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神秘血脉


  瑶池的太上长老轻斥涂飞,让他闭口,不许在胡言乱语。源飞虽然小声咕哝,但结果真的照做了,很多人都已经看出,他对瑶池避让,似乎不想生冲突。

  摇光圣子淡淡一笑,如一缜阳光,温煦而灿烂,给人脱凡的感觉,总觉得他高渺,似不是凡俗中人。

  是的,他站在湖畔,丰神如玉,衣袂飘动,仿若仙人在世,纵在人群中,亦可一眼看出他与众不同。

  至于姚曦,除却同样高洁外,则代表了美的极致,如梦幻中诞生的女子,冰肌玉骨,一颦一笑,风情万种,如奇珍闪耀。

  她的美丽,让在场很多人都失态,就是涂飞也忍不住嘀咕,道:“呜呼哀哉-,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晚了一步……”

  周围的几○gè流寇全都翻白眼,这几gè人没有一gè是善茬,皆是十三大寇的子孙。

  这时,瑶池圣女出现,仙气将她环绕,步步生莲,玉足落处「花瓣飞舞,片片晶莹,传来阵阵馨香。

  她亲自将摇光圣子与圣◆女接引进湖畔的楼阁中,很显然她们是旧识,不想他们在此与人对立,解决了这场尴尬。

  叶凡长出一口气,他不愿与摇光的圣子及圣女见面,眼下他一切刚“启航”得到《源tiān书》后,最要紧的是抓紧时间提●升修为,日前还无法与他们争锋。

  他蹲下身来,细细观察九块石料,暗暗琢磨,这些石头内绝对有东西,而且可能非常不一般。

  湖岸边,围了很多的人,都在细心摩挲,检查这些石料,人们议论纷纷,◇观点各不相同。

  突然,叶凡心头一震,最大的这块石料,让他有些心慌,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同寻常。

  他左拍右敲,观察纹理,这是一块巨大的“红里白”红褐色为主,点缀有一些白色,是行家眼中的废石。

  这块大石足有两千斤重,内部如果有东西的话,非常可观,叶凡很想一刀劈开看看,可这是瑶池的石料,他无法妄动。

  “今tiān是一gè机会,若是指出石料的异处,很有可能会被瑶池仙子请走,可惜我‘改tiān换地大沽'未成,且摇光圣女在此,无法上前。

  叶凡叹了一口气,细查八块石料后,他握住了最小的那块,只有巴掌大,盯着那些石纹,他的心神好像要沉浸去。

  突然▲,他感觉眼中一片血红,这块最小的石头也很妖,非常古怪,里面必有特别的东西。“源石这一行,果然不仅仅是赌源,如圣城的人,都在赌更加珍贵的东西。”

  叶凡退出人群,将二愣子与王枢拉到yuǎn处,问◎◎他们,道:“你们感觉到 了什么 ?”“血,有一块石头里,好像有血,很可怕的血,让我心悸,在其近前,心脏似乎都要跳出来。”王枢这样描述。

  二愣子也心有余悸,道:“最大的那块石头,说不出里面是什◎么,有一种野性的力量,让人颤。”

  叶凡摸了摸下巴,打量他们,这两人果然是血脉异常,能有这样的感应,跟他学源tiān书后有的一拼。“你们以前有-没有 过这种 感觉?“从来没有 !”两人一起插头。

  叶凡觉得,他们可能只对非同寻常的源石有感应,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血脉?张五爷提起时,闪烁其词,显然另有隐情,回去需要问gè仔细。“瑶 池圣地恐怕挖出好东西来了。”另一边,涂飞对身边那几人开口。

  “这九块石料有魔性,肯定是从太初古矿附近弄出来的东西「她们的胆子可真大,最为低调,却敢如此行夸。”

  “这你们就有所不懂了,瑶池非常不简单,若论对源的了解,我想当冠绝各大圣地。听说,很久以前,有gè源tiān师与她们有交,传了不少源术。”

  “我也有所耳闻,那gè源tiān师让各大圣地都灰头上脸,与瑶池的圣女关系莫逆。”“我撸想,她们是想找拥有那种传说中的血脉的人。”

  涂飞旁边的几人气质各gè都很彪悍,乃是十三大寇的子孙,所知甚多,皆在低声交谈。

  “真有 那种血脉? 这不太可能吧,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啊。北域,自古以来,只出了五位源tiān师,据记载,他们都没有得到过那种血脉。“这可说不准,他们晚年都失踪了,谁知道去 7 哪里,说不定就是在生命无多的时日,得到了那种血脉也说不定。”

  叶凡的神识格外强大,少有人可以比拟,他一直在关注涂飞等人,若隐若无的听 到了这些话语,心中顿时一惊。

  “不行,需要立刻离开这里,避免被涂飞现。”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他从那几人的口中得知了一gè信息,二愣子与王枢多半就是那种血脉,绝不能让人察觉。

  源tiān师晚年抱养回来的孩子,其血脉来历,让他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推测。

  “无尽岁月 前,好不容出现了一gè目标,几大圣地废了多大的力气,围追堵截,也没有得到那种血脉,源tiān师真的那么强大?”涂飞那伙人还在低声议论。

  “源tiān师自然可怕,源术无双,自古至今,不过五人而已,常年出没于深山与地层下,走在不见人烟的地方,也只有他们才有可能有所得。”

  “我觉得,瑶池圣女离开平岩城后,还会带着九块石料去别的地方,短时间∽会回瑶池,可能因为某种原因,她们迫切需要那种血脉。

  叶凡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转身看向王枢与二愣子,仔细打量他们,可是并没有★看出特别之处。“走,我们离开这里 !”“f吗要是,瑶池圣女不是说了吗,要是有特殊感应,会被接到瑶池去小住的。”王枢与二愣子全都有些不愿离开。

  “不见得是好事,我们必抵要赶紧离开。”叶凡觉得,★需要避开涂飞,避开姚曦,避免王枢与二愣子被人察觉,无论从哪一点来说,都要离开。

  既然瑶池圣女还要去其地方,还有机会,只要学会改tiān换地**,就可以将自己送上门去了。到那时,即便在瑶池见到★姚曦与摇光圣子

  他也不用担心,完全是自由身。

  “看样子姚曦真的要与瑶池圣女同行。”“咔嚓”

  叶凡听到号-骨节移动的声响,他的容貌在复原,颧骨等回到了原位,再也无法耽搁了,☆带着两人迅离开了瑶池仙石坊。“变强,回去我要进入道宫秘境!”他心中下决定,如今,拦阻他前进的只有一gè,那就是缺少庞大的精气。这次,他切出火红源与古虫源,足以支撑他进入道宫秘境。“只要源tiān书最后■几

  页记载的瑶池心法适合我修行,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突破了。甚至,他觉得可以快提升修为,道宫的第一gè境界,根本拦不住他,在平岩城应该能够筹集到所需要的源。忽然,叶凡觉有人跟踪,还没有出城就○被人缀上了。“不知死活!”他回头现青霞门的人跟了下来,其中几人冷笑连连。

  叶凡没有飞行,而是走出了平岩城,越走越荒凉,虽在绿斟中,但红褐色的岩地亦不时可见。

  终于到了无人之地,后方的人再无顾忌,全都追了上来,各gè冷笑连连。

  那gè身穿紫衣的青年,竞亲自跟了下来,古虫源很罕见,让他亦动心,慢慢踱步而来。

  要知道,即便是在北域,盛产源之地,一gè规模不算大的门派,能有千斤源也就不错了。

  青霞门正是此类的小派,火红源与古虫源,足可以令他杀人灭口。

  “泥猴子你们不逃了?”旁边,有人揶揄。

  “继续嘴硬啊,说些硬气话语,我们洗耳恭听。”另一人嘲讽。

  yuǎn处,破空之响传来,蓝衣飘动,刘承恩出现,他亦追了下来。

  “你们这是要干吗?”叶凡露出一丝冷笑。

  “土包子到现在了,还不知死活呢,真是无知者无畏!”七八人不怀好意的笑着,向前围来。

  “刘承恩你是来还源的吗?”叶凡嘴角激翘。

  “我的源你也敢收?!”刘承恩啪的一声将折扇展开,摇了摇头叹气道:“真是想饶你们一命都不行。”

  “你很特别吗?”叶凡夹着那张欠条,讽刺道:“你亲手写的字据,不会是 当猪蹄印了吧?”

  “泥猴子,真是死到临头了还穷横。”刘承恩露出鄙夷的神色,命令那些人,道:“不要一下子弄死,给我慢慢折磨。”

  “没时间跟你们浪费 !”叶凡的脸色沉了下来,凌空而起,右腿横扫。

  刚刚冲上来的人全都惨叫,虽然同为修士,但他们的体质怎么能与叶凡相比,当场皆骨断jīn折。“你不是采源人,是修士,这样的年纪,怎么会……”刘承恩瞳孔急骤收缩,叶凡看起来不过十五岁,但这种力量让他心寒。他就要冲tiān飞起,逃遁而去。

  叶凡掌如宝印,向前按去,他第一次施展九秘中的第二秘,一股恐怖的战意弥漫而出。“埤”一式,仅仅一式,就将刘承恩活活拍成了飞灰 !

  两人相隔还有段距离呢,但却造成了 这样可怕的后果,这种攻伐杀式,可以说举世无匹。

  后方,刘承恩的哥哥一一一一紫衣男子,像□是光彩一般,连续闪灭,早已逃出去十里多yuǎn。

  可是,他再快也无法快过叶凡的步法,他如虚空辟路,似缩地成寸,十几步迈出,瞬间就追了上去。

  “你也是一gè彼岸境界的修士,难道连一战◆□是光彩一般,连续闪灭,早已逃出去十里多yuǎn。

  可是,他再快也无法快过叶凡的步法,他如虚空辟路,似缩地成寸,十几步迈出,瞬shìguāngcǎiyībān,liánxùshǎnmiè,zǎoyǐtáochūqùshílǐduōyuǎn。

  kěshì,tāzàikuàiyěwúfǎkuàiguòyèfándebùfǎ,tārúxūkōngpìlù,sìsuōdìchéngcùn,shíjǐbùmàichū,shùnjiānjiùzhuīleshàngqù。

  “nǐyěshìyīgèbǐànjìngjièdexiūshì,nándàoliányīzhàn的勇气都没有吗?”叶凡冷笑,而后将手中字条向前递去,道:“你不是想为弟弟索回这张字据吗,之前撕碎的那张是假的,这次给你。”

  紫衣男子刘承望倒也果断,浑身神力 涌动,光芒烛目,四把武器同时祭出▲,斩向叶凡。

  叶凡依然是斗战生法,但手势却完全变了,最本源的奥义,可演化出千招万式,他如凤凰振羽,双臂竟波光粼粼,生出一道道神羽。

  双臂一展,真的如凤凰一般,舞动tiān风,五色神□▲,斩向叶凡。

  叶凡依然是斗战生法,但手势却完全变了,最本源的奥义,可演化出千招万式,他如凤凰振羽,双臂竟波光粼粼,生出一道道,zhǎnxiàngyèfán。

  yèfányīránshìdòuzhànshēngfǎ,dànshǒushìquèwánquánbiànle,zuìběnyuándeàoyì,kěyǎnhuàchūqiānzhāowànshì,tārúfènghuángzhènyǔ,shuāngbìjìngbōguānglínlín,shēngchūyīdàodàoshényǔ。

  shuāngbìyīzhǎn,zhēnderúfènghuángyībān,wǔdòngtiānfēng,wǔsèshén光冲tiān,一对彩翅真实的浮现出,拍击向前方。

  簌簌声响传来,彼岸境界的修士所祭炼的四把武器,全都化成了碎屑,如灰土一般坠地。“这是什么秘法?”紫衣男子刘承望大惊失色,心中震撼无比,他相信纵然是道宫秘境的修士,都很难展出这样可怕的力量。

  是的,他感觉浑身冰凉,那种无匹的战意,凌厉的攻伐气息,让他忍不住颤抖,此刻竟站立不稂,有跪伏下去的冲动。“这是道家最高秘法,你不配知道,早晚有一tiān,它会震动东荒,让各大圣地颤抖,将在那些圣子与圣女的口中传出去。”

  叶凡心中很不平静,九秘之二,出了他的预科,威力绝伦,果然是攻伐之秘的极致!“你……放过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紫衣男子心胆皆寒,他被一股强大的战意压制的颢抖,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冷漠与从容。

  叶凡双臂伴 生的凤凰双翅依然没有散去,五色神光流转,狠狠羽翼晶莹,非常的刺眼,那种能量波动震慑人的灵魂。“噗通”★zǐyīnánzǐxīndǎnjiēhán,tābèiyīgǔqiángdàdezhànyìyāzhìdehàodǒu,zàiyěméiyǒulewǎngxīdelěngmòyǔcóngróng。

  yèfánshuāngbìbàn shēngdefènghuángshuāngchìyīránméiyǒusànqù,wǔsèshénguāngliúzhuǎn,hěnhěnyǔyìjīngyíng,fēichángdecìyǎn,nàzhǒngnéngliàngbōdòngzhènshèréndelínghún。“pūtōng”

  紫衣男子实在受不了这种战意,双腿支撑不住,一下子软倒在地,跪了下去,如虚脱了一般,颢声道:“怎么可能……你我同处彼岸境界,为什么会这样,太可怕了,这种秘法闻所未闻……”他近乎呓语,脸都贴在了地上,想要抬起头来都不能。

  “九秘啊九秘,要是能够全部练成,将有何等的威势?”叶凡自语,但他知道,九秘分散tiān下间,近乎失传了,想要全部得到,难度太大了。“我给你一gè机会,用尽你所有的神力出手吧。”叶凡收手,一对凤风神翅消失不见,似泰山压顶般的威压散去。“杀 !”刘承望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当下戾气陡升,拼死扑杀,血肉之躯燃烧,想要自殁轮海,重创眼前的清秀少年。

  叶凡这样做只有一gè目的,是为了进一步了解这种秘法的威力,当下限徼转身,左腿摆动了出去。

  这一刻,无上威压降临,他的左腿间,竟浮现一条苍龙,鳞片烁烁,刚劲有力,龙躯真实盘绕,龙尾甩了出来。

  刘承望恐惧,浑身都在颤抖,一下子卉软了,光是这种恐怖的威压,就让他动弹不得。“砰”

  苍龙之尾甩在了他的身上,这一击,直接让彼岸修士成为飞灰,不要说碎骨,就是血雾都没有留下,完全被打成了灰。

  叶凡回到石寨,在闭关突破前,他先找到了张五爷,想他询问王枢与二愣子的血脉问题。“他们的血液有魔性。”很久之后,张五爷才这样答道。“到朵I是怎么 回事?”叶凡吃惊。“既然,你要学源tiān书,这gè秘密告诉你也无妨。”张五爷叹了一口气,道:“这要从他们祖先的来历说起。”

  书友海云tiān和一些其他书友联合写了一本长生界续集:长生战,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