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摧枯拉朽


  “你竟敢只 身前来杀我,好大的胆子 !”韩易水额头青 筋暴跳,对方将其十大弟子全部击毙,还敢回来杀他,这种果断与镇-定,少有人能jí,让他心zhōng波涠起伏。

  “你派出十大弟子,欲除我ér后快,利刃向我斩来,我自然不会隐忍,特来上门杀你!”叶凡被金色的光华笼罩,通体神辉绚烂,如披甲的黄金战神,气势迫人。“你自认为杀的了我吗,能够活着离开灵墟洞天吗?”韩易水阴沉似水。“杀你并不难,事 了拂衣去,不会激起任何波涠。”叶凡非常从容。

  韩 易水惊怒交加,对方这不仅是自信的表现,也是对他的一种蔑视,他寒声道:“小小年纪就这样可怕,若是让你长大,蔌地还有谁能降你,今日我便做一回绝灭之事,将你扼杀在摇篮zhōng。”

  叶凡轻笑出声,道:“想扼杀我?不要做梦了,我知道你的打算,不就是想拖延时间吗,可惜你没有机会,今日注定难逃一死。”

  韩易水脸色骤变,对方只身回来杀他,这种果断与从容,让他心zhōng升起一股寒意,当下竟不战ér退,急冲ér去,想要遁走。“韩易水你太让我失望 了……”叶凡化成一道金光,后先至,挡住了他的去路。

  韩易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四岁左右、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的少本竟如此可怕,度比他要快上很多。“太上长老等人马上就到,你没有一丝机会。”韩易水脸上杀机毕露,想给叶凡造成心理压力,他好有可乘之机。

  叶凡露出一个少年应有的阳光笑容,道:“韩易水你先是拖延时间,后又大声传音,真以为我没有觉察到吗?”“你觉察到又如何?”

  “既然敢来杀你,我岂能如此大意,进入山谷后,我刻印下不少道纹',在外面看来,此地一片宁静,并没有任何异常,你白费心机了。

  “你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懂得‘道纹'的排列,我不相信。”韩易水脸色阴晴不定。

  “说起来要感谢你那心狠shǒu辣的弟弟,他○不仅将半生辛苦采摘ér来的灵药尽数送我,ér且给我留下两卷兽皮古纹'的阐述,我虽然无法参透,但照猫画虎还是能够做到的。”

  “我弟弟消失三年多了,是……被你杀的?”韩易水的双眉顿时立了◇起来,眼zhōng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

  “他想将我炼药,结果非常不幸,将自己搭进去了,今日你们兄弟二人可以团圆了。”“小崽子,你以为这样就能激怒我吗?你不会有机可乘。”

  叶凡收敛笑容,道:“现在我送你上路。”他一拳轰出,虚空颤动,将周围的元气全部抽空了,金色的拳头像是山岳一般,带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哧”

  韩长老先祭出 了一把银尺,快放大,丈量天地,闪烁出洁白色的光芒,像是一条银龙冲来,拍击向叶凡的头颅。“当”

  叶凡那金色的拳头,重重的砸在银尺上,传出“咔嚓”一声脆响,银辉四散,那把银华灿灿的尺子刹那间暗淡了下去“砰”的一声碎裂在空zhōng。

 ○ 韩易水瞳孔急骤收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徒shǒu打碎了他一件强大的宝物,这还是拳头吗,简直堪比神兵宝刃。

  叶凡像是一阵狂风一般冲来,黄金焰火如潮水般冲至,金色的拳头越来越大,带◇着无比狂霸的力量砸下,将虚空都震的摇动了起来。

  韩易水神色大变,他从来想到过这个级数的修士会以**相搏,直接硬撼灵宝,尤其是这样一'个少年,带给他以极其强大的的震撼。“锵”

  在他的身前,青光一闪,一面青碧色的盾牌浮现ér出,迎风ér展,快放大到四五米高,闪烁着金属特有的光泽,显得厚重无比,将他遮挡在后面。

  “咚”

  青碧色的盾牌虽然是宝物,但依然难以阻挡叶凡,金色的拳头像是有魔性一般,具有无以伦比的力量,一拳轰下,四五米高的厚重宝盾一下子四分五裂。

  强大的冲击力不可阻挡,金色能量如滔滔长河,韩易水当场被掀翻了出去,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他充满□了震惊之色,这仅仅是拳风ér已,若是被真正击zhōng,他不敢想象后果。

  韩易水如飞ér退,体内光华绽放,他身为炼器师,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九把乌黑的骨矛冲出,雾气翻涌,黑的瘘人,像是魔鬼的九★根利爪,一下子冲 了过来。

  叶凡站在原地,挥动金色的拳头,强大的战力,让空间都扭曲了,与九根乌 黑的骨矛不断碰撞,出阵阵“铿锵”之音。

  非常可怕的事情生了,漫天黑雾被金色的拳头生生震散,朗朗乾坤浮现ér出,九根骨矛寸寸碎裂,化成齑粉,随风ér杨,飘落ér下,彻底粉碎。

  这……”韩易水瞠目结舌,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这根本不是正常的修士,这样强横的**,燕地绝无仅有,本身就是灵宝,越任何武器。“还有什么宝物尽管祭出来吧,让我看看自己的**极限。”

  “你……”韩易水惊怒交加,对方根本未把他放在心上,竟将其当成了试金石。紫光一闪,他的shǒuzhōng多了一张大网,快冲了下来,网内有紫色的八卦图闪若隐若现。

  这让叶凡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了强大的神力波动,当下不敢大意,体内海啸lián天,神力涌动。“轰”

  叶凡挥动双拳,体外有黄金神火在燃烧,神力如海,比方才强盛很多,金色的拳头无坚不摧,紫色的大网一下子粉碎,化成一片光雾,消失在天空zhōng。

  韩易水面色苍白,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冲击,根本无法想象,一 个人的肉壳为何强横如此,严重违背了常理。

  “小崽子你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这时,韩易水的shǒuzhōng多了一个锃亮的银葫芦,闪烁出阵阵宝辉,他将葫芦赛摘下,道:“也许该结束了 !”

  银葫芦飞起,快放大,化成小山一般大小,葫芦嘴冲下,流转出迷蒙的气息,通体绽放光华,像是一座银山横在天空zhōng。叶凡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撕扯着他,顿时让他双脚拔地ér起,向着银葫芦飞去,像是一口海眼,将周 围的一切灵气都抽干了,开始吞噬有形之物。“这是韩某祭炼了 多 半生的武器,我不信你的**可以挡住,将你收进去,化为脓血,为我的弟子报仇!”

  “那你便试试看 !”叶凡突然加,身如长虹,一 下子冲★到了葫芦嘴前,拳意滔天,光华璀璨,金色的拳头,摧枯拉朽,在“咔嚓咔嚓”声zhōng,将葫芦嘀打的崩碎了开来。

  “轰”

  叶凡的肌体晶莹闪闪,像是千锤百炼的神铁一般,无坚不摧,金色的拳◆★到了葫芦嘴前,拳意滔天,光华璀璨,金色的拳头,摧枯拉朽,在“咔嚓咔嚓”声zhōng,将葫芦嘀打的崩碎了开来。

  “轰”

dàolehúlúzuǐqián,quányìtāotiān,guānghuácuǐcàn,jīnsèdequántóu,cuīkūlāxiǔ,zài“kāchākāchā”shēngzhōng,jiānghúlúdīdǎdebēngsuìlekāilái。

  “hōng”

  yèfándejītǐjīngyíngshǎnshǎn,xiàngshìqiānchuíbǎiliàndeshéntiěyībān,wújiānbúcuī,jīnsèdequán头-,爆出滔天神焰,生生将银葫芦打爆了。“你……这不可能!”韩易水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色,他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没有时间与你纠缠了,韩易水我逼你上路!”“我乃灵墟洞天的长老,你若杀我,将会遭遇无休止的追杀,最终难逃一死。”

  叶凡轻笑,学着他的口吻,道:“我乃一介凡人,你遣十大弟子杀我,备然要遭遇逆杀,你难逃一死。”“你……”韩易水变色,他知道凶多吉少了,这个少年太果断了,敢只身前来杀他,绝不可能就此收shǒu。

  “你有杀我之心,我怎么可能给自己留下大患呢,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叶凡一冲ér过,韩易水慌忙zhōng祭出七八件宝物,但是却难挡叶凡的宝休,金色的拳头在他眼zhōng不断放大。

  “砰”

  韩易水的躯体四分五裂,血花四溅,坠话下天空,生命就此终结。

  叶凡降落在地,强大的气势渐渐消失,闪烁着宝辉的肌体慢慢归于平凡,不再有光华流转,他在山谷zhōng一番搜索,但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片刻后,他走出山谷,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脸上挂着笑容,从容自若的向山门走去。

  离开 灵墟洞天不久,叶凡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自身后方向汹涌ér来,这绝对是越神桥境界的修士。

  他可没有狂妄到与彼岸境界、或者越彼岸境界的太长老对决,不同大境界间的实力差距巨大无比,无法逾越,他头也不回的远去。

  叶凡具有与众不同▲的金色苦海,此刻体内海啸lián天,闪电交织,他被一片金色的汪洋与雷电彻底覆盖了,璀璨夺目,眨眼间消失在天际。

  半个月后,叶凡出现在魏国,与燕地相隔五个国家,足足十万七千里,没有人追杀下来。◎

  魏国南北长五千里,东西长六千里,疆域比燕地大上不少,但在整片东荒来说,依然是沧海一粟。

  当向人问jí瑶池圣地在何方,得到答案后,叶凡头大如斗,距离之遥远出他的想象,凡人走上几生几世也无法到达那片区域,修士驭虹ér行也要足足飞上数年时光。

  他无力呻吟,揉着太阳穴自语,道:“这是一颗星球吗,根本不可能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疆域,完全出了常理。”

  如果驭虹ér行的☆话,根本无法修炼,这样白白蹉跎几年光阴「实在是一种奢侈的浪费,叶凡觉得不能这样 虚度,他承受不起。

  他多方向人打探得知,还有 另外一种方法可行,那便是刻下最玄奥的道纹,凝聚天势,夺天地之造f●t,开启“域门”横渡虚空,许多大门派都可以做到。

  但若是一次跨越大半个东荒,在这片地域只有两家有如此通天的shǒu段。一走向西两万里的姬家,二走向东三万里的摇光圣地,他们传承悠久,底蕴深厚,绝对可以做到。

  开启域门,横渡虚空,距离越远,消耗的能量越大,这两家不可能为他这样一个神桥境界的小修士行方便之门,这让他感觉一阵头疼。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有时间缓冲,并不急于得到“道宫”秘境的修行法门,叶凡打算在魏国驻留一段时间,想办法横渡虚空。

  骁都非常繁华,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摩肩擦蛭,川流不息「叶凡在城内居住了下来,虽身处滚滚红尘zhōng,但每日都坚持修行,偶尔去城外的深山zhōng走动一下。每天修行时,叶凡都在思索,如何变的更强。

  他的骨骼洁 白如玉,堪比神铁之坚,五脏六腑无瑕无垢,没有一丝杂质,犹如神器,肌体晶莹剔透,灿灿生辉,坚韧无比,这是一种强大的优势。

  叶凡一直在思索,如何将这种优势继续扩大,灵墟洞天一战「肉壳的纯粹力量让怊I感觉到了一股原始与野性的战力,他觉得如果能够将之与神通还有武器结合起来,无疑会进一步提升实力。

  “我服食过圣药,前后两次脱胎换骨,肌体强横,可以继续锤炼下去……”他想到了故乡的各种拳术,他曾经练习过一些,想以此来锤炼**,但总觉得单纯的格斗术无法与修仙的人抗衡。

  骁都的万丈红尘,与深山zhōng的安宁寂静,形成强烈的反差,一个月下来,他没有想到横渡虚空的办法,但却多了一种感悟,他想到了太极。“太极动ér生阳,动极ér静,静ér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对,修行太极!”他并不是要修行太极拳,ér是想按照各种古籍zhōng的记载,参照古人对太极的理解,修太极体术,锤炼肉壳。“太极本就是道的演化,我若修行这样的体术,便不再是单纯的格斗术,足与各种修仙的玄法媲美。”

  他虽然读过很多关于太极的古籍,明晚其深意,但是想要将其具体化生成一钟体术,毫无疑问,将是一个极其漫长与艰难的过程。“若是成功,将来也许不比各种神秘的古★经差,这毕竟是古zhōng国的智 慧 结 晶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叶凡并不是想舍弃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相反会更加认真修炼,毕竟这是一个完满ér又成熟的修炼体系。锤炼肉壳,只是为提升战力□ér已,需要慢慢摸索,注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今天当一回辰一更把,熬夜受不了了,白天精神疲惫。为了明天早更,不能熬夜了,太伤身体,这本书,辰东很努力,明天继续奋斗,以后还是两更。请各位书 友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