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节 血纹铃


  场面混乱至极

  竹杖老人手中的尸海竹堪称一件奇宝,每次挥舞的一团团黑气之中,浓郁的死气之中yǒu无数挣扎的怨魂传言尸海竹只会生长在尸体如海的极凶之地,充郁的死气,成为它生长的养料

  申无亥万万没yǒu想到,在云海界这样一个xiǎo地方,竟然能见到如cǐ厉害的法宝

  他一手堪称出神化的符火,面对这根xiǎoxiǎo的尸海竹,居然没yǒu多少好办法相比之下,葛海虽然修◆为比竹杖老人胜一筹,但是在申无亥眼中,威胁却要xiǎo得多

  黎庶的shílì不错,身为内门弟子的他,虽然只不过金丹期的修为,但是各种秘法层出不穷xiǎoxiǎo的天环,变化无穷

  而一旁的吕震,则相形见绌许多他的灵lì要比黎庶深厚一些,但是无论是施展的法诀,还是法宝,都远远不如黎庶

  不过即使如cǐ,他的shílì在这一群云海界金丹之中,依然鹤立鸡群,稳稳地对上三名高手

  这便是大门派和xiǎo门派的差距

  大门派随便一位弟子放出去,往往都是能够与些xiǎo门派的掌门相媲美这便是那些大门派经过千年而积累下来的底蕴,他们yǒu着丰富的资源,yǒu着高深的◎法诀,yǒu着shílì惊人的师傅,这令他们的起点,从一开始便远远过普通的修者

  真正打起来,黎庶反而冷静下来

  战斗没yǒu他想象的那么艰难,除了尸海竹带来的意外,其他修者的水平并没○yǒu让他感到压lì,比起门派内部的比斗都yǒu所不如

  他心中不由升起一丝自豪

  这令他感到加放松,他的水平也发挥得淋漓尽致手中的天环变幻不定,各种各样的阵法,就如同走马灯似地,流转不休

  那些被他压制的修者,脸上布满惊骇,黎庶的shílì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整整七名金丹修者,被他牢牢地牵制

  变幻不定的阵法,就像牵着木偶的无形丝线,令他们疲于应付

  黎庶闲神静气,看不出半点紧张,他始终注意着整个局势的发展尸海竹虽然厉害,但他并不担心,能够在门中担任长老的,又岂会只yǒu这点shílì?

  再说,论起法宝,yǒu几个门派能与天環相提并论?

  他的注意lì大部分都放在那些来历不明的修者身上,在他看来,这伙人才是真正的不稳定因素,他们yǒu可能带来的变数最大

  不过让他稍感心安的是,这群人各自为战

  看来要加把劲,早点把云海界这群家伙收拾了才好,黎庶眼中杀气一闪而逝,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件铜铃铛这个铜铃看上十分普通,梨木柄,黄铜铃身,铃身布满复杂的红色符纹,纵横交错,如同血管密布,颇为可怖

  这件血纹铃,是他师傅赐下来的法宝

  看似平常的梨木柄,采自一株千年苦梨,那铃身则是用十三种罕见的铜金炼制而成,炼成之时,音绕山岭整整三日方绝

  黎庶一向视之若珍宝,除了每日炼化不断,战斗中极少使用其他师兄弟虽然知道他必yǒu护身法宝,但是见过的人,少之又少

  cǐ时他意欲战决,才祭出cǐ宝

  然而就在cǐ时,黎庶心头警兆忽生,一点光芒陡然在他的眼皮子前炸开

  强烈至极的危险感让黎庶浑身汗毛根根直立

  脸色大变的黎庶猛然抽身疾退,手中天环射出一道光芒,挡在身前

  乒

  符阵还没yǒu亮起,就如同玻璃般崩碎

  漫天碎芒如雪,一点幽光钻出,倏忽而至黎庶面前

  “面具刺客”

  黎庶的脸上第一次浮现惊恐之色,心中陡然升起一丝悔意,该死自己怎么会把这么危险的家伙漏掉?

  这点幽光如同附骨之蛆,森然寒意,直逼黎庶心间

  生死之际,黎庶cǐ时顾不得其他,灵lì狂涌入手中血纹铃

  叮

  一道血红色的波芒,以血纹铃为中心,轰然扩散开来

  首当其冲的那点幽光,遇到这道血光,陡然光芒大盛,发出凄厉刺耳尖啸

  一个模糊的人影,悄然浮现

  这番变故发生得非常突然,周围的修者根本没yǒu反应过来,直到这道血色波纹到了面前,才个个脸色大变

  这股血色波纹,从他们身边一掠而★过,他们脸上的血色,就好似一瞬间抽空

  他们僵立在原地,yǒu如定住身形的木偶浑身上下,没yǒu一处伤口,但是裸露在外的皮肤,色泽惨白,不见一丝血色

  其他修者无不骇然失色,纷纷跳出战■圈,远离黎庶血纹铃的威lì,让他们所yǒu人都黯然失色

  唯一没yǒu退的,只yǒu面具刺客他不退反而,身形就像一团模糊的影子,看不真切

  那点幽光,每次与血光想接,都会像剧烈摩擦的空气,猛然光芒大放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那点幽光,不知何物,霸道无比,就连黎庶都被硬生生地压制得抬不起头

  啪啪啪

  幽幽光点,每一次与血光相交,都让黎庶握着血纹铃的手一颤

  面具刺客鬼魅的身形,如同幽魂般不断地移形换位,在他周围游弋,寻到致命一击的机会

  这给黎庶带来巨大的压lì,一阵阵剧震从铃铛传来,他几乎快握不住铃铛

  死亡的气息如cǐ之近,几◆乎都喷到他脸上

  黎庶第一次遇到如cǐ严峻的情况,他紧紧咬着牙,死死抓住手中的血纹铃,竭尽全lì操控血纹铃

  面具刺客狡猾异常,他大概猜到以黎庶的灵lì,操控血纹铃这样的高品法宝,灵lì消耗的度会非常惊人所以他不断地硬碰硬,加剧黎庶灵lì消耗的度

  在面具刺客如同狂风暴雨的攻击之下,黎庶摇摇欲坠

  “师兄”吕震见黎庶危险,顾不得自己的对手,手中青环一展,便朝面具刺客卷去

  面具刺客身形鬼魅一闪,一点幽光,凭空出现在吕震背后幽光一闪而逝,如箭如虹

  砰

  吕震身上的灵甲轰然炸开,他身体一震,呆立原地

  他的胸口处多了一个碗口大xiǎo的血洞

  “师弟”黎庶目眦欲裂,心中悲愤莫名

  吕震与他地位相差悬殊,交情也是一般,但是对方却是因为救他而死,这对黎庶的冲击之大,无以伦比

  黎庶苍白英俊的脸上,忽然涌上一抹血色

  天环忽然绽放出无数光芒,一道道符纹如同流水般,从天环中倾泄而出这些明亮的符纹数目之多,给人无穷无尽之感

  黎庶肃穆而立,手中血纹铃轻摇,轻叱:“天环血鸣”

  只见那些飘浮在空中符纹陡然停住,在空中构成一个个光环,数以百计的光环在空中组成一个庞大的符阵一道道幽幽铃音挟杂着一**血芒,在这个符阵之中,来回激荡

  瞬间,所yǒu光环齐鸣

  轰

  符阵之中,所yǒu的一切,轰然崩碎

  几名修者逃之不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轰然崩碎之前僵立如木偶的几名修者,也瞬间灰飞烟灭

  一声微不可察的闷哼,一点幽光忽然从符阵中爆裂,紧接着一道身影忽然从符阵中冲出

  在众人眼前如同鬼魅般一闪而逝,便消失不见

  啪

  光环符阵如同雪崩般,轰然崩碎,湮灭在空中

  黎庶嘴角流淌着一缕血迹,他的目光落在地上,那里yǒu一xiǎo滩血迹,他的嘴角不自主地扯了扯,心中也是骇然

  这招天环血鸣,是他压箱底的绝招,就连这招都无法留下面具刺客

  真是深不可测啊

  黎庶抹了抹嘴角的血迹,自顾自地整理yǒu些凌乱的衣服,连看都没yǒu看周围的修者

  没yǒu人敢上前

  刚才这招,吓住了这些修者

  连面具刺客都在这招吃鳖,眼前这位少年的shílì,真是强大啊

  果然不愧是天環弟子

  黎庶的这招,可谓震慑全场只是谁也没yǒu想到,那个低着头,被所yǒu人都忽视的左莫,cǐ心里浮现怪异无比的感觉

  刚才黎庶的那招,他眼熟极了,那不就是他赖以成名的《天环月鸣▲阵》的强化版么?那一个个熟悉的光环,那血红铃铛威lìyǒu点吓人,但是组合起来的这招和《天环月鸣阵》如出一辙

  原来《天环月鸣阵》是出自天環啊

  左莫恍然大悟,不过他紧接着撇了撇嘴

  啧啧,哥玩剩下的……

  不过他cǐ时没yǒu多少时间给他感慨,面具刺客的出现,他早就知道,完全不意外他cǐ时正在竭lì搞清楚,祭坛处传来的那一缕若yǒu若无的波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火拼,他当然巴不得越激烈越好,这样他才能yǒu可乘之机

  申无亥也打出真火

  吕震之死,他无动于衷,一个外门弟子的死,还不值得他放在心上但是面具刺客的突然出现,他被两个老家●伙纠缠住,黎庶险些丧命,让他勃然大怒

  黎庶怎么说也是内门弟子

  一位内门弟子险些死在他面前,不知道要听多少奚落黎庶伤了经脉,回去那个老家伙免不了又埋怨几句

  想到这些,心高气■傲的申无亥如何不怒?

  “区区尸海竹就想难倒老夫?”申无亥一声尖叫,浑身灵lì鼓动:“尝尝老夫的无昧火”

  一缕无色透明的火焰,出现在他掌心

  轰

  这缕无色透明的火焰出现在的一瞬间,所yǒu人心头都猛然一震

  就在cǐ时,受到感应的左莫,猛然睁开眼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