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节 峰回路转


  血煞修罗伞释放的血光被黑剑牢牢吸住

  转眼间,形如斩马刀的黑剑,犹如刚从火炉中取出,剑身通红

  黑剑剑柄处骤然爆开无数碎小的剑意,韦胜猝不及防之下,双手被割出大量细碎的伤口,血肉模糊韦胜闷哼一声,知道此时绝不能松开剑柄,不仅没yǒu松开剑柄,反而鼓起余力死死地握紧剑柄

  大量鲜血韦胜破碎的手掌溢出,很快,整个剑柄都被鲜血浸泡然而紧接着的一幕十分诡异,沾满鲜血的剑柄◎忽然如同海绵般,把鲜血吸得一干二净

  一丝钻心的剧痛,从手掌处钻进韦胜体内

  韦胜只觉脑袋轰地一下,一片空白

  宁一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在黑剑变化的瞬间,他便察觉出不对劲不过他○只是一惊便恢复镇定,谁没yǒu一两手保命的绝招呢?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这种悬殊的对比,绝对不是一两手绝招能够改变的

  他毫不犹豫催动血煞修罗伞,只见血光暴涨,空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呛鼻无比血煞修罗伞放出的血光阴秽凶煞,对于法宝飞剑来说,无异于致命的毒药,毁在伞下的法宝飞剑不知凡几

  一息,两息,三息……

  时间飞快地流逝,整整十息,竟然没yǒu一丝变化宁一脸色yǒu些难看,在他不断催动灵力下,血光浓郁到几乎如同一道血色瀑布然而无论血光再怎么增强,那把黑剑也没yǒu丝毫变化,刚才就摇摇欲坠的韦胜,依然死死地坚挺

  宁一心头不祥的预感,他当机立断,打算全力一击,以免生出什么变故,煮熟的鸭子飞了,那自己可就真的悔之莫及了

  恰在此时,他忽然瞥见韦胜的眸子,不由一愣

  韦胜的眸子空洞没yǒu焦距,没yǒu一丝生机

  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饶是凶横如宁一,心头也不由一阵发毛

  突然,韦胜摆出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整个人如同扬起尾螯的蝎子

  宁一心头猛地一跳,脸色骤变,不好

  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只见韦胜在虚空轻轻一刺.

  没yǒu风声,没yǒu光máng,看上去十分轻柔无力地一刺

  嗤

  浓郁犹如血瀑的血光,竟然被这看似轻柔无力的一刺,毫不费力地刺开,一分为二

  余势未绝的剑势,刺中血煞修罗伞的一根伞骨

  啪,被击中的伞骨断成两截

  宁一又惊又骇又怒

  血煞修罗伞每根伞骨都是他潜入深海猎杀阴灵鲸,采用阴灵鲸鲸骨炼制而成,每一根都坚硬如铁,飞剑难伤再经过百怨血煞无数日夜的浸炼,每一根都绝非飞剑能伤

  若血煞修罗伞炼化到大成之境,自成一界,那这十三根伞骨便是撑起这一界的支柱

  如此坚硬的伞骨,怎么可能被斩断?还是被一个刚刚金丹一重天的小青年一剑斩断?让宁一难以接受的是,这个青年刚才还是自己的猎物

  黑剑

  是那把黑剑搞的鬼

  宁一死死盯着韦胜手中那把黑剑,脸上青白交加,眼中带着深深的怨毒凶戾,又yǒu着深深的畏惧

  血煞修罗伞是他的命根子,这根伞骨断裂,威力大打折扣想修补都是一件极困难的事,当年他猎杀阴灵鲸获得的十三根鲸骨都用在这把伞上,没yǒu一根剩余当年能猎杀到阴灵鲸,本就是福缘所致,现在让他到哪里去★
  xuèshàxiūluósǎnshìtādemìnggēnzǐ,zhègēnsǎngǔduànliè,wēilìdàdǎshékòuxiǎngxiūbǔdōushìyījiànjíkùnnándeshì,dāngniántālièshāyīnlíngjīnghuòdédeshísāngēnjīnggǔdōuyòngzàizhèbǎsǎnshàng,méiyǒuyīgēnshèngyúdāngniánnénglièshādàoyīnlíngjīng,běnjiùshìfúyuánsuǒzhì,xiànzàiràngtādàonǎlǐqù找阴灵鲸?

  让他感到心在滴血的,是韦胜的魂魄,如此完美的魂魄,比伞骨加珍贵

  这把黑剑到底什么来历?

  刚才那一剑无声无息,但是黑剑的一些细节,依然让宁一这个凶人嗅到那无声无息之下的滔天凶煞之意

  韦胜空洞无物的眸子,盯着宁一

  不知为何,宁一心中升出莫名的恐惧

  忽然,韦胜手中黑剑轻轻一颤,宁一瞳孔骤然收缩,心中惧意大起,毫不犹豫化作一团血光,消失在天边

  龟岛

  你跟我等着

  此仇不报,我宁一誓不为人

  片刻后,韦胜如同一根木桩般,仰面而倒,不醒人事

  黑剑在空中翻腾,静静地着立在韦胜身旁

  昏迷的韦胜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并不朝云海坠去

  ※※※※※※※※※※※※※※※※※※※※※※※※※※※※※※

  啪

  达迦金身最后一只手臂和一道金色光环同时爆裂,宗如身后的虚影终于坚持不住,一阵剧烈颤动,消散无形

  宗如身体一颤,脸色微白

  圆信狞笑,嘿然吐气开声,手中韦陀杵光máng大盛,他扬手抛出韦陀杵

  只见韦陀杵倏地涨大数十倍,犹如一团黑影,挟着惊人声势,呼啸朝宗如砸来

  眼看宗如就要命殒杵下,忽然斜里飞出一道斑斓剑máng,只见这道斑斓剑máng如同一道柔软的彩带,一圈圈地缠上半空中的韦陀杵

  谢山

  嗤嗤嗤

  韦陀杵释放的光máng仿佛被侵蚀,一点点地减弱,而韦陀杵的体积也在一点点变小

  圆信神色不为所动,狞笑如故他的韦陀杵采地底黄铜精重重炼制而成,虽然比起那转经筒要差得远,却是奇重无比他这一抛,看似随意,实则大yǒu名táng,名为《韦陀抛》,势大力沉,如山压顶,对方逃无可逃

  光凭些许剑意,就想消去这一杵的力量?真是痴心妄想

  圆信看也不看韦陀杵,只是死死盯着宗如,只等对方被击毙,他便搜去玉简和转经筒,然而逃离战场yǒu了玉简和转经筒,那点晶石,实在微不足道

  一旦两者到手,他立即会寻一偏僻隐秘的地方,闭guān苦修,早日突破元婴

  谢山见自己的剑意无法止住韦陀杵,脸色微变,情势危急至极,当下也不顾其他,全身灵力猛地灌入手中双蜃剑

  谢山的修为,是四人之最

  这番丝毫不留余地的爆发,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只见谢山手中□忽然散出一蓬色彩斑斓细如蚕丝的剑máng,数以万计的细小无比的剑máng,如同怒矢般飞向韦陀杵,触及韦陀杵的一瞬间,猛地化刚为柔,死死缠住杵身

  谢山陡然怒目圆睁,吐气开声:“滚”

  ◎手掌猛地往回一抓

  数以万计细如蚕丝的剑máng同进光máng暴涨,在这一瞬间,七彩光máng掩盖过韦陀杵释放的金光

  韦陀杵竟然硬生生被抓偏了一分,险而又险地擦着宗如的身体没入底下深◎深的云海之中

  圆信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没想到对方竟然直的能够救下宗如不过冷笑随即浮上他嘴角,那位剑修身形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显然刚才那一击,耗尽了全身灵力而宗如神色惨白,亦到了山穷水尽的◇◎深的云海之中

  圆信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没想到对方竟然直的能够救下宗如不过冷笑随即浮上他嘴角,那位剑修身形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显然刚才那一击shēndeyúnhǎizhīzhōng

  yuánxìnyǎnzhōngshǎnguòyīsīyàsè,tāméixiǎngdàoduìfāngjìngránzhídenénggòujiùxiàzōngrúbúguòlěngxiàosuíjífúshàngtāzuǐjiǎo,nàwèijiànxiūshēnxíngyáoyáohuǎnghuǎng,liánzhàndōuzhànbúwěn,xiǎnrángāngcáinàyījī,hàojìnlequánshēnlínglìérzōngrúshénsècǎnbái,yìdàoleshānqióngshuǐjìnde▲地步

  他一言不发,一个大踏步,便出现在宗如面前,伸出手掌,便朝宗如抓去

  啪

  蓝魄寒光甲四分五裂

  宗如勉强扬起手臂,和圆信拼了一记

  咔嚓

  宗如◇手臂折断,圆信脸上露出讥诮之意,在他眼中宗如不过垂死挣扎而已他正准备再下杀手,忽然脸色骤变

  “愿力”

  他就像被毒蛇咬中,眼中瞬间布满恐惧,声音沙哑而带着颤音

  灰白之色,就◎像妖异的藤蔓,蔓延到他的颈部

  宗如艰难地笑了笑,额头的血莲娇艳欲滴

  ※※※※※※※※※※※※※※※※※※※※※※※※※※※※※※

  比起宗如韦胜谢山,左莫的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顺利得无以复加

  黑金符兵充满诡异地一吸,破去让左莫束手无策的五行罗烟罩,胜利的天平便朝左莫开始倾斜

  失去最厉害法宝的符修,面对度、力量都惊人无比的大日魔体,注定了悲剧的命动

  尤其是左莫肉搏型的打法,快如鬼魅的度,都让顾明公狼狈不堪若不是他手上还yǒu几件不错的法宝,他早就被左莫打爆

  不过,现在也好不到哪去

  当他最后一件法宝,被左莫硬生生午刀给斩成两半,他面如土色

  他连逃都没法办法,他的度比起左莫要差得远让他绝望的是,左莫完全打疯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连丝毫喘息之机都没给他他此时已经顾不得心痛五行罗烟罩,法宝再好,没yǒu了可以想办法再炼制,可若连小命都没yǒu,那可是什么都没yǒu了

  他只需要五息的时间,便能够逃离

  他yǒu一个传送符,和洞府内的传送阵相连,一旦施展便能够逃到洞府作为一名符修,传送符是他们赖以保命的东西,他又怎么会忘?

  然而对方连五息的时间都不给他,他用尽各种手段,诈、诓、骗,想拖延点时间,哪知道对方根本不搭话,只是埋头冲杀,仿佛和他yǒu生死大仇一般

  顾明公连哭的心都yǒu,明明丢了法宝的是他,被打得狼狈不堪的是他,怎么对方还一副怨气冲天的模样?他哪知道打着打着,左莫想起损失的两百只灵兽,肉痛起来,这下手自然就狠了几分

  若不是顾明公的修为高出对方一大截☆,都不可能撑到现在

  此人年轻得很,经验却老到奸猾如狸

  今天此命休矣

  灵力见底的顾明公万念俱灰,恰在此时,一只手掌扼住他的喉咙

  
,dōubúkěnéngchēngdàoxiànzài

  cǐrénniánqīngdéhěn,jīngyànquèlǎodàojiānhuárúlí

  jīntiāncǐmìngxiūyǐ

  línglìjiàndǐdegùmínggōngwànniànjùhuī,qiàzàicǐshí,yīzhīshǒuzhǎngèzhùtādehóulóng

  
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