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节 山龙团


  束龙他们遇到麻烦,

  在他们对面,一群魔族不怀好意地盯着他们,为首那名魔族趾高气扬道:“都给爷听好了,老老实实交出一半货物和魔贝,爷放你们一条生路哪个家伙招子不亮,不给爷面子,那就别怪爷不客气了”

  束龙有些不明白地看着经验丰富的野菱,在这之前,他从来没去过魔界

  野菱脸色不是太好看,压低声音道:“是盗贼,估计这一带没有什么强力的统治者,容易造成盗贼横行”

  “盗贼?”束龙一愣:“魔界也有盗贼?”

  野菱老脸一红:“很多”接着精神一振,语气狂热道:“所以才需yào吾王,只有吾王在上,才能重归秩序”

  束龙郑重地拍拍野菱的肩膀:“你说得很有道理”

  紧接着,束龙缓缓取出自己的魔兵,肃然沉声道:“大人的光辉还不能泽被于此,那我们先替大人执剑而行”

  这次跟着他的,大多都是卫营精锐中的精锐以前的时候,他们虽然对左莫有着无以伦比的忠诚,但是并没有多的理想但是随着野菱的出现,这位狂热份子,给卫营带来巨大的冲击

  理想、使命这些词眼,对于曾经饱受磨难、修奴出身的卫营来说,无异于点亮黑暗世界的光芒

  他们很自然地想到那些和他们有着共同出身却依然悲惨的修奴们

  每一名苦卫都坚信,只有大人,才能帮助多的修奴摆脱他们悲惨的命运因为无论在哪里,只yào是左莫的地盘,都没有修奴

  悄然之间,卫营这支战部,开始逐渐形成他们朴素的理想

  唯一洞察到这种变化的只有小娘,但是小娘觉得,这种变化并不是坏事,相反,是一件好事一支拥有理想的战部,往往拥有惊人的战斗力因为他们会自我约束,自我督促

 ■ 对面的魔族,对于束龙他们居然打算反抗,感到震惊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知道爷们是谁么?爷们就是大名鼎鼎的山龙团哼哼,反抗?爷yào让你们知道啥叫鸡犬不留……”为首那名魔族冷笑连连

  束◇龙眼皮都没眨一下,全身重甲幻化成形

  在他身后,诸多苦卫们齐齐幻化出重甲,黑手大戟在手形似鸟喙的戟啄,暗红色的戟刀有如饱饮鲜血

  束龙很清楚,自己的天赋普通,比起小娘那样的绝顶天赋,望尘莫及所以无论是蒲妖还是卫给他们制订的各种战术战阵,他都一丝不苟地wán成

  一丝不苟到严苛的地步

  就连日常行进中的队伍阵形,都终始保持着战阵阵形,哪怕即使他们只不过是从营地到修炼场的路上,他们都绝对保持着战阵

  在漫长的赶路过程中,他们依然始终保持着战阵阵形

  蒲妖和卫给卫营的标准是,发动战阵的时间,不过两息而觉得自己缺乏天赋的束龙为了能够拥有多的应变时间,自觉地把这个标准压缩到二分之一息

  这是一个严苛到连蒲妖和卫都惊叹的标准

  这样一个严苛的标准,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对方话音未落,乌煞魔杀阵便已经发动,不到一百名的乌煞魔杀阵是卫★营日常修炼最多的内容

  丝丝缕缕的黑雾,如同离弦之箭,从每一名苦卫身上脱离,以惊人的度向束龙汇集

  二分之一息

  被浓郁黑雾包裹着的束龙没有任何停顿,没有任何犹豫,左脚向前猛地□一踏,弓步沉腰,手中的黑戟蓦地往前一划

  “杀”

  浑身包裹的黑雾疯狂地朝黑戟汇集,一道黑色如斩的黑芒,呼啸而朝对方飞去

  “好大胆”为首那名魔族又惊又怒,他wán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敢反抗,而且束龙的动作之快,如同电光火石,直到黑芒成形,他们才如梦初醒,惊怒连连,仓猝抵抗

  黑芒如斩,其快如电

  当飞近这群魔族面前,离戟时不过盈尺的黑芒,涨大到二十丈之长

  巨芒如镰

  横扫如割

  噗噗噗

  黑芒所触及者,无不横飞当场,漫天血肉残肢横飞,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湮灭在如怒如诉的狂啸之中

  啸音渐消,黑芒渐散

  满地的碎尸断肢,狼籍不堪,遭遇黑芒碎流肆虐的地面呈现出焦黑一片,生机全无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对面魔族的队伍,中间缺了一大块,刚才那里立的魔族,一个都不见踪影剩下的魔族们个个满面惊恐绝望,刚才黑芒呼啸飞来的一刹那,他们眼中的天空变成黑夜

  扑鼻的血腥味,就像那怎么也无法遏制的恐惧,弥漫在每一寸空气里在山龙团辉煌的打劫历史长河中,他们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可怕的对象

  难道这是哪支战部的精锐?

  再白痴的家伙也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上,同伴惨状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眼前这支不过区区百人的队伍,是何等的凶残

  轰

  所有盗贼作出同样的反应,他们转身一哄而散

  正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的束龙停了下来,对方薄弱的意志显然遭受到他们的唾弃

  “山龙团……难怪没听过呢……”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

  卫营的表现,不仅震惊了对方,连己方□也大感震惊花妖们还好,他们呆在朱雀营,那同样是个wán全不逊色于卫营的变态地方

  但是南玥苍泽几个,还有野菱,wán全给惊呆了

  没有问话,没有招呼,没等对方说wán,没有任何一丁点预■■兆,快若闪电,霸道绝伦……

  这wán全是就是一个凶残的战争机器啊

  野菱也是有见识的魔族,乌煞魔杀阵他也见过,但是如此迅猛如此凶残如此让人窒息的乌煞魔杀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zhào,kuàiruòshǎndiàn,bàdàojuélún……

  zhèwánquánshìjiùshìyīgèxiōngcándezhànzhēngjīqìā

  yělíngyěshìyǒujiànshídemózú,wūshàmóshāzhèntāyějiànguò,dànshìrúcǐxùnměngrúcǐxiōngcánrúcǐràngrénzhìxīdewūshàmóshāzhèn,tāháishìdìyīcìjiàndào

  果然不愧是吾王的铁杆铁卫啊

  他心中充满赞叹,再想想自己的战部,他顿时觉得惭愧莫名,并且暗自下定决心,回去之后一定yào好好向束龙大人学习如此凶残霸道的战法,简直是无上利器只有变得强,才能为吾王的霸业,贡献自己微薄之力

  野菱尚且如此,南玥苍泽他们自然就不用说了,个个被震惊浑身发木

  对卫营被夺一直耿耿于怀的蒲妖,从来毫不遮掩对南玥灌输着卫营就是他们竞争对手之类的信念

  所以一路上,南玥他们一直在暗中观察束龙他们

  他们之前也没觉得束龙他们有什么出奇之处,但是当束龙他们发动的刹那,他们就恍然觉得一个看似无害的野兽,突然露出它锋利狰狞的爪牙,掀去所有伪装,露出其残暴血腥的真面目

  整个过程产生的震撼之强烈,几乎让南玥他们手足冰凉,面无血色

  无论是南玥,还是苍泽,包括明决子,他们的经历都十分平和,和从无数血战中杀出来的苦卫比起来,他们就像婴儿一般

  “好强……”苍泽吞着口水,面无人色

  明决子脸上苦笑:“大人真是给我们找到了一个好竞争对手”

  南玥脸上残余着惊惧之色,但是她死死咬住嘴唇,倔强道:“我们yào努力”

  他们此时才明白过来,蒲妖为什么会对他们yào求那么严格之前所有的意见想法,在束龙他们这等霸道强横的力量面前,烟消云散

  他们没有说话,却各自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yào加勤奋

  束龙本身就不是那种聪明的人,他的反应也自然没有那么敏感,见对方逃散,他也收起战阵

  “走,我们度yào加快”束龙沉声道

  野菱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没错,找到吾王最重yào”□

  队伍重开拨,他们谁也没有把这次几乎不能称之为战斗的交锋放在心上,他们只希望能够早就抵达碎石界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经过的这个地方,是真正的盗匪横行之地

  他们击溃山龙◎团的消息,就像投进湖面的小石子,惹起一连串的涟漪

  ※※※※※※※※※※※※※※※※※※※※※※※※※※※※※※

  右手手掌亮起幽蓝的光芒,光芒耀眼,照亮整个房间

  蓝色光芒是体内的乱流在不断地冲击着魔纹而产生的,这种冲击只是力量乱流本能的反击,并不是有序的冲击

  这种冲击出左莫的意料,但却让他惊喜莫名

  镌刻的魔纹yào发换作用,同样需yào一个类似唤醒的过程,只有唤醒之后,魔纹与血肉之间的联系才能真正紧密起来

  无序的力量乱流不断地冲击着万叠铁贝的魔纹,魔纹正在迅地与他身体融合

  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幽蓝光芒才渐渐黯淡下去,直○至wán全消失不见

  左莫感觉自己的右掌变得非常坚硬,坚硬到之前无法想象的地步,他甚至觉得就算他用手去撞击飞剑,也会毫发未伤

  这让左莫充满信心

  现在剩下的,就是把体内的乱流☆▲,引导到这只坚硬若铁的手掌之中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哪怕以左莫的心理素质,也罕见地有一丝紧张

  他的目光不自主落在阿鬼的脸上,以他的角度,恰好看到阿鬼的下巴忽然左莫发现,阿鬼▲下巴的皮肤细腻光滑如凝脂,和她脸上手上,wán全不同

  这个突然的发现,让左莫的紧张烟消云散

  他哑然失笑

  笑wán之后,心情大好的左莫,抛开所有杂念和情绪,进入专注状态

  ——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