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节 灯火梵界


  众人的冰岚中穿行,度极快岚人是天生冰岚寄居者,他们在冰岚如鱼得水

  zuǒ莫瞧出几分苗头,岚人在他们身边,形成一个薄薄的冰岚带,这个梭形冰岚带,让他们就像在冰岚中滑行

  zuǒ莫心中一动,下意识地开始模仿岚人他无法操纵冰岚,dàn是他有其他办法一开始全dōu是失败,dàn随着失败次数的增多,zuǒ莫也慢慢摸索出一些规律

  开始他用灵力,dàn是很快发现灵力的消耗非常快,随后他换成神识,还是消耗得太快最后发现用神力的效果极佳,几乎不消耗dàn是神力的操纵难度显然比灵力和神识要高得多,zuǒ莫只能勉强维持

  韦胜很快注意到zuǒ莫的异样,瞥了一眼,他便明白过来韦胜悟性极佳,剑意造诣之高,完全不是zuǒ莫这样的半桶水能够比拟,很快便掌握其中诀窍,用剑意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梭形带,度陡增

  韦胜的表现让冰曜等人大吃一惊

  忽然,冰曜冷哼一声:“就在前面,逮到他了”

  ※※※※※※※※※※※※※※※※※※※※※※※※※※※※※※

  定真心中警兆忽生,停下脚步,忽然脸色一变,朝明jìng三人急吼:“快跑”

  明jìng三人一愣,脸色刷地惨白,dàn三人反应不慢,当场转身便朝三个方向飞去

  沙沙声响起

  忽然冰岚中飞出三道蓝光,准确无比地击中三人只见肉眼可见的蓝色冰霜,在他们身上的蔓延,他们惊恐的表情凝固在脸上,huà作冰雕

  啪啪啪

  三座冰雕摔在地上,瞬间粉碎

  定真目眦欲裂,眼眶瞬间布满血丝,dàn是他没有作出任何反击,而是身形猛地朝冰岚里扑去

  他心中充满惊骇,这个消息一定要传回门派竟然有如此大规模的岚人部落

  “想跑?”冰曜脸上杀机密布,冷哼一声,伸指往冰岚中虚点

  嘶嘶

  两道极细微的声音,仿佛毒蛇轻轻吐出蛇信

  冰岚◎中两道蓝色细线如同两道炽亮的蓝色光束,瞬间贯穿定真的身体

  冰曜的脸色却忽然微变

  定真的身形在冰岚中慢慢变淡,直至虚无,刚才洞穿的竟然是残影

  “全部后退”冰曜忽然开口
  岚人立即如同潮水般向后退,只剩下冰曜孤零零地在前面zuǒ莫几人也退到一边,不过zuǒ莫留了个心眼,他们几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侧翼,以防止对方逃跑

  定真的身影一点点显现出来,他紧紧盯着冰曜,缓缓开口:“没想到,竟然能遇到远古后裔,定真何其之幸”

  冰曜无动于衷,冷冷道:“为何闯我禁地?”

  “禁地?”定真眼皮一跳:“原来那件东西在你们手上”

  “那件东西?”冰曜目光一凝

  “呵呵”定真淡然一笑:“不废话了我看这里面,实力与我相近的,只不过你一个人能不能留住我,还要看阁下的本事了”

  冰曜也不吭声,扬起双臂,十指张开,十根蓝色的光束,从指尖垂下,就像十根蓝色的光丝

  定真的法宝十分奇特,却是平日诵经所用的木鱼木鱼通体漆黑,上面用红色朱砂写满极细小形如蝌蚪的经文,木槌上也写满形如蝌蚪的经文

  当定真取出木鱼的一刹那,zuǒ莫几个脸色就变了

  七品法宝

  这绝对是一件七品法宝

  定真手上出现一件七品法宝并不令人吃惊,悬空寺的元婴期修者手上若没有一件七品法宝,估计没人相信dàn是七品法宝的威力,zuǒ莫★几人亦清楚无比,宗如手上那件十字转经筒也是七品法宝

  dàn同样是七品法宝,在金丹期和元婴期修者手上发挥出的威力有着天壤之别七品法宝是金丹期修者的顶级法宝,而事实上,受到境界的限制,金丹期修者●往往只能发挥出七品法宝大约两成的威力,绝大多数甚至只能达到一成dàn是元婴期修者却能够发挥出七品法宝百分之百的威力

  修者的实力,涉及的因素很多,灵力、修炼法诀的优劣、个人体悟的深浅、法宝等等dàn是对于元婴和金丹之间的差距,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无论在哪一方面,元婴期修者dōu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所以当看到定真取出的木鱼是七品法宝时,zuǒ莫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一个元婴期修者,被逼到绝境,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

  看着一脸肃然手持木槌的定真,zuǒ莫现在只希望冰曜能够扛得住

  元婴期还是让人有些心里发虚啊……

  zuǒ莫脸上故作镇定,在他身旁○的韦胜和宗如却是斗志昂扬

  定真旁若无人地盘坐在地,把木鱼放在身前,低垂双目,一边诵经一边敲起来

  咚咚咚

  一声声木鱼声,仿佛从幽谷深山古寺传来,若有若无

  周围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下去,视野内的冰岚蓝色不断被黑暗吞噬一道道身影,仿佛从虚无中走出,由淡变实,却是一个个半披袈裟,半露肩膀的禅修他们似乎看不见zuǒ莫他们,自顾自地弯腰,空无一物的面前,一点烛火亮起

  禅修们不断地弯腰,不断地点亮烛火

  星星点点的烛火接二连三亮起,烛火摇曳,恍如天上繁星

  烛火之中,传出阵阵诵经梵唱声

  zuǒ莫满脸震惊,韦胜紧紧握着黑剑,他的目光中跳动狂热的激动,喃喃自语:“这就是真正的【界】么?”

  “界?”zuǒ莫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闻言大吃一惊:“难道他是个剑修?”

  zuǒ莫只知道界是剑意的高级阶段,大师兄已经摸到它的边缘

  “不是剑修”韦胜火热的目光没有挪开分毫,沉声道:“无论剑修符修禅修,修炼到一定程度,dōu是殊途同归,这就是【界】”

  宗如此时亦开口解释道:“禅修亦称其为【大自在】”他的言语间,也透着深深的向往,他的悟性不如韦胜,虽然拥有愿力这等罕见的力量,dàn是境界不高,还没有摸到【界】的门槛

  zuǒ莫丝毫不为自己对修炼知识的匮乏而感到脸红,摸着下巴问:“会不会是幻境?这贼秃擅长■幻术,咱们路上就差点着了他的道”

  “不是幻术”韦胜摇头,有些为难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dàn他很厉害,咱们要小心”

  “元婴期的贼秃也是元婴啊”zuǒ莫附和道

  “不”韦★胜再次摇头:“【界】是个分界线,领悟了没领悟,实力有天壤之别【界】和体悟有关,和修为无关,不是元婴期dōu能领悟【界】”

  zuǒ莫一下子紧张起来:“大师兄是说,这个贼秃是元婴贼秃中的高级贼秃?”

  韦胜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意思是这个意思”

  “我们三个能接他几招?”zuǒ莫决定问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不知道”韦胜摇头:“可能一招也接不住不过师弟你的……”说到此处●,韦胜露出警觉之色,立即顿住,模糊不清道:“那个古怪的……我也不太了解”

  zuǒ莫闻言,立即明白了,虽然韦胜说不清楚,dàn是其实的意思就是,他们挡不下一招的可能高当下他便弱弱道:“要不,我◆们躲到冰曜大哥后面去,看冰曜大哥的样子,似乎很厉害啊”

  冰曜置身一片烛火之中,神色没有丝毫惊慌,十根细若发丝的蓝色光束,在空中飘扬它们不断地生长,另一端,延伸到深深的黑暗之中,看不见尽头

  很显然,这是一个高级的对决,一个出zuǒ莫他们实力的对决

  定真的轻叹在浊火海中传出来:“远古一脉,果然神奇在下的灯火梵界,竟然不能全功,厉害”

  只见冰曜脚下约一丈范围内,赫然是淡蓝冰岚,释放着淡淡的蓝光,在这片黑暗烛海之中,异常醒目

  冰曜神情冰冷,dàn是眼中亦闪过一丝欣赏之色:“若是不在冰岚内,我未必是你对手”

  他神色陡然转厉,眸子蓝光闪耀:“不过现在,那就死”

  双手一展,十根蓝色的光丝骤然炽亮,漫天飞舞

  数不清的蓝色光丝,在烛火海之中扫过,在那些点烛禅修身上掠过

  所过之处,极寒的冻霜,就像剧毒般,以惊人的度四下蔓▲延

  被蓝光丝扫过的烛火并不熄灭,它们就像凝固一般停滞,接踵而至的白霜迅蔓延至凝住的火焰表面随着白霜不断地变厚,形成厚而剔透的冰晶,把烛火封得严严实实

  晶莹的冰晶呈现规则的棱晶,它的◎中心,是一朵凝固的烛火,烛火的光芒,在冰晶棱面之间折射,璀璨而妖异

  一颗颗封着烛火的冰晶,悬浮在空中,就像一颗颗星辰

  定真双眉一动,神色加肃穆庄严

  木鱼和木槌上的红色蝌蚪经文,仿佛活了过来,缓缓游走

  忽然,一个金色的经文,从木鱼的嘴里飞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个金色的经文,不断地从木鱼中飞中

  眨眼间,天空到处飞舞着金灿灿的经文字符

  一个经文字符从宗如面前飘过,紧闭双目的宗如身躯猛地一震,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