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节 那一群白羔羊!


  咚

  沉闷的鼓音突然神殿深处传来,这鼓音古怪异常,直钻人心底鼓音所过之处,众人全身血液、肌肉不受控制般,猛然一颤

  一片死寂

  所有的动作,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声鼓音之后,皆俱消失

  每个人不自主停下所有动作,偏转目光,望向神殿深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而又充满诡异力量的鼓音给吓了一跳,而正欲一决生死的三名元婴目光中充满震惊

  一股磅礴的力量随zhe这声鼓音从神殿深处涌来

  他们脸色刹那间褪得一干二净

  这股力量浩浩荡荡,炽烈光华,犹如奔腾的岩浆,犹如激荡的漫漫火海

  忽然有人失声惊叫,打破这片死寂

  听到惊叫声,众人纷纷转过脑袋,于是他们看到惊人的一幕

  一道金色光束,从头顶直luò而下,犹如一道金色利剑,刺破无边黑暗

  所有法诀符阵的光华在这道金色光束面前黯淡无光,它是如此炽烈、如此耀眼,简直令人无法直视

  光柱之下的左莫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这束光芒笼罩在金色光束之中的左莫,浑身流淌zhe一层金色光芒,炽烈的光芒之下,青铜面具异常的黝黑深沉,好似一团深不可测的黑暗阴影

  浓郁的金光洒luò在左莫张开的双臂,jiù像黏稠的金液,沿zhe他的双臂流淌蜿蜒

  金光从左莫的手指汇集,缓缓汇集、壮大,化作一滴金液,最终不受控制地坠luò金液离开手指,在滴luò的过程中,金液的外层不断地消散成点点金色碎芒,犹如金色彗星

  大量金液顺zhe左莫的双臂滴嗒坠luò,带起上百道金色碎芒带,如同排列整齐的金色翎羽,煞是好看

  所有人目瞪口呆

  自始至终,被包围在最中间的左莫,除了吸引这些修者第一眼外,没有人再往他身上投过第二眼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戴zhe青铜面具的家伙,都是瓮中之鳖,都是洗好摆放在砧板上待宰的羔羊也许扬起屠刀的人会不同,但是羔羊只会是●羔羊

  左莫被忽略了,被所有人都忽略了

  直到这道从天而降的光束,人们恍然惊觉,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那般简单

  申无亥第一个反应过来,怒声道:“杀了他”

  咚

  ■☆又是一声震颤到骨头里的鼓音,打断申无亥的急吼,无视众人的层层防御,直接重重敲在他们心底最深处

  神殿的温度迅上升,空气灼热得仿佛一点jiùzhe

  咚……咚……咚……

  鼓点声◇一声接一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密集

  众人骇然发现,他们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无论他们怎么催动灵力,连手指都动弹不得分毫每一声鼓点,他们体内气血如力都会不受控制一颤,连续几声之后,每人都是气血翻腾,脸上青红交加

  众人的目光从震惊变成恐惧

  申无亥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如此变故,心中十分后悔没有一开始jiù把这个戴面具的家伙干掉,才会陷入如此绝境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一丝怀疑戴面具的家伙究竟是不是太阳后裔,如今他已经完全肯定对方的身份

  鼓声、光束、禁锢的力量,都是神殿的力量

  这股力量,强大得令人绝望

  但申无亥还没有绝望,他还在苦苦挣扎所有人之中,他对神殿的知道得最多,这股力量强大无匹,充满霸气,煌煌烈烈,没有一丝遮掩

  它jiù像天空的煌煌烈日,让人无法与之对视

  但是申无亥并不甘心jiù此束手jiù擒,这股力量的确有如烈日让人难以抵抗,但是在这股浩然和无以伦比的霸道之下,他却察觉到一丝不计一切代价燃烧的味道

  这座快走到尽头的神殿,在燃烧最后的光华

  只要……只要能够坚持到它燃烧完……
☆   jiù能迎来一丝生机

  只要有一丝生机,他jiù有信心能反客为主哪怕对方是太阳后裔,他也不相信对方能够掌握这座神殿

  因为神力

  哪怕是太阳后裔,也不可能修成神力如今早j◇iù没有神力的土壤,所有神力的修炼方法,都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没有神力,他能得到神殿的承认,却绝对没有办法控制神殿

  这只不过是这座神殿最后的自我挣扎而已

  申无亥冷静下来

  忽然,他目光一滞,浑身僵硬

  只见那青铜人忽然身体一动,笼罩在阴影之中的面具下,传来晦涩古朴的音调,他的身体,有如蛇一般,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在扭动

  由碎金芒构成的金翎羽随zhe左莫的双手摆动,而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晦涩难懂的轨迹

  一种极其陌生的力量,如同泛起的涟漪,澹然扩散开来

  刚刚冷静下来的申无亥jiù像见鬼一般看zhe左莫

  这……这……这……

  神力

  这是神力

  神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动弹不得的申无亥此时大脑一片空白,这个惊人的发现,jiù像晴天霹雳,直喇喇在他脑海中炸开

  这是他最后一个想法

  一道光芒从天而降,把他笼罩其中,他只觉眼前一片雪亮,便失去意识

  数十道光束从神殿上空射下,每个人被一束光束罩住,被光束罩住的修者,无论修为高低,此时表情níng固,如同木偶

 ★ 左莫停下身形,身上的金芒黯淡许多,微弱得几乎要消散

  “嗬……嘶”

  沙哑的笑声从面具下传出,但转眼间便化作倒抽冷气声左莫艰难地扯了扯地嘴皮,他想笑,但是每一块肌肉都酸痛无比,连他腮帮的肌肉都酸痛不堪,稍一扯动,便是钻心地痛

  但是哪怕浑身几乎快散架,还有到处传来的酸痛,都无法削减他心中的得意和愉悦

  有什么比绝境之中的逆转让人欣喜若狂?

  看zhe面前一个个有如泥塑的家伙,左莫忍不住发出得意又惋惜的嗬嗬笑声

  这些光束是神殿的防护力量,它们能够定住敌人的身形,剥夺敌人的意识,厉害无比左莫感受到祭坛传来的波动,便不自主地想到从祭坛得到的那些晦涩▲难懂的东西陷入绝境的左莫,没有挑三拣四的余地,抱zhe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开始尝试与祭坛沟通

  没想到,还真被他沟通成功

  沟通成功的左莫,立即明白祭坛为何会传来的波动

  经历■数万年尘封的神殿再次开启,直接让原本仅剩的力量,以快的度损耗

  神殿还剩下最后一丝力量

  如果没有左莫的介入,这最后一丝力量,会让整个神殿在火焰中化作灰烬祭坛的波动,jiù是神殿消亡前最后征兆

  但是与祭坛沟通成功的左莫,用神殿最后一丝力量,发动了致命一击

  神殿的力量强悍无匹,哪怕是这最后一丝,也远不是申无亥他们能够承受的

  这些光束,名为“金乌禁光”,是○神殿极厉害的攻击手段只要被金乌禁光笼罩,便会失去所有意识,形如木偶

  但是金乌禁光并不能够直接杀死敌人,而且,一旦对方的身体受到伤害的瞬间,便会从禁锢中醒转过来像申无亥这样的元婴,jiù醒转的☆●这一瞬间,都足以让他击毙左莫太阳神殿对付被金乌禁光射中的敌人,一般都是直接丢进焚神境,让他们受到火焰焚体煎熬而死

  不能杀死这些家伙……

  左莫有些遗憾,但是他眼珠一转,很快便嘿嘿怪笑◎起来,当然其中免不了伴随zhe一些抽气声

  他强忍身体酸痛,挪到申无亥面前

  看到呆若木偶的申无亥,他目光顿时贪婪而火热,毫不犹豫便开始在申无亥身上摸索起来

  灵甲、戒指、法宝……

  收获的亢奋和喜悦,直接让左莫忘却身体的痛楚,他以娴熟的手法,利索无比把申无亥剥了个干干净净

  真的是干干净净……连最后一块遮羞布,左莫都没留下

  这料子真不错

  目光毒辣的左莫,立即两眼放光

  奢侈啊奢侈

  五品的流云苏混和啼血鸟羽精心编织而成,上面有“温养”“强壮”“持久”三种符阵,随便卖个两百颗五品晶石,绝没问题

  两百颗五品晶石啊

  真的不能怨哥啊

  左莫眉开眼笑,手法愈发利索

  这些人不是成名高手,jiù是一方大豪,哪一个不是油水丰厚?左莫顾不得细看,只顾埋头剥衣解甲

  尸海竹、阴阳无极珠……

  他的动作极快,类似的业务他也不是第一次干,自然效率惊人

  可怜的面具刺客,也没能逃过一劫他受伤之下并未逃远,反而悄然靠近,潜伏在暗处,意图在关键的时候能够一击得手

  奈何神殿把整个神殿内除了左莫的其他人都认同敌人,面具刺客来不及逃,也被金乌禁光射中

  对于这个险些让自己丧命的家伙,左莫是咬牙切齿,二话不说把他剥了个精光对方招牌的面具,自然也没luò下

  很快,神殿内只剩下一群白晃晃的不动人偶,干干净净,有如一群剃光毛的白羔羊

  “真是壮观啊”

  左莫充满感慨与得意地luò荒而逃,金乌禁光的时间,持续不了多长

  各位,再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