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节 图腾魁场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布满一圈圈的螺纹圆盘出现在众人yǎn前,圆盘正中心有个yǎn,白wù便是从yǎn中汩汩地冒出来。盘yǎn很小,白wù流得很缓慢,白wù流出来并不消□
  shōucáng【】,wéiníntígòngjīngcǎixiǎoshuōyuèdú。

  bùmǎnyīquānquāndeluówényuánpánchūxiànzàizhòngrényǎnqián,yuánpánzhèngzhōngxīnyǒugèyǎn,báiwùbiànshìcóngyǎnzhōnggǔgǔdìmàochūlái。pányǎnhěnxiǎo,báiwùliúdéhěnhuǎnmàn,báiwùliúchūláibìngbúxiāo散,而是凝聚在空中。

  难道这里的白wù,都是从这圆盘里流出来的么?

  “我知道这是哪了。”蒲妖突然开口,他的语气凝重。

  “什么地方?”左莫听得出蒲妖语气的不对劲,心里暗自奇怪,蒲妖这样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也有害怕的地方?

  “图腾魁场!”蒲妖冷冷吐出四个字。

  听到这四个字,卫先是一愣,脸色大变,失声道:“不可能!”

  “图腾魁场?好奇怪的名字,这是什么地方?”左莫更是好奇,卫的反应,也证明这个字绝不普通。

  “图腾魁场是远古时代各个部落图腾强者的竞技场。”蒲妖简单地介绍,他沉声道:“在远古,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举行斗魁战,各个部落的图腾◇强者齐聚于此,角逐斗魁王。”

  “哦,听上去,就像试剑会什么的。”左莫若有所思道。

  “斗魁战比试剑会要残酷得多。”卫忍不住道:“那是生死之战!很少有人活着回来。最强大的图腾强者被称为○魁王,所在的部落,将拥有极大的权势,其他的部落需要向他们进贡。这种进贡会一直持续到新的魁王出现。一般来说,每十年会举行一次。”

  卫沉声道:“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是图腾魁场,我虽然没有去过图腾魁场,但yǎn前这个遗址,没有迹象。”

  蒲妖冷冷道:“图腾魁场的五个前殿,风雨雷wù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是wù殿,这块圆盘应该就是wùyǎnguī。”

  卫哑然,他当年可不是什么图腾强者,在部落里,他的实力偏弱,图腾魁场这种事,还轮不到他。不过,图腾魁场的风雨雷wù雪五殿,他倒是听说过。

  左莫已经信了大半,当蒲妖说出wùyǎnguī的名字,左莫就相信了。yǎn前这个圆盘,再形象不过。难怪自己的神力处处受到阻碍,如果是图腾魁场就能说得通了,毕竟是给图腾强者战斗所用。

  “蒲妖,你很清楚嘛!”

  左莫反倒是对于这一点很意外。倘若说这话的是卫,左莫反而觉得很正常,毕竟卫还生活在那个时代,可是没有想到,一语道破的却是蒲妖。

  蒲妖没有露出得意之色,而是神色如常:“我的老师,曾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的图腾魁场。”

  左莫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心中更加好奇,蒲妖的老师,看上去有些厉害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左莫一脸期盼地问,接着yǎn热无比地指着面前的wùyǎnguī:“这东西,看上去是好东西啊,肯定是宝贝,能不能弄走?”

  蒲妖沉吟道:“图腾魁场的风雨雷wù雪五殿,是第一道考验,这里淘汰的人最多。只有活着走出去,才有可能走进下一轮。至于wùyǎnguī,的确是件宝贝,不过它镇守wù殿,你若是能取走,wù殿也自然被破解了。不过,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听说wùyǎnguī是宝贝的左莫顿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便被蒲妖一盆冷水浇下来,不由茫然地问:“为什么?”

  “远古的图腾强者,比起你们现在,不知道要强多少。可是为什么wùyǎnguī放在这里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想过把它收服取走?”蒲妖反问。

  左莫一愣,说得是啊,这么多年,这玩意还在,那么多图腾强者,竟然没有一个人把它收走,这玩意肯定没那么好下手。小莫哥虽然贪财,不过他可是相当有自知之明。莫看他如今在江湖上也是个人物,但是比起远古那些摘星揽月的非人变态,他还差得远呢。

  可是……遇到宝贝yǎn巴巴地看着……然后再yǎn巴巴地走了……

  不能弄走,干嘛要告诉哥啊!

  左莫的心在滴血,但他还是保持冷静:“我们怎么出去?”

  蒲妖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左莫一愣。

  “不知道。”蒲妖继续摇头。

  左莫欲哭无泪,知道这是wù殿,知道wùyǎnguī是宝贝,可居然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最关键的地方,不知道。

  看到左莫鄙视的yǎn神,蒲妖很无奈道:“远古的东西,很◎多东西已经湮灭在历史尘埃之中,能窥得一丝,已经相当不易。”

  一直在一旁绞尽脑汁的卫忽然开口:“我好想象记得族里有本书里说过……”

  左莫精神一振:“怎么说的?”

  “太久远了◎duōdōngxīyǐjīngyānmièzàilìshǐchénāizhīzhōng,néngkuīdéyīsī,yǐjīngxiàngdāngbúyì。”

  yīzhízàiyīpángjiǎojìnnǎozhīdewèihūránkāikǒu:“wǒhǎoxiǎngxiàngjìdézúlǐyǒuběnshūlǐshuōguò……”

  zuǒmòjīngshényīzhèn:“zěnmeshuōde?”

  “tàijiǔyuǎnle,不太记得了,你让我想想。”卫有些郝然,他只有点隐约的印象,好像是族里哪一位通过的第一轮后便受伤,退出斗魁,这才把心得留下。

  左莫闻言,也很无奈。

  就在此时,忽然,一直瞪着鸟yǎn的傻,猛地朝wùyǎnguī的guīyǎn一啄!

  滋溜!

  一蓬耀yǎn的火星,陡然在傻鸟的喙尖爆绽。

  嗡!

  wùyǎnguī一颤,紧接着,guīyǎn忽然涌出惊○人的吸力。

  只见周围如同绵花糖似的白wù,开始缓缓向左莫等人逼来。这些恍如实质的白wù,仿佛一堆堆雪白的棉花,从四面八方jǐ压过来。

  白wù深处,传来轰隆轰隆的声音。

  左◇○人的吸力。

  只见周围如同绵花糖似的白wù,开始缓缓向左莫等人逼来。这些恍如实质的白wù,仿佛一堆堆雪白的棉花,从四面八方jǐréndexīlì。

  zhījiànzhōuwéirútóngmiánhuātángsìdebáiwù,kāishǐhuǎnhuǎnxiàngzuǒmòděngrénbīlái。zhèxiēhuǎngrúshízhìdebáiwù,fǎngfóyīduīduīxuěbáidemiánhuā,cóngsìmiànbāfāngjǐyāguòlái。

  báiwùshēnchù,chuánláihōnglónghōnglóngdeshēngyīn。

  zuǒ莫被yǎn前的变故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傻鸟竟然会来这么一下狠的!

  这鸟咋了?

  难道和这玩意有仇?

  然而,yǎn前的变故却让他来不及多想,转yǎn间,白wù抵达距离他们不到三丈远的地方。和刚才几乎静止的wù气不同,此时白wù,茫茫一片,翻腾不休。

  虽然不知道这些白wù竟然有什么玄机,但左莫却知道,不能让它继续这样下去。

  既然你吸,那我也吸!

  左莫嘿然一声,手腕一翻,一个磁元瓶出现在手中,掐动法诀,拼命吸纳wù气。

  然而,磁元瓶的吸力显然没有wùyǎnguī的吸力强,左莫见状,一发狠,手腕一翻、一翻又一翻……

  转yǎn前,左莫面前就飘浮着三排磁元瓶,每排九个。

  磁元瓶大阵!

  吸!

  二十七个磁元瓶的吸力,立即见效,二十七道白wù细流,没入有磁元瓶。转yǎn间,左莫周围再次被清空。

  而二十七个磁元瓶,也全部满了。

  左莫松一口气,也有些吃惊,他手上的磁元瓶可不是普通货色。一个这样的磁元瓶用来装水的话,可以轻易吸干一条三里宽,十里长的河流。

  没想到吸收白wù,竟然吸不了多,就满了。

  磁元瓶内的白wù被凝成水,整个瓶中只不过一掬,水泛着几分彩芒,看不出有什么特殊。

  然而,还没等左莫搞清楚,这白wù究竟是什么东西,周围的白wù,又缓缓向他们逼近。

  当白wù靠近他们两丈的时候,忽然只见白wù里一阵剧烈翻腾,与此同时,左莫心中警兆忽生,好似白wù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要出来一般。

  就在此时,忽然白wù中响起一阵嘶嘶破空声,是一群白蝙蝠!这群白蝙蝠数目不下数百,来势奇快,双翼如刀锋,破wù而出!

  “小心!”左莫低喝一声。

  他身边一道极细的黑影蓦地飞出去,在半空中,黑影陡然炸成无数极细的光束。

  每一道光束,都是一道极细的剑芒,炸开的剑芒,如烟花般绚烂。

  呼啸而至的白蝙蝠一头撞上绚目的剑芒上。

  噗噗噗!

  凡是被剑芒击中的白蝙蝠,便立即化作一团白wù。

○  一个黑衣迷你的身影,提着月牙刀而立,一脸冷酷地飘浮在左莫面前,却是生性好战的十品!

  十品一脸傲然,似乎刚才一击,没有尽全力一般。

  “不错不错,小十好样的,这一剑颇有几分大师兄的■■风采。”左莫当然不吝啬表扬,十品虽然用的是月牙刀,修炼的却是剑诀。

  十品神情不变,但是很显然,对左莫的表扬十分受用。

  小塔屁颠屁颠地飞过去,蹭到十品身边,扇动他肉乎乎的塔檐,好似在◇fēngcǎi。”zuǒmòdāngránbúlìnsèbiǎoyáng,shípǐnsuīrányòngdeshìyuèyádāo,xiūliàndequèshìjiànjué。

  shípǐnshénqíngbúbiàn,dànshìhěnxiǎnrán,duìzuǒmòdebiǎoyángshífènshòuyòng。

  xiǎotǎpìdiānpìdiāndìfēiguòqù,cèngdàoshípǐnshēnbiān,shàndòngtāròuhūhūdetǎyán,hǎosìzài说,辛苦了辛苦了,俨然一副溜须拍马的模样。

  小火也凑了过去,圆滚滚的身体,在十品周围不断翻滚。

  十品满脸傲然,立即变成满脸的无奈,他显然对这两个活宝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

  “小心!”左莫却是蓦地一惊。

  wù气里,陡然又响起一阵极细的嘶声,若不是左莫注意力集中,根本察觉不了。他反应极快,屈指一弹,手腕上的青丝,如出洞的毒蛇,没入白wù中。

  嗯?

◆  左莫一惊,系在手腕处的青丝蓦地绷紧。

  左莫反应极快,右掌一翻,手上多了一缕太阳神火,只见神火沿青丝,以惊人的速度向另一端蔓延。

  一溜火光,一闪而逝。

  轰!

  □★白wù里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白wù古怪的得很,爆炸十分剧烈,但wù气丝毫丝毫没有受爆炸的影响。

  白wù气里陡然响起一声怒吼,太阳神火还是让它造成伤害。

  左莫冷哼一声,手上蓦地用力◆,一抖青丝。

  无数耀yǎn的波芒,从青丝上绽放,如同雨点,没入白wù之中。

  噗噗噗!

  一连串沉闷的击中声,十分密集。

  左莫的攻击,哪会如此轻易结束?沉腰立马,握着青丝,蓦地往外一扯。

  一团一人高的wù气团,被左莫硬生生从白wù中扯了出来。

  wù团比一般的白wù更加浓郁,它里面仿佛有着什么的东西在蠕动,令人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