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节 弄假成真


  “zhè个鬼地方”明决子嘴里嘟囔着,他们被困在此处zhè么多天,还没有找到出路

  黑烟妖自责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

  “老黑,没事,说不定还是福缘呢”南玥连忙安慰黑烟妖:“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想进来,没想到被我们占了先机”

  苍泽也笑道:“老黑你好好想办法,找宝贝我们可都指望着你呐”

  阿文有些担忧道:“zhè里你们没办法进十指狱,大人肯定在到处找我们”◆

  众人一时皆默然

  橙发妖大大咧咧道:“放心放心,他讲义气,肯定不会丢下咱们不管大不了咱们多找几件宝贝,到时分几件给他,意思意思”

  “哪里有什么宝贝?”明决子转目四顾,丧气◆道:“zhè黑灯瞎火的,我都怀疑我们是不是真的在太安宝阁?找了zhè么久,还没有找到出路”

  那天,黑烟妖有所发现,便兴奋地找来其他人,沿着线索搜寻起来,没想到掉进zhè么一个黑漆漆的迷宫里迷宫里黑漆漆一片,什么也没有,但是路就像蜘蛛网一般错综复杂连续几天,他们拼命地寻找出口,但还是一无所获

  “我们在魔功碑下面,难道zhè下面除了太安宝阁还有其他地方?”苍泽一脸疑惑

  “□鬼知道”橙发妖不以为然道:“那老货死了那么多年”

  “不得对师子铭大师无礼”阿文瞪了橙发妖一眼:“我们zhè些天可都是沾大师的光如果没有大师,哪来zhè些魔功碑”

  橙发妖也不生气,嘟▲○囔道:“没说他不好,做好人做到底多好刻了魔功碑,顺便再送我们一些宝贝,那就是好人大好人唔,放心放心,我不会独吞的”

  其他人对橙发妖没心没肺的话早就习以为常,大家皆笑

  黑烟妖紧紧皱着○眉头,从掉进黑漆漆的迷宫开始,他便一直在苦苦思索出去的办法因为他,才让大家陷入眼前的困境,虽然没有人怪他,但他心里过意不去

  好在迷宫里并没有危险,大家的心情也没有那么紧张

  从掉进迷宫开始,黑烟妖便在思索,为什么魔功碑下面会有个迷宫?他相信师子铭那般人物,做每一件事,都会有其深意所在

  zhè迷宫也一定有其用意,如此一来,必定会有出路

  他的shén识散开,仔细地搜寻着附近,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下,shén识比眼睛好用忽然,他的shén识扫过一块石头,他蓦地停下脚步:“等等”

  众人立即警惕地停下

  “怎么了?”南玥问

  “zhè块石头,我们昨天路过”黑烟妖蹲了下来,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头,语气异常肯定:“就是zhè块,我记得很清楚”

  “难道我们一直在兜圈子?”南玥有些惊讶

  “很有可能”黑烟妖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我们说不定就在魔功碑下面原地打转”

  紧着他自言自语:“原来是个回形迷宫,我们每次挑的路都不一样,但还是在转圈类似千丝归一笼,唔,我明白了……”

  他忽然收回目光,朝橙发妖道:“大橙,朝地下轰几下”

  橙发妖顿时来劲,zhè几天他憋得慌,他卷起袖子,大大咧咧:“没问题多大的坑?多深?给你们表演一下我最近领悟的一种妖术,最适合来打洞,你要圆,绝不要打成方的,你要三丈深,绝不蹦出五丈来唔,要不要来个高难度一点?梅花形?太俗或者打出一个美女图?”

  南玥等人皆无语

  倒是阿文一脸兴趣:“zhè么厉害的妖术?要不要我们比一比?我最近也领悟了一些东西”

  橙发妖顿时就像打了鸡血,连忙跑到阿文面前:“好好好,比一比就打美女图”

  “好”阿文也有些兴奋

  “五丈深就好了”黑烟妖弱弱的声音,直接被大家无视,大伙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两个要打出美女图的家伙身上

  阿文的天赋自然不消说,橙发妖虽然看上去shén经大条,但是修炼妖术往往出人意表,总能折腾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妖术

  “你们看好谁?”明决子兴致盎然

  南玥:“阿文”

  苍泽犹豫了一下,道:“大橙”

  明决子看向黑烟妖,黑烟妖无奈道:“大橙”

  明决子嘿嘿笑道:“我正好看好阿文,二比二”

  橙发妖摆出一脸不屑的高手姿态,对阿文摆摆手:“年轻◎人,我是不会让你的不过,输在义气无双橙发妖手下,年轻人,你的人生会变得加完整”

  阿文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来红毛怪,让你知道什么叫卫营第一高手”

  ※※※※※※※※※※※※※※※※※※○※※※※※※※※※※※※

  看着左莫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冰冷漠然的shén情,极度危险的气息在众人心头萦绕,挥之不去每个人的脸色都凝重无比,在座无一不是高手,他们自然能够瞧出左莫的变化

  霞公主紧紧抿着嘴,脸色微变,远处的笑mó戈就像换了一个人,让她感觉极其陌生

  不过,她很快按捺脑海中zhè丝杂念,笑mó戈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他的变化,会对计划造成巨大的影响到现在,笑mó戈还◆没有用掉手上的引星魔珠,而且他那些让人看不懂的动作

  霞公主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明悟,笑mó戈找到了太安宝阁

  zhè个念头一升起来,她的脸色顿时煞白

  她之前的计划是营造出太安宝◎méiyǒuyòngdiàoshǒushàngdeyǐnxīngmózhū,érqiětānàxiēràngrénkànbúdǒngdedòngzuò

  xiágōngzhǔxīnzhōnghūránshēngqǐyīsīmíngwù,xiàomógēzhǎodàoletàiānbǎogé

  zhègèniàntóuyīshēngqǐlái,tādeliǎnsèdùnshíshàbái

  tāzhīqiándejìhuáshìyíngzàochūtàiānbǎo阁出土的假象来引诱修者,她万万没有想到,假戏居然演变成真的一旦太安宝阁现世,那整个计划便会变得破绽百出,修者的士气处在最高点,反扑会异常猛烈,相反,魔族的zhè些高手,觊觎太安宝阁,立即便会变成各怀鬼胎,联盟不攻自破

  此消彼涨之下,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反而会成为真正的一潭混水

  届时必然演变成一场混战,混战对修者最为有利

  让她担忧的是,处于混战最中心的笑mó戈,只怕立即会陷入最危险的境地

  她的脸色迅恢复如常,淡然道:“太安宝阁开启在即,计划有变,大家冲过去,把修者挡在外面”

  霞公主的话,让众人身躯无不一震,他们不能置信地看着霞公主他们的注意力,都落在笑mó戈的变化,虽然也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古怪,但谁也没有把它与太安宝阁联系起来

  霞公主目光掠过到zhè群人陡然炽热起来的眸子,她拢了拢头发,嫣然笑道:“大家要小心笑mó戈的安全,万一那群修者眼看夺宝不成,想坏我们的好事,对笑mó戈不利,那我们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他现在还有用,如此紧要关头,各位前辈还请不要留手”

  众人的目光一触即分

  俞双站了起来,笑道:“也要给zhè群修者几分颜色看看,免得他们还以为我们魔界无人,想来就来,当zhè是自家后花园么?”

  其他人纷纷起身

  昌源昊、俞双并肩而行,夏率领的护卫护着信公主,而朱可率领的护卫拥着婉公主,漆雕●雨独自行动……

  眨眼间,联盟便分崩离析,各自阵营泾渭分明

  “你对他有意思?”霞公主身旁的中年侍女忽然开口

  霞公主看了她一眼,反问:“你觉得呢?”

  “那你为什么帮☆他?”中年侍女盯着霞公主,冷冷道:“你很清楚,进去了,就和他没有关系”

  霞公主狡黠一笑:“你不觉得把他们的注意引到笑mó戈身上,对我们很有利么?”

  中年侍女shén情稍缓,冷冷道:◆“别干蠢事”

  霞公主就仿佛没有听见,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把手掌印向石碑的笑mó戈,忽然道:“你有些等不及了”

  中年侍女脸上shén情一僵

  ※※※※※※※※※※※※※※※※※※□※※※※※※※※※※※※

  眼前的zhè块石碑,是最后一块有手印的魔功碑

  视野中半透明的细线,明亮如光束一**光芒,沿着错综复杂的细线,就像涌动的浪潮,从四面八方,朝zhè块石碑涌来

  当左莫的手掌贴上石碑的一刹那,强烈的振动从石碑传来,似乎连脚下的地面都在剧烈颤动,仿佛有一只压在地下的远古怪物,在蠢蠢欲动

  左莫的shén情依然淡漠冰冷,没有一丝情绪

  应和着石碑传来的剧烈振动,左莫手掌的肌肉,以惊人的频率,迅地颤动

  一瞬间,所有的光芒同时停滞

  但是下一秒,停滞的光芒仿佛惊醒,从四面八方,朝石碑蜂拥而至

  轰

  一道白色光束,陡然从石碑绽放,如同一道笔直的光剑,直指苍穹,没入虚空之中

  白光如同点燃的火焰,朝四周疯狂席卷,眨眼间,所有的魔功碑,都释放出强烈的白光

  地面剧烈的颤动,整个太安城都在颤动

  只见碑林周围的地面裂出一道道惊人的裂缝,紧接着碑林竟然在缓缓上升

  轰lónglóng

  光芒笼罩的碑林,一丈丈地拔高,仿佛下面有一只巨兽,在不断把它朝上拱

  那道笔直的耀眼白色光束,又像一根绳子,在一节节把碑林向上拉

  而就在那道光柱旁,一道冷然淡漠的身影,在白色的光芒下,俯瞰大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