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瑶池圣女


  yáo池仙石坊幽雅清宁,院泾间栽种有异树珍草,石料散落在四周,似奇石假山,错落雅致。

  她们的布局很讲究,潺潺流动的泉水,爬满藤蔓的凉亭,到处都点缀有石料,给人以清新的感觉,像是回归◎■
  yáo池仙石坊幽雅清宁,院泾间栽种有异树珍草,石料散落在四周,似奇石假山,错落雅致。

  yáochíxiānshífāngyōuyǎqīngníng,yuànjīngjiānzāizhǒngyǒuyìshùzhēncǎo,shíliàosànluòzàisìzhōu,sìqíshíjiǎshān,cuòluòyǎzhì。

  tāmendebùjúhěnjiǎngjiū,chánchánliúdòngdequánshuǐ,pámǎnténgmàndeliángtíng,dàochùdōudiǎnzhuìyǒushíliào,gěirényǐqīngxīndegǎnjiào,xiàngshìhuíguī到了自然当中。“yáo池驾临平岩城的仙子,到 底是不是她们的圣女?“听说yáo池的 圣女在北域各地巡视,很有可能是她亲临了,不然的话仙石坊上午不会关门。”不少人来此,都是抱着一观圣女真容的目的。

  因为,yáo池的名气太大了,不仅传遍东荒,更是传到了中州,传到了北漠,被认为是最有仙气的圣地,门中的女子皆钟天地之灵慧。

  很多大势力的年轻人,都以娶yáo池格仙子为荣,不过几乎很少有人做到,实力强大如荒古世家,底蕴深厚如各大圣地,亦只能遥望。

  yáo池的弟子几乎不可外嫁,就更不要说门中的圣女了,在这么漫长的岁月 中,也仅仅出现过那么一两次,圣女成为他人妇。

  叶凡忽然觉察到有人在窥视他,不禁回头望去,只见一今年轻男子身穿紫衣,如众星捧月一般被人环绕,站在不远处。

  在其旁边,有 几人很眼熟,都在荣祥赌石坊见过,那时皆陪在刘承恩的身边,此刻都以紫衣男子为。“青xiá门的人。”牛凡蹙了蹙眉头,不过倒也不担心什么,以他目前的修为来说,达到彼岸境界,也算是一个小高手了。

  虽然没有办法与圣地的传人相比,但是在规模不大的门派中,绝对是所谓的“年轻英jié”o“这个家伙,修为也不弱。”叶凡有些惊讶,对方居然达到了彼岸境界。

  紫衣男子近乎蔑视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便转过身不再看他。在其旁边,另 外几人更是目光不善,向这边望了几眼,低声谈论着什么。

  叶凡冷冷一笑,并没有在意,恐怖如姬家,强大如摇光圣地,都未能将他奈何,他自然不会怕一个青xiá门的“英jié”o“泥猴子,你们还没回矿井,挣了那么多的源,还不知足吗?”青xiá门的一个人走了过来,言\{6充满 了挑衅。“你是来还源的吗?”叶凡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是的话,滚一边去,别在这里碍眼。”这不过是青xiá门的一个下人而已,居然敢这样说话,他自然不会给以好脸色。“络……好胆◆,在平岩城也敢撒野,居然敢让刘承恩公子写下欠条,真是不知死活。”“欠我的源,还来威胁恐吓,你是代表青xiá门说话吗?”叶凡扫了他一眼,道:“一个小小的下人,也敢大放厥词,滚!”

  他轻叱,别人■感觉不到什么,但听在这个下人耳中如天雷震动,双耳嗡嗡作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变色道:“你……”

  不远处,那些人吃了一惊,紫衣男子缓渡迈步,向前走来,俯视叶凡,道:“威风不小啊。”“过誉了。”叶凡漫不经心的回应,没有看他,而是望着yáo池仙石坊的美景。“真以为是赞你吗,果然是只会挖矿的苦力。”旁边的人讽刺。

  “你这种境界的人,也只能懂得这种意思。”叶凡瞥了他一眼,而后拦住想要过来的王枢与二愣子,让他们在一旁呆着,不要掺和进来。

  “我听说,我弟弟刘承恩欠下你九十斤源,不知是真是假?”紫衣男子淡淡的问道。“没错,你是来替他还账的吗?”叶凡不紧不慢的回 应道。“欠条拿来,我看看是真是假。”紫衣男子冷漠的伸手,想叶凡索要。叶凡掏出一张纸,以双指夹着递给了他。

  紫衣男子没有看,而是直接甩给了旁边的人,道:“仔细看下,是承恩的字迹吗?”

  “假的,这怎么可能是二公子写下的欠条,分明是伪造的。”旁边的一个人,接过纸张后根本没有看,直接撕成碎片。而后,用手植力一搓,化成粉末,纷纷扬坠落在地。“你的胆子可真不小,连我都敢讹,向承恩头上泼脏水。”紫衣男子冷笑,盯着叶凡,道:“我看你们真是穷疯了吧!”这几只泥猴子怎么 可能会辨石,明显是想敲诈,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难以让人顺气。”“带出去,将他们打个半死。”旁边,那些人全都喝斥,想要动手将叶凡拉走。”你们欺人太甚!”二愣子眼睛都红了,见到欠条被撕碎,他就要上来拼命。“你们怎么能这样?”王枢也急眼了,愤怒无比,但却感觉无可奈何,青xiá门那可是一个门派,根本不是他们的石寨所能够招惹的。“欠债还钌,天经地义,你这种手段不嫌下作吗?”叶凡冷声道,同时阻止了二愣子与王枢。“小崽子你乱说什么呢,谁欠你源?”紫衣男子旁边的人喝斥。“拿出真正的欠条来,没有的话,今天打断你的腿,小小年纪竟敢讹诈人 !”“我……”不远处,二愣子恨不得扑过来,咬掉他们几块肉。“给这几个泥猴子一点教“不拿出几十源来,今天不能放过他们。“跟他们何需废话,直接拉出去先打个半死再说!”

  紫衣男子身边的人全都围了过来,想要拉走叶凡,他◆们不敢院子中动手,因为怕yáo池仙石坊动怒。“都给我滚远点。”叶凡扫视这些人,道:“你们不是想看欠条

  说到这里,他又拿出了一张纸,不过却没有向前递去,只是在众人眼前晃了晃。“这是……”刚才撕○碎纸张的那个人露出吃惊的神色,这分明才是真正的欠条,方才那张是假的,他没有看就揉碎了。

  紫衣男子回头,瞥了他一眼,顿时让那个人一颢,而后眼露凶光,就要向前扑去,抢走真欠条。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在yáo池仙石坊撒野,真不待圣地的仙子放在眼中吗?”叶凡大声呵斥,声音传的很远。

  前方,前来赌石-的人全都听到了,闻声向后面望来。

  “怎么回事?”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yáo池仙石坊的一位少女询问。

  “请yáo池的仙子恕罪,我等因一时冲动而吵了几句。”紫衣男子对前方拱手。

  远处,殿宇楼台间,传来古筝之音,没有再追问。

  “泥猴子你行!”紫衣男子身边的人全都怒瞪叶凡。

  “怎么你还想徽野吗,要不我们请出yáo池仙子出来评判一番?”叶凡看着这些人冷笑道。

  紫衣男子一甩袖子,向前走去,那些人紧随其后。

  “小子,你将欠条好好的给我收着,千万别弄丢啊。”其中一人恨恨的望来,话语森然。

  “你放心,我会收好,等你们来还源。”叶凡轻轻弹了弹欠条「而后收入袖中。

  里面的院落更加清幽,前方有一个湖泊,虽然很小,但却清澈透亮,岸边爬满了lǎo藤,非常美丽。岸边,石料成堆成景,很有哨 然-的味道。

  在湖畔,临水而建有一座阁楼,那里居然仙雾朦胧,阁楼掩映在古木间,被葱郁环绕,被雾气遮拢。如天籁般的古筝之音,正从是从那里传出,裱荡心神,让人不由自古筝悠悠,含蓄柔美,清新舒展,韵味无穷。

  虽然隔着绿荫,笼罩着仙雾,但仿佛可以看到,在那座阁楼中有一个仙子在轻拂古筝,出尘绝世,不染尘俗气息,美的让人窒息。

  仿若有一幅幻境浮现出,云雾飘渺,琼楼玉宇若隐若现,一个无暇女子独立云端……这种乐音,让人心绪跟着起伏,随其音而动。叶凡心中一震,此人的造诣凡脱俗,不在华云飞之下,近乎道是的,筝音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像是可感染人的心绪。

  此刻,湖中的鱼儿全都聚在阁楼前的清水间,摆动头尾,像是在起舞,完全沉浸到了乐声中。“纵然不是yáo池圣女,也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叶凡心中暗“是yáo池的传人,她们的圣女真的来了。”一个lǎo人这样说道。叶凡回头观望,现正是那几个气质不凡、被二愣子噎过的lǎo人。”你们怎么知道?”二愣子自来熟,上前询问。几个lǎo人黑着脸,谁都没有理会他,自顾谈话。”yáo池圣女,名动东 荒,身份非同小可,恐怕她的到来,会引来“我方才已经看到了姜家的一个小子,振光圣地也来了一个自认为风流倜傥的小辈,都在圣城见过。“确实来了不少人,还有几个小土匪也跑未了,那几个混蛋该不会是想抢yáo池圣女吧?真要那样 做的话,太有意思了。”“yáo池果然不一般,无论是我们那今年代,还是当今,同伐的人都

  这几个lǎo人明显来历非凡,叶凡暗自庆幸,没有得罪。他相信,二愣子那样说话,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想来根本不会在意。

  同时,叶凡也很惊讶,按照这几个lǎo人所说,各大圣地的俊jié都跑来了,yáo池圣女的魃力可见一斑。“叮咚”最后一声颢音结束,筝音渺然,悠悠而止。

  临湖而立的阁楼,房门被推开,鱼贯走出几名美丽出尘的女子,最后一人如月华遮体,似仙葩吐蕊,整个人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但却给人以无暇无缺的 感觉。

  婀娜玉体,修长多姿,被华稗笼罩,像是立身广寒宫中,圣洁而遥远,让人感觉永远无法接近。

  “你们这几个泥猴子来凑什么热闹?”旁边有人讽刺。

  叶凡感觉腻歪,没有想到,不凑巧又与紫衣男子他们站在了一起。

  “这是青xiá门的地盘吗,不是的话,你们都给我闭嘀。”叶凡扫了他们几眼。“好,好,好,先容你嘴硬,有你哭的时候。”紫衣男子旁边的

  其实想暂停一晚的,回来时都快十点了,但又觉得,不写出一章来,愧对大家,所以俺还是努力了一章。好吧,今晚,就这一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