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坑圣地的人


  “就凭你也想让我们两个人离去?!”涂飞斜着眼睛看夏九幽,神色相当的不善“难道让我一根手指头点飞你?”夏九幽冷酷的说道

  涂飞气的差点吐血,被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如此轻视,让他有杀人的冲●
  “jiùpíngnǐyěxiǎngràngwǒmenliǎnggèrénlíqù?!”túfēixiézheyǎnjīngkànxiàjiǔyōu,shénsèxiàngdāngdebúshàn“nándàoràngwǒyīgēnshǒuzhǐtóudiǎnfēinǐ?”xiàjiǔyōulěngkùdeshuōdào

  túfēiqìdechàdiǎntǔxuè,bèiyīgèshísānsìsuìdeshǎoniánrúcǐqīngshì,ràngtāyǒushāréndechōng

  “摇光那个所谓的高手都不过如此,你比的过他吗?”白衣少年冷笑,依然狂妄如故

  众人彻底无言了,夏九幽真是不可一世,根本不怕得罪人,连同摇光的将李瑞都被贬斥了

  涂飞恐了一口气,^『半天才道《“máo都没长齐呢,嚣张什么!”

  “噗”

  周围的人全笑了,没有想到涂飞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夏九幽脸色一僵,而后顿时冰冷

  涂飞确实很郁闷,感觉真的可能打不过这个少年,对方才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却厉害的邬乎,让他憋气

  “那就让我试试你有多厉害!”白衣少年冷声道

  “我跟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干吗,我不欺负你”涂飞厚颜无耻的说道,他还真怕被修理一顿

  “那我欺负你好了!”夏九幽站起身来

  涂飞摆手,道《“算了,既然你非要比试,咱们就文斗一场,不然看你细皮嫩肉,比小姑娘还美丽,伤着的话实在不好

  “怎么文斗?”旁边的人起哄,唯恐不乱

  “自然是神识大战”涂飞漫不经心的答道

  “运算什么文斗,最是凶险不过,看来真的要生死决战了”周围的人全都凛然,以为涂飞急眼了

  “好,你既然想精神朽灭,那我成全你”夏九幽平静的坐在了那里

  “我出手的话,有点欺负你,让我兄弟出场”涂飞一拍叶凡的肩膀,将他推上前来

  “太无耻了,让自己的兄弟去送死”有人小声嘀咕

  “干脆你们两个一起上”夏九幽嘲讽

  “máo都没长齐的小子你别嘴硬,一个人你都不是对手,何况两人”涂飞大言不惭

  夏九幽杀机毕露,眸子中射出两道神光,非常刺眼,让人不敢正视

  “哧”

  在他的眉心冲出一道光束,比闪舞还要xuàn美,向涂飞洞穿而来,这个层次的神念有些骇人

  “锵”

  叶凡的额头,一道紫芒射出,如神剑出鞘,铮铮作响,堪比紫色天剑

  他在有意掩饰金色的神念,源天书中记载的改天换,让他的气质神韵可发生改变“哧”

  两人以神念对决,周围的桌椅无声湮灭,成为齑粉,化成飞灰这是强大的碰撞,动辄就有生命之忧,很有可能会神识朽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紫芒对彩芒,空中一片xuàn烂,神识如刃,比真正的搏杀还要危险,两人额骨放光,一片晶莹

  周围的人却心惊肉跳,这样的强大神念,如果扫向他们,很多人都要立刻毙命

  “铮铮铮”

  叶凡的神念化成一尊三寸高的紫色小人,持一口战矛,如一尊紫色的战神,一步一步向前逼杀

  夏九幽的神念化成一尊七彩的小人,持一口神钟,非常的飘逸,摇动彩钟,有一道道彩色匹练,如与漪震出

  神识化形,成为人体,在虚空中争斗,甚是激烈,很多人都忍不住颤抖,这源的战斗

  “锵”

  紫色的小人越战越勇,如一尊神灵,手持战矛刺空后,横扫了出去

  七彩小人非常轻灵,持神钟而出尘,躲避不及,背负彩钟,挡住战矛

  “咚”

  一声神念之音传出,很多人感觉神识刺痛,被这样的对决波及到了

  “刷”

  两尊小人分开,紫芒与彩芒飞射,再次大战起来

  “不要打了”这时,夏九幽身后的一个灰衣老人突然开口,眉心射出一道灰蒙蒙的光束,扫向叶凡的神念

  这种气息一出,楼上很多人都变色,感觉像是末日来临了,这股神念太强大了,如测似海

  光

  “刷”光芒一闪,紫色的小人冲入叶凡的额骨内,那里晶莹如玉,闪闪放“络这是什么意思?”叶凡沉声问道刚才,他有一种被凶兽定住的感觉,这个老人非常危险,神念很吓人,多半不比他弱

  “我家少主正在修一门神功「,不能妄动神念,所以我止住了这场战斗”灰衣老人答道

  “我神功未成,的确有碍”夏九幽开口,黑宝石般的大眼眨动,盯着叶凡,道《“你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神念竟如此强大,你到底用了几层力量,如果是九成以上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

  叶凡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不过心头却是一跳,这个少年还真是个妖孽,这么小的年龄,其神念如果全展的话多半堪比姚曦了

 ◆ 很难想象是谁调教出来络,难道真是上一代的老圣主亲传的不成?

  经此一战,白衣少年夏九凶神色缓和了一些,没有再扬言撵走众人

  很多人都望向叶凡,他竟与夏九幽战成平手,让这个不可一世的白■衣少年改变了念头,让楼上众人都很吃惊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大衍圣地的项一飞、姬家的姬碧月都露出异色,不禁打量叶凡

  “无量天尊!”

  一个老道士出现,走上楼来,他不过五九十岁的样子,身体干巴巴巴,但却很有精神,留着一撮山羊胡,两颗眼睛跟金珠子一般闪亮

  此人一看就不一般,肌体虽然干枯,但精气神十足,是一个很强大的修士,让人看不出深浅

  “道长你终于出现了,到底有没有确◇切的消息?”姬碧月笑盈盈的问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贫道很快就会确定他的位置”老道很认真的说道

  叶凡与涂飞心头顿时一跳,相互望了一眼,这就是要坑人的那主“这牛鼻子真是个人才,也想坑圣★地,比正主还像正主,想到我们前头去了”涂飞咬牙

  这个老道很木讷,话语并不多,别人问一句他才答一句,一副很朴实的样子,与奸诈狡猾相去甚远

  叶凡也点头,暗中传音道:“如果被他抢先蒙骗了圣地,我们就没办法做了,机会只有这一次”

  涂飞气不过,道:“你看这牛鼻子,一脸忠厚的样子,妈的,我真想抽他两巴掌”

  “无量天尊,贫道真不知他现在何方,时间还未到,你们现在送我源,贫◎道也不会收下”老道一脸的诚粤

  “我真想抽他,这是个大奸啊,你看他多真诚,有人想给他源打探消息,他都严词拒绝了”泽飞气愤

  “这是准备大坑一场,这么点源他怎么会看的上眼”叶凡也不得不佩★服,这老道还真是个人才,明明是来坑人的,还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给源都不要,非常有操守

  半个时辰后,楼上众人才散尽,只有叶凡未动,涂飞道《“赶紧追,看看那牛鼻子到底怎么捣鬼”

  “追也无用,他既然敢来,肯定有后手”叶凡摇头,转身走到老道坐过的那把椅子前,袍袖一卷,持之收了起来

  “你弄把椅子做什么,凭它能查出那个牛鼻子?”涂飞不解

  “我们不行,那只狗肯定行”叶凡微笑

  涂飞击掌,嘿嘿笑了起来,道:“狗鼻子最灵,那死狗肯定能够胜任”

  他们在城中转了很长时间,了解到很多消息,姬家来了三位太上长老,摇光亦有不世高手驾临,此外万初圣地亦有名宿出现

  这还仅仅是听说的,其他各大势力以及散修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出现了,大衍圣地的项一飞也在此,另外紫府圣地的传人也显化了身影,只是不知道这些圣地的太上长老是否也来了

  “万物母气动人心,来了一群老不死的,这下可麻烦了叶凡也皱眉,他想趁各大圣主被古卷吸引之际动手,不想还是引来了这么多人

  想坑圣地的那个老道,所做的这一切与他谋划的一样,亦让他头疼无比

  “我们是不是要抢在这个牛鼻拳前动手?”涂飞问道

  叶凡琢磨了一会儿,道《“我们不能动手了,我怀疑可能有个别圣主都会来,风险很大”

  “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奸诈的牛鼻子行骗?”涂飞很不忿

  叶凡摸了摸下巴,笑了起来,道《“正是因为他来了,才妙不可言,这一切都让他去做,到时候我们想办法拿源,只要盯住他就行了

  涂飞恍然,而后大笑,连连点头道《“让他去卖力表演,我们拿源不过,必须得把握他的一切动态,我们才能准确出击”

  叶凡点头道:“现在只能仰仗那只狗的鼻子了”

  “这次,还要想个穑妥的办法,将那个夏九幽抢一顿”涂飞念念不忘

  一个时辰之后,叶凡与涂飞回到崇山峻岭中,秋风习习,黄叶飞舞,山中一片萧瑟

  这是一座山谷,草木枯萎,落叶满地,大黑狗累的趴在地上喘粗气,已经将道纹刻印完毕,足以横渡虚空了

  “不就是刻了几道纹络吗,你至于吗?”涂飞挖苦

  “你懂个máo!”大黑狗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两个家伙向来不对眼,自从第一次发生人狗大战,到现在也是见面就掐

  “你到底刻下了什么样的道纹?”叶凡有些惊讶的问道

  大黑狗傲然道《“本皇刻下了一组连环道纹,不拘被人定住虚空,也不怕有狠人追进虚空”

  “可以横渡多少里?”叶凡问道

  “刚才我试了下,横渡了九万里”大黑狗答道

  “这-死狗肯定胡说呢,这么一会儿功夫,它是从九万里外回来的?”涂飞张大嘴巴,不相信

  叶凡顿时满脑门子黑线,道:“我给你留下的一大堆源,都让你挥霍了?!”

  “懂不懂什么叫连环道纹?半造有十几次中转,我当然要不断的横渡虚空去布置”大黑狗理直气壮的答道

  叶凡与涂飞都想捶它,这死狗将一堆源都给挥霍光了,恐怕有一半都进了它的肚子

  “这死狗真真不住!”涂飞诅咒

  “汪!”大黑狗扑咬

  “打住”叶凡拦住它,道:“中途有没有布下一些禁制,这次可能会遇到一些极其厉害的人物”

  “放心,即便是被狠人追杀,本皇也会让他吃个大亏的”大黑狗咬牙,道《“跟你在一起,本皇倒了多次血霉,这次我可是下足了血本刻印道纹,天王老子来了都迷不住我”

  “这死狗说的这么厉害,能不能将夏九凶引来,围住他,活剥了他

  “差不多可以”叶凡点了点头,而后对大黑狗道《“现在帮我去寻个人”他一展袍袖,一把木椅出现山谷中

  “你什么意思?”大黑狗不解

  “要借助你的狗鼻子去找一个人”涂飞道

  “汪!”大黑狗扑了上去,人狗大战爆■发

  “我d#};……死狗『我说的是实话”涂飞惨叫○“停,我们自己不坑圣地了,需要去找个人”叶凡急忙喊停

  “你说什么?”大黑狗急眼了,道:"你让本皇辛辛苦苦刻印这么多道纹,到头来却没■☆什么事了?”

  “这些道纹自然有用,是我们撤走时的生命之路”叶凡赶紧解释,不然这死狗要造反了

  大黑狗神色渐渐缓和,道:“又是一个牛鼻子,这帮杂máo果然没好东西当然,你也够缺德的,坐◇享其成,不过本皇喜欢,嘿嘿……”

  “你别笑的别这么下亐贱,”

  大黑狗一阵干笑,秃尾巴竖了起来,嗅了嗅那张椅子,皱眉道:“无比纯净的神力气息

  黑皇化成一只猫,随叶凡还有涂飞重来到山岩城,而后从那座酒楼开始追寻

  一路上都很顺利,他们来到了深山中,直到一处断崖时,大黑狗才停下来,疑惑道:“消失了”

  “难道藏在这里?”涂飞问道

  “不是,这个人在此地似乎碎裂了”大黑狗狐疑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突然,大黑狗神色一动,道:“我知道了,那不是真正的人

  “难道还是什么妖灵不成?”叶凡问道

  “他是一位强者道宫中溘生的神祗,修有十几万年前的一种古法,肯定是怕人跟踪,在此地解体,消散在了天地间,而后在数十里外重组躯体”大黑狗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么厉害?”叶凡与涂飞都很惊讶

  “不错,的确是那种秘法,我感觉到了那种气息,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大黑狗道

  “一定要看看他是谁”叶凡沉声道

  他们就这样转了数十里路,天上地下的寻找,终于再次寻到线索

  不得不说,黑皇的鼻子举世无双,闻到一点味,就能够确定下来,一路追踪了下去

  这是一个人道宫内的神祗留下的纯净的神力气息,他们相信很快就要见到正主了

  足足追踪了三千多里,他们才渐渐接近日标,来到了一片深山峻岭中

  “妈的,本皇闻到了熟悉的气息”黑皇开口

  “熟悉的气息?”

  “除了纯净的神力气息外,还有那个人本体的气息,这是一个熟人”黑皇做出这样硌答复

  “什么,是一个熟人?!”叶凡与涂飞都很吃惊

  “别靠近,这个人非常不简单,我们只能远观”大黑狗沉声道

  半刻钟后,叶凡、涂飞、黑皇选了一个隐秘之地,向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眺望

  “跟你长的一模一样!”涂飞有些吃惊

  叶凡皱眉,在那座山峰上,另一个“他”正在埋头划刻着什么

  “这是上次在大帝寝宫中被我咬的那个牛鼻子,绝对是他的气息”黑皇说出了答案

  “这个死胖子!”叶凡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段德“什么,是缺德道士,这个王八蛋不是被吴道爷爷追向中州方向了吗,什么时候回来了,他可真是命大”涂飞也很吃惊

  “该死的胖子……”叶凡咬牙切齿,这个家伙还真不愧缺德道士之名,什么人都敢坑,这次居然打起了圣地的注意

  涂飞也咒骂道《“这个混蛋终于撞在我们手里了,一定要让他栽个头破血流,这个混账真是胆大包天!”

  叶凡也有吐血的冲动,这缺德道士还真是能折腾,连这种损招都能想的出来,咬牙道《“冒充我坑人,亏他想的出来!”

  涂飞道《“这个混蛋断我们的前路,还要利用你的容貌做文章,没见过这么缺德的道士”

  “他在划刻什么,难道也是在布道纹?”叶凡心有疑惑

  大黑狗做出肯定的回答,道:“没错,看样子是在刻道纹,而且是很不一般的道纹,不过他不够精通,刻的很慢”

  叶凡摸了摸下巴,道《“我想踩死这胖子,等他离开的时候,黑皇你过去给修改一番,让他横渡虚空时干瞪眼”

  “这样弄会死人的”黑皇虽然这样说,但却也不厚道的干笑了起来

  “当圣地的人将他围在这昙讨,看他怎么逃”涂飞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时,段德的体内冲出五尊道◎人,帮他一起刻印道纹,其中一个正是那个身躯干巴巴,一脸忠厚样子的木讷的道人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想抽那个木讷道人一顿,原来是这死胖子的神祗……”

  昨天了一章,这章多些,五千字▲,呼唤8shanmen支持,月底了,请各位大侠出手,俺需要相助,8shanmen路弯弯

  未完待续

  b"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