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古瑶池


  北域,白天与深夜温差很大‘月米清冷,寒与有此袭骨地平线上,jǐ道白色的身影非常飘渺,明灭bú定,跟仙人一般空灵,飞天而去

  叶凡一步一消失,在空旷的大地上留下十jǐ道虚影,追出去很远,但却什么也没有捕捉到,他立身夜色中,仰望无垠星空

  ‘‘那是什么东西?’他心有疑惑,jǐ道白影杳然于茫茫夜空中,再也见bú到

  ‘‘瑶池飞仙’’大黑狗答道

  ‘‘飞仙?”

  叶凡bú解

  仙,对于修士来说,虚幻而bú真实,虽然总有传说,言其存在’但却并没有任何证据,纵有些被记载于古籍中,也经bú起推敲

  ‘‘很难说清’’大黑狗摇头

  瑶池是★一处古迹,夜月下偶尔有飞仙奇景,谁也说bú明是怎么回事,远观朦胧,近看渺然

  传说’这是荒古残影,是无尽岁月前的映照,是古之旧事的回放

  ‘‘bú可能是仙……’叶凡bú相信

  ‘‘我也没有说是仙’’黑皇双目绽放绿油油的光芒,它在黑夜中跟狼没什么区别

  空旷的大地上除了砂石什么也没有,后半夜非常的幽静,叶凡与黑皇寻了大半夜一无所获

  当年,瑶池在这里开派,是因为此地山水蕴灵秀,是罕见的仙地,可如今一片荒凉,除了红砂再也见bú到其他

  瑶池飞仙奇景已现,这里绝对是瑶池故地无疑,可无论怎么寻找,也看bú出一丝破绽

  朝霞喷薄’红艳艳,金灿灿,红褐色的大地生辉,叶凡与黑皇忙了一宿,bú要说遗址,连块陶瓦片dōu没现

  ‘‘你真是bú靠谱,告诉我这里有一部却连门dōu摸bú到”

  ‘‘知道什么叫好事多磨bú?那是什么,那是传说中的西皇母所创,哪能这么容易得到’大黑狗找理由

  ‘‘来之前你说的很轻松,说是刻在一面绝壁上,只要到来到此地就能寻到,结果怎样?’’大黑狗拉长了脸,怏怏走到一边,眯缝着眼睛琢磨了起来,很长时间才道:‘‘此地被封,本皇身体有点恙,目前可能打bú开,只能另想办法了’’它蹭的一声站了起来,道:‘‘去瑶池的边沿,那里封印最弱,估计角办法溜进去’’足足前行了半日,寻寻觅觅,甚至在砂石地上挖了很多大坑,大黑狗才确定下来,道:‘‘在这里找”

  正午的阳光很毒辣,烈日当头’人与影子jǐ乎重合,黑皇转芯来转悠去,突然跳了起来,道:‘‘找到了”

  叶凡闻言’冲了过去

  前方,一片红色的沙地上亮晶晶,火辣辣的艳阳洒下的光芒流转向那里,跟个大火炉似的

  ‘‘这地下有古怪吗,从这里能进入瑶池?’‘‘我记得在瑶池仙地边缘有一口古井,应该就是这里,多半可以进去”

  大黑狗答道

  ‘‘我说老黑你靠谱bú?别又瞎忽悠’’叶凡有点bú相信它

  大黑狗呲牙咧嘴,威胁道:‘‘叫我黑皇’叶凡一巴掌拍出,红砂卷起,地上出现的一个大坑,出路一些大石

  ‘‘没错’◇就是这里,岁月无情啊,连这口古井dōu被风沙淹没了’大黑狗蹲下来仔细看

  当他们清理完地面,下方出现一口古井,是以古玉石围砌成的,井口被大石封着

  天上的阳光就被这口井吸纳而来,因此跟◆jiùshìzhèlǐ,suìyuèwúqíngā,liánzhèkǒugǔjǐngdōubèifēngshāyānméile’dàhēigǒudūnxiàláizǎixìkàn

  dāngtāmenqīnglǐwándìmiàn,xiàfāngchūxiànyīkǒugǔjǐng,shìyǐgǔyùshíwéiqìchéngde,jǐngkǒubèidàshífēngzhe

  tiānshàngdeyángguāngjiùbèizhèkǒujǐngxīnàérlái,yīncǐgēn个大火炉似的火热

  ‘‘瑶池故地果然bú凡,被封印了,还能够自动吸纳日月精华,这口井在吞纳日晖’’当叶凡掀开大石,露出一个黑洞洞井口,下面很深,探bú到尽头

  ‘‘你确信“这口井能通往瑶池?’’叶凡狐疑的看着它

  ‘‘应该差bú多’’大黑狗以bú确定的口吻说道

  ‘‘什么叫差bú多,你到底有没有把握,你从这里进去过吗,这口井如此深,指bú定通向什么地方呢’’‘‘这bú是没有办法吗,我们需要慢慢摸索’’大黑狗衔了一块石头,扔进古井中,好半天dōu没听见回响

  ‘‘这是一个无底洞啊”

  叶凡一惊

  ‘‘我想起来了,这里一定能进瑶池,以前有人从这里进过,子你先下去探探路’’‘‘你怎么bú去探路?’‘‘本皇现在练功出了点问题,bú宜飞行’只能你下去’’‘‘你是带路的,却让我去探路?’叶凡瞪了他一眼

  ‘‘咦,下面有光’,大黑狗突然向井中探头

  叶凡惊讶’向下望去,可什么也没有现,就在这时他感觉那硕大的狗头在他身上撞了一下’把他掀翻了下去

  ‘‘秃尾巴狗你真是蔫黑坏幸亏他一直在防备这只大黑狗,一把揪住了它的鬓毛,将它也拉了下来

  ‘‘子一个人下去就够了,没有必要两人dōu进来’’‘‘是啊,我也觉得你自己下去就够了’干脆我把你扔下去”

  叶凡就要松手,想自己向上飞去

  ‘‘我bú会飞,子你敢撒手,我跟你没完’’大黑狗撕咬住了叶凡

  ‘‘妈的,又被狗咬了’叶凡没有飞上去,揪住大黑狗一起下落,想要探出一条道路

  古井真的很深,足足下行了两千余米才到底,没有水泽,地上尽是烂泥,◇被大黑狗丢进来的石头深陷当中

  降落在地,一股**的味道传来,烂泥中竟有枯叶

  古井连着地下暗河,bú过河水已干,横向同向远处,偶尔能看到一些水注,里面有一些盲鱼在游动

  ‘‘☆这条干涸的河道绝对能通进瑶池,纵然有封印,也是最微弱的地方’’大黑狗眼中闪绿光

  河道漆黑一片,伸手bú见五指,只能以灵觉捕捉附近的景物,叶凡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黑皇跟在旁边

  ‘‘这样的通路你dōu能寻到,是bú是你以前钻出来的洞?’’叶凡将‘‘狗洞’’两个字咽了回去,怕大黑狗飙

  ‘‘妈的’子你是bú是在骂我?’大黑狗何其敏锐,跟人一样精滑,一下子品出了味道

  叶凡怕被咬,赶紧转移它注意力,道:‘‘没有,你多想了你是怎么现这条道路的?”

  ‘‘过去古井中的水是满的,jǐ乎bú可能现这条道路bú过’确实有人从这里进去过,但跟我没关系,我只是听说过而已’绵绵延延,足足走出去三四十里,叶凡感觉地势开始逐渐变高,他们在慢慢向地面上升

  此地,封印极弱,有微光在,阵蛔但根本阻挡bú住什么,可以直通前方n腆酬又前行了数里,天光透了下来,他们离出口已经很近

  ‘‘此地真能进瑶池故地“’,大黑狗嘀咕‘‘原来你真的没谱”

  叶凡很想给它两下子,但又怕挨狗咬o这是一个大湖,bú过已经干涸,湖底dōu裂开了,这条河道与湖底的一条大裂缝相通

  从河道出来’浓郁的灵气顿时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浑身如沐春风

  这座大湖底部干巴巴,如果bú算那些大裂缝,形状跟个平底锅差bú多

  很多硕大的鱼骨横在地上,湖泊干泪,导致它们丧生,尺寸极其惊人,有jǐ条长达十jǐ米,近二十米

  ‘‘这么大的鱼恐怕dōu快成精了’’在湖的周围,一株株参天古树扎根湖岸上,苍劲无比,可惜dōu已经干枯了,只有一两株还顶着十jǐ片黄叶

  ‘‘这些树太粗了,恐怕已经生长数千年、上万年了?’叶凡吃惊

  这样的古树应该已经成精才对,却干死在这里,实在有点古怪

  ‘‘这地方有古怪’’大黑狗铜铃大眼中绽放幽光,道:‘‘无论是湖中十jǐ米长的大鱼’还是岸上那十jǐ人dōu合抱bú过来的古树,显然dōu没有办法成精’’‘‘你感觉到了什么?”

  叶凡问道

  ‘‘什么也没有感应到,只是一种直觉,这或许就是瑶池要撤离的原因”

  黑皇扫视湖岸

  四周静悄悄,有些死气沉沉

  叶凡走出这个干涸的湖坑,登临岸上,打量四方,远处一片枯败,很多树木枯萎,光秃秃一片,生机绝灭,给人以无比萧索的感□觉

  ‘‘你bú说是花香鸟语的世界吗,怎么这样美芜与枯寂?’‘‘此地有变故生……’黑皇向前走去

  瑶池故地虽然很荒凉,但灵气却很浓,比外面强盛很多倍,bú愧是一处修行圣地

  走▲◇出去数里远,传来水流的声响,穿行过一大片枯木林,葱郁映入眼帘

  前方,到处dōu是绿色的植物,郁郁葱葱,一片湖泊澄净如蓝宝石,岸边大片舟植物生机bóbó

  巨大的古木,枝桠伸展向天空,▲整体跟山差bú多,粗大的藤蔓跟一条条苍龙似的,爬的到处dōu是各种花草芬芳阵阵,沁人心脾,姹紫嫣红,非常悦目

  叶凡觉得古怪,怎么反差如此之大?相距很近,一处死寂,另一处却如此蓬bó,生气四溢◆

  大黑狗向前奔跑,穿过这处葱郁之地,前行bú过千余米,又是一片枯败,静悄悄

  ‘‘怪了,bú可能dōu是因为水源的问题’’他们继续前行,现百分之九十的地域dōu死气沉沉,只有少数地方◆◆

  大黑狗向前奔跑,穿过这处葱郁之地,前行bú过千余米,又是一片枯败,静悄悄

  ‘‘

  dàhēigǒuxiàngqiánbēnpǎo,chuānguòzhèchùcōngyùzhīdì,qiánhángbúguòqiānyúmǐ,yòushìyīpiànkūbài,jìngqiāoqiāo

  ‘‘guàile,búkěnéngdōushìyīnwéishuǐyuándewèntí’’tāmenjìxùqiánháng,xiànbǎifènzhījiǔshídedìyùdōusǐqìchénchén,zhīyǒushǎoshùdìfāng有生机

  山峦亦如此,大多数dōu光秃秃,寸草bú生,唯有少数jǐ座蕴有灵秀’峰青谷翠

  前行数十里,终于见到jǐ座亭台,bú过却已半坍塌,纵然布有道纹’过去这么多年,也抵抗bú住岁月的侵蚀

  ‘‘快了,要接近瑶池重地了’黑皇的秃尾巴高高的数了起来,向前奔跑

  翻过一片片山峦,终于来到了仙雾迷蒙之地周宁静,所有草木全dōu干枯

  大片的殿宇如一座座天宫,或矗立在山巅,或座落在干涸的瀑布前……

  如果让此地恢复生机,一定是一片仙境

  ‘‘悬在空中的瑶池宫阙dōu被移走了,没有留下一座大黑狗扫视四方

  ‘‘瑶池有没有永bú坠落的古城?○’叶凡问道

  ‘‘自然有一座’’大黑狗目光闪烁,像是在寻找着什么,道:‘,翻过前方的jǐ道山岭才是中心地域’’他们快前进,翻过这片枯地,前方雾气飘渺了

  接连走过jǐ片山峦,葱郁再次出●现在眼前,飞瀑流泉,水雾迷蒙,宫阙一座座,非常的瑰丽,像是进入了仙界

  ‘‘中心地域没有成为死地,真是太好了’大黑狗向前冲去

  ‘‘西皇母将经文刻在了哪座绝壁上?’’叶凡催问,到了这样□的仙地,他也有些bú平静了

  ‘‘你急什么,先去一个好地方’秀丽的山崖上,一道道大瀑布垂落下,银色匹练长达千丈,非常的壮观,白茫茫一片

  宫阙林立,如同画境

  ‘‘你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叶凡问道

  ‘‘自然是去瑶池的圣湖了,瑶池就是因它而得名’’bú远处有一片开阔地,周围有无尽奇花异草,还有宫阙座落,中心区域,灵气氤氲,瑞彩流动,那里有一个湖波,朦朦胧胧

 ☆ ‘‘应该是这里,“’大黑狗冲了过去

  此地,灵气浓郁了,比别处高很多倍’站在这里,bú用运转玄法,可以自动吸纳天地本源精气

  ‘‘噗通”大黑狗扑入仙湖中

  ‘‘黑皇,湖中是bú是有什么宝贝,bú然你怎么这样心急?”

  大黑狗bú答,向湖中心游去,如一道黑光一般,而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嗷“’,大黑狗沉入水中jǐ分钟,出狼嚎,窜出水面,像是受惊了一般

  ‘‘你见到了什么?’’叶凡心惊

  ‘‘没什么,〖x叉〗太爽了,〖x叉〗这是瑶池的仙湖,〖x叉〗在此洗浴有奇效,〖s斯〗可通筋活络,〖万〗加修行’〖点〗子你也下来’’〖n嗯〗‘‘胡说八道,〖e亿〗看你刚才吓成那个样子,〖t踢〗肯定有古怪,你是想拉我一同下水跟着倒霉?’,叶凡站在岸边,抱着双肩看着它〖符号内英文为〗

  子你生性多疑,本皇有那么bú地道吗?大黑狗道

  你什●么时候地道过?赶紧上来,给我去找,叶凡催促

  这仙湖水质特别,过去唯有瑶池的仙子才能享受,这是绝代美人出浴的地方,外人bú要说进来,见dōubú能见到,你bú想下来感受一番?’’突然,叶凡心惊■,他在水中看到jǐ条人影,在水下划过,白惨惨,让人毛

  你这只秃尾巴狗果然是蔫黑坏大黑狗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蹦老高,跃出水面,叫道:怎么跟上来了,为什么还会动啊?妈的,这死狗,果然想拉他一同下水跟着倒要,叶凡腹诽

  大黑狗连窜带冲,贴着水面’竖着秃尾巴,向岸边狂奔

  在湖水下,jǐ道模糊的身影’黑披散,身着白衣,划动而过’看的叶凡心惊肉跳那是什么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