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节 左莫蜕变


  岩石上,左莫神色默然,他de目光投向远方,阿鬼安静地坐在他身旁_泡&书&

  曾怜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从左莫给阿鬼喂食幽腐转生莲便大致猜出端倪,那些破碎de记忆碎片,她也曾目□睹

  她没有出声

  左莫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有三天

  三天里,他一动不动,就像个木头人一样

  他de识海里

  “怎么才能救出阿鬼?”左莫面无表情地看着蒲妖和卫

  “不知道,不死神罚在远古就是最残酷de惩罚,没有听说有人能够解开神罚”卫轻轻叹息,一旁de蒲妖,也沉默不语

  左莫再次沉默,不过这次,他并没有沉默太久,就重抬起脸庞,那双黯淡de眸子深处,一点光芒就像狂风暴雨中飘摇不定却始终不肯熄灭de烛火

  他带着沙哑de自言自语,在识海里回荡

  “从本质上,不死神罚是一种神lì”

  “既然是神lì,就一定会有办法现在破解不了它,因为我对它了解太少,对神lìde理解还太弱只要我不断地变强,变得足够强,只要我对神lìde理解不断加深,只要我能不断地寻找线索,只要我不放弃,永远不放弃,就一定能找到办法”

  “哪怕从没有人能破开,我也要破开”

  沙哑de声音,并没有慷慨激昂,并没有咬牙切齿,左莫de语气淡然,平淡得就像在述说一件毫不相关de事情然而就在这平淡如水de话中,每个字都坚定得有如钢铁铸就

  蒲妖浑身de火焰忽然暴涨,妖异de火焰,映照着他妖异de脸庞,冰冷如刀锋de嘴唇,划出一道妖异de笑容:“这种有难度de事,实在让人忍不住de热血沸腾啊,唔,用来付房租,实在再好不过”

  ◇卫神色肃穆,眼中光芒如星辰般:“墓碑甲de真谛就是守护阿鬼de守护,卫无法坐视”

  左莫看着两人,一股难言暖意在胸中流淌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就变成一个字

  “嗯”

 ○ 一点光芒,从左莫失去焦距de瞳孔深处出现,如同岩石雕刻一般de身体,忽然一颤,一旁曾怜儿立即注意到,眼中de担忧消去不少,不自主地流露出几分喜色

  回过神来de左莫,注意到曾怜儿眼中de担忧和关切,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曾怜儿松一口气

  冰雪聪明de曾怜儿,敏锐地察觉到左莫de变化

  左莫转过脸,深深地凝视着身旁de阿鬼,眼神变得加坚定

  阿鬼,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无论如何

  曾怜儿很快便目睹左莫de变化

  修炼疯狂de修炼

  左莫就像着了魔一般,疯狂地修炼,每一点时间都不肯浪费曾怜儿从未见过,有人会这般修炼,每次她打算劝劝时,接触到左莫沉默而坚定de目光,到嘴边de话,便吞回肚子里

  每一点时间,在左莫眼中都是如此珍贵

  每浪费一点时间,就意味着阿鬼要多忍受一会极刑,左莫de心便◎能钻心de痛

  蒲妖就像换了一个人,拿出他手头上所有珍藏de妖术、法诀、魔功,而卫也拿出所有他了解de各种远古献祭手段

  神lì传承到如今,绝大部分都已经湮灭,难窥全貌但是三大体系脱胎◇于神lì,各有侧重,却同宗同源

  蒲妖和卫想到一个办法——逆推

  从三lì逆推至神lì

  这虽然是个笨办法,但却是一个相当可行de法子,尤其左莫手头还有那段太安魔碑文,是其中关键所在

  左莫如今太阳神lì修为不低,但是其中有太多细微之处不甚明了,而这段逆推,却让左莫许多细节de地方,变得明了

  但是左莫觉得并不够

  这种远古delì量,依然有着太多de晦涩难懂之处他研究de不光是太阳神lì,连青藤神lì亦有琢磨,但是,时间太过于久远,当时de记载对于现在de人,有着极大de障碍

  左莫并不精通古语言

  好在卫出身部落,虽然他当时已○经是部落时代de末期,但是依然给左莫极大de帮助

  在三人deshū理下,神lìde一些基础脉络,终于浮出水面

  神lì境界de划分,没三lì体系那么复杂,相对简单许多

  天地★人,象征着神lìde三个级别在远古时代,那些图腾强者,无一不是天阶,他们举手投足间,移山倒海毁灭星辰,像左莫体内de太阳晶种,也只有那些天阶de图腾强者,才能够封印

  但是在shū理时,左莫他们也发现许多有趣de地方

  按照这个划分方法,到了卫de时代,那些强大部落de图腾强者,却往往只有地阶神lìde倒退,在那时已经相当明显

  远古无疑是神lì最强盛de时代,卫de时代则属于神lìde末期,再往后,便是神lì逐渐湮灭,而三lì开始取代神lì,成为主流

  为什么神lì会倒退?

  左莫忽然想到令人窒息de封绝战场,难道是那场大战,太多de图腾强者殒落,导致神lìde倒退?

  还有那个神秘de尸,如今de左莫才逐渐理解对方de强大,他大概就是图腾强者

  不过,左莫并打算在历史上花费时间

  他de时间如此宝贵,任何一滴时间,都需要放在变强上

  左莫从来没有觉得,他de人生目标如此清晰,如此明确

  每一滴汗水,都不会白流

  左莫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体内de神lì在不断地变强,尤其是理清脉络之后,神lì进步明显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只不过刚刚踏入人阶de初期

  前方遥远而漫长de道路,并没有吓倒目标明确de左莫

  很快,左莫神lì增长de度变缓这是很正常de情况,他修炼神lìde时间尚短,积累有限,shū理脉络,许多细节迎刃而解,让他平时受阻碍之处豁然而通,他de神lì也因此而增长不少当过了这个阶段,神lìde增长,便是一个日积月累de过程

  但左莫不满意

  “战斗?”蒲妖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左莫虽然从不惧怕战斗,但绝对不是一个好战份子,像这样主动想战斗de情景,十分罕见

  “嗯”左莫点点头,神色平静:“战斗能够让我进步得快”

  卫微微皱起眉头:“很危险”

  他们三人shū理神lì,了解也越来越多人阶de神lì,对于中后期de三lì,并没有太多de优势只有踏入地阶,才能够对中后期de三lì彻底压制

  换句话说,以左莫现在de神lì水平,对付元婴期de修者胜率比较大,但是如果遇上返虚期,那就危险了

  阿鬼de神lì比左莫略逊,而曾怜儿是三人之中最弱,

  “危险总是有de”左莫神色依然平静,但是神色却坚定无比:“但是战斗才能让我成长得快而且,既然我们对神lìde理解很难,为什么不去战斗中寻找?”

  “战斗中寻找?”

  蒲妖和卫齐齐一愣

  “无论是三lì还是神lì,它们de本质都是lì量既然是l◆ì量,那必然有lì量de规律,我们与其这样两眼一抹黑胡乱猜,不如在战斗中去寻找它既然是lì量,在战斗中,总是会体现得明显”

  左莫沉声道

  蒲妖和卫不由齐齐露出思索de神情

  ●ìliàng,nàbìrányǒulìliàngdeguīlǜ,wǒmenyǔqízhèyàngliǎngyǎnyīmòhēihúluàncāi,búrúzàizhàndòuzhōngqùxúnzhǎotājìránshìlìliàng,zàizhàndòuzhōng,zǒngshìhuìtǐxiàndémíngxiǎn”

  zuǒmòchénshēngdào

  púyāohéwèibúyóuqíqílùchūsīsuǒdeshénqíng

  片刻,卫点点头:“理论上是这样,但是太危险”

  蒲妖却妖异一笑:“这个方法有点意思难道你想打悬空寺de主意?”

  对于蒲妖能够猜到自己de想法,左莫并不觉得奇怪,眼中斗志火焰般跳跃:“那两个老贼秃一死一伤,悬空寺必然不会罢休我估计他们肯定会再派多de人来,我估计他们已经离这不远别寒说,悬空寺如今在de只有两名返虚期,那这次派来de人,肯定都是以元婴期为主,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蒲妖嘿嘿阴笑:“他们肯定想不到,你敢主动求战”

  “嗯,还有个好处,我们可以帮公孙师弟和别寒他们减轻压lì”

  “不错de主意”连卫也被左莫说服

  左莫把自己de想法,告诉曾怜儿,他de本意是劝曾怜儿离开,毕竟以战养战,其中危险性之大,可想而知在他看来,曾怜儿没有必要陪他们去趟这浑水

  曾怜儿拢了拢头发,幽深de眸子丝毫不躲避左莫de目光:“我跟你们一起”

  左莫愕然,敢情自己说了那么多白说

  “你说de都没错可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修炼de是神lì,若是我落单,必然会被人抓走,逼问神lì传承父亲de势lì已经不足以保护我”曾怜儿静静地看着左莫道

  左莫一呆

  曾怜儿说得没错如今她修炼神lì早已经不是秘密,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若是她落单,只怕立即会落入别人de魔掌

  她唯一de生路,便是跟着他们一路走到黑

  只有在左莫这,不会有人觊觎她de神lì传承

  哪怕再危险,她也别无可选

  曾怜儿眼中没丝毫恐惧,只是如同幽深不可测de黑暗,令人难以猜测她心中所想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战斗”

  左莫看着她,认真道

  曾怜儿de嘴角绽放一丝笑意,如幽深de黑暗中,娇艳绝美de花朵悄然绽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