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节 雪花洪流


  左莫有些好奇地问蒲妖:“公孙师弟这是在干嘛?”

  “tā在整编队伍”蒲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忽然轻笑:“这下有好戏看了”

  “有好戏看了?”左莫不明所以

  蒲妖没有回答,刚才凝重的神情消失不见,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

  在别人眼中,公孙差整编队伍看上去颇有几分艰难的味道但是公孙差自己却沉浸在充满尝试性的整编之中

  锥炎妖的特性和朱雀营的剑修非常相似,擅长进攻ér拙于防守,特点单一

  公孙差并没有像朱雀营那样编队,ér是尝试一种全的编队六名锥炎妖一队,六队一大队公孙差第一次尝试这种编队,一开始并不是太顺利,旁观者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连tā自己似乎都有些犹豫

  但随着编队不断进行,公孙差眼中的光芒变得加明亮,动作越来越利索,编队也越来越顺利一种叫做信心的气势,悄然弥漫开来

  这种全的编队,并非tā心血来潮

  如何提高朱雀营的战斗力,一直是tā处心积虑在思考的问题ér这种全的编队模式,便是其中的产物之一

  三段波式冲杀犀利无匹,但是一旦陷入持久战,就面临着后力不继的问题别看朱雀营在小山界所向披靡,但是公孙差深知,放眼天下,朱雀营还远远称不上精锐一旦和强大的敌人交战,前三板斧失效,那朱雀营就危险了

  这段时间,tā的战将水平突飞猛进,眼界比以前开阔许多,又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被tā想出好几种全的战术

  换一名战将,绝不敢像tā这般,胡乱创建的战术在tā们眼中,创战术,是一件相当不靠谱的事tā们懂得数百种战术,这些经过千锤百炼的战术,足够tā们应对绝大部分情况

  没有经过系统学习的公孙差,没有这些桎梏,tā懂得的战术甚至没有这些妖界白银战将多蒲妖从来不教tā具体的战术,tā只能通过与蒲妖对战的过程中,去发现去体会

  所有的战场规律,都由tā自己总结

  tā只追求胜利,只有合理有效率的战术,才能获得胜利

  凌乱的队伍,一点点成形,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一点点把它们捏成雪花,从丑陋到美丽

  在诸多开始变得凝重的目光中,在越来越小的议论声音中

  从高空俯瞰,公孙差的队伍就像数百朵雪花,散落在地面只是这些雪花都是深红色,因为锥炎妖拥有一头深红的长发

  美丽的深红雪花之间,杀机肃然

  ※※※※※※※※※※※※※※※※※※※※※※※※※※※※※※

  “真是好看”何媚忍不住道,她两眼放光

  “可不光是好看”桑南目光没有挪开分毫,下意识答了句,在◆tā周围,许多人脸上都是如出一辙的凝重tā们都看出这些美丽的雪花中蕴含的杀机

  夜明月没有说话,她的脸色平静,只有浩瀚如同天空般的蓝色眼睛中,闪过微不可察的讶异

  “tā发动了”何媚眼■中的光芒加重:“哇,太好看了”

  没有人说话,但是tā们眼中,都不由闪过惊艳之色

  的确好看

  队伍前进的度并不快,这一动,众妖便发现,整个队伍分为六个庞大的花团六个大花团一边前进,一边缓缓的转动,令人惊奇的是,大花团里每朵小雪花,亦在缓缓地转动

  数千朵深红雪花一齐转动,煞是好看

  可是落在桑南tā们眼中,却是皆尽色变

  哪怕那些原本不屑一顾的战将●们,此时无不下意识地挺直背,浑身不自主地紧绷起来一抹骇色之色,从tā们瞳孔深处,悄然涌上

  好强悍的神识

  ※※※※※※※※※※※※※※※※※※※※※※※※※※※※※※

  蒲妖◆嘿嘿地笑,有几分得意:“修者妖魔都有战将,但三者之间,却有差别修者战将,最擅长推演,什么大衍算法,都是走的这条路魔战将最重悍勇,一个厉害的魔战将,能够把整个队伍的气势汇集一体,那可真是毁天灭地ér妖战将呢?最厉害的就是神识”

  “神识?”左莫似懂非懂,自从发现公孙师弟在战将方面的歪曲事实这后,tā便从来没有在战将方面花费过功夫

  “神识强大的战将,能够洞察入微,整个战场都在tā心中,厉害的是,神识如网,tā甚至能够把具体命令发布给每一位的战妖整个队伍就像tā身体,指挥起来随心所欲”

  左莫这才听明白了:“公孙师弟这么厉害?”

  “tā天赋不错”蒲妖有些得意,又补充了一句:“运气也不错”

  “我就知道,公孙师弟最厉害了”左莫大喜过望,想到能给玉衡那个老家伙致命一击,tā心中就大爽

  “难道你不觉得热血沸腾?”蒲妖乜了一眼左莫

  “沸腾啊我都恨不得上去打一架”左莫两眼放光

  “就是嘛一两人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这种大规模的战斗,才是真正的爽啊”蒲妖循循善诱:“怎么样?来学战将,很好玩的”

  “不学”左莫头摇得像拨浪鼓

  “为什么?”蒲妖不甘心地问

  “战将什么的,师弟学就好了”左莫理直气壮道:“赚晶石才是王道,学战将能赚晶石吗?”

  蒲妖哑然

  角落里,卫安然ér坐

  ※※※▲※※※※※※※※※※※※※※※※※※※※※※※※※※※

  公孙差满意地看着整编完成的队伍,不同的战术,对于队伍的编制也不相同不过tā并没有马上就指挥队伍提进发,ér是保持缓慢的度

  这◆种战术,tā虽然构思良久,但却是tā第一次实际运用,其间自然有许多问题磕磕拌拌,公孙差也不着急,慢慢地尝试着,tā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战斗

  如果说,之前众人还心存轻视,那么现在◎,但凡是稍点常识的战将,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怪异的雪花形队伍

  看着这支怪异的队伍,从一开始的滞涩,渐渐变得流畅

  “这笑摩戈的神识真是强啊”桑南充满赞叹:“能够精确控制这么多战妖,厉◆害”

  “神识强有什么用?花里胡哨,哪有这样的阵形?”另一位战将忍不住道,tā的脸色不好

  立即有人附合道:“没错,tā以为这是表演呢?光漂亮就行?呵,还搞成雪花形,闻所未闻,想标立异也不是这样搞法”

  “人家可是风头人物,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表现一下咯不弄漂亮点,怎么去骗那些外行们?”一位战将冷嘲热讽

  不少战将纷纷点头,tā们每个人脸上都相当不爽在tā们看来,笑摩戈这么做,是有意为之用这样的花哨表演,去欺骗那些不懂行的民众么?这种做法,哪里是一位战将应该做的?

  桑南没有出声,心中苦笑

  tā能够理解同伴的想法在许多战将眼中,战斗是一件严肃ér神圣的事若是笑摩戈不懂战将也罢,tā们只会一笑ér过可是眼下,笑摩戈展现出强大的神识和精确无比的控制,说明tā是一位真正的战将

  一位战将,却视战斗如同儿戏,只想着取悦观众,立即遭到tā们的厌恶

  战局刚一开始,几乎所有的战将都一面倒地站在玉衡这一边,tā们由衷希望老到的玉衡军团长,给这个如同小丑般的家伙一个深刻无比的教训

  一些战将已经给笑摩戈安上“战将之耻”的帽子

  听着耳旁同伴们的冷嘲热讽,桑南在心底暗自摇头,tā并不觉得笑摩戈是为了故意惊世骇俗才弄出这个怪异的雪花阵,虽然tā也不知道笑摩戈为什么会这样做

  tā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丝危险的感觉 ▲
  抬头望了一眼夜明月大人,夜明月大人十分专注地盯着这支怪异的队伍

  桑南心中一动:“大人,您觉得……”

  夜明月没有挪开目光,只是扬起手:“看”

  顺着大人的手指,tā○连忙转过脸

  只见笑摩戈的队伍陡然提,tā们就像一股洪流,由无数旋转的雪花汇集ér成的洪流

  耳畔同伴的嘲讽声嘎然ér止,桑南却浑若未觉,tā紧紧盯着高前进的队伍,不知为何,心中的危险感却越发浓重

  不光是tā一个人感到危险

  滚动的洪流中,每一朵雪花都飞快地旋转着,就像无数高施展的深红雪花形刀片,密密mámá,层层涌动

  森然杀意,展露无遗

  在这个无数高旋转的刀锋洪流面前,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摒住呼吸

  深红色雪花刀锋洪流,贴着地面,以惊人的度,向前方滑行别的不说,光是这番行军的气势,就把大伙震慑住

  等等

  紧紧盯着深红色刀锋洪流的桑南眼皮忽然一跳,tā猛地抬头,脸上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

  这股洪流的方向……

  竟然直指玉衡大本营所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