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掀翻圣女


  叶凡知dào这是托词,摇光圣女不想立刻出手,究竟是否救他走还很难说,日的绝对不纯,多半只是对他的体质以及鼎感兴趣。

  天空中那杆大旗越可怖,黑的渗人,遮蔽云天,挡住了太阳。

 ◎ 叶凡急忙祭出自己的鼎,悬在与顶上空,骋枢』护住。

  “哗啦啦”

  那杆黑色的大旗猎猎作响,黑雾翻腾,乌云汹涌,一股庞大的压力如水银泻地,叶凡;$身**裂,如果不是先一步祭出鼎,此刻恐☆怕已遭遇不测yo

  叶凡以五行真火烧死姬家大人物,让姬海月心有顾忌,不敢全力以赴。

  “哼”

  姬海月冷哼号-一声,他不愿冒险,万一对方还有五行真火,焚殁了他的大旗,那可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在这一刻,他神情肃穆,背后一片白茫茫,无尽的冰雪浮现在虚空中,冰寒刺骨的冷气像是刀子一般冲来。“异象!”叶凡心中一惊,姬家果然强大,年轻一代的弟子又有一人修成了异

  皑皑白雪,接连天穹,无尽苍远,雪色无垠,寒风刺骨,呼啸而出,姬涤月站在一个冰雪的世界中,犹如_尊冰神。

  “雪舞天下!”姬海月大喝。他凝聚出的异象,具有莫测之伟力,向前逼压。在这片地域,鹅毛大雪纷飞,铺天盖地,白茫茫一片,méi有边际。

  每一朵雪花,都有巴掌那么大,寒光四射,片片晶莹,如刀剑一般锋锐,向叶凡席卷而去。“锵锵锵”

  天空中竞出了阵阵铿锵之音,千万雪刃飞舞,**绞碎高天,完全将这里覆盖了。

  叶凡心中凛然,头顶上方的鼎,快放大,万物母气流转,将他挡在下方。

  “若无五行真火,凭你一个轮海秘境的修士也想挡我?!”姬海月神色冷漠,立身在高空中,如冰河时代走出的神祗,大喝dào:“冰河封天!",他身后的冰雪世界,冲出无尽白茫茫的霉气,如海啸一般向着叶凡“轰隆隆”

  草原都在震动,所有植被全都快凋零,而后粉碎,纵然是那些岩石亦不能避免,瞬间冻裂,而后崩碎。可怕的极限寒流,毁灭一切阻挡,méi有什么可以拦截。

  草原崩裂出一dàodào大裂缝,蔓延向远处,看起来恐怖无比,但凡阻挡有形之质,皆化成了齑粉。冰封一切,冰冻一切,雪色的世界,取代了勃勃生机。”摇光圣地的美女,你不出手更待何时?”叶凡暗中传音。醉人的甜腻笑声传来,dào:“叶小弟你要坚持,我在准备中。叶凡明白,对方现在根本不想出手,一切都是借口而已。”轰隆隆”

  白茫茫的雾气像是汪洋一般冲到了眼前,如海啸般可怕,叶凡周围的一切当时就灰飞烟灭了。“砰”

  眨眼间,叶凡被无尽白雾笼罩,一瞬间就被冰封在了里面,冰寒而又坚冷的一座雕像出现在那里。☆晶莹闪亮,巨大的冰块将他封住!那尊鼎沉沉浮浮,不受影响,悬在冰雕上空。“纵然修到第三秘境的名宿,被冰封后也只能饮恨收场,再难续“凭他也想与海月哥争锋,如果méi有五普真火,他什么也不姬海月身后有数人工◎前,围绕着巨大的冰块观看。 “这个小畜生猖狂一场,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可惜可叹,我姬家的那几位前辈,竟被他给焚死了,真是不值啊!”“海月哥的冰雪异象果然神威难测,刚一出手,就将他斩灭了,不知dào以搜魂**,还能不能搜出那种无上步法。”

  “他的魂还méi有湮灭,我有分寸。”姬海月说到这里,探出大手,向着那尊鼎抓去,但是他忽然变色,快倒退,喝dào:“退后!“轰”

  巨大的冰块突然崩裂了,寒气肆虐,叶凡破冰而出,他méi有多余的动作,直接震动头顶上的鼎。“砰”

  有三名姬家子弟瞬间死亡,被鼎之力锁压成齑粉,只留下一点血雾飘散在空中。

  叶凡很遗憾,他故意被冰封,想待所有人都诱到近前,以万物母气炼成的鼎将一干人全部震死。méi有想到,姬海月这样敏锐,瞬间察觉到了异常,喝退所有人,最终他只震死三人而已。“这个小子果然卑鄙,正如姬惠姑祖所说的那般……”

  那十几人全都脸色阴沉,暗自咬牙,这种必赢的境地下,居然让对方灭掉了三人,实在是耻辱。“你的体质果然特殊,居然抵住了我的冰雪异象。”姬海月神色

  “姬皓月méi有跟你说吗,我连的他的神体异象都可以挡住,更遑论是你的冰雪异象。”叶凡所言非虚,他的身体非常特别,面对异象,会自动流转出异力,抗衡外界的异象,似不容亵渎。

  他自玉净瓶中抽出一根绿枝,这是圣果母体植株的叶条,如今神泉所剩不多,他开始服食圣树叶芽,来补充神力。

  每次催动鼎,都要耗费大量的神力,若是méi有这些东西,他很难坚持住。

  姬海月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dào:“你是说,任何异象都对你无用吗?那我来试试看!”“轰”

  在那白茫茫的冰雪世界中,突然现出勃勃生机,一株玉树苍劲如虬龙,一下子冲了出来,将所有人都定在了当场。

  在这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méi有白雪,méi有冰山,只有一株玉树,但是它却定住了这方空间。“哧”眨眼间,它冲到了叶凡的轮海前,就要破入!

  这个变故让叶凡也大吃一惊,这种异象确实奇诡,冰雪极尽后,竟可以封铺空间,闻所未闻。突然叶凡的轮海中,那珠青莲轻颤了●一下,武器缠绕,像是有莫名的异力涌出。“埤”

  那株定住空间的玉树,一下子崩碎在叶凡的身前,化成点点残碎的光华,消失不见。

  姬海月身体剧震,不自禁退后了一步,他的冰雪世界中,那株玉树■重新浮现而出,不过却暗淡了一些。“怎么可能?”他充满了不相信的神色,dào:“难dào你的体质真的可以天生克制各种异象?!”其他人这时恢复了自由,阵阵心悸,方才他们被定在当场,感觉到了阵阵恐怖的异力。“真是让我格讶,荒古圣休,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摇光圣女动听的声音再次传入叶凡的耳中。

  姬海月神色冰冷,dào:“我就以真正的实力斩灭你!”

  他虽然不过二十几岁,但实力堪比名宿,绝对战力足以灭掉叶凡。与一个彼岸境界的修士这样僵持,让他感觉颜面无光。

  “哗啦啦”

  黑色的大旗招展,遮天敫日,向着叶凡镇压而去。

  “轰”

  大地一下子崩碎了,这种绝对的威压,叶凡确实挡不住,鼎护着他坠落进大地裂缝下。

  大旗猎猎,每次抖动,大地都崩碎一次,几乎一瞬间,就将叶凡馈压进大地下数十米。

  如果不是他的鼎,由万物母气祭炼成,他现在早已灰飞烟灭,很难抵挡这种威势。不同境界,隔着天堑,面对修了三个秘境的强者,他的神力显得微不足dào。

  叶凡不断向口中塞圣树的嫩芽,补充神力,催动万物母气源根阻挡,若是méi有这两样东西,他必然会立刻形神俱灭。“摇光圣地的美女,你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难dào你想背我的尸体回去不成?”叶凡暗中传音。“不急,我看叶小弟还能坚持,我还需要准备一段时间。”摇光圣女娇柔的声音传来。

  “你爷爷的!■”叶凡很想将这四个字骂出,最后话锋一转,化成另外的话语,dào:“我说老婆,你再不出手,为夫就要驾鹤西归了「méi法去摇光圣地提亲了。”

  摇光圣女并无怒意,声音带着磁**,非常惑人,dào:●“再坚持片s1,姐姐就去救你……”“锵”

  就在这时,姬海月脸色冷漠,右手高举,而后向下劈落,在其右臂中竞冲出一把巨大的冰剑,直接劈开了大地,向着叶凡压落而去。“嘎嘣”

  他浑身的骨头都在震动,鼎虽然挡住了这一切,但是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强大的肉身都将崩碎了。

  鼎中确实还有-些五行真火,叶凡很想就此祭出,但是考虑到还要面对摇光圣女,他méi有妄动。“摇光圣女你再不出手,我直接将这尊鼎送给姬家。”传音完毕,叶凡大喝dào:“姬海月,我将万物母气源根送你了。”“轰”

  就在这时,这方天地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股强大的神力突然破入了进来,完全粉碎了姬海月布下的dào纹,让一切恢复清明。

  一具完全由光华凝聚成的人影,手持一口大剑,纵横劈斩,姬家的子弟如稻草人一般不堪一击,几乎是一剑一个,一团团血雾在天空中绽放。

  那已经不像是长剑,很像是雷神之锤,仿若重逾万钧,一击落下,必有一人粉碎,元论是何种法宝,都无法阻挡,跟着崩裂。几乎在片刻间,十几名姬家子弟全部形神俱灭,méi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姬海月目龇**裂,根本援救不及,大快了,快的未等他冲过去时,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哗啦啦”

  他将那杆大旗持在手中,猛烈摇动,顿时风雷漫天,云生云灭,大地都在颢抖。姬海月震怒,冲杀过去,与那光华凝聚的人影大战在在一起。虚空大手印,大虚空术等各种无上秘术齐出,快将这片天地打裂了。

  叶凡心中凛然,修行到革三秘境的强者,果然可怕,他有了紧迫感,必须要变强。

  虽然这样的年轻人,在这片地域只有十几人,但还是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此刻,地脉凝聚的“大势”已经被破开,再也不能阻挡叶凡离去,他脚踩神秘步法,眨眼消失在天际,时间不长就冲出去了上百里。“叶小弟你可真méi良心,我为救你,与人拼杀,你却逃之天天,不理会我。”摇光圣女声音甜腻,出现在远空,挡住了前路。

  她若神莲初绽,肌体晶莹,黑飘舞,狠狠轻灵,眼瞳若黑宝石般生辉,黛眉弯弯,稍一蹙,便有万种风情。

  衣带飘飘,长裙舞动,将那傲人的玉休勾勒的曲线起伏,曼妙多姿,称得上魔鬼的身材,可谓魅惑众生。

  可是,玉体偏偏闪shuò圣洁的光辉,绝色**感动人,却有如此光环笼罩,一半天使,一半魔女,让人生出错觉。“我是不想拖累你,所以先走一步而已,你不是追上来了嘛。”说到这里。叶凡心中一阵狐疑,dào:“刚才那个光彩是……”“是我dào宫内蕴的一尊神祗,如何,展现出那种大开大合的剑法后,能够骗过姬海月吧。”

  摇光圣女甜笑,玉容不施粉黛,却人比花娇,让人明晚什么是千娇百媚,什么是一笑倾砥■,绝色姿容极其惑人。

  就在这时,远空一dào神光冲至,华韵内敛,浮现出清晰姿容,竟与摇光圣女很像,不过却是身穿战?”银光闪闪,金属甲胄的冷光「将其承托的更加美丽,有一股另类的气质。“刷”这尊神祗méi入她的胸腹间,只留下点点神力波动,芳踪渺然。

  摆脱了姬海月,又被摇先圣女截住,叶凡感觉更加麻烦了,此女非凡,难以对付。“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摆脱姬家,现在这片大草原上有

  数百名强大的修士在寻我。摇光圣女巧笑言兮,美日盼兮,dào:“踉我走吧,保证联扁危险。”

  叶凡蹙眉,他不想去摇先圣地,可是这个绝色美■女实力强大,他多半难以摆脱。

  “叶小弟尽管放心,不是去摇光圣地,我待被派往北域,到时候我们可以结伴而行。”她袖唇润泽,**感动人,带着一绫笑意,dào:“先离开这片草原。”

  叶凡m■éi有多说什么,在后跟着她,来到一片荒芜之地,有一片破败的宫殿。

  摇光圣女轻晷的迈步而入,而后对叶凡招手,dào:“此地的域门,被我修复了,能够传送我们到数万里之外,快摆脱姬家。”“不是去要▲摇光圣地?

  “我不会骗你,绝对不是。”

  叶凡仔细观察dào纹,方位确实不是捣光圣地,眼下méi有更好的选择,为了摆脱姬家,他决定冒险,站在玄玉台上。当源被置入后,蝮时光华冲天,一股◆▲摇光圣地?

  “我不会骗你,绝对不是。”

  叶凡仔细观察dào纹,方位确实不是捣光圣地,眼下méi有更好的选择,为了摆脱姬家,他决定冒险yáoguāngshèngdì?

  “wǒbúhuìpiànnǐ,juéduìbúshì。”

  yèfánzǎixìguānchádàowén,fāngwèiquèshíbúshìdǎoguāngshèngdì,yǎnxiàméiyǒugènghǎodexuǎnzé,wéilebǎituōjījiā,tājuédìngmàoxiǎn,zhànzàixuányùtáishàng。dāngyuánbèizhìrùhòu,fùshíguānghuáchōngtiān,yīgǔ强大的能量波动传出。域门开启,虚空裂开,两人迈步而入。不过,两人距离有些远,都有忌惮,不想靠的太近。

  时间不长,无尽的黑暗消失,光明出现在前方,他们顺利横渡虚空,出现在一片花香鸟语般的净土内。

  溪水潺潺而流,草木芬芳,山清水秀,一座座亭台点缀在山水间,清净而自然。“这是我的一处居所,距离刚才那片地域足有三万里,你大可放

  放心才怪!叶凡心中腹诽。他打量周围的景物,随时准备遁走,他觉得摇光圣女很难缠。

  “叶小弟我对你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你无需处处提防我。”摇光圣女拢了拢秀,嫣然笑dào:“我不要你的万物母气源根,我只想一观你的荒古圣体,到底有何奇特之处。”

  叶凡压根就méi有将她当作救苦救难的女菩萨,虽然被称作圣女,但其行事更像妖女,到了现在果然要对付他了。不过,总好过被姬家围杀在大草展前,眼下他还有机会,鹿死谁手还很难说。“我的体质很糟糕,现在被称作废体,有什么好看的。”叶凡不想让她探其身体。

  “叶小弟你太谦虚了,荒古圣体落有大秘密,无尽岁月以来「虽然不能修行了,但圣地却一直méi有放弃,若是现,一定会收入门墙。”摇光圣女妩媚一笑,dào:“我不会将你交给圣地,让他们研究,我只想自己看看,到底有何神秘。”叶凡望着那张绝美而晶莹的俏脸,dào:“我如果不答应呢。”“那我只好先委屈一下叶小弟,让你熟睡,自己看个仔细。”摇光圣女秀飘舞,纤秀的须项雪白而臬腻,非常动人。“你在此地布7-了dào纹,凝聚有山川大地之势,想要把我封在这里?”叶凡打量周围的秀丽山水。

  摇光圣女睫毛轻颢,瞟了他一眼,眼神勾魂,dào:“不要将我想的那么坏,我怎么会这样对叶小弟呢。”

  叶凡就要将鼎祭出,护住己身,而后飞遁,他不想与这妖娆的圣女继续缠下去了。“你……”就在这时,他大吃一惊,体内神力沉重,流转不畅,难以将鼎祭出,他喝dào:“你做了什么?”

  摇光圣女出银铃般的笑声,dào:“看来叶小弟方才对我起了杀机,想运转神力,一定感应到了自身的变化。”叶凡盯着她,一言不。

  “在你和姬海月动手时,我不小心将‘封仙散,洒落了一些,是我摇光的太上长老花费数十年光阴炼制的,据说如果剂量足够的话,可将大能的神力都封至干涸。”摇光圣女淡淡的笑着,dào:“我这样做,是不想与叶小弟生不愉快,不然我们若动手,我可能会不小心将你杀死哦,那岂不是大无趣了。”“行,你够狠。”叶凡慢慢向前走去。

  摇光圣女甜甜的笑dào:“我知dào叶小弟肉身强横,堪比重宝,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别太靠近我哦。”

  她丰臀;$圆,蛮腰纤细,双峰傲然,缜项秀美,玉容绝世,此刻摇动玉体,轻盈后退,莲姿动人,笑的分外柔媚。叶凡恨的牙根痒痒,估测了一下距离,确实有些远,这个摇光圣女太谨慎了。

  就在这一刻,他集中精神,眉心金色的小湖震动,神识刹那化形而出,向前攻去。

  “啊一一一一一一你一一一一一一”摇光圣女出惊叫,绝色容颜显出痛苦之色,摇摇**坠。

  叶凡快向前冲去,强大的神识攻击不止,风驰电毕,刹那来到了近前,虎跃而上,将摇光圣女扑倒在芳草地上。

  可是,摇光圣女也仅仅最初惊叫了一声,并méi有精神萎靡,她的眉心也神光绽放,璀璨无比。

  这一刻,她刷的一声睁开了双眸,望向叶凡,同☆时那柔软的玉休中传出恐怖的神力波动。此刻,她虽然méi有被伤到识海,但却无法分心,叶凡的神识力量太恐怖了,几乎将她压制。

  叶凡感觉快接不住这具妙休了,柔软的仙躯有汪洋般的神力在波动,即将将他◆掀飞。

  他神识攻击不断,眉心那汪金色的小潮,像是一轮太阳一般耀眼,同时采取攻心术,一口向下咬去。沁人心脾的馨香传来,他咬住了摇光圣女的耳朵,死不撒口。“你一一一一1一”

  果然,摇光圣女羞怒交加,眉心射出的神华一阵荡漾,叶凡则猛力催动神识之力攻击。

  章节名,我想写推倒圣女的,怕被和谐,那啥,兄弟你们要和谐啊,8shanmen,8shanmen,翻倍最后一天了,再不投来,要失去双倍的机会了。

  太不和谐了,8shanmen不够猛烈,强烈呼唤。(未完待续,如**知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