào纹如龙般在游动,挡住打神鞭,没有丝毫损伤

  同一时间,另一人的五色羽扇拍来,五色罡风将叶凡脚xià的大地化成飞灰,将远处的大石扇飞出qù数里之遥

  “砰”

  叶凡以鼎挡住,即便这样,也差点被抽飞出qù,晷风太猛烈了,“咚突然,在叶凡被罡风卷出qù的刹那,他张嘴吐出一dào先天本源精气,与虚空熔炼在一起,形成一幅dào图,打向前方

  先天太虚罡气它化成图卷,上面dào纹密布,威能无匹,撕裂五色罡风,一xià子打“鞭五色羽扇震动,光华一闪,无损无缺,挡xià大半先天太虚罡气,但还是有部分冲了过qù

  “噗”

  一小片dào图,如绝世利剑,将宝扇的主人的一条手臂打的粉碎,成为一片血泥

  他不是专修肉身的古力夭,即便在四极秘境,也挡不住这样近身的“姬家的先天太虚罡气!”他惊叫,这个变故太突然了,他没有想到叶凡张嘴吐出dào图,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轰”

  叶凡触发了九秘中的皆字秘,原本快被五色宝扇抽飞了,但是他突然定住了身体,逆风而上,冲了过qù

  战力十倍提升!他不得不拼,两名敌手都在四极秘境,尤其是另一人都的金刚琢让他忌惮不已

  五色罡风无物不化,将岩石与大地都吹成了飞灰,出现一片巨大的可惜,却无法将战力十倍提升的叶凡打飞出qù,他如一杆璀璨神矛,无坚不摧,冲破五色神风,到了近前

  “呼”

  此人用力挥动五色羽扇,神风如大洋汹涌,但却被叶凡头上的鼎坠落xià的万物母气挡住

  “锵锵锵”

  他张嘴吐出一片炫目的光芒,八十一根神羽,根根晶莹,如一片仙剑劈斩叶凡

  导此同时,后方的金刚琢也打了过来,如一座山一般打在鼎上,沉重的无法估量

  叶凡一咬牙,顺势而为,任鼎被打落,坠向前方的五色宝扇,暂时脱离他的掌握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打神鞭也轮动了xiàqù,数十根神羽被抽碎

  五色羽扇的主人发出一声惨叫,神识遭创,手中的扇子与鼎撞在一起,同时坠落在地

  □“噗”

  叶凡一冲而过,拳头闪耀金芒,将其击毙,他从四分五裂的躯体间“刷”

  他一把将五色羽扇抄在了手中,与此同时他的鼎飞了回来,垂落xià一dàodào万物母气,重将他护住

 ▲ 第一章到,会努力写三章,请大家祭法宝一一8shanmen

  未完待续

  支持作者,请到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