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节 暴力鸟


  左莫刚抵达山洞口,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尖唳,他脸色不禁一变

  傻鸟

  他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一进山洞,视线顿时昏暗难辨,但对于左莫来说,依然如同白昼,纤毫毕现地面上堆积着厚厚一层虫尸,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察看虫尸,身形如电,朝洞深处急掠而去

  没多时,左莫便见到傻鸟,心头不由微松

  傻鸟正在和一只巨虫对峙

  在不远处的角落,十品拄着剑,拼命地喘气,tā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当左莫的注意力从傻鸟十品身上转移,落到巨虫身上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只巨虫体形有如牛犊,浑身包裹着黑褐色的甲壳,一看便知坚硬非凡有如蜘蛛般的大足节肢异常粗壮,一排排微弯的尖刺,让tā的腿看上去就像布满锯齿左莫相信,任何一只腿只要扫中目标,那绝对是连皮带肉撕下一大片

  足尖钩状的骨刺,紧紧扣进地面,坚硬的岩石在tā面前像泥一般,轻松便齐齐没入

  巨虫两只幽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傻鸟,残暴而带着一丝腐烂的气息,从tā身上释放出来

  左莫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岛上竟然还生活着如此危险的妖兽

  就在此时,傻鸟动了

  空气◇中,一抹残影划过左莫的视野,如同闪电般,快到无法捕捉

  叮

  金铁撞击

  黑暗中,一团耀眼的火花骤然迸射

  巨虫也不是一般的妖兽,机警异常,两只前腿护在面部,不露出半分◇破绽

  tā身上的甲壳坚硬异常,傻鸟可以轻易洞穿法宝的利爪在tā一身甲壳面前,竟然讨不得半点便宜

  傻鸟显然也被对手的顽强激怒,一声尖吭长唳,双翅猛然伸展,一双鸟目如同烈焰燃烧,鸟喙上多了一抹嫣红,恍如欲滴鲜血

  双翅一振,电闪而出

  叮

  一团比刚才加明亮耀眼的火花在黑暗中绽放

  身形如同牛犊般的巨虫竟然被吃不住力,硬生生被后退半丈,脚下岩石支离破碎

  杀得xìng起的傻鸟疯狂地攻击

  叮叮叮

  巨虫节节败退,脚下碎裂的岩石一遍遍剧烈的冲击下,不断地破裂、粉碎一**尘环,以巨虫以为中心,不断地扩散

  巨虫身形不断下陷,tā就像一根木桩,在被一锤一锤地钉进地面

  tā终于露出畏惧之色,然而在杀得xìng起的傻鸟面前,逃也不是那me好逃傻鸟的扑击如同狂风暴雨,巨虫连喘息的机会都找不到,别说逃跑

  若不是tā一身坚硬到变态的甲壳,tā早就一命呜呼

  一旁左莫看得目瞪口呆

  他本来抱着解救危险的焦急心态而来,但是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这虫子,好可怜

  当然,可怜归可怜,他是绝对不会去解救tā的

  而且,他眼巴巴地盯着虫子那一身变态的甲壳,直流口水能够承受如此猛烈的攻击而不破的甲壳,那可绝对是宝贝啊若是拿这玩意,炼制一件灵甲,普通飞剑连躲都不用躲

  宝贝啊宝贝啊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一直死死防守的虫子忽然张口喷出一团黑气,傻鸟一个不察,和黑气撞个正着

  傻鸟身体陡然一僵,失去控制,一头跌落在地上

  正在幻想着灵甲的左莫也没想到虫子竟然有这一手,暗呼不好,正欲出手

  然而没想到只见傻鸟有如喝醉了般,摇摇晃晃地从地上飞起来

  左莫心中稍安,看样子傻鸟问题不是很大他死死盯住巨虫,只待tā稍有对傻岛不利的苗头,他便悍然出手不过巨虫此时也露出委靡神态,刚才那团黑烟,估计对tā来说,也不是能够随便放出的

  巨虫死死盯住左莫,嘴里不时地发出嘶鸣,身体却一点点地向后退

  tā想逃

  左莫立即判断出虫子的意图,他打算出手

  如此宝贝,怎me能让tā从自己手上溜走呢?

  忽然正边传来一声高亢凄厉的尖唳,如魔音穿耳,左莫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想捂住耳朵洞顶岩石簌簌如雨落,巨虫脸上怯意浓

  傻鸟猛地再次扑击

  巨虫和刚才那般,整个身体缩成一团,前肢护住脸面

  眼看傻鸟就要触及到巨虫身体,只见tā忽然变扑击为抓

  左莫一脸惊愕地看着傻鸟就像★大雕抓羊般,把身形比tā庞大的巨虫抓上半空

  巨虫顿时慌乱,六肢挥舞,嘶鸣声不绝于耳

  左莫恍然看到,提着巨虫的傻鸟,一脸狞笑,然后只见tā猛地以自己身体为轴,猛地一甩

  巨虫◇就像脱手的巨锤,带起惊人的呼啸,一头撞向山洞壁

  dōng

  一声巨响,山洞一阵颤动,无数岩石如雨落

  左莫有种错觉,洞要塌了

  哪怕tā身上的甲壳再坚硬,巨虫也被这下砸得七荦八素,tā趴在一个碎石坑里,这就是刚才被tā撞出来的岩坑

  还没等tā来得及挣扎站起来,身体忽然一轻

  tā再次被抓到空中

  又是一甩

  dōng

  碎石不时地打在左莫的身上,他没有半点感觉,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这令人疯狂的一幕

  杀得兴起的傻鸟到后来过根本就把巨虫抛出去,而是像抡铁锤般抡起虫子,然后不断地往地面、洞顶、沿壁、突起的岩棱上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傻鸟并不算强悍的身体里,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左莫一个寒颤,与此同时,角落里早就看得目瞪口呆的十品也是一个寒颤

  好可怕……

  ……

  五百五十一……五百五十èr……

  ……

  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傻鸟

  傻鸟?这哪里是什me傻鸟?分明就是一只暴力鸟

  啪

  强悍变态的虫身,竟然比起傻鸟来,还不够变态,摔成五截

  傻鸟这才心满意足地丢掉爪子里的虫腿,高扬着鸟头,踱着淑女鸟步,施施然离开,整个过程,tā连瞥都没瞥左莫一眼

  咱大人大量,不和暴力鸟一般计较……

  不变态的人计较不起啊

  左莫很有自知之明地去收拾虫尸

  可怜的虫子,不就是吐了口黑烟me?竟然被硬生生地抡死真可怜

  ※※※※※※※※※※※※※※※※※※※※※※※※※※※※※※

  “大人大人这是好东西啊天大的好东西啊”顾明公搓着手,两眼放光地看着摆在面前的五截虫尸,亢奋无比:“这me大的深岩叶虫属下还是第一次见到莫非是虫王?对对对一定是虫王”

  左莫知道虫子是好东西,但是他不认识,便把虫尸提到顾明公这,他相信以顾明公的见多识广,肯定能认出这是什me

  “深岩叶虫?”

  “深岩叶虫大多生活在黑暗幽深的洞穴,tā们对地气的依赖很高普通的深岩叶虫不过寸余,每群深岩叶虫必然会有一只虫王深岩叶虫最有用的,便是tā的甲壳这便是大名鼎鼎的黑金叶壳”

  兴奋至极的顾明公语飞快

  “每一片黑金叶壳大约就比柳叶大一些,tā们天生有着极其优秀的防护,▲只要有三百片以上,便能够炼制出一具黑澜叶甲,那可是五品灵甲”

  左莫想到洞内那密密麻麻的虫尸,顿时激动无比,那me多虫尸,何止百万

  五品灵甲

  左莫一下子被这从天而降的馅饼给■zhīyàoyǒusānbǎipiànyǐshàng,biànnénggòuliànzhìchūyījùhēilányèjiǎ,nàkěshìwǔpǐnlíngjiǎ”

  zuǒmòxiǎngdàodòngnèinàmìmìmámádechóngshī,dùnshíjīdòngwúbǐ,nàmeduōchóngshī,hézhǐbǎiwàn

  wǔpǐnlíngjiǎ

  zuǒmòyīxiàzǐbèizhècóngtiānérjiàngdexiànbǐnggěi砸晕了

  顾明公没有注意到左莫的神情,他目光炽热无比看着面前的五截虫尸,语气中充满不能置信的亢奋:“这虫王就了不得了属下有信心炼制出一套能上法宝榜的六品灵甲这me完整的虫王,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能上法宝榜的六品灵甲

  左莫险些一口气闭过去,他还从来没穿过六品的灵甲啊

  能上法宝榜的六品灵甲,也不知道穿上能直接结成金丹me……

  “也不知道是哪位高手,手段真是鬼神莫测啊连虫王都能肢解,太厉害了看这断口,干脆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顾明公一脸迷醉

  左莫一个激灵,恢复正常

  他想到某只暴力鸟

  ※※※※※※※※※※※◆※※※※※※※※※※※※※※※※※※※

  阴阳双生蝶上,十品浑身**,黑气缭绕全身,他双目紧闭,显然处在紧要关头

  丝丝缕缕的黑气从他小小的身体不断地钻出,旋即没入到脚下的黑色蝶翅中然☆※※※※※※※※※※※※※※※※※※※

  yīnyángshuāngshēngdiéshàng,shípǐnhúnshēn**,hēiqìliáoràoquánshēn,tāshuāngmùjǐnbì,xiǎnránchùzàijǐnyàoguāntóu

  sīsīlǚlǚdehēiqìcóngtāxiǎoxiǎodeshēntǐbúduàndìzuànchū,xuánjíméirùdàojiǎoxiàdehēisèdiéchìzhōngrán而诡异的是,黑白界线不但不往白色那边推移,反而不断地往黑色这边推移

  每一丝黑气,仿佛都成为白翅的营养,滋养着tā

  渐渐,白翅上多了一层微微白光

  星星点点的白光脱离白翅,缓缓向上飘浮,当飞到与十品同高时,这些点点白光汇集成一团,形成一个米粒大的白色光团

  白色光团一成形,顿时吸收白光的度陡增

  很快,白翅上的白光,被tā一吸而空,而tā的体形,也变得像十品差不多大

  十品睁开眼睛,看着白色光团,罕见地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他盘膝而坐,静静等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