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节 角力


  凉微骇然的目光之下,明烈的队伍,如同一柄锋芒大剑,迎着丝丝缕缕兜头罩来的剑光,一头扎入其zhōng,顺势而绞

  他们的气势凝聚而凛冽,黑船剑修如同烟花般散开的剑芒,在他们面前,仿佛纤弱的发丝,一绞就碎那些迎面而来的黑船剑修,纷纷慌忙向一侧躲闪

  势如破竹,竟然无一人敢挡

  明烈心zhōng的惊惧早就烟消云散,黄金战将的自信充斥着他身体每个角落一层层的剑修,保护在他身旁,松圆师兄背上的松纹剑已然拿在手zhōng,神色警惕

  另外五名金丹剑修,稳稳地控制着队形他们虽然不是昆仑出身,但是一身修为,在他们门派之zhōng,皆是翘楚这些人都是明烈的师傅精心替他挑选,就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

  光这份阵容,便足以让他感到充满信心昆仑境是四境天之zhōng最大一境,界域广袤无边,因此战部众多,难免成份十分复杂,便有远近内外之分

  譬如同是金丹,普通门派的金丹剑修在战部zhōng福利最普通,而昆仑诸多附庸门派内的金丹剑修要好许多,昆仑外门弟子好一层,至于内门弟子,大多便是各战部的领军人物

  明烈战部的金丹都是出自知根知底的附庸门派这些附庸门派,和昆仑的关系十分亲近,相当于昆仑的外围

  何况,还有松圆师兄押阵

  想起刚才自己的骇然,明烈心头不由浮起一丝惭愧

  他定了定神,暗下定决心,这场战斗一定要胜利

  莫○看昆仑内门弟子身份尊崇,到哪都是呼风唤雨,但实际上他们内部的竞争远过普通人的想象昆仑内门弟子到底有多少?明烈都不知道他能够专领一部,这不稀奇,毕竟他是黄金战将,又是内门弟子

  可是为了抢到这次○◇的任务,那可是花费了不少力气临走前师傅一直嘱咐,要他好好努力本代掌门处事极为公平,有功便赏,他在前线倘若能获得一场像样的胜利,这个果子便足以让他们这一脉尝到好处

  当然,他的好处最大

 ● 想到这,他zhōng不自主地流露出几分狂热,横扫过整个战场,他的右手忽然开始掐算浑身灵力鼓荡,他所修炼的《天衡》运转至极致

  他的眼zhōng,似乎有无数个光点在流转

  伴随着这些恍如星辰的光点运转不休,战场在他的脑海zhōng,一点点地清晰起来

  他倏地睁开眼睛,一道寒芒一掠而过

  对方手段果然不一般

  战部如同匕首般直插进对方队伍zhōng间,沿途那些看似逃逸的剑修,他们像惊起飞鸟,拼命远遁之后,却兜了个圈子重转回来

  自己插入对方队伍zhōng间,而对方也势顺完成合围

  明烈心zhōng冷笑,普通战将如果被对方合围,一定会十分慌乱,但是对于精通战术的明烈来说,这却是一个极佳的机会

  对方的合围在他眼zhōng,就像一个外强zhōng干的布袋,一戳就破而他的战部,气势凝聚,不正是一把尖锐的锥子么?

  来

  明烈脸上浮起一抹亢奋的酡红,就像看到自己的猎物一般

  “角木阵”

  角宿属木,为东方七宿之首,犹如苍龙之角,乃斗杀之首冲

  角木战阵是典型的突击战阵

  早就熟悉明烈大人的剑修们立即明白,要发力了

  他们没有任何犹豫,再无半点保留,全身灵力开始全力地运转手zhōng飞剑嗡嗡地轻颤,仿佛饥渴嗜血的野兽,一股战栗微麻,在他们全身蔓延开来,从魂魄最深处的战意喷涌而出

  “昆仑”

  无数把飞剑高高扬起,一如这滚雷般齐声怒吼zhōng那深深的骄傲和狂热

  瞬间,剑芒如海啸,轰然席卷

  ※※※※※※※※※※※※※※※※※※※※※※※※※※※※※※

  一抹微红,不经意间,浮在公孙差的脸颊,这让他看上去就像邻家腼腆羞涩的大男孩

  但是落在他身旁的宗如等人眼zhōng,他们却立即明白过来——公孙大人亢奋了

  没错,公孙差真的亢奋了

  短短一瞬间,对方展现出来的水平过他的预计

  在这样的遭遇战zhōng,其实战将能够发挥的余地并不算太大,除了战将的第一反应能力外,多的考验的是这支队伍的实力

  一支成熟的队伍,在遭遇到攻击的一瞬间,往往不需要战将指挥,便会本能地作出正确反应

  便是像公孙差的神识,哪怕作出反应,也需要一个短暂的时间

  几乎在一瞬间,离明烈战部最近的朱雀营☆剑修,便作出反应

  他们手zhōng的飞剑齐齐化作一道流光,斜斜刺向对方的队伍,而他们与此同时身形qǐ动,拉到对方平行的位置,紧紧缀着明烈战部

  这几十道剑光并没有阻挡住开始发动突击的★jiànxiū,biànzuòchūfǎnyīng

  tāmenshǒuzhōngdefēijiànqíqíhuàzuòyīdàoliúguāng,xiéxiécìxiàngduìfāngdeduìwǔ,értāmenyǔcǐtóngshíshēnxíngqǐdòng,lādàoduìfāngpínghángdewèizhì,jǐnjǐnzhuìzhemínglièzhànbù

  zhèjǐshídàojiànguāngbìngméiyǒuzǔdǎngzhùkāishǐfādòngtūjīde◎明烈战部,但是却让队伍侧翼的少数剑修出现一个短暂的停顿

  这是一个看上去无足轻重的影响,要知道便是在日常训练zhōng,也不是每次都能够做到战阵最佳状态

  没有人理会,便是那几十位受到●◇影响的剑修亦不理会,在他们眼zhōng,这些家伙就像苍蝇一般,只能恶心一下他们但若是注意力转到这些苍蝇身上,角木阵的威力便会削弱

  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位在怎样蹂躏下顽强挺过来的家●

  经过蒲妖恐怖变态的高压,公孙差对战场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极其敏感

  他在第一时间捕捉到这一细微变化

  毫不犹豫,神识一动

  原本散如丝缕的剑芒,飞快地朝明烈战部侧翼汇集,远远看上去,就像好像一道道细丝缠上明烈战部一般

  他们沿着对方队伍的侧翼平行位置游弋,一旦发现有机会,便上去咬一口

  缠上的细丝越来越多,越来越厚

  外围侧翼的昆仑剑修们顿时头痛了,如果说之前三三两两的剑修只不过是苍蝇,只能恶心一下他们那现在对方人数渐多,就像一只只野狼,稍不小心便会被对方连皮带肉撕下一块

  他们的注意力不知不觉zhōng,便转移到那些不时在他们身边游弋的朱雀营剑修

  也就是在这不知不觉zhōng,整个队伍突击的气势一点点削弱

  明烈察觉到危险

  ※※※※※※※※※※※※※※※※※※※※※※※※※※※※※※

  大日魔体依然是左莫最信赖的力量,体内重达到平衡之后,他的大日魔体又重变得得心应手

  但是,现在催动大日魔体的感觉和以前截然不同

  身体每一块肌肉的变化,都会同时带动另外两股力量变化

  如同油膜般粘在肌肉筋骨上的灵力,犹如藤蔓般缠绕在肌肉筋骨上的神识,让左莫深刻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大日纹焰的作用下,它们始终处在平衡状态,这也意味着,任何一处的变化▲,就需要一个的平衡

  左莫在找这种平衡的支点

  能够察觉到同伴力量气息的支点

  这种寻找,就像眼睛失效的黑暗zhōng,只能靠双手,一点点地摸索

  在他不远处,憋屈无比◎的阿文感觉自己就像一支不断散发着光芒的蜡烛,傻得没边……

  忽然,他猛地睁开眼睛,惊讶地望一眼闭着眼睛的大人

  刚才错觉?

  他眼zhōng有些疑惑,仔细盯着大人良久,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果然是错觉

  阿文撇了撇嘴,偷偷朝大人做了个鬼脸

  忽然,他就像被闪电劈zhōng般,鬼脸凝固在脸上

  不远处的大人身体一颤,他就像入定的老僧,但是一股说不◆出的气息从他的身体弥漫开来

  过了一会,阿文才明白过来,这是力量的气息

  大日魔体的气息

  阿文迟疑不定,大人平日大日魔体虽然威势骇人,但是和眼下却完全不是一回事大日魔体的气息★大伙并不陌生,现在苦卫大伙修炼的都是经过蒲妖改良的《大日苦卫》所以阿文第一时间察觉到这股熟悉的气息

  气息外放?

  阿文不明白左莫在折腾什么,心zhōng尽是疑惑

  魔功修炼的**力量,**力量蕴含在**之zhōng,无法像灵力和神识那般外放

  他不自主地歪着脑袋想,大人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此时,忽然,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预兆地一抖

  怎么回事?

◇  阿文心zhōng骇然,刚才他明明没有动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又是一抖

  他的瞳孔陡然睁圆,目光死死落在左莫身上

  视野zhōng,大人身体一颤,他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他的身体就像梦魇附身★般,不受控制一抖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被吓到的阿文骇然发现,他的身体像筛子般剧烈地抖动无论他怎么想停下来,他的身体都没有半点回应,依然不受控制地抖动

  在他的视野zhōng,左莫身体以同样的频率在颤动,只不过幅度要比他小许多

  诡异无比的状况,让阿文几乎魂飞魄散,大脑一片空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