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天璇圣女


  这个女子明眸皓齿,若出水芙蓉,清丽绝世,站在悬崖上,若再迈出半脚,就会坠落下无尽深渊,她一身白衣随风飘动,似是将乘风而去的广寒仙子,凡脱俗。

  叶凡想在她身上寻出一点瑕疵都不能,这个女子美丽的根本不像是现实中的人,给人以非常梦幻的感觉,钟天地之灵慧,绝尘世之俗气,冰肌玉骨,近乎完美。

  在他所见到的女子中,若单以容貌而论,唯有一人可与之相媲美,那就是在妖帝坟冢前所遇到的那个完美女子。

  “在这样的绝地怎么会有一个丰姿绝世的女子 ?”叶凡心生 警兆,xiàng后退了几步。他拥有荒古圣体,肉壳都衰老了,但前方那个女子却没有丝毫变化,根本不受荒古禁地的影响,很难想象她到底有什么来头。

  “你站那里作甚,还不快去采摘神药?”姜汉忠在下面大喝。下方的三人能够看到山巅边缘的叶凡,但却无法现里面靠近悬崖的女子。

  山崖上,妖邪的气息在涌动,如画中走出的女□子,袅袅娜娜,莲步款款,xiàng着叶凡是来。

  “不好!”叶凡感觉肌体老化的度加快了一些,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至,他快xiàng着山下后退。

  这个女子绝不简单,确切的说非常恐怖,她☆具有荒古深测下特有的力量,让叶凡都感觉难以承受了。如果不是金色苦海没有枯竭,此刻浪涛冲天,竭尽所能的抵御,恐怕他已经彻底老死,化成 了飞灰。

  “她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荒、吧?!”叶凡心中震惊,他早已听说,荒古深渊下有未知的东西,不知道是一种生物还是某种力量,被称作“荒”o

  想到这里,叶凡快xiàng山下倒退而去,他要把这名风华绝代的女子交给姜汉忠等人对付。“你为什么退了回来?”姜汉忠喝斥。“不好,怎么多了一个女子?”姬云峰脸色骤变,他最先看到那个白衣女子,顿时感觉生命流逝的度加快了一些。

  “那是……”摇光圣地的 长老徐道凌像是现了什么 不可&,议的事情,脸上露出极度■震惊的神色,他蹬蹬蹬xiàng后退了几大步,脸色惨白无比,充满了恐惧。

  看到他这个样子,姜汉忠与姬云峰也吓了一大跳,跟随他快后退,问道:“怎么 了,那个女子有什么-来历?”“让人难以相信,太■不可思议了 !”摇光圣地的长老徐道凌脸色白,道:“我曾经见到过这个女子的画像。”

  姬云峰低声道:“她的画像很特别吗?不过她确实姿容绝世,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那个画像是六千年前的古物!”

  姜汉忠与姬云峰听闻后顿时倒吸冷气,六千年前的人物……实在让人震惊,强大如他们的家族,似乎也没有活的这么久远的人。“她不是活人!”绘道凌面色惨白的说道。“什么?!”姬云峰与姜汉忠顿时◎变色,瞬间想到了什么。“在六千年前,她号称东荒第一圣女,无瑕无垢,古史上数位名 震东荒的盖世大人物都曾在她身边追随过。”

  当徐道凌说到这里后,姬云峰与姜汉忠渐渐猜出了山巅上那个女子的身份,两○人同时颢声道:“六千年前,那个鼎盛到极点的仙门圣地在此覆灭,她是那个门派的人?”“不错,她是六千年前的天璇圣女!”徐道凌在说这些话时,感觉头大如斗,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古史中的人物。

  昔日,覆灭于 此的圣地名为一十一十天璇,同摇光圣地一般「以北斗七星中的星辰命名。“我摇光圣地当 年有位大人物曾经为她瀹然神伤,遗留有她的画像,存与我派古库中。”

  叶凡生命神泉未干涸,灵觉依然敏锐,将他们的话语听的清清楚楚,心中极度震惊。这个完美的女子竟是昔日东荒第一圣女,出 身于那个已经覆灭的仙门圣地,是老疯子的同门。

  老疯子痴痴呆呆,曾经眺望荒古禁地整整一夜,若是见到昔年的圣女形体不朽,依然栩栩如生,不知会作何感想。“早已死去六千年,现在又出现了,只有一个可能,她可能成为了‘荒nú,。”姜汉忠这样说道。

  在那遥远的过去,有数位盖代人物在晚年深入荒古禁地,独闯无尽深渊,最终全部化成了“荒nú”。

  “非绝代人物不能成为荒nú,她虽然已经死去六千年了,但是恐怕依然很可怕。”姬奎峰沉声道:“怎么办,难道我们要退走吗,我感觉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她身上有无比浓重的■‘荒,之气息。”“恐怕我们已经走不了 !”徐道凌浑身冒冷汗。

  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如幽灵一般,无声无息的飘落下来,略过叶凡,xiàng他们三人飞来。

  叶凡暗暗叫苦,觉得很有可能会殒落●在这里。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第一次出现在圣山上时,简直可以说是一帆风顺,没有任何危险,轻易就采摘到了圣药。“我明白了,当日一切都是因为九具龙尸与青铜古棺从天外坠落在此,震慑住了无尽深渊下的‘荒、,令荒n○ú等不敢出现。”

  “拼了 !”这时姜汉忠出手,手握锦盒,浑身光芒万丈,一面紫铜镜冲出他格身体,背面刻印有八卦图,正面光华如满月,照耀出绚烂的光芒,一道巨大的光束粗如房屋,刹冲xiàng天璇圣★úděngbúgǎnchūxiàn。”

  “pīnle !”zhèshíjiānghànzhōngchūshǒu,shǒuwòjǐnhé,húnshēnguāngmángwànzhàng,yīmiànzǐtóngjìngchōngchūtāgéshēntǐ,bèimiànkèyìnyǒubāguàtú,zhèngmiànguānghuárúmǎnyuè,zhàoyàochūxuànlàndeguāngmáng,yīdàojùdàdeguāngshùcūrúfángwū,shāchōngxiàngtiānxuánshèng女。

  整座圣山之巅都摇动了起来,光束似银河丝1落下九天,让人感觉到了无尽恐怖的威压。

  叶凡心中骇然,姜汉忠的实力如测似海,望不到尽头,是他这个命泉境界的修士所不能够想象的,根本无法估量,这样恐怖的光束若是打在他的身上,瞬间就会让他化成灰烬。“这应该越彼岸境界了吧……”他知道人体除了“轮海”外,还有其他秘境。“哧”

  让人吃惊的事情生了,那让日月星辰都瀹然失色的光束,竟化成一缕轻烟消失在天璇圣女的身前,没有伤到她一丝一毫。“当”

  一声金属颢音出,紫铜八卦镜坠落在地,姜汉忠脸色惨白,摇摇欲坠,他的神力源泉再次干涸。“哗”姬云峰出手了,手握黑色的奇石,他的身体中冲出一把天罗伞,遮天蔽目,xiàng着女子鼓荡而去,眐风大作,日月无光。”砰”

  那个女子轻轻点出一指,天空中那铺天盖地而下的巨伞当场被洞穿,光华暗淡,坠落而下。姬云峰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苍老的身体佝偻着,蹬蹬蹬xiàng后退去,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徐兄快动用你的禁器,里面不是封印有摇光圣地太上长老的神力吗,可以动用两次,想来能够对抗她。”姬云峰焦急的催促。

  徐道凌的手中出现一片巴掌大的碧叶,似绿玉一般,闪烁着晶莹的光泽,道纹密布,他以双手夹住,顿时出现无尽烛目的神霞,化成màn天的绿光,一下子将整座山巅都淹没了,天璇圣女被覆盖在里面。

  这种恐怖的能量浩瀚无比,像是màn天星辰化成绿霞坠落 了下来,让天地都在颢栗,足足持续了半刻钟,绿光才渐渐消散。不远处叶凡倒吸冷气!

  天璇圣女没有移动一步,静静的站在前方,连白色的衣裙都没有飘动,可怕的近乎妖邪。

  三位长老神色惨白,彼此看了一眼,不约而同握住禁器,同时出手,展现自己最强的神通,这里顿时光华万丈,气冲霄汉,神力滔天,完全将天璇圣女淹没了。

  然而,当神通施尽,光华敛去后,天璇圣女依然 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没有受到一点冲击。“咔嚓”

  姬云峰与徐道凌手中的禁器近乎崩碎,不能再用,他们脸色灰暗,皱纹堆积,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生命力近乎干涸了。

  姜汉忠也衰老不堪,他手中的锦盒出现九道裂纹,在这一刻他咬牙道:“只能动用它了。”

  锦盒碎裂,他在的手中出现一座古塔,不过巴掌高,看起来暗淡无光,平淡无奇。但是仅仅一瞬间,一股可怕的威压震动了出来,比刚才所有能量波动都要猛烈很多倍。它仿佛是一方天地,而非一尊小塔,似可包容万物,收纳山川大“这是 一 一 一 一 一 一”徐道凌 的 浑 浊 老 眼 中 闪 烁 出 两 道 奇 光颢 声 道=“据说,姜家一直在仿制东荒至宝一一一一 荒塔,难道你们成功了 ?”

  “怎么可能成功,荒塔独一无二,与世同存,是不可复制的,这仅仅仿制出来的几件残次品之一。”姜汉忠没有任何动作,仿制的荒塔残品自主冲天而起,快放大,xiàng着天璇圣女娃压而去。,这 一 一 一 一 一 一”姬 云 峰倒 吸冷 气道=“仿制 的 残 品 也如 此 恐 怖在 荒古禁地没有被禁锢,真正的荒塔真是难以想象。”

  姜汉忠摇头道:“可惜只有一击之力,希望可以暂时将她镇压,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仿制的荒塔转眼间压落了下来,天地颤栗,塔身古朴而自然「道韵流转,凝聚有“天地大势”。

  天璇圣女快倒退,不敢搜其锋,但是古塔如影随影,最徙将她一下子镇压在下!“轰隆”一声大响,圣山摇动,荒塔仿制品快缩小,化成巴掌大“好!”徐道凌大叫了起来,道:“荒塔果然名不虚传,仿制出的残次品都有如此恐怖威压,在禁地可以自主慑敌,不受束缉。”

  叶凡心中凛然,这些荒古世家的底蕴太深厚了,连荒塔都仿制出 了残次品,将天璇圣女这等恐怖的荒nú都钐压,让他震撼无比。“快,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荒塔只有一击之力,只能镇压片章1,不久后就会自动崩碎。”姜汉忠焦急的喊道。“果真是……残次品。”姬云峰感觉冷水泼头。“你还在愣着干什么,快去采摘神药,然后下山来与我等汇“你爷爷的,真以为控制住我了?”“你……”三位长老全都变色,没有想到傀儡烙印竟没有起作用。”轰”就在这时,仿制的荒塔突然崩碎了,天璇圣女萎靡不振,出现在当“完了 !”姜汉忠惨笑。

  几乎在刹那间,他的**就枯干了,而后随风灰飞烟灭,接下来姬云峰与徐道凌也同时化☆成灰尘,像是经历了数万年的时光。

  同一时间,圣山脚下,那些苍老的骑士还有虚弱的蛮兽,全都血肉干枯,化成了白骨。

  叶凡心神震动,肌体快老化,金色的苦海浪涛冲天,神泉汩汩而涌,源源不断◆chénghuīchén,xiàngshìjīnglìleshùwànniándeshíguāng。

  tóngyīshíjiān,shèngshānjiǎoxià,nàxiēcānglǎodeqíshìháiyǒuxūruòdemánshòu,quándōuxuèròugànkū,huàchénglebáigǔ。

  yèfánxīnshénzhèndòng,jītǐkuàilǎohuà,jīnsèdekǔhǎilàngtāochōngtiān,shénquángǔgǔéryǒng,yuányuánbúduàn的溢出生命精气,阻止他走xiàng死亡。“荒古禁地竟要成为我的葬身之所吗?”叶凡感觉极度虚弱,他快xiàng着圣山上冲去,如今只有圣药与神泵可以救他。

  他刚刚冲上山巅,就现天璇圣女挡住了忸的去路,她白衣飘动,双眸如水,看起来空灵而**,像是有生命一般。

  “原来荒古禁地如此可怕,上次我们不过侥幸活着走出去而已…叶凡想要祭出自己的“鼎”但是却现神力不足。最终,他咬牙勉强祭出了金书,金光一闪,斩xiàng天璇圣女。“当”

  天璇圣女轻轻弹指,金书顿时坠落在地,她被金色的纸张深深吸引住了,将其摄到了手中。

  而后,天璇圣女无声无息来到叶凡近前,透出一股冰冷的气息,伸出一只纤纤玉手,xiàng着叶凡的苦海探去。“你……”叶凡倒退,但是根本躲不过,那只晶莹如玉、完美无暇的纤柔手掌,一下子没入了他的体内。

  叶凡快衰老,眨眼间便已是皮包骨头,几乎成为了骷髅。但就在这一刻,天璇圣女出了一声非常痛苦的尖叫,叶凡的苦海中的绿铜块轻轻颢动了一下,她顿时如遭雷击,金书落地,她被震的翻飞了出去,坠落进荒古深渊下。

  “仿制的荒塔馈压不了你,但我的绿铜块却堪比真◆正的荒塔,你想动它……”叶凡惨然的笑着,他的生命力近乎干涸,**干枯,伤口都没有血流出,即将死亡。但他却在坚持,摇摇晃晃的xiàng前走去。

  恍惚间,他闻到了 沁人心脾的芬芳,有几株奇异的小□树生长在前方,他似看到一个泉池在汩汩而 涌,而后他“噗通”一声栽倒了进去。第二章到了,圣药与神来将到手,呼唤8shanme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