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节 前夜


  夜幕降临。

  太安城安静不已,人们沉默地休息着,为等待明天的战斗。今天是水幕后一天,期间明匪尝试了攻击两次,但是没有攻破水幕。

  漆黑的夜色,魔纹光芒如水。

  左莫也★★没有往日的开朗,他神色严峻,偶尔闪动的目光,锐利得仿佛能刺进人的心里。

  “想什么?”霞公主的声音cóng身后传来,她走到左莫身边,并肩坐下来。

  “不知道。”左莫摇摇头。

  □■“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霞公主有些讶然,她嫣然笑道:“我还一直以为,你永远都有办fǎ,永远都胸有成竹呢!”

  看着沉默的左莫,还有因为这几天劳累而略显削瘦的脸庞,霞公主试探地问:“明天的战斗没□☆有把握?”

  “没有。”左莫摇头:“我问了不少人,才搞清楚明匪有多厉害。他们百蛮境的战部排名能杀进三十之内,所有人都是一群亡命之徒,战风狠辣剽悍,嗜杀如命。重要的是,他们人多!”

  “◇人多?”霞公主顺势问道。

  “嗯。”左莫目光闪动,淡淡道:“他们有两万人,统领阶以上达到一成半。关键是,他们有二十名将阶。”

  这些天,他费了不少力气,才把明匪的各种情报大致弄清楚。

  霞公主倒吸一口冷气,脸色有些发白。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花瓶,这个数据令她震惊。统领阶以上一成半,那就意味着有三千名统领阶,再加上二十名将阶,这样的战部,该有多么恐怖!

  太安城高手如云●,若是一对一,二十名将阶完全不够看。可若是一支战部里,二十名将阶率领三千统领阶,一盘散沙的太安城高手们,绝对没有半分胜利的机会。

  “他们每次战斗之后,战俘若是能够打败其他们的成员,便能够加入☆他们,活下来。被打败的队员,便会被淘汰,只有死路一条。”左莫目光投向深邃的夜色,平静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fǎ,不断地变强。明晖天赋过人,他厉害的地方,却是擅长一种禁制,正是凭借这种禁制,打造出这支如●狼似虎的盗匪。”

  越听霞公主脸色越是苍白,她虽然听过明匪的凶名,但是万万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厉害!

  她强自镇定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办fǎ?”

  左莫面容如常,道:“我们也不是◆●狼似虎的盗匪。”

  越听霞公主脸色越是苍白,她虽然听过明匪的凶名,但是万万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厉害!

  她强自镇定道:“lángsìhǔdedàofěi。”

  yuètīngxiágōngzhǔliǎnsèyuèshìcāngbái,tāsuīrántīngguòmíngfěidexiōngmíng,dànshìwànwànxiǎngbúdàotāmenjìngránrúcǐlìhài!

  tāqiángzìzhèndìngdào:“nándàojiùméiyǒuyīdiǎnbànfǎ?”

  zuǒmòmiànróngrúcháng,dào:“wǒmenyěbúshì没有优势。我们高手比他们多,他们将阶虽多,但若论起个人战力,应该不及我们。若是这些高手能齐心协力,未必没有突围的机会。”

  霞公主没有说话,她听出来,情况似乎比她想象得加糟糕。

  “但是,大伙个人实力不弱,但来历复杂,彼此难以信任,猜忌重重,若遇到危险,谁会把后背卖给别人?必定分崩离析。除非帅阶,个人武力这样正面战场上,没有多大的用处。”

  左莫声音有些闷:“还有这么多人,实太出乎我意料。”

  “那说明你深得大伙信赖哩。”霞公主安慰道。

  左莫苦笑:“之前我虽然紧张,却并自恃有几分突围的把握。但现,却别无他fǎ,只能硬拼了。”

  “好我们人多。”霞公主强笑道。

  “这是真正的乌合之众啊,若是给我时间,倒真不惧这明匪。可惜只有三天!”左莫满脸苦笑:“只能人事,听天命了!”

  霞公主轻叹道:“我看你镇定自若,还以为你胸有成竹,原来你心里也没底啊!”

  “你以为我那天说的话是鼓惑那些人?”左莫摇头:“我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而已。我不是没有遇到过危急绝望的时候,但是像眼下这般危险的局面,还是第一次遇到。几乎看不到胜算!”

  霞公主默然,脸上的惊悸反而消失,忽然一笑:“你虽说得吓人,为什么我却不害怕?仔细思来,莫非因为你不像束手就擒之人?”

  “那是!”左莫嘿然一笑,脸上浮起几分杀意戾气:“我可cóng来没有挨打不还手的习惯!”

  霞公主闻yán抿嘴一笑,旋即沉默。

  左莫也沉默不语,似乎想着什么。

  ※※※※※※※※※※※※※※※※※※※※※※※※※※※※※※

  “我●们这次玩得太大。”明宇薇皱着眉头道,她眼闪过一丝忧色。明匪虽然这些年来顺风顺水,但是毫无疑问,此战过后,明匪绝对成为众矢之的。

  明晖看着黑色的水幕,脸上一贯豪爽的笑容消失不见,整个人气质沉静○,和步亘说话时判若两人,他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没有失败的理由。哪怕是只为了逆龙爪,也必取不可!力量折损,总有补充的机会,但眼下这般机会,错过了,以后就再难有了。”

  他飘浮空,迎着风,神色充满自信,傲然道:“只要有逆龙爪,我突破帅阶的机会大增。我们兵强马壮,高手如云,只要我突破帅阶,这天下,我们便有逐鹿的资格。”

  明宇薇觉得兄长的野心未免太大,此时不忍拂他的◎兴致,但还是咬牙道:“只是这一战之后,我们得罪的势力太多!”

  明晖哈哈大笑:“cóng明面上看是如此,不过这样的损失,对他们来说,并不伤及根本,加上如今时局如此敏感,他们自顾无暇,岂敢来招惹◎我们?而且只要有逆龙爪,便是那些拥有帅阶的势力,也不敢小觑我们。”

  “逆龙爪只不过一魔兵……”明宇薇皱了皱眉头。

  “它可不仅仅只是魔兵。”明晖摇头,神色充满向往:“若是有逆龙爪,我便是对上帅阶,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可是逆龙爪这等凶器,想要降服,只怕也要帅阶吧。”明宇薇问道。

  “没错,将阶去碰逆龙爪是找死,不过,我自有办fǎ。”明晖神秘一笑:“若是没有把握,我岂会如此大动干戈?这也是其他人还忌惮太安城的声威,没有人敢动手,白白便宜了我们。”

  他接着道:“步亘也是个人物,暗推动,又料定我无fǎ拒绝逆龙爪和魔功碑。只可惜,他突破帅阶无望,要不然,绿夜叉一族只怕是另一番气象。”

  明宇薇想到步亘之前的yán行,眼闪过一丝欣赏之色:“的确,步亘是我这些年,见到的人物之一。不过听他yán语,对笑摩戈颇为忌惮,我们还是小心为是。”

  “战部面前,一群所谓高手,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明晖不以为然道。

  明宇薇也只是随口提提,并没有把笑摩戈太放心上,她跟随兄长这些年,见过无数天才倒战部魔兵之下。

  这是个战部的时代!

  或许自己真的是多虑了。

  她看了一眼自信满满的兄长,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

  兄长苦心经营,打造这支无敌匪团,所向披靡,cóng无一败。

  太安城虽然高手众多,但是却无战部。对付所谓高手,明匪经验丰富,这次高手数目多了许多,但并无不同。她唯一担心的,便是伤亡可能会比以往要大许多。

  ※※※※※※※※※※※※※※※※※※※※※※※※※※※※※※

  太安城并不是所有人都跑到左莫这边,一个角落,这里还聚集着另一群人,他们便是公子护花盟。他们带着各自护卫,聚集一起。

  “明天水幕就没有了。”说话的是一名公子,他脸色苍白。

  其他人大惊失色。

  “不可能!”

  “真的假的?cóng哪听来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道。

  “那对面打听到的。”王坤接口道,他的面色凝重:“明日难捱了。”他忽然开口问:“大伙家里的支援,都到哪了?”

  “应该快了吧!”

  “还早!”

  “还有七八天才能到!”

  就此时,忽然一名公子举起手臂嚷道:“我叔叔三天前曾给我传过信,说是后天能到。”

  王坤精神一振:“他带了多少人?”

  “带了一支战部,多少人我就不知道了。”这名公子老实道。他姓乌,其家背景颇深。

  王坤不由露出喜色:“太好了!乌家战部,精锐骁悍,这下咱们有救了!”

  随后又有几名公子报了家里派出的支援距离太安城并不远,而且这些家族大多都带着战部而来。

  太安宝阁对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们甚至不惜派战部前来,可见其决心。

  “可明天怎么办?”忽然一人问道,众人顿时鸦雀无声,目光齐齐转向王坤。

  王坤笑道:“各位忘了对面么?他们人多目标大,明匪肯定第一个把注意力放他们身上。他们打得越激烈,咱们喘息的时间就越多。”他接着肃然道:“大伙可都藏好了,千万别出来。若是惹来明匪,大伙可全都完蛋!”

  众人纷纷应是。

  王坤不忘鼓舞士气道:“再过几天,咱们的战部来了,正是他们两败俱伤的进候,对咱们为有利!”

  众人士气顿时大振,个个激动起来,讨论着如何灭掉明匪和笑摩戈,cóng而赢利三位公主的青睐。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阴影角落里,两个人正低声议论。

  “现怎么办?”南门雪沉声问道:“魔功碑虽然被林谦毁了,但是逆龙爪也不是凡物,我不相信雨帅不动心。”

  对方微微一笑:“你到时便知。”

  *********************************************************************

  找状态以及调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