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节 底牌


  赏雨生的战部,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锋芒划破黑夜,赏雨生出色的dà局观此时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从一个极佳的角度切入,瞬间把别寒的孽部划出一个dà口子

  久战之下的孽部,哪里能够能抵挡体力完好的赏雨生战部

  赏雨生战斗风格和海金云的勇猛突进却是截然不同,他的打fǎ加细腻,他是魔族战将中罕见的控制型打fǎ

  他率领的战部,犹如闲庭信步,身上涌动澎湃的力量,然而却从不见一个个声势骇人的dà招从他手上放出来,而几乎全都是那些纤细看似不强的小招,然而这些看似并不算强的小招,却有个特点,细密有如泼雨,而且绵绵不绝

  这些细密绵长的攻击,比海金云的攻击让人头痛

  赏雨生出色的视野,liáng好的dà局liáng,总能够让他找到别寒最薄弱的破绽,他就像率领着一群蚂蚁,不断地啃噬着,可是你稍有dà意,便会发现,不知不觉中,就被他零敲碎打消灭许多

  别寒自然不是易与之辈,赏雨生的加入,虽然立即让他的优势少了许多,但是他也立即作出调整

  孽部的移形换位加形如鬼魅而难以琢磨,战阵的变化节奏之快,简直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赏雨生立即感受强dà的压力

  果然不愧是别寒

  赏雨生心中暗惊,他早就不是战场初哥,但还是第一次感受如此强dà的压力让他感到钦佩的是,别寒可是以一敌二

  在这样的情况,还能够给他施加如此强dà的压力,这足以说明别寒对战斗的控制力是何等强dà

  赏雨生心中的战意不断地攀升,能够与如引强dà的战将交手,这是何等荣幸

  他的目光愈发坚决,他的步伐愈发飘逸,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整个战场钜细无遗地呈现在他心中他手中的攻击节奏猛地提升,之前细密如泼雨的攻击,如今却有如洪流一般,从他手中倾泄而出

  拥有整战部的支持,赏雨生丝毫不觉疲劳

  海金云不时发出震天怒吼,他完全杀红了眼,他身边的残余战部也完全杀红了眼,悍不畏死,状若疯狂

  两dà战将联手,别寒的压力陡然剧增

  别寒冷峻的脸庞有如岩石雕刻,剧增的压力和变得加的战斗节奏,他仿fó视若未睹

  只剩下三分之二的孽部,在他的指挥下,硬生生挺住两dà战部的疯狂进攻

  战况变得前所未有的惨烈_泡&书&

  双方都在争夺战斗的节奏

  战斗的节奏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双方都很明白,谁掌控了战斗的节奏,谁才有获胜的希望

  双方的攻击节奏在不断变快,天空中,各色光芒,交织如雨

  暗中窥伺的探哨被眼前这场战斗惊呆了,他们下意识地摒住呼吸,手上的蜃影幻阵之类的fǎ诀,把这一幕,源源不断地传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这场强强对抗,是在经历了几年的和平之后,第一场重量级碰撞,自然吸引了全天下的目光双方开战之后,各方势力派出无数实力高的探哨,渗透进入这一带,就是为了能够加直观地了解这场战斗

  双方投入的兵力有限,能够封锁dà股战部进去,却无fǎ阻止这些零星且实力高深的探哨因此,当战争局势日趋明朗,决定地点也逐渐浮出水面,昭山界一带几乎汇集了天下各dà势力的探哨这些实力出色的探哨,潜伏在暗处,把战斗过程通过蜃影幻阵、千里水镜之类的fǎ诀传到后方

  无数双眼睛在关注这场重量级战斗

  战斗打在这地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摒住呼吸,双方的节奏已经快到一个十分惊人的地步观战的战将们,此时无不面色凝重,一言不发,目光被战斗的画面牢牢吸引

  “局面对别寒很不利”薛东沉声道,不过别寒能撑到现在这地步,他已经相当吃惊

  莫云海是昆仑的心腹dà患,双方是死敌,这一战昆仑上下是关注不过到目前为止,让薛东感到惊讶的是赏雨生和海金云的实力,有些出他的预估

  他忽然回过头,吩咐下去:“派人去调查一下海金云和赏雨生,尤其是赏雨生”

  以他的眼光,赏雨生无疑具威胁,具潜力赏雨生的dà局观十分出色,针对性的战术也十分老辣,他的成长空间dà

  林谦的目光却没有从光幕上挪开,他轻声道:“别寒还有杀招”

  话音未落,只见战场的形势再度发生变化

  别寒的孽部此时还剩下二分之一,损耗已经达到五成,局势对别寒非常不利海金云此时是完全不顾生死的死战,他的意图昭然若揭,拼子

  海金云的死缠烂打,很快体现出来战果随着孽部的不断损耗,赏雨生和海金云在人数上的优势加突出

  别寒的孽部人数本来就比两支战将的人数要少,他想获胜就必需保存有生力量,减少人数损耗海金云赏雨生同样明白这一点,海金云用自杀式的攻击,来拼命地增加别寒孽部的损耗

  他们的意图到目前为止,实现得十分完美

  高达五成的伤亡,已经是孽部有史以来最dà的伤亡剩下的孽部战士也并非全部完好无损,他们身上的神装dà多破碎,这意味着他们容易受伤,容易的牺牲

  然而,别寒的表情依然冷酷,没有丝毫动容

  就在许多人认为别寒败势已定时,忽然剩余孽部战士身上陡然亮起一抹暗红的光芒,无数暗红的符纹就像一群暗红的蝌蚪,在他们身上流转

  孽部战士灰白的眸子,依然空洞灰白,然而他们的气势却陡然爆涨

  “来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公冶小容忍不住道

  黎仙儿转过脸,有些讶然地看了一眼小容师兄,看来师兄能莫云海的那帮人,真的很在意啊

  孽部战士的身体,陡然如同吹了气一般péng胀,他们的肌肉以惊人的度变粗变壮,他们的身形陡然péng胀数倍,神装纷纷被撑破,支离破碎他们有的手上长出细密的鳞甲,有的头顶生长出尖角,有的长有带有倒钩的尾巴,有的背上长出密密麻麻的倒刺……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齐齐倒吸一口气冷气

  魔体

  孽部竟然个个身具魔体

  人们此时才想起来孽部的来历,他们都千年来,悬空寺从各地抓到的魔族俘虏,挑选其中精锐抽去魂魄炼制而成

  这一幕,对于魔族战将们来说,冲击加强dà他们第一次看到,一支战部所有人,竟然都拥有魔体

  看看孽部身上那些流转的光芒,他们震撼莫名

  虽然早已经进入神力时代,魔体早就不像当年那般珍贵,但是一支战部的每个人,都身具魔体,这依然令人震惊

  而一些眼力高明之辈,是发现,孽部战士的魔体,显然有着神力的痕迹莫云海镌纹之术,早就闻名天下,再加上莫云海对神力的研究,似乎这才正常

  圈套

  这就是一个圈套

  观战的各位dà佬们背脊蓦地一阵发凉,别寒好深的心机好冷血

  为了诱使赏雨生进入战局,他甚至不惜故意牺牲一半的孽部损耗这是一个为胜利不择手段的家伙,这是一个冷酷而没有人性的可怕战将

  强dà的压迫感如同排山倒海,笼罩在整个战场

  胜利的天平立即倒向另一方

  孽部的魔体,果然不仅仅只是魔体,他们的攻击,陡然变得加凌厉融入了神力的战阵,无坚不摧身具魔体的孽部战士,开始硬碰硬攻势陡然凌厉无匹,眨眼间,海金云的战部,几乎消亡殆尽

  这就是你的底牌么?

  赏雨生目光闪动,嘴角浮起一抹森冷的笑意他早就料到,别寒一定还有其他的底牌,否则的话,以一敌二,那只是个笑话

  看着顿时凶悍数倍的孽部,赏雨生目光赞叹,莫云海的镌纹之术,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

  赏雨生的目光牢牢锁定在孽部战士之中若隐若现的别寒,就像一个老练的猎人,盯着即将落入陷阱的猎物

  这场战斗,他一直拥有极强的信心因为他早就发现,令人闻风丧胆的别寒孽部,有一个不起眼的弱点

  这个不起眼的弱点,平时会体现不出来,但是在这个级别的战斗上,它却足以致命

  ——孽部没有顶阶强者

  在平时的时候,强dà的孽部,足以给他足够的保护然而如今的孽部,已经锐减到五成,严密的保护网,到处都是漏洞,哪怕孽部战士的实力提升

  赏雨生一直在寻找,一击致命的机会,当别寒的最后一张底牌掀开,他再没有半点迟疑

  一声长啸,他周围的空间,蓦地有如沸腾一般,长发如同怒舞的黑蛇群

  无数力量,如同潮水般,向他汇集他周围沸腾的空间,就像一只无底洞的怪兽,贪婪地吸收着整个战部传来的力量狂潮

  所有人被这个突然的变故彻底惊呆,就连一直激战的海金云都被惊得呆若木鸡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赏雨生是控制型的另类魔族战将,包括海金云也是这样认为,谁能想到,赏雨生竟然还隐藏着实力,他同时还是一位拥有绝强个人的实力典型魔族战将

  赏雨生的脸庞闪现妖异的光芒,双目如电芒闪动,在交错纵横不断移形换位的孽部之中,他找到一条若隐若现的路线

  他的气势攀升到巅峰,一声狂放长笑,有如一道锋利无比的刀光,直取别寒

  沿途的孽部纷纷扑向赏雨生,然而还没靠近,就如遭重击,横飞出去

  所有人知道,别寒完了

  就在此时,别寒身上忽然出现一套红色具装,他转过脸庞,仿fó心有感应,每一位孽部灰白的眼底深处,同时跳起一缕怒放的深红火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