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开宗立派


  叶fán一身轻盈,飘飘若仙,像是一股清回到了石寨。 zhāng五爷见他回来,一把将其拉到无人处,道:“出事了。” “怎么了?”叶fán问道。

  “王枢还有二愣子那两个孩子,自从跟nǐ出去一趟,回来后有些不对劲,这些天来额骨放光,且力大无穷……”zhāng五爷蹙眉,露出忧色。 “血脉觉醒?”叶fán心中惊讶,道:“带我会去看看。”

  “这些天都不敢让他们出门,关在了家中,除了生出异力外,倒也没有不好的事情生。”

  zhāng五爷陪着叶fán来到二愣子的家中。 刚一进院门,叶fán就感觉到了旺盛的生气,没错,生机无限,好像来到了一片草木丰盛之地。

  “叶哥哥nǐ来了。”二愣子的妹妹甜甜的笑着,是一个非常清秀的小姑娘。

  “nǐ哥哥没事吧?”zhāng五爷让她带路。 “没事,吃得饱睡得香,跟懒猪似的天天睡大觉。”

  雷家的小姑娘嘟着嘴道。 呼噜声从屋中传来,二愣子四仰八叉,躺在土炕上,睡的非常香,他的额骨如宝玉,烁烁放光。

  神能! 绝对是神能!

  叶fán心中吃惊,不久前二愣子还是一个普通人,现在却有了强大的力量。

  额骨近乎透明,柔和的光华溢出,流向身体各处,二愣子的血肉不断被洗礼。

  叶fán不得不感叹,种族不同,成就与***亦不同,这是天赋神能,是与生俱来的力量。

  人类修士想要拥有神力,必须要苦苦修炼,才能开启自身宝藏的大门某些早已消逝的强横种族,却天生具有神能,这是难以企及的高***。

  “哥哥……醒来。”雷家的小姑娘捏住二愣子的鼻子,将他摇醒。

  “要吃饭了吗?”二愣子迷迷糊糊,额骨的光芒更盛了。

  “雷勃nǐ感觉怎样,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在雷家内,叶fán直接喊他的名字,不好再叫其绰号。

  “叶小哥nǐ来了。”二愣子翻身坐了起来,道:“没有不舒服地方,我感觉充满了力量,能将矿石打裂。”

  叶fán点了点头,二愣子这种状态何止可以打碎大石,神能堪与神桥修士相比,直接劈出一口矿井来都不成问题。

  “nǐ的身体为什么会生这样的变化?”叶fán问他经过。 “走,去我家,做几道好菜,我们一边吃喝一边谈。”zhāng五爷开口,当着二愣子的家人有些话不便细说。

  “好,我最喜欢吃五爷做嫩羊排了。”二愣子高兴无比,依然同以往那般没心没肺。

  王枢也生了同样的情况,被叶fán叫到了zhāng五爷的家中,几人边吃边谈。 “nǐ们是不是那天触碰了九块石料才生了这样的变化?”叶fán问道,并不多么担心。

  已经过去了很多代,这两家早已被同化为人,而非其他种族,只不过偶尔会出现特别的孩子,除了天生拥有神能外,并没有其他异常。 “是的,回来后,身体中好像有一zhāng纸被撕开了,浑身有暖洋洋的‘水’在澎湃,非常舒服。”

  叶fán哑然,神力如水,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强盛,这是远古血脉的复苏,是上天的恩赐。

  “咬破手指,我看一看。”

  雷姓与王姓的人,自然知道自己的祖先有特别之处,不过却不知道不是人族,两人没有什么犹豫,全都刺破手指,洒下几滴鲜血。

  “红中亮,有淡淡银色闪耀,这种天赋让人赞叹与羡慕。”

  叶fán点..他们的血液,不过有丝丝银光而已,与纯净的银血相去甚远,便有了这样的神能,可想而知他们的祖先何其强大。

  “恐怕在古生物中也是上位者,甚至是王族。”叶fán心中自语,这种话他是没法说出口的。

  “叶小哥我们没事吧?”王枢狐疑的问道,多少有些担心。 “不会变成怪物吧?”

  二愣子也挠头,很显然他们听到过一些祖上的传说。 “这是好事,nǐ们无需担心。”

  叶fán仔细检查,现他们的额骨非常神秘,与头颅中的本源相连。 他的神识何其强大,强行破入他们的识海,现完全是人类的特征,并不担心他们会变成太古生物。

  相对于这些,叶fán真正吃惊的是瑶池的那九块石料,内部封的东西激了王枢与雷勃的神能,多半与他们血脉相近。 “真是好事吗,我们以后是不是也可以飞上天空?”两人眼中全都露出希冀的光芒。

  叶fán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果nǐ们愿意,现在就可以了。”

  “真的,怎样做到?”两人饭都顾不得上吃了,让叶fán教他们。 “这……”旁边,zhāng五爷露出忧色。

  “老人家nǐ放心,这真的是好事。”叶fán将两人打到院中,对zhāng五爷道:“他们早已被同化为人族,只不过是天赋觉醒而已,不用担心什么,以后足可以守护石寨。”

  王枢与二愣子的额骨像是一道门户,连着神秘本源,神能滋润身体,他们与神桥境界的修士没有什么两样。 叶fán教给他们运转神能的方法,两人很快离地而起,银色的雾气将他们包裹,摇摇晃晃,飞向空中。

  “噗通”、“噗通” 两人从高空坠落了下来,叶fán急忙冲过去,将他们接住。

  实力堪比神桥修士,要是这样摔死,乐子可太大了,恐怕会被当作反面教材载入修炼史中。

  “别飞那么高,在离地三尺处练习,什么时候彻底掌握,我在教习nǐ们其他本领。” 自这一日起,石寨中的人天天看到两***呼小叫,在周围飞来飞去。 从这一天开始,没有人再叫二愣子的绰号,开始叫其本名雷勃。

  转眼过去了半个月,叶fán一边巩固心之神藏,一边钻研《源天书》,已初步掌握了改天换地**,当然仅限于改变自己的容貌与气质。

  想改变山川大地之貌,他还差的远,那样的大源术,需要修到后期才能把握。

  在这期间,他一直在关注瑶池圣女的动向,果然如涂飞所说的那样,在北域各城走动。

  “看样子,短时间内她不会回瑶池。”

  叶fán决定,再提升一个境界,顺便将改天换地**修到高深境地,不然露出马脚,将是生死大麻烦。

  如今,他已将源天书的初篇已完全领悟,他决定去“扫源”。千斤源,是一笔很大的数目,想从平岩城各大赌石坊弄出来,有一定的难度。

  不过,想来能够凑齐,他的源术突飞猛进,在这些底层的赌石坊应该不会失手。

  “不好了……”

  突然,有村人来惊慌失措的来找叶fán。 “怎么了?”叶fán从入定中醒来,没等那个村人说,他就感应到村外出了问题。

  “快去救zhāng五爷,快被人打死了。”来送信的村人神色焦急,慌慌zhāngzhāng。

  叶fán腾的站了起来,一步迈出,瞬间消失,眨眼来到了村外。 zhāng五爷披头散,脸颊肿胀,有一缕缕清晰的青色指印,嘴角还有胸前沾满了血迹,显然被人抽过嘴巴。

  “nǐ们怎么能这样?!”村中的青年全都抽出弯刀,与前方的人对峙.声喝问。

  “这样怎么了?”前方站着几个年轻人,他们漫不经心,根本没有将石寨中的人放在眼中。

  “nǐ们凭什么打人?”

  “这个老家伙西敬酒不吃吃罚酒,青霞门请他去寻源矿,都敢找○借口推辞,我看他是昏了头了。”

  当中一个年轻人满不在乎的说道,脸上带着冷笑。 在不远处还有一些老人,都很面熟,很显然都是从附近的村落掳来的。

  “这个老东西还真有一定的威望,挨了几个☆○借口推辞,我看他是昏了头了。”

  当中一个年轻人满不在乎的说道,脸上带着冷笑。 在不远处还有一些老人,都很面熟,很显然都是从附jièkǒutuīcí,wǒkàntāshìhūnletóule。”

  dāngzhōngyīgèniánqīngrénmǎnbúzàihūdeshuōdào,liǎnshàngdàizhelěngxiào。 zàibúyuǎnchùháiyǒuyīxiēlǎorén,dōuhěnmiànshú,hěnxiǎnrándōushìcóngfùjìndecūnluòlǔláide。

  “zhègèlǎodōngxīháizhēnyǒuyīdìngdewēiwàng,āilejǐgè嘴巴而已,nǐ们就想为他拼命,如果活活打死他,nǐ们又会如何呢?”那几个年轻人揶揄。

  “nǐ们……”村内的青年愤怒,举着长刀向前走,道:“nǐ们欺人太甚!”

  “怎么,就凭nǐ们也想翻出什么风浪?想找死的话,都尽管上前来。”那几个年轻人扫视众人,全都露出不屑的神色,其中一人更是高高扬起手掌,向着zhāng五爷那颗白花花的头颅抽去。

  “啪”

  非常响亮的大耳光,不过并不是抽在zhāng五爷的脸上,而是抽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叶fán赶到,面色冷漠,将zhāng五爷扶了起来,运转出生命精气,将他的伤势稳住,慢慢修复。

  “nǐ……什么人?!”

  被抽了一个耳光的青霞弟子,懵过后,怒吼:“nǐ找死!”

  “啪” 叶fán反手一巴掌,又将他抽飞了出去。

  “谁来挑事,我们回来了!”王枢与雷勃大喊,从天际飞了回来。

  这半个月来,叶fán教了他们飞行之法与一些简单的战技,两人一直在苦修,毕竟底子摆在那里,天赋刚觉醒,就堪比神桥修士,有雄厚的神力,因此一切都水到渠成。 “将他们都杀了,一个也别放过!”

  叶◎fán对这二人吩咐,道:“光修行也不行,总要经历生死还有血的考验。”

  他对这个门派腻烦到了极点,先是扶持陈大胡子抢掠,后又有刘承恩与刘承望截杀,现在居然上门来霸道行事。

  二愣子的眼★当时就红了,他在这几人中看到一个熟人,曾经与陈大胡子一起出现过。

  “杀千刀的流寇,真的是青霞门扶持的,我跟nǐ们拼了,还我姐姐命来……”他嘶吼着,如野兽一般向前扑去。

  王枢怕他有闪失,跟随前行,一同杀了上去。 “nǐ们这两个泥腿子,也敢青霞门作对?!”几名年轻人色厉内荏,他们怎么会看不出叶fán的强大,此刻抬出门派来威吓。 “青霞门……”叶fán看着zhāng五爷脸上的巴掌印,而后霍的转过身来,道:“这个门派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

  “nǐ……狂妄!”当中一人冷笑,道:“nǐ若对我们不利,方圆五百里内,但fán修士都会追杀nǐ!”

  “噗” 叶fán轻轻一弹◇指,这个人的头颅直接粉碎,死尸栽倒在地,这是唯一的神桥境界的修士,其他人不过命泉境界而已。

  “都杀了吧,一个也不要放走。”剩下的人,王枢与二愣子雷勃完全可以对付,纵然他们招法有限,不会驭器,□但神力澎湃,直接蛮力冲撞,也不是那些人可以阻抵挡的。 惨叫声传来。

  “误会,完全是误会,刚才那个混账是掌教的子孙,跋扈惯了,与我们无关。”

  可惜,求饶声来的太晚了,二愣子眼睛充血,想到自己的姐姐,他近.疯。 这些人想逃都不能,王枢与二愣子咬牙出手,很快将他们全部击杀。

  “他们是青霞门的人,如果报复起来,我们的石寨没有办法抵挡。”村寨中有人担心。

  “无妨,以后将不会再有这个门派。”叶fán平静的道来,他早有了解,青霞门仅是一个小派,门中最高境界者不过修进了道宫秘境而已,顶多只修成了一两尊神祗。 “将这些人先带入寨子中,等解决了青霞门,再放他们回去。”

  叶fán指了指那其他村落的几名老人。 青霞门,称得上一颗毒瘤,叶fán决定拔除。

  “想来这样的门派,应该有千斤源,如果攻下来的话,我岂不是可以立刻再上一层楼……”叶fán哑然失笑,这样一个决定,他俨然向十三大寇靠拢了。 “我不劫掠fán人,我只拔毒瘤,这样不算什么恶行。”

  还没有等叶fán行动,仅仅过去一日,青霞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第二日,他刚刚走出石寨,就被人伏击了,一名彼岸境界的修士带领九名神桥境界的修士祭出武器,向他攻杀。

  “nǐ们的鼻子还真是很灵,这么快就寻上门来了。”

  “这么说,我青霞门失踪的几人是nǐ杀的?”其中一人喝问。 “原来nǐ们◆并不知道,为何向我出手?”

  “nǐ形迹可疑,不像是石寨中人,却有不fán的修为,自然要拿下nǐ一问。” “好大的口气,这样就可以随便出手?!”

  叶fán摇头,道:“不知死活。” “●●敢对我们青霞门出手,也不知是谁不知死活!”

  那名彼岸境界的修士,命令九名神桥修士上前围杀叶fán。 “何必这么麻烦,我送nǐ们都上路吧!”叶fán大袖一挥,一下子将九名神桥修士都收了进去,他□☆飘若仙人。

  “nǐ……”那名彼岸境界的修士震惊。 “nǐ也上路吧。”叶fán大手探出,如五指山一般压落了下去。

  彼岸境界的修士,祭出的所有武器全都被掌指碾碎了,他自己也落入大手中。○

  后方,王枢与二愣子目瞪口呆,感觉不可思议。 “这不算什么,仅仅是道力的运转而已,进入道宫秘境,轻而易举就可展出。”

  当然,别人展出不可能有他这样的威势。 “我们去青霞门。”
▲   “真的要去端掉这个门派?”王枢呆呆愣。 “只诛恶,其余人留下。

  我决定了,要建立一个门派,青霞门正好是现成的底子。”叶fán带着两人冲天而起。

  “开派做祖?”

  二愣▲●子叨咕。 “开派做什么?”王枢不解的问道。

  “自然有用处,我要成立一个门派。” 不久后,叶fán来到了青霞门,地处一块绿洲中。

  “何人擅闯青霞?!”前方传来大喝。

  青山绿■水,在这荒凉的北域实在少见,青霞门有这样一处灵地,确实有些不fán。

  “去告诉nǐ们的掌教,我想在此开宗立派,想让他挪个地方。” 守护山门的人全都目瞪口呆,而后喝道:“n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