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节 爆兵流之继续爆(三)


  第七百一十三节bào兵流之继续bào(三)

  每一种材料投入水柱之中,便会被急速旋转de水柱绞成粉碎,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左莫神色凝重,目光专注无比,每一种材料在他手上,都会亮起光芒,这是材料特性被触发后de现象。倘若有其他魔兵师在场,一定会jīng讶地发现,便是那些最低阶de材料,在左莫手上,都会亮起微微de光芒。

  在魔兵师de常识中,像这类材料,都是无法激起光芒。

  水柱如同一条汹涌咆哮de水龙,不断扭动着它庞大de身体,让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它所蕴含dejīng人力量。

  十团光芒,在水柱中浮浮沉沉,在左莫眼中,却能够看到,无数颜色各异●de细流,钻入十团光芒之中。

  每一道肉眼难以捕捉色彩细流,都是材料de精华!

  随着每一道细流钻入光团,光团就要变得明亮一分。

  左莫小心地控制着投入材料de节奏。他身边堆积☆如山de材料以jīng人de速度消失,水柱里面de光团,此时比之前何止明亮十倍。

  便是左莫布下de禁制,此时也无法完全遮掩这些光芒。

  ※※※※※※※※※※※※※※※※※※※※※※※※※※※※※※

  豆芽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de魔兵池。五彩光芒,如同光剑般,从面前de魔兵池里刺出!

  曾怜儿反应极快,脸色微变,提着豆芽,脚下用力,身形便退出十丈开外。

  从魔兵池里露出de光芒,一触及到地面,地面便如同豆腐般,切出一道五六丈长de口子,切口光滑如镜!

  阿鬼、曾怜儿、青花雪不约而同转身狂退,其他人此时反应过来,脸色剧变,也连忙背起暗金箱,疾向外退。

  魔兵池周围瞬间布满无数深沟,这些深沟犬牙交错,触目jīng心。

  目睹这一幕de人群顿时骚动起来,人们jīng骇无比地看着这些仿若伤痕一般de深沟。这些长短不一、深浅不同de深沟,或布满冰霜,或融为琉璃,或切面光滑如镜,或犹如无数细鼠啃噬过等等,皆不相同。

  什么魔兵,竟然能拥有如此多之物性?

  人们心中又jīng又疑,眼前光华bào绽de天字号魔兵池,仿佛在预示着即将成形de魔兵将会是何等de不凡!

  一些心思聪敏之辈,却是想到萧云海之前炼制de天蛇十相矛,难道这又是一件类似天蛇十相矛之类de魔兵?

  而那些实力高超de魔族,更是jīng骇不定。他们能够更加清楚地感受到,那些看似美丽de光芒之中,所蕴含de毁灭性力量!

  光芒已如此霸道、强大,那成形de魔兵……

  他们不敢想象!

  最兴奋最期待de,莫○过于物稀堂de那些护卫,他们jīng骇之余,脸上纷纷露出喜色。以眼前de声势而论,即将成形de魔兵,绝对不凡!

  极有可能是地魔兵!

  这件地魔兵,对于赌上一切、几乎被逼到绝境de物稀★◆堂,就犹如撕裂黑暗de那道光剑!

  汤辰看着眼前de光华,震jīng后,脸上神情复杂。眼前de动静和声势,无不证明了萧云海de不凡!如果萧云海这次再能炼制出一件地魔兵,那他de声势威望,足以把☆táng,jiùyóurúsīlièhēiàndenàdàoguāngjiàn!

  tāngchénkànzheyǎnqiándeguānghuá,zhènjīnghòu,liǎnshàngshénqíngfùzá。yǎnqiándedòngjìnghéshēngshì,wúbúzhèngmínglexiāoyúnhǎidebúfán!rúguǒxiāoyúnhǎizhècìzàinéngliànzhìchūyījiàndìmóbīng,nàtādeshēngshìwēiwàng,zúyǐbǎ他推到整个魔界最顶尖de几个人之列。

  萧云海de潜力,超出汤辰de预计。

  用魔兵大师来作吸引笑摩戈de诱饵,他没有丝毫犹豫,但是此时,不知为何,他心中却不由升起一丝悔意。

  秦铭看了他一眼,知道他de心思,安慰道:“就算是地魔兵,也没什么,神力才是根本!”

  汤辰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没错,神力才是根本!”

  他眼中de犹豫一扫而空,重新变得坚定,他毕竟是帅阶,心志坚毅,没有那么容易动摇。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天字号魔兵池,这萧云海竟然能够动摇他de本心,其本事果然非同小可。

  钟问天忽然开口:“为何我觉得不像是一件魔兵?”

  “不像一件魔兵?”秦铭一愣,钟问天虽然看似粗豪,但是若论地感觉敏锐,却是三人之中最厉害者。

  “莫非又是一件像天蛇十相矛de地魔兵?”汤辰道。

  钟问天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流露出jīng疑之色。

  ※※※※※※※※※※※※※※※※※※※※※※※※※※※※※※

  “这萧云海倒是个人才。”魔神殿少年目光变幻不定,紧紧注视着远处de天字号魔兵池……

  老头似笑非笑:“莫不是,你起了爱才之意?”老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也不由暗自凛然。

  “神力时代要来了,那就意味着,神器时代也要来了。”魔神殿少年一改平时de玩世不恭,像梦呓般自言自语:“你不觉得,这萧云海说不定能够炼制出神器么?”

  老头嘴角浮起一抹微不可察de冷意,但旋即消失不见:“神器?哈哈!你想多了吧!重归神力,我们花了多少年?神力时代,哈,鬼知道什么时候能进入。至于神器,谁见过?见都没见过,还炼制个屁啊!”

  魔神殿少年神情随即恢复成平时de嘻哈:“那您老到时别和我们抢啊!”

  老头脸上露出一丝奸猾de笑容:“那可不行,奇货可居de道理小老儿还是懂de,少不得要插一手。到时谁de价钱高就老头子就给谁!”

  魔神殿少年有些头痛起来,这个老头油盐不进,偏偏来历神秘莫测,实力又强得不像话。

  但是很快,天字号魔兵池de异变,打断他de胡思乱想。

  ※※※※※※※※※※※※※※※※※※※※※※※※※※※※※※

  当最后一件材料没入池中,水柱蓦然停止转动。

  十团光芒,陡然放出耀眼de光芒,犹如十颗太阳般,令人难以直视。

  左莫身上de衣服,如同烈日下de冰雪,迅速融化。左莫大吃一jīng,这些衣服,是他为了伪装而随便挑de衣服。但是因为手头上de魔贝很足,他又顶着魔兵大师de名头,挑选de衣服也是价值不菲,防护■性颇为出色。

  然而这件衣服,却没连这些光芒一刻都没挡住,可见这些光芒de杀伤力。

  当那些光芒照在左莫身上,左莫却只觉暖洋洋,并没有其他感觉,这不由令他啧啧称奇。但此时,可不是jīng叹de时候。

  左莫收回心神,滴溜溜地围着水柱绕行一圈,把早就准备好de魔纹激活。

  只见池边陡然亮起墨绿色de魔纹,这些魔纹复杂无比,每一道魔纹纤细而精美,繁复如花,层层叠叠,铺展开来。

  静止de水柱蓦地一颤。

  紧接着,地底传来轰隆隆de响起。

  与此同时,池边四周,突然有六块地面下陷,形成六个方圆一丈左右de坑,深不见底。

  轰隆隆de动静,便是从六个深坑里传出来。

  很快,脚底传来de震动愈来愈强烈,像是什么怪兽,要从地底钻出来一般。

  就连左莫,脸上亦罕见地露出凝重之色,他手上de法诀一道道,像流水般打在水柱。这些法诀de光芒,一触到水柱,便消融不见。

  每一记法诀,水柱内便会有一件魔兵上会多了一道符纹。

  左莫神色肃穆,周围环绕着无数细小de气流,如同一环环圆形de气剑,流转不休。而左莫此时没有半点遮掩,强大de气势,陡然展露无遗。

  忽然,六道赤红de炎龙,轰然从六个深坑内腾空而起,扑向水柱!这是地底深处de熔岩,带着炽热de高温,却是左莫结合了修者常用de火炼之法!

  六阳炉鼎之法!

  在那一瞬间,左莫de眼睛仿佛一下子点亮,暗金色de太阳纹,浮现在他de双眼!

  脸上无悲无喜,犹如神只!

  没有任何犹豫,他手上蓦地光芒流转,太阳神力蓦然汇集,手指在空中勾勒,金色de光痕顺着他de手指勾画而停留在空中!

  左莫手指de动作极其缓慢,看上去十分吃力。他就仿佛一张拉满de弓,浑身de力量膨胀到极至!

  一枚玄奥难言de古朴符纹缓缓成形。这枚符纹是记载于金叶之中,左莫不过堪堪能够勉强利用。

  当最后一笔成形de瞬间,符纹兵地破碎,化作一蓬金芒,没入水柱。

  金芒没入水柱,便飞速旋转,水柱de吸力陡然增加。

  幽冥地河再次震动,河底暗流涌动,河面de水位在以jīng人de速度下降。

  而六道炎柱威势bào增,赤红de熔岩变成暗红,而热量更是暴增数倍之多,而很快,暗红de熔岩变成炽白。

 ☆ 左莫露出几分喜色。

  这炽白色de熔岩是位于地心de地心熔岩,它比一般de熔岩厉害何止百倍!

  炎柱如龙,交汇成鼎。

  六道炎柱,如同六道火龙,缠着水柱,不断向上攀升。
  冰寒之气、地火之气,如同无数触角般交错,天空中,形成一道蓝色和白色de复杂纹路!

  如果细看,便会发现,这些复杂de纹路之中,既有魔纹,亦有符纹!

  蓝白相间de纹路,如同给水火柱套上一层编织de网套,看上去美丽至极。

  然而便是创造它de左莫,也低估了它de威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