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节 赌


  “是,他引动了星移砂冶,整个太安城亲眼目睹而且他打破了漆雕雨的纪录,有很多家都在关注他”

  “继续关注”

  “不需要先接触一下么?关注他的人很多……”

  “不用担心以他现在的名气,没有哪一家会开高价至于那些小家族,就算他们招揽去了,我们挖起来,也不费什么力气”

  “可是……”

  “谁也不傻,星移砂冶的确很厉害,说明他很有潜力不过,值得我们出shǒu,得能活到成长为高shǒu的时候才行”

  “是的,步亘正在对付他我们要不要打个招呼?”

  “为什么要打招呼?你得明白,闯不过来的,对我们没价值”

  “是……”

  “你去给步亘一些帮助,不过不要留下shǒu尾好歹是星移砂冶,总要给点特殊待遇才行我有点小期待了”

  “是,属下明白”

  “去”

  ※※※※※※※※※※※※※※※※※※※※※※※※※※▲※※※※

  星移砂冶在太安城人们的视野里逗留了几天,便很快被又被四境天全面进发这个轰动性消息给取代

  四大门派的强势,妖魔两族同时陷入紧张之中,尤其是魔族

  都天血界,妖族虽然◇遭受重创,但是魔族却安然无恙,没有切肤之痛但是这次被攻占的四界之中,有三界是属于魔族的地盘

  强烈的危险感,有如刀锋直逼眉心

  好在被攻占的三界,离太安城都非常遥远,但是恐慌和紧张,还是不自主地弥漫开来

  像这样的大势,不是某个高shǒu能够逆转,除非王亲自出shǒu但是魔族有王,修者也同样有大乘期的修者

  但是这个级别的对抗,是战略级的,不到关键时候,双方都绝不会动用

  只要人力物力充足,战部可以再组织,花个几年时间,自然不俗但是魔王这个级别的高shǒu,死一个那可真是少一个mò说王,就连魔帅,都那么困难,看太安城这么多将阶卡在突破魔帅阶的门槛上,可见一斑

  一连串落败被攻占的消息,让整个太安城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许多

  大家也失去聊天的兴趣,无不忧心忱忱

  “苗兄,你怎么看?”一位风度颇佳的魔族,一脸忧色问苗军

  苗军的块头并不大,脸庞方正,五官棱角分明,隐见风霜之色他的眼睛是碧翠的绿色,指节粗大,坐在那里姿势随意,却自有一股气势

  苗军想了想,慎重道:“不奇怪”

  “不奇怪?”朋友被他这个说fǎ勾起兴趣,连忙问道:“怎么个不奇怪fǎ?”

  苗军沉声道:“不管大家嘴上承认还是不承认,修者强而妖魔弱,是实情是千年大战的结果导致,谁也改变不了之前我们都天血界作屏障,现在大家犬牙交错,失去缓冲,直接白刃相拼这个时候,拼的是实力,所以现在落败,并不奇怪”

  “按苗兄的说fǎ,那岂不是我们输定了?”另一位有些不服气地发问

  “先败是定局,但是接下来如何,却难说”苗军的语气沉稳,思路清晰:“修者开始获得胜利,必然寸寸逼近,我们后退,这一进一退之间,很多东西就会改变对方异地作战,战线一旦拉长,便疲于应付我们看似后退,但本土作战的优势大况且亡族之祸在前,退无可退,背水一战,意志必然坚决”

  一番话,说得有理有节,众人无不叹服

  恰在此时,苗军忽然目光一凝,沉声喝道:“外面不知哪位朋友大驾光临,何不前来一见?”

  啪啪啪

  左mò一边走进来,一边拍掌他倒不是故意装腔作势,而是真心觉得对方讲得好纷乱复杂的局势,对方轻轻巧巧便把其中的脉络拎得清清楚楚,光这份眼力就不同寻常

  小mò哥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

  “笑摩戈”苗军一脸讶然,不光是他,周围诸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眼前这位少年,在座每个人都认得

  可不就是前一阵子他们亲眼目睹引发星移砂冶的笑摩戈么?

  左mò打量着苗军,苗军也在打量笑摩戈

  苗军那天晚上也在,星移砂冶委实让他震撼了一把,不过多的艳羡论起天赋,他们这些人都不差,否则也不可能上太安魔榜但是和星移砂冶这样的变态比起来,他们一下子就显能得黯淡无光起来

  苗军有的时候都在想,若是自己能够来一回星移砂冶,哪怕进不了帅阶,领悟【界】那肯定毫无障碍

  但眼红归眼红,震惊了两天,这事也就尘埃落定,所以当苗军看到左mò时,只是有些吃惊而已

  “这次来,本来■是来挑战苗兄的”

  左mò一开口,顿时让房间里鸦雀无声,众人被震到了

  “但是,听到苗兄刚才那一番话,在下对苗兄的眼力叹服不已,在下忽然改变主意了”左mò侃侃而谈,那副模样,浑然把自己○当成厉害人物,没有半点怯场

  苗军忽然觉得很好笑,饶有兴趣地问:“哦,怎么个改fǎ?”

  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不也是像这样愣头青过么?

  诸人脸上难以抑制地流露出笑意,尤其是看到左mò一本正经的表情,有几个甚至笑出声来在他们眼里,左mò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而苗军呢,却是成名已久的一方名宿

  如今愣头青在名宿面前摇头晃脑,岂不可笑?

  左mò恍然未觉对方的取笑之意,正色道:“我相信苗兄一定是位优秀的战将”

  苗军倒是有些意外,他偶尔也会谈及时事,但是从来没有人把他和战将联系起来

  眼前的少年,直觉很敏锐啊

  苗军心中微凛

  “所以,我希望苗兄能来帮我”左mò一脸认真地说道

  所有人的笑意仿佛凝固在脸上,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左mò,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过了片刻

  “哈哈”

  一人实在忍不□住,捶地大笑,就像听到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大笑如同传染般,迅蔓延,整个房间诸人无不哄然大笑

  “哈哈他要招揽苗兄他居然要招揽苗兄……”

  “哈哈哈哈我没听错,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住,捶地大笑,就像听到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大笑如同传染般,迅蔓延,整个房间诸人无不哄然大笑

 zhù,chuídìdàxiào,jiùxiàngtīngdàozhègèshìshàngzuìkěxiàodexiàohuàdàxiàorútóngchuánrǎnbān,xùnmànyán,zhěnggèfángjiānzhūrénwúbúhǒngrándàxiào

  “hāhātāyàozhāolǎnmiáoxiōngtājūrányàozhāolǎnmiáoxiōng……”

  “hāhāhāhāwǒméitīngcuò,jīntiānshìshímerìzǐā”

  “笑死我了”

  ……

  一个屁大点的孩子,居然跑过来,一本正经地想招揽苗军,这绝对是太安城有史以来最可笑的事情

  就连苗军也不由哑然失笑:“很抱歉,我对目前的生活过得很好”

  左mò忽然道:“连【天青碧华】也不考虑一下么?”

  苗军的笑容僵在脸上,他蓦地站起来:“你有【天青碧华】?”

  他情不自禁向前踏出一步,伸shǒu向左mò抓去

  左mò不躲不避,眼中精光一闪,浑身气势,陡然释放

  ※※※※※※※※※※※※※※※※※※※※※※※※※※※※※※

  罗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他的脸色恢复正常,一反之前的灰白,【生死锁】的内容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这些天,他不眠不休地参悟这部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功fǎ

  死亡对他来说,并不是件太困难的事

  有的时候,活下去比死亡需要勇气

  这份勇气,也许只是一个理由,也许只是一丝希望

  罗离没有什么犹豫的

  死灰复燃的心,追逐着一丝微弱得几乎难看见的希望

  进入死亡的状态,能够激发人最大的潜能,那么,也一定可以重塑我离

  哪怕,能见她最后一面……

  罗离缓缓闭上眼睛,让黑暗覆盖他的世界,嘴角悄然微微弯曲

  ※※※※※※※※※※※※※※※※※※※※※※※※※※※※※※

  左mò骤然爆发的气势,如同失去束缚的怒涛,轰然四逸开来

  苗军眼睛陡然亮起,瞬间爆起的光芒,如同太阳般,让人无fǎ直视

  其他人则纷纷色变,所有的笑声,嘎然而止他们仓皇向外逃去,如此充满压迫感的气势,让他们感到窒息

  笑摩戈爆发的气势,竟然丝毫不逊色于苗军

  “来不来?”左mò的声音低沉

  苗军冷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打败你?”左mò丝毫不避苗军眼睛刺目的光芒,继续问

  “你有【天青碧华】?”苗军不答反问

  “没错”左mò很干脆

  苗军神色变幻,显然心里在不断地挣扎

  卫,你好毒……

  左mò心里暗道,脸上却是一本正色:“不□如我们打个赌?”

  “打赌?”苗军眯起眼睛

  “没错,我们打一场,你输了,跟我走,你赢了,【天青碧华】给你”左mò丢出诱饵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天青碧华】?”苗军不为所动道☆

  “你可以赌我有没有”左mò不为所动

  苗军眼睛越眯越细,里面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他冷冷道:“如果你输了,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

  “等我输了,你有大把时间”左mò嘴上冷冷道,心里无比同情地看着苗军

  卫,你好阴……

  果然越是神棍越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