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帝玉


  叶fán已经没有什么选择,必须要成为源天师。tā不想自己脸绿,那么只好让别人去脸绿了,若是成为源天师,数万里 外的圣城将是tā的天堂。“叶小哥,你要是真能赌一个圣女回来,能不能也为我赢一个嫂妇回来?”二愣子憨厚的问道。叶fán顿时笑了,道:“没问题。”“要是能将圣女赌回来,给你赢个仙子 老婆也不是问题。”王枢在旁笑话二愣子。“石寨中,除了张三爷外,还有谁对源了解比较多?”叶fán想从基础学起,想成为源天师肯定不那么容易。“老辈的人物都知道一些,不过要说精通,还只有张五爷一人。

  叶兄点了点头,来到石寨的这几日,tā对源格认知提升了很多,需要继续学习。

  就在当日的下午,石寨外人喊马嘶,寨中的人一阵慌乱。

  “陈大胡子来了,带了好十几号人,要灭我men寨子 !”

  “肆躲起来,流寇来了,全都拿着家伙,要血洗我men村子。

  许多青壮年组织老幼躲藏起来,而后拎着尖刀冲到了寨门前。

  “该杀千刀的土匪,就知道欺负百姓,怎么不去哪些门派劫掠,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tāmen很多人都齿与于那些门派,都有大势 力在背后扶持,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村中的青壮年都很硬气,kàn到那些流寇阄来,没有惧意,皆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今天不是打生打死,你men老实点。”张五爷与几个老人喝斥这些热血青年。在石寨外,尘土冲天,数十◎骑人马眨眼就到了近前,人喊马嘶,杀气阵阵。

  所有人都骑坐在龙辕马上,青色鲸甲闪烁,狰狞凶猛,每个人都带着股血腥味。很明显是这是一伙凶徒,杀过不少人,比一般的流寇要凶残很多。

  这几日,叶fán在方圆百里内击毙了一些流寇,但一直没有能够寻到这批人,今日终于上门了。

  正中央一头龙辕马上,端坐着一个四十岁的大胡子,卷曲的须蓬松着,如同狮子的鬓毛一般,kàn起来很凶狂。“石寨里的人滚出来!”流寇中有不少人大喝。。“敢拿着刀子等我men,你men真是活腻歪了。”很多流寇面色不善

  张五爷排众而出,站在石寨内,道:“各位大人息怒,北域男儿谁不带刀,我men向来如此。”

  有流寇冷笑,道:“少废话,该交上来的源准备好了吗?别告诉我,分量不足,还需要时间,我men可没有耐心。”“今天如果交不上源,你men寨子将彻底成为过去,我men立刻踏平,让这里成为一片血地。”这群匪寇全都吞叫嚣,杀气阵阵,弥漫而来。

  张五爷知道,这绝对是一帮刽子手,不是说笑而已。tā将一袋源打开,顿时光华闪闪,将所有亡命之徒的眼神都吸引了过来。“不错,这些源的品质还说的过去,张老头你本事不小啊,这么短的时间内真凑齐了。”陈大胡子带着数十号流寇上前。“各位大人的吩咐,小老儿不敢不从。”张五爷拱手。数斤源,五光十色,灵气四溢,彩啶流转。

  这些都是叶fán的源,正好五斤多一些,tā不想在石寨动手,tā认为这帮流寇恐怕有什么门派支持。若是在这里大开杀戒,说不定会连累这个村子,故此让张五爷将这些源 先送给tāmen。

  陈大胡子一把将源抄到了手里,仰天哈哈大笑,如破玫在擂动,非常难听。

  “还不错,正好五斤多一些,算你men运气,这个寨子免遭一劫。”tā拎着马鞭子,在张五爷的头上点了点,道:“早就听说你这个老东西眼力不fán,果然如此,你这老胳膊老腿的,活不了几年了,那就好好在这片地域给我导源……”

  就在这时,二愣子双眼通红,冲了过来,道:“陈大胡子,我姐姐呢,还我姐姐来。”

  陈大胡子旁边,一个流寇粗俗的大笑道:“你是说一个月前,我men带回去的那个少女,滋味不错,可惜还没尽兴,半个月前已经跳河了。“我跟你men拼了 !”二愣子当时就痛哭了出来,人虽然有点愣「但力气很大,石寨中四五个青年合力都按不住tā。“你这个傻子也敢跟我men叫板?”几名流寇眼神当时就立了起来。“再敢顶撞,我men立刻灭了你men的寨子 !”这群人杀人不眨眼,全都是亡命之徒,说的出做的到。“姐姐……”二愣子大哭,虽然平日有点憨,大大咧咧,但此刻却撕★心裂肺,痛哭流涕,在那里挣扎,浑身青筋浮现。

  寨子中的一位老人走过去,在tā身上点了一指,顿时让tā难以动弹,旁边的青壮年个个握紧刀把,恨不得立刻冲过去。

  “跟一个傻子生什么气。”◎一个流寇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我记得上次kàn到,这个傻子还有一个妹妹,也生的很标致,这次带走o巴。“傻子,去把你妹妹带来。”一个流寇上前,挥动马鞭,点指二愣子。“各位大人,你men不能这样做事,按要来我men已经交上了源,不要在伤害我men寨中的人了。”张五爷上前。“老东西,你少管闲事,一会儿还有事情交代你呢,先一边呆着去。”几名流寇将tā推搡到一边,用力在二愣子身上抽了几鞭子。“起来,去将你妹妹喊来!”其中一人解开了tā身上的禁制。“我跟你men拼了 !”二愣子嘴唇都咬破了,抓着地上的尖刀「就要其tā青年见状,也都纷纷举起雪亮的刀刃,大步逼近。

  “真是反了,一群fán人也敢反抗?!”这帮凶徒,全都立起眼睛,其中一人重重的挥动鞭子,将二愣子轴翻在地,吐了一口唾沫,道:“你这个傻子,自己不想活,也别连累你men村子啊。

  “赶紧去将你妹妹带来,不然的话,我血洗你men这■里……”

  这群亡命之徒,极其凶狂,蛮横无比。

  “我说话呢,你没听到吗?赶紧去将你妹妹喊来!”又有人狠狠的抽了二愣子几鞭子。

  石寨中的年轻人,全都热血上涌,恨不得立刻出手。★

  “算了,这次不要胡闹了。”后面,陈大胡子摆了摆手,tā怕浇起民愤,因为tā还需要这个寨子的人做事,转头kàn向张五爷,道:“你这老东西,导源确实有两手,现在我men迫切需要源,再给一个任务。“什么任务?”“二十天电,再交上五斤源。”“什么,我men刚刚交上。”张五爷向前望去。

  陈大胡子一脸假笑,道:“这是最后一次了,因 为现阶段,我men确实非常需要,以后有你的好处。”“可是,这么短的时间,我men真的寻不到……”

  “哪有那么多废话 !”陈大胡子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拨转马头离去,只留下一句冰冷的话语,道:“半个月的时间凑不足五斤源就等着被灭寨吧。”

  “老东西趁着还能活几年多挥点 余热。”一个流寇劈头抽了一鞭子,吐了一口唾沫,驭龙鳞马而去。

  “你这个傻子,便宜林了,下次给我小心点。”另一名流寇抽了二愣子几鞭子,飞身上马离去。

  “这帮杀千刀的王八蛋!”

  “这些吸血虫怎么不被天打雷劈?”

  石寨中的人愤怒,kàn着远去的背影,所有人都攥紧了拳头。

  二愣子如野兽一般长嚎,王枢死死的抱着tā,不让tā追赶。 ●
  叶fán走了过去,拍了拍二愣子的肩头,道:“跟我走。”

  张五爷等人没有多问什么,tāmen知道叶fán要去做什么,带上二愣子也好,不然这个孩子非别 装疯不可。

  数十名流寇▲一路行下去,又去了七八个小绿洲,总共收上来十几斤源,这才纵马离去,冲向远方。

  叶fán带着二愣子,在后不紧不慢的跟着,现这帮人非常谨慎,走走停停,生怕有人跟踪。

  让人惊讶的是,tāmen的据点居然在三百里外,在此地并没有闹出多大的动静,每次都是去远方劫掠。“这次收上来这么多的源,老头子应该能够突破了吧。”陈大胡子与旁边的一个流寇低声交谈。

  不多时,tāmen进入一片山地,尽是石林。这里没有什么植被,仅有一条河流穿行而过。“要尽快将这些源给老头子送去……”叶fán吃惊,通过tāmen的交谈,可以得知,真的有一个门派在扶持tā“青霞门在此地很有名吗?”叶fán问二愣子。

  “好像听说过,想起来了,我爷爷tāmen议论过,方圆五百里内,都是青霞门的势力范围。”二愣子一边说一边死死的盯着石林深处的那条河。人死不能复生,想开一些吧。”叶fán接了拍tā的肩头,而后探出神识,现共有五十一名凶徒。

  陈大胡子与另外一人达到了神桥境界,还有七八名命泉境界的修士,余者是最低阶的苦海境界。

  tā不想放走一人,按照兽皮古卷上的记载,在石林周围刻了一些道☆纹,将此地封锁。“好了,去为你姐姐报仇吧。”叶fán在带着二愣子走进石林中,“你men是什么人?”一个凶徒大叫起来。“噗”

  叶fán直接一指点出,一道金光冲出,一个血洞出现在tā的额头,死尸○当场栽倒在地。“何人擅闯我men的地盘?”呼啦一声,那些流寇全都冲了过来。”原来是你这个傻子,竟敢送上门来,是不是把你的妹妹带来“不对啊,这不是你妹妹,是个少年……”一群凶徒还没有kàn到不远处的死尸,不知死活的走上前来。

  远处,陈大胡子感觉大事不妙,当下没有说什么,直接就想飞遁而去,可是却被道纹所阻,无法逃离。tā焦急大喝,道:“兄弟给我杀了tāmen !”“二愣子,你长的憨头憨脑,你的姐妹到是很水灵……”这帮凶二愣子咬牙,眼睛都红了。”你men恶贯满盈,今天可以结束一切罪恶了。”叶fán不断点指,一具又一具尸体倒下,额头皆被神光洞穿。”你 一 一 一 一 一 一”流寇慌乱,纵然常年杀人,临到自己身上,也产生了恐惧。”噗”●“噗”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叶fán将手中的石矛掷出,接连将五人钉在了地上,这些人与二愣子有杀姐大恨。

  叶fán拍了拍tā的肩头,让tā自己去动手报仇,不然的话,tā非被被这种郁火非恐坏不可。被钉在地上的人出惨叫,二愣子近乎疯,刀劈嘴咬,满身都是血迹。”你men这帮人渣,掌握了一些力量,就真以为可以无法无天了“你是谁,可知道我men的来历?”陈大胡子色厉内荏,tā常年在死人堆里滚爬,直凳很敏锐,tā知道今日凶多吉少了。

  “你不就是为青霞门的一个老不死的服 务吗?”叶fán冷笑,道:“先收拾你men,等我腾出手来,找机会再击毙那个老家伙,为地方除害。身为北域门派,却暗中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真是十恶不赦。“在杀我men前,你可要想清后果,与青霞门为敌,在这片地域,你将无法生存。”陈大胡子喝吼,不断后退。

  “我不会满世界大喊,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谁知?”叶fán冷笑道:“我近期将要突破,正好缺一些磨刀石,不介意那个青霞门派人出来寻我。“哧”一道青光从石林中飞出,斩向叶兄的脖子,快如电芒。”当”叶兄轻轻弹了一指,一把圆月夸刃瞬间崩裂,坠落在地。”轰”

  tā样动拳头,向前砸去,轰隆一声巨响,萧方的大片石林一下子被粉碎了,那名与大胡子在同一境界的神桥修士,惨叫一声,骨断筋折,在地上翻滚。“你men无恶不作,手上沾满了鲜血,都上路吧。”叶fán连连蚌指,一道道金光射出,像是一颗颗流星一般。“噗噗噗……”响声不绝,不断有死尸栽倒在地。“别杀我……”陈大胡子嘶吼,虽为寇,但最后关头,比旁人还叶fán一巴掌拍碎其苦海,而后将其扔到二愣子的身前。此s1,二愣 子早已将那些被石矛钉住的流寇撕碎,;$ 身血红,大哭“还我姐姐来!”tā揪住陈大胡子,猛力撕咬。

  叶fán灭掉了所有流寇,转身走向石林深处,足足搜出来二十斤源,真不知道这群凶徒祸害了多少村寨,才收集这么多。

  此外,tā还现了一枚古玉,能有半个巴掌那么大,这是残玉,明显是断裂下来的一块。

  握是手中,顿时感觉到了一种古老与苍凉的气息,给人以一种奇异的感觉。“地 图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叶fán有些吃惊,在这片古玉上,刻着一些山川地脉图,也不知道传承多少代 了,这些痕迹都快被磨灭了。

  上面有一个字,让tā心中震动,虽然快模糊不清了,但仔细辨认,还是能够认出,竟然为“帝”字。“二愣子不要杀tā,我还有话问tā!”叶fán急忙大喊。此s1,陈大胡子惨不忍睹,浑身是血,不过还好没有咽气。“这枚古玉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陈大胡子早就怂 了,问什么说什么,道:“兄弟men掘源矿时,从源脉中挖出来的。”tā不断磕头,抱着二愣子的双腿,央求两人,道:“饶了我“怎么可能是封在源矿中的东西,这枚古玉上面有字……”“我解释的不轻,那是荒古前遗留下来的一座古矿,是掘源时从古“那座古矿奋哪里 ?”叶fán喝问。

  荒古前的古玉,让tā心中震动,尤其是上面那个“帝”字,令tā推想到了很多。

  要知道,就在这片地域,那座紫山与古代的大帝有关,tā正想进入寻找源天书呢。眼下,得到这样一枚古玉,tā不得不做出一些联想。“你不要杀我,我带你去寻找。”陈大胡子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

  叶fán一脚将tā踢开,探出强大的神念,直接刺入tā的识海,读取tā心中的记忆。这便是神识强大的好处,对方的心海对其跟不设防一般,直接就

  叶fán皱眉,这个家伙,果真是无恶不作,伤天害理的事情数之不尽,很快tā就寻到了要想的信息。

  那座古矿就在二百里外,并不是多 么遥远。

  “好了,二愣子你继续报仇吧。”叶fán站起身来。

  一个时辰之后,陈大胡子的惨叫声才停止,二愣子恸哭,跳进那条河中,不断呼唤自己姐姐的名字。

  叶fán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真实的北域,是罪恶的天堂,没有实力的话,什么悲惨的事情都可能会生。“走吧。”

  叶fán让tā在河水中清洗干净,扔给tā一套衣服,而后抹去此地所有的痕迹,带着tā冲天而起。

  在即将回到石寨时,叶fán盯着那座数千米高的紫山,反复观kàn手中的古玉。突然,另一条山岭出现在tā的视野。”是 这 里 一 一 一 一 一 一”tā一下子捕捉到了什么,飞到足够高的天空中,向前望去。

  在那座巨大的紫山周围,有九道山岭,但距离实在太遥远了,九条山脉皆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犹如毛毛虫一般★,微不可见。若绘在地图上,会清晰的觉,紫山处在九道山岭环绕的中心地

  叶fán低头观察古 玉,残缺的地图上的山脉,应该就是这片地域的两道山岭。“完整的古玉地图一定包括了紫山,想不到,在遥远的地○平线尽头,那些山岭也与紫山有关……”叶fán心中震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