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道四化神源


  这片金色的大沙漠,像是琉璃一样破碎了,正前方的沙海消失,远方的地平线shàng出现淡淡的山影

  “这是……”他们都很吃惊

  大黑狗道:“我明白了,果然是破碎的武器残片shàng的道纹在影响着大漠,我们持之收起,这一角便恢复了朗朗乾坤,料想整片大漠皆如此

  这真是意外之喜,黑皇与涂飞收获稀珍材料之际,还打破了困局,他们走出了大漠

  行出去十几里,彻底离kāi▲了浩瀚的大漠,他们来到了绿洲的边缘

  如今已到深秋季节,绝大多数树木都已掉光了叶子,唯有青松、绿枫等少数树种还葱郁

  “好大的一只肥狗,有口福了,晚shàng焖黑狗肉!”

  前◆方,有几道身影,站在绿洲边缘的秃山下,阴阳怪气的笑着身穿铁衣,闪烁光芒

  “那两个小崽子,把你们身shàng的源都留下,然后赶紧滚!”

  大黑狗当时就差点跳起来,不过它没有当场发作,暗暗磨牙

  “你们是什么人?”涂飞的脸也沉了下来,身为大寇子孙,却被人打劫,这还是头一遭

  “你们来错了地方,留下源,赶紧澳,没资格在这里问!”

  这几人非常嚣张,根本未将两人一狗放在眼里

  “当然,这只狗得留下,今天我们好好的吃一顿”几人肆无忌惮的大笑

  “汪大黑狗再也忍不住,扑了shàng去,张kāi血盆大口就咬

  “这黑狗还挺凶,不过这样吃起来才够味,都说凶狗的肉质鲜美”其中一个人身穿银色铁衣,走shàng前来,抬手对着大黑狗的头颀就拍了下去

  “当!”

  这一巴掌打的很结实,因为大黑狗躲都没有躲,铜筋铁骨,比起叶凡的体质都不差它挥动大爪子,噗的一声划过,当场将这个人拍翻,身shàng出现一道可怖的血痕

  “这只狗一一一一一一”

  后面的几人全都变色,这只大狗明显比一般的狗精都厉害,一爪子就将道宫一重天的修士打的吐血

  大黑狗刚才被气坏了,眼下化成一道鸟光,在秃山脚下冲来冲去一双大爪子挥动,那些铁衣跟纸糊的一般,根本挡不住,咔嚓作响,这几人全被它按在了地shàng

  “敢吃本皇……这个世shàng没有这样的人!”大黑狗鼻孔中冲出两道白气,那是怒火所化

  地shàng几人初时嚣张,但此刻全都老实了下来,知道踢在了铁板shàng,在大黑狗的利齿下,一个个都惨叫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敢对本皇不敬?”不用叶凡与涂飞问什么,大黑狗就已经在咆哮了,它的火气需要发泄

  它踩在几人的身shàng,一双大爪子每农-按下,几人都会嚎叫

  在大黑狗的咆哮下,这几人什么都交代了,他们是此地的盗寇,而且势力不算小

  叶凡顿时笑了,对涂飞道:“这可是你们同行啊”

  “别拿这些没品的家伙跟我比,真正的大寇只洗劫圣地,不会欺凌弱小”涂飞走shàng前来,一顾很踹

  说起来这些人真的都不弱,全都在道宫一重天,绝对是一殷不弱硌流寇

  “就你们几个人吗?”涂飞逼问

  “我们有一个寨子,能有数十人,就在前方的山shàng”在大黑枸的大爪子下,几人什么都交代了,他们是到后山来埋源的,恰巧遇到了涂飞他们

  叶凡顿时笑了,涂飞帮他借来两万五千斤源,而后从段德那里洗劫来五万七千斤,共计八万多斤,还差一万多斤不满三方

  虽然他有一粒神源,但是不好估测到底顶多少普通纯净源

  “椅你们的源都挖出来!”

  “你们……”几个不弱的盗寇心中愤怒,但却也不敢违背,在沙漠边缘,将十几箱源挖出

  打kāi这些木箱,五光十色,一片晶莹,足足有千余斤

  “你们果然了得,比得shàng一般的小门派了,到底抢掠了多少人?”

  叶凡冷笑,毫不客气,将千金斤源以大袖卷走

  “留下一半给我们,不然我们会被责罚的”几人哭丧着脸,万分后悔

  “你们还要shàng缴?”叶凡惊讶

  这次,他亲自通问,以强大的神识压迫,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

  此州名为一一安州,但却一点不安定,面积很大,方圆能有八千金里,流寇不少,其中较为出名的共有五趿

  眼前几人便依附在其中以一股流寇之下,一定时期内必须shàng缴一定的源

  叶凡以神识观完他们的记忆后,直接连点了几指,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这些人当杀,全都血染双手,完全是一群败类,连凡人都抢杀!”

  对于安州的盗寇来说,这个深秋有-点冷,方圆八千里,很多流寇被反洗劫,不少寇首被击毙

  在这最后一片黄叶飘落的季节,安州的流寇被大清洗了一次,就连最为出名的五股也覆灭了三处

  整整半个月,叶凡背着打神鞭,横扫安州,洗劫所有流寇,为避免暴露,黑皇bìng没有露面,涂飞偶尔相助

  深夜,火堆闪烁,这片山峦中,充满了血腥气味,这处山寨很大,为安州五大流寇中的最第四处

  大寨中,足足有六名道宫四重天的强者坐镇,是最强硬的一股流寇,叶凡经历了一场大战,终将他们全部斩杀

  地shàng的黄叶被秋风卷动,发出沙沙的声响,无人的火堆噼啪作响,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鲜血浸红了土地

  叶凡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收获会如此之大,方圆八千里的大小流寇,被他清洗后,足足缴来两万余斤源

  深夜,篝火跳动,木架shàng的黄羊腿被烤的金黄油亮,旁边几坛陈酿,散发着诱人的酒香

  解决完最后一支流寇,叶凡与涂飞坐在山shàng,对月饮酒,黑皇在旁狼吞虎咽,四只黄羊,有三只半入了它的肚子

  “这次我可是打杀了你的同行”叶凡笑道

  “别拿他们和我bìng论,我从来不会洗劫凡人,从未行过恶事”

  涂飞反驳

  这些凶寇洗劫四方,远远数片绿洲,积累丰厚,出乎叶凡的意料现在,十万斤源彻底凑足,不算那粒神源也足够了

  清洗这片绿洲的流寇后,就连涂飞都很吃惊,会得到这么多源

  叶凡咬了一口金黄细嫩的黄羊腿,喝了一口酒,道《“照这样算的话,我逐一洗劫各绿洲的流,就是百万斤源,也可凑齐”

  涂飞摇头,道《“你太乐观了,这片绿洲很特殊,我觉察到了,这是有人扶持的,不然的话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流寇与源”

  “还剩下最后一股流寇,不过我现在不打算去动,要先闭关了,十万斤源已凑足,再不能耽搁下去了”

  叶凡喝了最后一口酒,将酒杯扔进篝火中,道《“我要消失多半个月”

  涂飞点了点头,道:“你去闭关,我给你护法,不过要离kāi这里,换个地方,这些流寇绝对有人扶持,免得有意外发生”

  “小子,那十万斤源泉还有我一部分呢!”大黑狗抬起硕大的头颀

  “你这贪婪的狗,抢打神鞭时,已经自动放弃了,既然你要,此州还有最后一处出名的流寇,等我出关,带你去取源”

  这一日,叶凡kāi始闭关他选在一座山脉深处,将十万余斤源全部纳于鼎中,而后他自己也走了进去

  他觉得,圣体需庞大的精气一次性冲关●,如果太分散的话不见得成功,因此聚于一鼎内

  此外,黑皇专门为他刻下一片道纹,周围玉石闪烁,改换天地,聚纳十方灵气

  山脉深处,到处都是枯叶,秋风如刀,百草折断,斩掉了葱郁,凋零了生j◆ī

  整整半个月,这片山脉中,都有神秘道音在回响,像是有人在诵无shàng大道经文

  八方精气如水一般汇聚而来,让这里灵气如水,很多枯萎的花草重破土而出,无尽生jī重现

  这是一种奇景,灵气太浓郁了,让草木逢春,重抽枝吐芽,绽放花蕾

  古朴的大鼎,迷迷蒙蒙,无尽源气流转,充溢了出来

  十万斤源同时被炼化,这是什么概念?可以清晰的看到,鼎内五光十色,瑞霞绚烂,叶凡整个人都被淹没了

  』西皇经》不愧为无shàng经文,有效的引导这些浓郁的源气,如虹如潮,全部没入他的体内

  道宫内,五大神藏齐震,“逝我”与“道我”似真的存在,勾动天地,感悟大道◇自然

  为今生的我诵经,与天地同在,为当世的我许愿,贯穿命主,当世不朽

  无论是过去的我,还是与道同在的我,在这一刻,都在勾动大道世界,让己身蜕变

  大道伦音响彻山脉,如有人在▲诵无shàng经文,阐释大道妙理

  不过,很难真正辨其音、明其义,像是古之大帝在禅唱,又如远古的先民祭拜无shàng圣王

  在大鼎周围,枯木抽芽,老藤吐绿,嫩草破土,勃勃生jī,重现而出

  泥土的气息,混杂着花草的芬芳,草木迎春,在萧瑟的秋季再长,百花又染了颜色

  这是一片生的世界,生命初长,嫩绿带黄,花蕾摇动,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远处,涂飞吃惊,道《“道宫◎诵经,似无shàng大道,居然可传出来,与灵气交融,让花草都获得了生,实在让人震惊!”

  大黑狗也在注视,道《“纵然是shàng古这样的人也不多,在这个境界可以做到这一步,荒古圣体果然不简单”◎

  第十八天,叶凡将那粒神源取出,因为十万斤源将要炼化完「依然没有晋升道宫四重天,他不想出现意外,功亏一篑

  补骡,天地初始的精气所化,最为本源的精华虽然不过一粒,量很少,但是被炼化的刹那,却有冲霄神芒射出,金灿灿,让人睁不kāi双眼

  “财”

  紧接着,金色神芒一闪而没,归于大鼎中

  最为本源的天地精华,冲入道宫,让叶凡婺躯体都一下子晶莹灿烂了起来,他像是一尊亘古长存的神灵

  道宫内,大道伦音声加宏大了,渴盖了整片山脉,诸多草木逢春,无尽生jī显现像是真的有古之大帝在论道,在诵无shàng古经,亦如圣王临世,无数远古先民祷告,虔诚无比

  未完待续

  支持作者,请到起点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