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节 无昧火


  左莫的目光投向祭坛深处,心中翻腾不休

  但是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左莫的异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申无亥手中那缕透明的huǒ焰牢牢吸引

  无昧huǒ

  透明的huǒ焰幽然无●声在申无亥手掌心燃烧,周围的空气仿佛突然变得黏稠起来它每一次跳动,都能看到一道无形波纹,如同涟漪般扩散

  无昧huǒ

  黎庶心中一惊,申长老要拼命了

  凛然之余,却是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无昧huǒ是申长老成名绝技,在天環内也颇负盛名这缕无昧huǒ是申长老从符纹中所悟,虽有huǒ之名,但不在五行之内

  这缕无昧huǒ不过手指大小,实际上由三百道jí微小的符纹层层叠叠构成,jí尽精巧之能

  传言无昧huǒ已经达到符huǒ的最顶峰,当黎庶见申长老祭出杀招,蓦地激动起来

  竹杖老人脸色骤然一变,无昧huǒ一出现,他便察觉到厉害

  竹杖老人神色一肃,手中尸海竹向天空一抛,口中念念有词漆黑如墨的尸海如同坚冰消融,化作一滩黑水,一股直钻人心底的奇臭四散开来

  申无亥嘿然冷笑,那缕无昧huǒ如同透明的小蛇,缠上他的手掌

  无昧huǒ透明无色,缠上他的手掌,如果不细看,jí难察觉

  申无亥脸上虽然一副自傲,心中却不敢丝毫大意,尸海竹这类奇门之物,往往有意想不到的奇效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竹杖老人头顶那滩黑水缓缓蠕动,忽然,一根根细长的黑竹,以肉眼可见的度从黑水中生长出来

  黑竹长得jí快,眨眼间,便生出半亩大小的黑竹海,如同一团压顶的乌云,飘浮在竹杖老人的头顶

  气氛陡然沉凝如铅

  两名元婴全力以赴所产生的威压,对周围的金丹们来shuō,无疑是场灾难便是黎庶,在这场高层次的战斗中,也没有半点插手的余地

  惊人的威压,如同泰山压顶,他连呼吸都开始感到有些困难

  元婴这就是元婴

  黎庶的目光敬畏而炽热,他第一次直面这种强大的力量,它所带来的冲击和震撼,出了他的意料

  他小心地紧闭口鼻,尸海竹散发的奇臭,有着强烈的腐蚀性他抬起脚,顿时抖落无数石粉,坚硬的石板上多了一个明显的脚印尸海竹的气息侵蚀之下,神殿坚硬的石板酥松如饼干

  金丹们纷纷催动灵甲,抵御尸海竹的腐蚀气息

  若是凝脉期的修者,光是尸海竹散发的气息,便足以让他们抹杀干净

  竹杖老人暗掐法诀,头顶半亩黑竹海无数竹叶脱落,黑色的竹叶,纷纷洒洒而下每一片黑竹叶在空中便幻化成各种各样的黑色毒虫尸虫,朝申无亥扑去

  一时间,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利嘶鸣声,如同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

  众人神殿一暗,心中竟生出无处可逃之感

  申无亥脸色凝重,缓缓抬起手右掌,毫无花巧地向前印去

  一道透明的巨大手掌脱手而出,朝迎面而来的黑虫拍去

  噗噗噗

  透明巨掌之下,黑色虫豸纷纷如同烟雾般爆裂,消散不见

  竹杖老人冷哼一声,只见飘落的黑竹叶不断地增加,漫天虫豸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数量多,密密麻麻,如同潮水般,把申无亥围了个水泄不通

  那只透明巨掌,在虫豸们悍不畏死疯狂轮番冲击之下,独木难支转眼间,透明巨掌就爬满黑虫,看上去可怖至jí虫豸悉悉窣窣拼命啃噬的声音,听得周围众人无不头皮发麻,心中骇然

  这若是一个人,只怕连骨头都啃成渣

  不断有虫豸噗地一声爆裂消散,但是这些虫子根本不知道害怕,疯狂地噬咬着巨掌

  巨掌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小

  眨眼间,刚刚还数丈大小的巨掌,就被啃得有如拳头大小

  竹杖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这根尸海竹是他无意中所得,从得到的那天开始,他便把几乎所有的时间花在上面

  为了能够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竹杖老人还专门想方设法弄来一本尸炼之法,这根尸海竹才炼化成形

  偏偏shuō来也怪,炼化成形之后,这尸海竹反而青翠如碧,不见一丝死气而竹杖老人在云海界地位尊崇,多年未曾和人动手,这尸海竹之威,也从未展露过

  直到今天

  能用天環长老,来祭此宝,足矣

  竹杖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今天这两人不埋身于此,他们以后的日子就等着在追杀之中度过

  想要永绝后患,就必需杀人灭口

  心中杀机涌动,竹杖老人毫不犹豫伸指朝申无亥指去,口轻疾喝:“去”

  空中尖啸陡然响起,无数黑虫从各个方向朝申无亥扑去

  眼看申无亥就要被黑虫吞噬,申无亥嘴角却浮起一抹笑意

  “来得好”

  那一团被啃得只剩下拳头大小的巨掌陡然爆起一团耀眼的光芒,巨掌上的黑虫忽然蹿出透明的huǒ焰,它们来不及悲鸣便化作灰烬

  一缕透明的huǒ焰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幽幽的燃烧在半空中

  然而在huǒ焰的下方,密密麻麻的明亮符纹浮现,如同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把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谁也不知道,这个符阵是在什么时候布下

  竹杖老人顿时色变,虽然不知道对方布下的是什么符阵,但是他知道自己落入下风,一招一式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果然,只见那缕透明的huǒ焰幽幽一跳,符阵陡然一亮,呼,申无亥周围顿时huǒ焰暴涨,那些密密麻麻的黑虫顿时被huǒ焰吞噬得一干二净

  转眼间,优劣之势颠倒

  申无亥环顾四周,神色傲然:“就凭你们,也想和我天環抢?不自量力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尝尝老夫的无昧huǒ阵”

  符纹光芒流转,众人骇然发现,他们的脚步被牢牢吸住,无论他们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无昧huǒ幽幽一跳

  轰,两缕huǒ焰突然从两名修者脚下蹿出,把两人吞噬

  huǒ光消散,两人所立之处,空无一物

  骇然和绝望爬满众人脸庞,他们用尽各种方法挣扎,都没有半点用处

  黎庶的目光被那缕幽幽跳动的无昧huǒ牢牢吸引,心中充满敬畏长老的无昧huǒ果然名不虚传莫看偌大的符阵,但真正起作用的,是那缕由三百道符纹构成的无昧huǒ

  长老的符阵造诣,让黎庶佩服得五体投地比起自己看似声势浩大的天环血鸣,长老这一手,不知高明多少倍

  竹杖老人和葛海脸上浮现惨然之色,两人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眼中拼死之意

  两人亦是元婴,也是众人之中,仅有两名能够动弹一二的人

  一直注意竹杖老人的申无亥心中一紧,这无昧huǒ阵虽然厉害,但想同时灭掉元婴,也并非易事他本来打算先把这些杂鱼清除干净,再集中整个符阵的力量对付这两人

  然而后悔已经来不及

  只见竹杖老人头顶的那半亩黑竹海重变回尸海竹,竹杖老人指甲在手腕一划,血液喷涌而出,尸海竹蓦地生出一股吸力,把喷涌而出的鲜血吸得一干二净

  竹杖老人的模样顿时苍老了二十岁,头发瞬间雪白

  葛海神色肃穆,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黑白相间的太jí珠此珠约鸽蛋大小,看上去并不起眼

  但是看到这枚太jí珠的申无亥却是脸色大变,失声尖叫:“阴阳无jí珠……”

  黎庶的脸色刷地雪白

  阴阳无jí珠,一种神秘异常的奇宝,不知由何人炼成,也不知由何炼成,来历神秘此珠一开始并不为人所知,真正流传开来,是缘自一桩血案

  一个拥有三位元婴、十六位金丹的门派,在一夜之间,被人血洗

  而作案者,只不过一个人

  当时此事一出,顿时轰动四境天,阴阳无jí珠自此方被人知

  阴阳无jí珠对服用者的需求jí高,必须元婴期以上,它能够让修者的无婴剧烈地燃烧,从而迸发出jí其恐怖的力量,消灭比自己强大数倍的敌人,但是服用者必死无疑

  这是少数几种能够令各大门派感到恐惧的奇宝之一

  吸足血液的尸海竹,忽然啪地扎入地中,竹身开始缓缓蠕动,几息功夫,隐约好似一张脸庞

  没多时,尸海竹幻化成形

  一位青面獠牙怪物出现在众人面前,如人而立,手足皆长,毫针般的黑色毛发从头上蜿蜒到后背尾椎

  他面无表情,眼眶并不见眼珠,只有两团黑气翻腾不休

  时间仿佛一下子被凝固

  申无亥黎庶被阴阳无jí珠和尸海竹怪给吓到

  “杀了他”老态毕露的竹杖老人朝申无亥一指,厉声喝道

  申无亥连忙作好战斗的准备,这只凶物一看就是好惹

  尸海竹怪一动不动

  “快去杀了他”竹杖老人忍不住再次喝道

  尸海竹怪依然一动不动

  到此时,众人才察觉出异样,尸海竹怪似乎在看着谁……

  顺着尸海竹怪的目光,人们才赫然发现它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心中齐齐一怔

  是他?

  是他

  人们此时发现,他们从一开始就忽略这位戴着青铜面具的神秘人

  就在此时,左莫心脏猛地一跳,抓到了

  祭坛的波动抓到了

  轰,无数东西狂涌进他的脑袋

  下意识地,在所有人迟疑、纳闷、猜测、不解的目光中,左莫张开双臂

  一如那数万年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