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节 小娘的命令


  “左师兄见多识广,kě识得此阵?”黎庶遥遥望着龟岛,淡然道

  在他身边是一位中年人,名为冯柏,他脸上流露出讶然之色:“似乎yǒu点像天青mén的子午青罡阵难道这龟岛上是天青mén弟子?”

  “天青mén?”

  “嗯,天青mén是夜玄界一个颇为厉害的符修大派,mén下弟子虽然不多,但大多精通炼器和制符,所以mén派十分富裕天青mén最为精妙的,是其mén中的护派大阵,名为子午青罡阵,厉害无比”冯柏解释道

  “夜玄界?”黎庶yǒu些惊讶:“那么远的地方?”

  “嗯,很远很远”冯柏点点头

  “他们怎么跑到云海界来了?”黎庶皱起眉头

  “这我就不知道了”冯柏笑道:“师弟在担心什么?据我所知,天青mén弟子虽然精通炼器制符,但却甚为平和,少与人起冲突”

  “那就是奇了”黎庶摇头道:“师兄yǒu所不知,龟岛这群人虽然不主动惹事,但绝不是平和之辈,相反,手段果决狠辣,而且手下战部,个个都是饱经沙场的老手,不好招惹”

  “yǒu这回事?”冯柏奇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天青mén离我们太远了,光是打听消息,一个来回也需要数年之久我也是偶然的之下,才见过此阵”

  黎庶似乎在思索什么,没yǒu说话

  远处的龟岛不时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各种法诀的光芒照亮天空,田家的狂轰烂炸还在继续

  忽然,冯柏轻咦一声:“嗯,破阵了?”

  黎庶被惊醒,抬头望去,果然,只见那些黑压压飘浮在龟岛上空的田家战部,像潮水般朝龟岛狂涌而去

  难道龟岛被破阵了?

  ※※※※※※※※※※※※※※※※※※※※※※※※※※※※※※

  “什么?”麻凡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在他身旁,雷鹏年绿个个愣在原地

  “没听清楚?我说你们自己解决”公孙差脸上露出无害的笑容:“这个级别的战斗,你们yǒu能力解决■”

  说罢,他还摊摊手,一脸轻松的模样

  麻凡立即急了,他第一个反应是

  ——该死的,哪个混蛋得罪了小娘?拖累大伙一起受累

  类似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一旦哪个家伙,让小○”

  shuōbà,tāháitāntānshǒu,yīliǎnqīngsōngdemóyàng

  máfánlìjíjíle,tādìyīgèfǎnyīngshì

  ——gāisǐde,nǎgèhúndàndézuìlexiǎoniáng?tuōlèidàhuǒyīqǐshòulèi

  lèisìshìjiànbúshìdìyīcìfāshēng,yīdànnǎgèjiāhuǒ,ràngxiǎo娘露出魔鬼笑容之后,接下来的必定是整个朱雀营被折磨的命运而情节严重时,就连卫营都无法幸免于难

  “大人这kě不行啊”麻凡低声下气,一脸讨好道:“没yǒu您,我们kě就抓瞎了您是我们大海中的明灯,是我们伟大的舵手,只yǒu在您手上,我们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您kě是我们的主心骨,缺谁都行,怎么能缺您呢?就连头都说,您kě是黄金战将啊”

  小娘yǒu些羞涩地笑了笑,似乎因为听到麻凡**裸的马屁而感到不好意思,然而麻凡几人却立即生出不妙的预感

  “你的马屁虽然肉麻了点,但说得也大多是实情”小娘腼腆地笑了笑

  “是是是”麻凡几人心中不详的预感强烈了几分,但个个忙不迭地点头附合

  “但是,我是黄金战将,那田家嘛,充其量是一个白银战将,不值得我出手”小娘嫣然一笑,面靥如花,露出两排森森白牙:“你们跟我混了这么久,连一个白银战将都搞不死,那你们kě以自己割脖子”

  小娘再次娇羞一笑,众人背脊一片冰凉

  “我不是开玩笑”

  原来小娘真的不是开玩笑

  从小娘那里连滚带爬出来的众人围在一团,商量起来

  “不会,小娘想玩死我们啊?”yǒu人哀嚎不已

  “别哭丧了,快想办法要是真搞不死田家这群人,嘿,等着,咱们自己不割脖子,小娘也会给咱们送刀的,说不定直接咔嚓一下,那也是yǒukě能的”黑子连比带划的

  众人齐齐一个寒颤,就连雷鹏这样的黑炭大个,脸色也yǒu些发白

  尤其是他们脑海中浮现小娘手持利刃朝他们涩然一笑的场jǐng,不kě抑制地,他们齐齐再打了个寒颤

  “兄弟们不是田家死,就是咱们死”一位兄弟满脸悲壮,慷慨激昂

  “搞死田家”

  “搞死”“搞死”

  所yǒu人都红了眼,声音都快把房顶给掀翻

  稍声息稍平,雷鹏瓮声开口道:“老凡,阿然,你们俩主意最多,快想点办法”

  其他人都望向麻凡和魏然,在众人眼中,俩人是朱雀营战术最厉害的两人麻凡以前作过核心,又爱动脑子,而魏然虽然没yǒu麻凡那么机智百出,但大气沉稳,也深得众人信赖

  先开口的是魏然,他沉声道:“这件事光靠咱们朱雀营一个营是不够的击溃他们容易,kě小娘要的是搞死,这就yǒu点难度了,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跑了”

  麻凡眼前一亮:“咱们不如来个关mén打狗”

■  “关mén打狗?”

  “咱们把他们放进来,再把大阵把岛上封闭起来,这样他们就逃不出去”麻凡眼睛贼亮贼亮

  “这个主意好”魏然一拍巴掌,yǒu些兴奋

  其他人也露出兴奋之色,□大家都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只不过平时没yǒu独挡一面的经验

  很快,便yǒu人补充道:“那我们要小心,被击溃的田家战修到时破坏岛上的灵田”

  “没错没错小娘不好惹,老板不能碰啊要是老板回来看到损失严重,咱们kě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嗯嗯,人手要准备得充分才行,看来真得把卫营拉上”

  “咱们这般这般……”

  ※※※※※※※※※※※※※※※※※※※※※※※※※※※※※※

  束龙抚摸着手中的黑色大戟,这把黑色大戟比他以前杀意凝炼出来的黑戟要大了一分,而且形状加古朴,只yǒu一个形似鸟喙的琢,暗红色的戟刃,仿佛浸过无数鲜血

  最为诡异的,却是戟头上一个青灰色形似眼睛的图案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只黑鸦蹲立在一根黑杆之上

  束龙脸上浮现深深的迷醉之色,握在手里,戟身传来的亲切熟悉的感觉,竟让他yǒu几分血肉相融之感

  黑池内的魔兵,全都用了图腾碎片,每把魔兵都仿佛yǒu生命一般,这使得每把魔兵都yǒu一股独特的气息

  只是魔兵的气息,不像法宝飞剑常见的灵气,而是凶煞、阴诡之类,一看便知是凶物

  束龙手中的黑戟气息最为独特,没yǒu一丝凶煞气息,只yǒu一丝若yǒu若无的荒寂苍凉的气息

  也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自yǒu定数,阿文得到的魔兵,也和他以前凝炼出的兵器一样,是把藏青色的矛,矛身极其流畅,布满螺纹,手感极佳青矛的形状很独特,矛身就好似一条崩直的青蛇,而矛头从张开的蛇嘴中伸出,蛇的眼睛竟然是张开的,充满诡魅之气

  整整三百把魔兵,全都已经择主

  剩下的人,只yǒu等下次炼制一开始大伙还比较淡然,毕竟谁也没见魔兵然而等魔兵出来,所yǒu人的眼睛都红了

  每一把魔兵都仿佛是件艺术品,无论是古朴,还是精致,都令人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束龙抬起头,见到每位得到魔兵的人,都是一脸沉醉地抚摸着魔兵

  他微不kě察地一笑,但是旋即,他敛起笑容,神色肃然

  刚刚麻凡传来消息,把情况说了一遍,也把他们的计划全盘托出

  束龙不知道小娘大人为什么不亲自动手,但是他知道既然小娘大人下了命令,那这就不kě改小娘大人虽然很少直接指挥卫营,但那并不影响他命令的yǒu效性

  他并没yǒu跟随小娘大人学习战术,而是一直接受那位神秘人的指导

  麻凡他们的计划,他没yǒu异议,这个计划相当不错

  “好了,收拾家伙,准备出去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我们卫营的厉害”束龙的声音传遍整个山洞

  他的声音充满豪气,yǒu了魔兵的卫营,kě谓如虎添翼

  ※※※※※※※※※※※※※※※※※※※※※※※※※※※※※※

  眼前的大阵轰然洞开,富饶的龟岛就像叉开腿的少女,呈现在他们面前

  田横波心头狂喜,早就布满血丝的眼睛杀气翻腾,嘶声高喝:“杀”

  六名金丹,率先冲去

  他们身后的战部,也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地嚎叫着,面色狰狞地朝下冲,唯恐慢了旁人半步

  田家就像倾泄而下的洪水,势不kě挡

  一亩亩灵田,出现在众人视野里,仿佛垂手kě及,所yǒu人都不禁激动起来这些灵田就要归田家了拥yǒu龟岛的田家会变得加强大而他们在这一战中的功绩,也能够让他们获得足够的利益

  没yǒu人能阻挡他们

  事实上,他们的突破异常顺利,他们沿路没yǒu遇到什么抵抗,不,是根本没yǒu遇到一个人影

  等等

  田横波眼角猛地一跳,脸色微变

  没yǒu遇到一个人影?人呢?

  恰在此时,他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什么,他微微一怔,连忙转过脸刹那间,他的瞳孔猛然收缩,脸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