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节 阴谋


  “也不知道大师兄怎么样了”明烈望着前方漫漫的血雾,莫名地感慨着

  身上炽烈如火的深红色大氅,被风扬起,猎猎作响明烈tǐng拔如剑,两道剑眉斜飞入鬃,眼睛狭长如秋叶刀,锐气bī人

  “谁知道?反正比我们好这个鬼地方,我可真dāi厌了”明烈身旁一个圆脸青年嘟囔着,背着一把普通的松纹剑,眉眼始终像没睡醒一般他是明烈的师弟松圆

  明烈表情有些无可奈何道:“你呀你,也太不求上进了那么多削尖了脑袋想来这,多获功勋你到好,从第一天开始就嚷着想回去”

  松圆嗤以之鼻:“功勋?那也得要xiǎo命去享受”

  明烈哂笑:“战场越怕死,就越容易死”

  “命就一条,死就就没了”松圆斜了明烈一眼:“我可和你这种好战份子不一样,xiǎo爷我爱好和平”

  明烈素知松圆的脾气,也没生气,只是奇怪道:“我只是奇怪,师弟为何如此紧张?从远的说,三千年前那场大战,妖魔元气大伤,而我们修者四境天,英才辈出,是达到近万年来最鼎盛之际孰强孰弱,一目了然从近的说,大师兄不过区区计策,妖族便受重创,即便是在这都天血界之中,我们亦不落下风松圆师弟到底在担心什么?”

  松圆冷笑:“我只担心你们xiǎo觑了天下英雄”

  明烈一怔,旋即笑道:“昆仑、西玄、悬空、天环,哪一境不是英雄辈出?别的不说,光是我昆仑,便是战将如云,高手如雨难道这么多的师兄弟,也不能让师弟放心?那大师兄呢?”

  松圆默然半晌,才道:“大师兄之才,的确无可争议”他抬头望向远方,轻声道:“其实别说大师兄,便是明烈师兄你,便是一等一的战将我岂不知我们之长?只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心惊ròu跳”

  明烈lù出思索之色

  “你知我辈修炼到此境界,剑心坚凝,不为外魔所动,可我依然感到不安”松圆叹息道,一摊双手:“可能是我魔障了”

  明烈是心细之人,他修习的是战将,而松圆师弟修习的是本门剑诀,对危险的直觉远比自己要敏锐,不由沉声道:“师弟可是觉得哪不妥?”

  松圆摇头:“我就是不知道,才会如此不安”

  恰在此时,一道剑光从天边直飞而来,松圆一招手,剑光便落他掌中他递过手掌,掌心赫然躺着一枚xiǎo剑

  明烈拈起xiǎo剑,眼中闪过一道光芒:“走,有任务了”

  ※※※※※※※※※※※※※※※※※※※※※※※※※※※※※※

  凉微面色冷峻,紧紧盯着那艘黑色的xiǎo船他接到命令时,恰好游弋到这一带,恰好目睹黑龟号突破黑蛭防线的一幕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黑龟号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突破黑蛭防线

  他身为白银战将,当然知道这道黑蛭防线的厉害

  能够如此轻易突破防线,这艘其貌不扬的xiǎo黑船品阶远过他的预料再愚蠢的家伙,此时也知道xiǎo船内的修者身份必定不凡

  说不定,里面是个大家伙……

  凉微不自主地轻tiǎn嘴辰,眼中嗜战的火焰跳跃,英俊脸庞上的伤疤此时异常狰狞

  他强自按捺心中熊熊燃烧的战意,妖魔之间虽然是盟友,但是对方是绝对不会轻易让他们进入防线想要获得进入防线的许可,那只有一种情况,他们坚持不住

  这艘xiǎo船来历绝不简单,防御的力量也不会那弱

  凉微就像荒野的孤狼,静静地等待着机会

  ※※※※※※※※※※※※※※※※※※※※※※※※※※※※※※

  黑龟号突破黑蛭防线,就像往烧沸的油锅里浇了一盆冷水,顿时炸开窝

  三股魔兵,以如三股洪流,从三个方向扑来

  少了怪尸,蒲妖压力大减,他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气,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战将与战将也是不一样的修者战将最重推演,妖族战将最重神识,其实是重对队伍的控制而魔族战将呢?却是最重骁勇”

  “最重骁勇?”左莫有些惊讶要知道,在大规模的战斗中,个人的骁勇,并不那么重要一名金丹期修者,遇到一二十个凝脉,那是稳cào胜券可若是遇到五十名训练有素的xiǎo队,那就极其危险了遇到一百名训练有素的凝脉,直接跑

  金丹在军中已经算得上高级兵种了,但是用炮灰来消磨高级兵种,是至今依然流传极广的古老战术,十分有效所以在军队中,每一位金丹身边,都会有一整队的凝脉保护

  所以个人的骁勇,越是在大规模的战斗中,作用会不明显

  “你看就知道了”关键时候,蒲妖又卖起关子

  左莫气差点破口大骂,不过他还是克制住,心中阴阴地给蒲妖记上一笔账

  但是蒲妖的说法,还是成功地提起左莫的兴趣,他仔细地关注起这些魔兵

  ※※※※※※※※※※※※※※※※※※※※※※※※※※※※※※

  三股魔兵从三个方向包抄而来,刚刚突破黑蛭防线的黑龟号顿时再次陷入包围之中

  公孙差一动不动,眼神发直,表情dāi滞

  盾卫曲几个家伙压低声音议论

  “大人不会走神了似乎大人从上次闭关之后好像就有点不正常哎”说话的人有些担忧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自从上次闭关之后,公孙差经常莫名其妙地走神

  “大人什么时候正常过……”另一人翻了个白眼

  “说得是啊”众人纷纷点头,这句话说进他们的心坎里

  “所以啊,还是现在这样好,起码比大人笑好”

  “大人的微笑……”

  众人齐齐一个hán颤,他们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个个噤若hán蝉

  “哦”公孙差嘴里发出意思不明的声音,他茫然的眼神重恢复焦距,略带羞涩地笑了笑:“我们也开始”

  得到命令的朱雀营立即冲了出去

  虚空中,黑龟号陡然迸射无数剑光,耀眼美丽的剑光,就像烟huā般,在空中绽放

  朱雀营的突然出现,把所有人吓一跳

  无论是身后犀野蓝清,还是前面包抄的三股魔兵,还是埋伏在血雾之中的凉微,齐齐色变

  斑斓的剑光,在虚空中璨灿炽亮,但是众妖魔却没有半点欣赏这份美丽的心情,倒chōu冷气声,此起彼伏

  谁也没想到这艘不起的xiǎo船,竟然能够容纳如此众多的剑修

  不起眼的外形、强大的防御力、可以媲美中大型宝船的容量

  这是什么船?

  没有谁知道,但是每个稍有经验的魔族战将第一时间嗅到其中蕴含的危险这种船,简直就像黑暗中的刺客,完全能在关键时候,给出致命一击

  想想数千剑修被悄无声息地投送到后方,在战斗最鸡烈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上千名剑修……

  众妖魔心底hán意骤然而生

  ※※※※※※※※※※※※※※※※※※※※※※※※※※※※※※

  犀野发出震天的咆哮,他的眼睛化作绿色

  从他进入军中的第一天起,他第一次如此轻易被对方突破阵地他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羞愧,彻底的羞愧

  他冲在最前面

  阵地中所有的魔兵,同时怒吼,毫不犹豫紧跟着犀野,朝黑船扑去

  就在此时,犀野蓝清眼前骤然炽亮,突然绽放的上千道斑斓剑光充斥他们的视野,他们惊dāi了

  彻骨的hán意,让他们手足冰冷★

  犀野突然怒吼一声,眼睛几乎化作碧绿,整个身形就要扑上去

  蓝清眼疾手快,死死拉住他,嘶声喊:“传消息快把消息传给大人”

  犀野一个鸡灵,反应过来,感鸡地望了一眼蓝清,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只黑色的jiǎ虫他闭上眼睛,片刻,伸出的手指涌出一粒殷红血珠犀野把血珠按在jiǎ虫的脑袋,血珠以ròu眼可见的度钻进jiǎjiǎ的脑袋

  jiǎ虫嘶鸣一声,倏地从犀野手中消失

  ※※※※※※※※※※※※※※※※※※※※※※※※※※※※※※

  dāidāi地看着漫天剑光,凉微没有察觉自己的手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是阴谋修者的阴谋

  阴险卑鄙的偷袭

  凉微表情狰狞,quán头紧握,充满恨意的目光望着那漫天的剑光渐渐,他一点点放松quán头,目光恢复冷静

  他并没有马上发动,去帮助盟友,虽然他知道,此时对方肯定会接受他们的帮助但是,若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偷袭,那修者的招数绝对不仅于此

  冷静下来的凉微表现出惊人的判断力,只是稍一琢磨,他便判断出

  ——修者一定有后续的队伍

  他立即悄悄地派出探哨,在周围警戒起来

  很快探哨传回消息,一支修者队伍正在高靠近

  凉微眼中闪过一丝hán光,脸上的伤疤杀气四溢

  果然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