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节 神月


  迷离如烟如幻的眸子,一抹月华闪过

  啪

  两人周围的气泡,齐齐破裂

  无数尖锐的劲气骤然迸裂,把两人笼罩其中

  然而如此凌厉的劲气,却无法伤害两人分毫童先生周围两丈方圆,恍如有一道无形屏障,劲气无法寸进曾怜儿却恍如无形之物,劲气轻松地穿透,她的身影如同水中的倒影,一阵微荡,变得模糊不清,似真似幻

  童先生的目光一凝

  化掌为爪,向曾怜儿抓去■

  一道黑色的掌影,一脱掌,便化作一团黑色雾气,朝曾怜儿罩去雾气中,仿佛有无数怪兽在挣扎咆哮,空中怪啸如潮,绵延不绝,闻者无不汗毛直竖

  曾怜儿目光迷离,樱唇微启,吐气如兰

  ○“月”

  手中的水袖,如同水中浣纱,轻曼无比

  她周围的天空,蓦地暗了xià来,一轮如钩细弯月,浮现在她身后这轮钩月比她身形略高,散发着幽冷的光芒

  曾怜儿的心中激动,神月终现

  她修炼的月亮神力虽然传承已经算得完整,但是依然有许关键地方佚散每一代的传承者,无不绞尽脑汁,试图重完善它的修炼方法,但是见效甚微甚至连他们自己的修炼,也极其艰难

  神月,这个贯穿于中后期修炼的关键,却早就遗失

  如jīn却在曾怜儿的手上复原

  曾怜儿的天赋绝佳,从小苦修,而且这段时间里,接二连三的战斗,尤其与林谦的那次对抗,让她受益匪浅

  强大的童先生给她带来的巨大压力,也成为她领悟神月的因子

  “神月”清冷的声音,从青幔中透出,雨帅淡淡道:“原来曾怜儿修炼的是神力,倒是本座失算了”

  战车旁诸将身躯一震,脸上皆尽惊骇

  神力

  原来这就是神力

  天空那轮如钩细弯月,仿佛穿破时空,从远古而来

  “主上”一些战将张口欲言

  “别让她跑了”雨帅轻描淡写道

  霞公主身旁的中年侍女此时神情迷◇惘,喃喃自语:“神月这才是真正的神力”

  她一直苦苦摸索,花费了数十年光阴,费尽心机,才堪堪摸到门槛她之前就察觉到曾怜儿修炼的是神力,但是看到此时天空那轮钩月,她满嘴苦涩

  神月显现,☆意味着曾怜儿的神力,开始登堂入室

  霞公主目光流露出一丝异色,她xià意识地向笑摩戈望去

  美目忽然一挑,她注意到,左莫的身体微不可察地一震,脸色微变

  注意到霞公主的目光,左莫转过脸,两道目光相触

  霞公主发现左莫的眼中,闪动一抹狂喜之色

  别hán对天空中的战斗并不感兴趣,个人武力的较量,对于像他这样执着于指挥战斗的战将来说,并没有太多吸引力他麾xià的孽部,实力十分平均,没有太突出的高手,他几乎所有的精力,都花在如何发挥孽部最大的威力上

  久而久之,这也成为一种偏好,或者说是战斗风格

  哪怕天空的战斗激烈无比,都无法吸引他半分目光他机敏警惕的目光,悄无声息地在雨前卫来来回回扫视,就像一只狡诈的狼,在寻找xià口的破绽

  他没有被雨前卫吓到

  虽说当年过的生活和软禁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悬空寺身为四大之一,就连门派内对抗的对手,也是江哲这个级别在那样的环境长大,别hán怎么可能畏惧一支他没有听说过的战部,哪怕对方的首领是一名帅阶

  十多年的如履薄冰、沉默寡言,他的心脏坚硬得就像岩石

  别人被雨帅威名所摄,战战兢兢,不敢有一丝轻举妄动,但别hán却始终不断地注视着这支庞大的战部,寻找最有可能突破的破绽

  体内与明匪一战的战意还未平息,他就像一只被关了许久的狮子,冲出牢笼,迫不及待地寻找尽可能的厮杀、战斗

  眯起的眼睛,光芒在里面闪动

  当他看到雨前卫一支小队不引人注意地向侧翼转移时,他的目光一hán

  只思忖片刻,他便想明白对方的打算——对方在fáng备曾怜儿逃离

  虽然这个猜测有些离谱,怎么看,曾怜儿似乎都难以逃离但是别hán却没有什么犹豫,他眯着眼睛,目光仔细地扫过这支小队布置的方位,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这支小队的挪动没有引起谁的注意,密密麻麻的队伍之中,这样的换位极难发现而其他战将,哪怕就是注意到,也会很快收回目光,如此厚实的队伍,千人队伍的内部换位,没有丝毫利用的价值

  别hán眼睛眯得细,眼中所有的杀意和光芒,都被几乎阖●起的眼皮隔绝开来

  看似没有利用价值的换位,别hán却上了心

  他在心中飞快地推算着这个小小的换位,带来的一系列变故

  修者战将最擅长推算,身为其中佼佼者的别hán,推算能力堪■称恐怖在他心中,巍然不动的雨前卫在不断地变幻

  小支队的换位,让对方战阵中军的厚度,薄了十分之一

  注意到战车附近的高手们,个个神情紧张盯着天空正在战斗的两人,别hán如同闻到藏匿的猎物的气味

  他隐隐有些亢奋起来,但是他的目光变得加沉稳,注意力加集中

  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

  ——机会,正在一点点朝他靠近

  天空中的战斗达到最激烈的地步

  童先生那团无数怪物挣扎的黑暗雾气,在曾怜儿身后的弯月照射之xià,如同滚热的开水浇在冰雪上,黑雾里的怪物哀鸣不已,黑雾竟然转眼间烟消云散

  童先生脸色陡变

  一滴殷红的血滴,突然从他眉间渗出,飞入他手掌之中

  尽管只有一滴鲜血,但手掌却仿佛从血池里刚捞出来,沾满鲜血这只血掌猛地竖立起来,童先生的神色一片肃穆

  “掌目崖”

  曾怜儿头顶蓦地暗xià来,她抬头仰望,却见一座数百丈高的山崖,以压顶之势,朝xià急坠而xià

  嘶

  xià面众人看得分明,无不倒抽一口冷气

  一座形状如手掌的山体,上面交错纵横遍布无数暗红色脉络,如同血管一般,最为可怖的,却是山体上,一只硕大血目,冷然横望

  但凡被这只眼睛扫中,无不浑身一僵,血液几乎凝固

  哪怕是中年侍女等人,也不由露出几分骇然之色这只血目不知有何妙用,但光是这座山体压顶之势,便让人心中生出挡无可挡之颓败感

  “好厉害的掌目界”朱可喃喃自语,心中亦是骇然

  掌目界源自掌目魔功,这是一种非常偏门的魔功,专修一掌一目,就连见多识广的朱可,也甚少听到相关传闻可是这位不知名的童先生,俨然已经把门偏门无比的魔功,修炼到极深地步,他对【界】的理解,也达到乎想象的地步

  这座掌目崖,那股森冷可怖的气息,即使远远观之,朱可也觉得心惊肉跳

  “在掌目魔功历代修炼者上,只怕没什么人能过童先生这门不起眼的魔功,在他手上,发扬光大,不得不叫人佩服”战车旁,一名独角魔族不由赞叹

  此人名为项东,身形魁梧,浑身包裹厚甲,最奇特的是,这些甲壳竟然是从☆他体内生长出来

  “非大毅力者不能成”另一人颔首赞同道,此人双目狭长,目光阴冷,背上一对透明的蝉翼,犹如水晶般晶莹剔透此人名为钱青,是雨帅麾xià著名高手之一

  “希望这个女人能支撑久■一点”项东笑道:“神力我可很是期待啊”

  钱青冷哼道:“神力之说,不过传言而已”

  两人的目光,却没有挪开分毫童先生甚少出手,在雨帅麾xià颇为低调,与众人人缘颇佳,能看到他出手的机会可不多

  雨帅麾xià高手如云,便是强如他们,也同样存在竞争

  掌目崖是童先生的杀招,他们只闻其名,还从未见过,此时无不打起精神,想一窥其妙

  无数双目光汇集于一身,曾怜儿却没◎有丝毫慌乱

  不知何时,钩月挪到她面前

  迷离的眸子雾般弥漫,水袖长舞,身形婀娜,如烟般飘渺幽然的声音,如同袅袅扩散的涟漪水波,在众人心头掠过

  “月儿月儿开”

  只见■yǒusīháohuāngluàn

  búzhīhéshí,gōuyuènuódàotāmiànqián

  mílídemóuzǐwùbānmímàn,shuǐxiùzhǎngwǔ,shēnxíngēnà,rúyānbānpiāomiǎoyōurándeshēngyīn,rútóngniǎoniǎokuòsàndeliányīshuǐbō,zàizhòngrénxīntóuluěguò

  “yuèéryuèérkāi”

  zhījiàn○钩月环绕着她滴溜溜一转,有如朝头顶的掌目崖虚斩

  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没有任何劲气

  森冷可怖的掌目崖,如同豆腐般,从中剖开

  童先生脸色骤变,手掌一僵

  “月儿月儿碎”▲

  钩月滴溜溜地飞快转动,瞬间化作一片光华,曾怜儿曼妙的舞姿,在月华之中,若隐若现

  无数道笔直的细痕转眼间,遍布掌目崖

  童先生脸色由红变白,瞳孔扩张,仿佛不能置信

  噗

  脸色煞白的童先生喷出一蓬血沫,仰面而倒,从天空跌落

  与此同时,掌目崖轰然崩碎,无数碎块,如同雨点般落xià每一块碎块,切面都光滑如镜

  全场死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