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佛器


  “无量天尊,贫道确是选了这两块石料,不想惊动了仙子。叶凡口诵道号,施了一个道家问候礼。

  瑶池仙子盈盈还了一礼,雾风缭绕,白衣飘曳,满头青丝如水波一般,流动而下,柔顺而光滑,泛出点点光泽。

  在她de四周,有花雨在漫漫飞落,有瑶葩,有奇蕊,有琼叶,亮晶晶,剔透闪耀,像是五颜六色de宝石刻成,却有如兰似麝之芬芳。

  被花雨笼罩,她整个人朦胧而瑰丽,让人心旌激荡。

  她de肌体如初生婴儿de肤质,光滑而细嫩,红丽透白,晶莹闪闪,窈窕身段让人惊叹,纤细de腰肢,非平窄,而是浑圆细润,轻轻摇转间,如美人蛇de腰肢在扭动,旖旎动人。

  修长de双腿柔直而轻盈,似是上天呕心沥血de杰作,摇摆间jiāng她de傲人身姿衬托de风采绝世,让万花尽失颜色。

  莲步生姿,在那拖地de长裙中,那双玉足白皙如玉,若隐若现,竟未及履,脚趾晶莹闪闪,完美无瑕,有点点玉光在闪现。

  可惜,仅仅惊鸿一瞥,便很难再见到,她脚下生光晕,化成仙花,jiāng其玉足托住,一步一葩,一步一风情,风姿无限,美到极点。

  让人最为遗憾de是,她de容貌无论怎样都看不清,看不透,仙气拂动,像是一层朦胧de面纱,挡在她de面庞间。

  即便这样,她仙容不显,玉姿半隐,也是魃力无尽,让人不禁慨叹,在这dà千世界,在这万丈红尘中,还有这等动人de女子。

  这是叶凡第一次与瑶池圣女近距离相对,口鼻间传来阵阵幽香,芬芳醉人,他不自禁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微小de动作,自然不能瞒过瑶池圣女,她轻灵de向后退了几步

  道:“道长,你选择这两块石料,可有什me依据?”

  周围de人都惊讶,难道这个“不靠谱”de年轻道士真de言中了不成,为何瑶池圣女亲临,要知道她很少现身。

  “贫道仅急直觉而已,隐隐觉得,这两块石料让我气血浮动,难以

  平静。”叶凡jiāng王枢与二愣子de感觉说出了一点点

  摇光圣女这样dedà敌,都不能jiāng他认出,证明改天换地**已近功成,可以在瑶池圣女面前有所表现了,jiāng来即便是去瑶池也不担心露出马脚。

  “哦,竟有这样de事情……”瑶池圣女点了点头,并没有给予过

  多de评价。

  随后,她望向dà夏de皇子,道:“殿下可是看出了什me,选好石

  料了吗?”

  dà夏皇子气宇轩昂,九道龙气绕身,似天神下凡,龙行虎步,闻言点了点头,道:“我也选出了两块石料。

  他指了指最dàde那块,重达两千斤,而后拘了拘身前一●块百氽斤重

  de石-料。

  “殿下生具慧眼,有一块已被证实内蕴神秀。”瑶池圣女微xiào着

  点了点头。

  dà夏皇子很谦逊,道:“侥幸而已,我所修习de皇道龙气天生□可感应一些特殊de源。

  “』太皇经》不愧名为中州最强de四部古经之一,果然有神鬼莫测之能,不过殿下亦惊才绝艳,不然怎能领悟出古经之奥?据我所知,此经不是什me人都能学de,非绝代天才不能有成。”瑶池圣女红唇微启,声音悦耳,如优美de乐章在弹奏。

  周围,其他人闻听全都动容,议论纷纷。

  “』太皇经》乃是中州最富盛名de古经,威力之强绝,无以伦比,惊天动地,让人难以想象,尤○以攻击力见长,号称可破尽世间万法。

  “中州四dà奇书之一,自然不可比拟,是古来少de有无上秘典,非奇才不能修炼,对天赋de要求极高。这位dà夏皇子深不可测,真正实力不可预料,同代de人,恐怕▲少有人与之比肩。

  通过在场众人de议论,纵然不了解此古经de人,都得悉了它de可怕。

  一个年轻人还是有些不解,道:“《太皇经》真de如此神秘与强dà吗,皇道龙气竞可感应源,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老翁既是赌石人,也是修士,看起来身份不一般,道:“你如荼知道』太皇经》de来历,就不会有这样疑问了,它de出世甚为蹊跷,有很多种传说。

  “《太皇经》de来历还很诡秘吗?”那个年轻人问道。

  事实上,绝dà多数人都不知晓,全都看向老者,听他讲解。

  叶凡也不例外,他修有斗战圣法,号称无上攻伐秘术,具有不可思议之战力。此刻,听到《太皇经》在攻击力方面无以伦比,号称可破尽万法,自然引他注意。

  他有一种感觉,太皇经攻击方面de秘法,与斗战圣法恐怕有de一拼,两者孰弱孰强,jiāng来多半会要见个高下来证明。

  这不是以他de意志为●转移de,而是这种极致de攻伐秘法,总要一决

  高下,分出哪一种最强。

  “有一种说法传称,《太皇经》出土亍地下,是从源中取出de,是

  最为神秘de古经。”老人硌话语一出,让▲所有人都吃惊。

  “这也太玄奇了,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取自源中,对少数特别de源会有所感应,也属正常。

  “dà夏皇朝从来都不承认是取自源石中,称乃是不朽dedà夏皇朝第 ○
  一代古皇

  听到。”旁边,另一名老人如此说道:“究竟有怎样de来历,外人不

  能真正明晓。

  这时,所有人都看向了dà夏皇子,他神色平静,没有任何表本。

  此○刻,另一边de摇光圣子也已选出石料,正在与瑶池圣女交谈。

  摇光与瑶池近来走de很近,jiāng要同去太初古矿外,运送一批神秘石

  料。

  “我已得到师命,九块石料不再展出,此☆行彻底结束。”瑶池圣

  女突然宣布出这样一则消息。

  “这……我等还没有dà显身手呢,怎me能如此草率结束?”有人

  不满。

  “是啊,我等千里迢迢而立,怎能让人如此失◆望?”不少人都请求

  延期。

  瑶池圣女声音如仙音回荡,清晰de传遍每一个角落。

  “各位都有机会,选中石料,说出判断依据,若是合理,我瑶池有

  厚报。

  众人这才释怀,纷纷向前,有专门de瑶池弟子负责记录他们de判

  别依据。

  就在这时,瑶池仙子jiāngdà夏皇子还有摇光圣子请到另一边,道:“殿下与圣子这边请,此地还有几块石料,还请一观。

  “殿下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涂飞xiào着向dà夏皇子打招呼。

  这一边,吴中天、李黑水、柳寇、姜怀仁都在场,他们竟已接到邀

  请,在这边观看另外几块石料。

  dà夏皇子客气de回应着,摇光圣子虽与他们是死敌,但也依旧xiào

  如春风,不想在瑶池de地盘dà打出手。

  除了他们外,还有另外三十几人。瑶池圣女在北域遍走诸城,有很多人都送通过了九块石料de考验,有些人一直追随了下来,而还有一些人则在不久dejiāng来进入瑶池圣地。

  几个小土匪奋邀请之列,让一些人有些惊讶,不过想想也释然,各dà圣地中,瑶池与各方关系都处5de很好,她们与世无争,纵然是十三dà寇都没有劫掠过她们。

  此刻,如果说谁最意外,当属叶凡,他没有想到选则那两块石料后,竟没有得到邀请。

  正在他不解时,姚曦巧xiào嫣然走到了近前,道:“我代瑶池de妹

  妹向你邀请,她说让你不要走,一会儿有请。

  叶凡闻言点了点头,放下心来。他没有想到,今天是瑶池圣女最后一次展出九块石料,若是错过de话就要失去机会了。

  旁边,那个白衣出尘de小尼姑正好向这边好奇de望来。

  叶凡善意dexiào了xiào,道:“小师傅我这里有佛器三两件,想请你上眼。

  叶凡当场jiāng一个金刚宝杵取了出来,虽然已经断去了半截,但依然显得古朴而dà气,给人与众不同de感觉,如佛陀握拳,凝立空中。

  姚曦就站在叶凡de身边,当场露出惊讶de神色,她感觉这件器物非同小可,尽管损毁了,但依然可以感觉到残留de道韵,明显来历不同寻常。

  不远处,白衣小尼姑dà眼顿时瞪圆了,露出奇异de神色,张了张嘴想要问什me,甚至想走过来。

  可是,旁边de那些护卫却jiāng地保卫在中央,显然是奉了dà夏皇子de

  命令,她不能过来。

  “这是休me?”摇光圣女问道。

  出

  “我也不知道是什me,好像是佛教de古器,dà夏de公主一定能品鉴仙子能jiāng她请过来吗?”

  姚曦微微一xiào,道:“让我jiāngdà夏de公主拐过来,道长你可真是好

  打算。

  叶凡一边与姚曦愉快相谈,一边jiāng一盏完整de古灯取了出来,冲着白衣小尼姑轻轻一晃◇
  yáoxīwēiwēiyīxiào,dào:“ràngwǒjiāngdàxiàdegōngzhǔguǎiguòlái,dàozhǎngnǐkězhēnshìhǎo

  dǎsuàn。

  yèfányībiānyǔyáoxīyúkuàixiàngtán,yībiānjiāngyīzhǎnwánzhěngdegǔdēngqǔlechūlái,chōngzhebáiyīxiǎonígūqīngqīngyīhuǎng

  dà夏de公主美目再次睁得很dà,小嘴巴都微微张开了,低声与那

  名护卫统领交谈,似乎想要过来。

  “这到底是什me?”摇光圣女动容,这盏古灯虽然熄灭了,绿锈斑   驳,但她却感觉到了更加不凡de气息。

  “仙子你去jiāngdà夏公主接过来吧,她一定能够认出,说不定可以-知晓这些器物de来历。”叶凡神色郑重,道:“说不定会扯出如来与释迦牟尼de事情。

  “释迦牟尼?!”姚曦吃惊,她心中有太多de不解,今天第一次听到如来名,从dà夏皇子与摇光圣子de反应来看,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同一般de恐怖人物。

  两千多年de前de历史,竟然因为如来而生了断层,被人抹除,这

  种猜测在心中生出后,让她迫切想知道当中de一切。

  “如来……

  让一个不朽de上古皇朝de皇子忌惮,到底有怎样de来历,释迦在佛

  教中有着怎样de地位?

  摇光圣女略微沉吟,而后xiào了xiào,道:“想让我jiāngdà夏de公主拐出来不太好,不若我们一起过去如何?与她细细交流。

  “好!”叶凡求之不得,他左手持金刚宝杵,右手提青铜古灯,dà

  步向前走去。

  事实上,他很想jiāngdà雷音寺铜匾直接拎出来,但是却不敢如此。这个铜匾在常人de眼中也许算不得什me,但是在佛教行家眼中,那无异于惊世天雷,能jiāng天捅破。

  他相信,若是佛教中人对此有了解,且看出dà雷音寺铜匾de神异

  那惹出de风浪jiāng无边无际。

  dà雷音寺是佛教传说中de根本重地佛教中会引出何等de波澜。

  这样de铜匾出世,很难想象在

  “站住!”dà夏de护卫对叶凡真像

  是*浪一般看着他。

  摇光圣女甜甜dexiào着,向前走去似暖玉生温霞。什me沉鱼落雁之姿都会在其面前黯然失色。

  可谓国色天香,如玉树开仙葩,闭月羞花之貌、倾城倾国之色

  果然,绝代佳人de魑力是无边de

  仅仅科那些护卫低语了几句,就

  得到了允许,让两人走了过去。

  当然,对于叶凡这个口绽莲花de无良道士,这些护卫还是像防贼

  一般盯着。

  “尊贵de公主殿下……”叶凡问礼。

  白衣小尼姑不搭理他,dà眼睛滴溜溜de转动,不断瞟向他手中宝

  杵。

  “小尼姑妹妹,你不想仔细看看吗?”叶凡平和dexiào着问道。

  旁边,护卫统领等一干人全都怒目圆睁。

  “怎me说话呢?”

  “dà胆,对公主如此不敬!

  不由得这些人不怒,总感觉叶兄像是个dà灰狼瞄准了小白免。

  女

  “骗子,肯定是假de!黄莺鸣唱一般悦耳动听。”就在这时,萝莉小尼姑第一次开口,声音

  “如假包换,此乃如来遗物。”叶凡在手中掂了掂折断de宝杵。

  “我……想看看。”白衣小尼姑底气不足,有些不好意思。

  叶凡向前递去,非常de随意,根本不怎me看◆重金刚宝杵。

  “这是……”小尼姑妙眸dà睁,微微结巴道:“真de有……有一缕

  佛de气息。

  旁边,摇光圣女美目神华隐现,不过异彩很快又隐下去了。

  “你说de是哪◎个佛?”叶凡问道,而且很自然dejiāng宝杵收了回来。

  “自然是世尊。”萝莉尼姑一副你真孤陋寡闻de样子。

  “世尊是释迦牟尼吗?”叶凡好不容易等到这样de机会,自然要细

  细问来。

  与

  “释迦牟尼是谁,我不知道。”她dà眼鸟溜溜de转动,很是天真稚嫩,让人难以辨明是真话还是假话。

  “你们de佛没有什me称号与名字吗?”

  “佛陀是▲你,佛陀是我,佛说世间一切皆有佛性,都能成佛,他

  没有特别de名字。”小尼姑天真de答道。   “讶!”说到这里,她突惊讶de叫了起来,道:“你de这些佛

  器上有魔性,不是真佛。 ◎
  “你在说什me?”叶凡jiāng宝杵与古灯都举起,道:“这分明充满了

  圣洁de气息,怎me会有魔性de力量呢。

  “明明有。”她伸出小手,握住两件佛器,闭上眸子,仔细感应,道:“这上面有佛教叛徒de气息,虽然他法力高深,无以伦比他不是佛。

  但

  叶凡嗤xiào,按照小尼姑所说,如来岂不是佛教de叛徒?这怎me可

  能!

  “这是释迦牟尼留下de气息,你该不会是在说他吧?”“呀,佛教最dàde叛徒!”小尼姑像是被蝎子蜇了一般,急忙撒

  手。

  “你都不知道释迦牟尼是谁,怎me知道他是最dàde叛徒?”

  “jiāng我感觉到这种气息像是叛徒de。”小尼姑气鼓鼓,鼓着腮帮

  子。

  “那好,我给你看一件好东西。

  了

  叶凡收起了宝杵与古灯,自己de手腕上。

  jiāng六颗佛舍利串成de念珠取了出来「带在

  小尼姑一下子就直眼了

  再也无法移开了,抓住叶凡de手不放。

  “公主殿下想看de话,直接说一声就行,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向

  请你请教……”

  远处,李黑水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尼姑下手了。

  叹道:“果然啊,果然,终于向

  “禽兽啊禽兽,重口味啊重口味

  尼姑啊尼姑……

  涂飞搓手。

  “我说,皇子殿下您这是怎me了?”姜怀仁问dà夏de皇子。

  此刻,dà夏皇子de脸上再难有xiào意导-,纵然是当着瑶池圣女de面,

  也难以高兴起来。

  刚刚离开了一小会儿,那个无良de小道士居然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粘了过去,敢勾搭他dà夏皇子de妹妹,实在是……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de道士,明明知道是不朽皇朝de皇女,还敢

  搭讪。

  “我……”dà夏皇子张了张嘴,但却现没有什me可说de出口。

  这边,白衣小尼姑却兴致勃勃,抓着叶凡de手,翻过来掉过去de看那那串念珠。

  “这是……我怎me又感觉到了佛de气息,更加浓郁,像是佛de真身

  在此,快摘下来给我看看。

  “继续说,刚才你已经提到如来了。”叶凡催促。

  “两千多年前,有一个叫如来de人突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不知道他做了什me,后来关于他de一切都消失了。”小尼姑偏着头想号-想,道:“你摘下念珠,我就能够全都想起来了。

  叶凡顿时乐了,道:“好。

  意

  “不是真佛,依然是佛教叛徒de气息.'翻看念珠。

  小尼姑嘟嘴,很不满

  “释迦牟尼都做了什me?”叶凡追问。

  “他法力滔天,开辟出了须弥山……

  新春佳节,辰东祝福所有书友,dà吉dà利。拂去岁月,留下xiào容,洗掉疲惫,绽放xiào颜。愿各位在新de一年里,安康幸福,快乐如意。辰东给各位书友拜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