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节 格杀


  左莫捕捉到这名厚土军团军官瞳孔深处涌动的恐惧,他的心méi有丝毫动摇,他丝毫bú知道自己的行为给眼前这位军官带来的强烈冲击**泡!书*

  méi有任何犹豫地出手,干脆利落得令人心惊,漠然méi有一丝变化的目光,无bú说明眼前这位看上去年龄并bú大的家伙,是一位bú折bú扣的战斗老手

  这名战妖此时陡然意识到,这个少年和他想象中的,有太大的出入

  bú过此时,他méi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那个带着死亡气息的拳头已经到了他面前哪怕知道是bú会真正死亡的十指狱,他的心依然为之战栗,无法遏制地战栗

  双目圆睁,作为一名职业战妖,长久的训练的本能让他心中即使充满恐惧,依然本能地作出反应

  身形猛退,双手交叉胸前,夹杂着颤音的暴喝渲泄着他心中所有的恐惧

  【土盾】

  一个低阶妖术,却充分诠释这位军官出色的战斗意识一个低阶妖术,一个他能够施展最快的妖术,才有可能如此危境中,给他争取一丝生机

  全力施展的【土盾】,表面光滑如镜,色泽深竭,给人坚硬如铁的质感

  左莫的拳头轻巧无比地张开,如同鲜花绽放般,轻轻印向在土质上,重若千钧陡然化为轻巧灵动,这种矛盾的感觉让这名战妖几乎吐血

  可是,他看到左莫手掌亮起的金纹,脸色一变

  啵

  就像捅破薄纸的声音,土盾就像纸糊般,那只可怕的手掌méi有受到任何阻碍,穿透土盾,印在他身上

  【日纹掌】

  充沛莫御的力量从这只手掌传来,他张着嘴,想提醒自己的同伴,却什么声音也méifā出

  化作一道白光,消失bú见

  这一番变化,兔■起鹘落,快若闪电,直到那位战妖化作一团光芒,剩下三人才如梦初醒,脸色无bú齐变

  可他们的视野中,根本bú见左莫的身影

  忽然一人脸色一变,惊呼:“小心”

  嗤

  一把◎造型怪异的直刀,从一名战妖身后méi入,透胸而出

  又是一道白光

  白光倒映出战妖惊骇绝伦的脸,他的眸子里,一个金黄的身影,急放大

  剧痛传来,他便化作一道白光

  最后一名战妖情知自己绝逃bú掉,猛嚎一声,强烈的黄光从他体内涌出,一股惨烈的气息勃然而起

  【黄天厚土】

  厚土军团中阶妖术中最特殊的一招,因为它是最接近高阶妖术的一招以特殊的方式,瞬间把◇神识凝聚,再爆fā,与敌人同归于尽

  这招的神识运行方式并bú难,但是却极少有人使出因为除了需要知道它的施展方法,还需要施展者拥有必死的信念

  战妖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浓郁的黄光笼罩下◎,充满狰狞暴戾

  他朝左莫扑去

  度之快,有如从原地凭空消失

  嗤嗤

  左莫一动未动,只是冷冷注视对方

  半空中,战妖愕然地看着齐膝而断的腿,直至白光淹méi他的视野,淹méi他视野中冷眼注视自己的笑摩戈

  怎么……怎么可能?

  就在他化作一团白光的同时,乒地一声脆响,空无一物的半空中,突然出现一柄冰刃,碎裂成无数冰晶

  冰刃幻阵

  一个简单的冰刃幻阵,早在他唤出午刀时,便悄然布在这名战妖的周围,等待对方自投入罗网

  第三狱活跃的妖虽然méi有荒兽棋盘那么多,但依然有许多妖目睹了这场战斗每位旁观者脸上都浮现惊惧之色,倒抽冷气声此起彼伏眼前fā生的一幕,出了他们的想象

  战斗的结果出他们的想象,战斗的过程同样出他们的想象

  四名训练有素的战妖,竟然在一照面便被笑摩戈格杀,甚至连一招有威胁的攻击都méi有尤其是最后一名战妖的阵亡,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和冲击尤其强烈浓郁的土黄光芒,骇人的声势,都足以说明那是一招几乎可以媲美高阶妖术的强大妖术可是,结果却完全出人意料,一个低级的冰刃幻阵,却让这个强大的身影轰然崩碎

  这样的结果看上去如此荒谬,如此bú可思议

  震撼和冲击之后,却引起许多旁观者的思考能够进入第三狱的,都bú是弱者,都有着bú俗的实战经验经验告诉他们,刚刚fā生在他们眼前■的战斗过程,从十指狱搬到外面,结果也极有可能完全一样

  可怕的家伙

  左莫冰冷的眸子,渐渐升起一丝温度,这意味着他从战斗状态中脱离出来旁观者的惊叹和抽气声,并méi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对▲●他而言,这只bú过是一场战斗,一场并méi有哪里值得大惊小怪的战斗

  bú过当他想起一开始那位战妖的话,眉头却bú禁皱了起来

  对方毫bú遮掩的威胁,他自然可以视若无睹,但是南玥他们只○怕会受到牵连

  有点难办了

  左莫心里嘀咕着

  ※※※※※※※※※※※※※※※※※※※※※※※※※※※※※※

  当左莫赶到荒兽棋盘时,很快便找到南玥,因为南玥一直在等他在遇到左莫之前,南玥只bú过是一位再普通bú过的小妖,虽然如今修炼了《天南箭术》这门高阶妖术,但是她的眼界和见识,并méi有fā生本质的变化

  面对厚土军团的强势和严厉,她充满担忧,为大人担忧身为一名真正的妖,她比左莫jiā能够理解这纸征召令的含义,尤其是在如今前线战败这个如此敏感的时刻

  见到左莫,她惊喜无比:“大人”

  bú知为何,一见到大人,平静的脸庞,淡然而充满自信的眸子,她惶惶bú可终日的心迅地平静下来大人一定会有办法下意识地,这个想法从她心头一闪而过,却迅占据了她的心

  “你收到厚土军团的征召令?”左莫méi有废话,开口便问南玥

  “是的,大人”南玥答道,同时手中飞快施展一个记录妖术,征召令的内容被她记录在内既然大人知道,那是一定有办法了她心中暗想

  左莫稍稍浏览一遍,心中明了,想了想,他问南玥:“如果我bú想接受征召,有什么办法▲?”

  “大人,méi有办法”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是恰好赶来的苍霖,他的神情亦充满担忧,他身边是苍泽

  见左莫的目光转向自己,苍霖苦笑道:“大人,厚土军团fā布征召令,如果违命,他们●有权就地格杀”

  “难道什么办法也méi有?”左莫皱起眉头

  “除非军方高层或者长老会介入,只有长老会才有权利修改这份征召令”苍霖语气苦涩:“厚土军团是常规军团,隶属军方,军方高层有资▲格介入长老会就bú用说,他们有权利介入任何事务”

  “你们谁有门路?”左莫问

  三人齐齐摇头,左莫看到这一幕,也大致明了藤氏天南和苍族都méi落已久,离权力中心很远

  “大人,□或许我有办法”急匆匆赶来的明决子正好听到这句话

  左莫刚让他离开,他并méi有走远,恰好听到几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家伙在讨论笑摩戈与厚土军团的冲突大惊之余,他连忙跑来寻找左莫

  在左莫介绍☆明决子是他追随者后,大伙顿时觉得亲切了许多

  “大人,这事肯定是玉子洲干的”明决子稍一动脑筋,便大致明白其中猫腻

  “玉子洲?那是谁?”左莫一脸茫然

  看到大人一脸迷糊的表情,●★明决子有些哭笑bú得,只好解释道:“大人还记得连斩二十六的擂台么?玉子洲是第二位”

  “哦,是他啊”左莫有些印象,bú过他印象最深的却是那位戴着面具的青花家高手

  “厚土军团的军团长是◎玉子洲的堂叔”长期厮混在众多高手之间的明决子对这些消息十分熟稔:“玉子洲追求姬丽语相当卖力,上次挑战大人,大概就是想替姬丽语出头哪知道被大人击败,颜面大扫听说玉子洲的气量狭窄,méi想到果然如此”

  明决子对玉子洲这种行为相当bú屑:“在这么敏感的时候,玉子洲还使这样见bú得光的手段,实在令人齿冷”

  听明决子说完前因后果,左莫他们才恍然大悟

  “你有什么办法?”左莫问

  “bú一定能够成功”明决子沉声道:“但是值得一试我们要把这事闹大”

  “闹大?”左莫反问

  “是只有闹大了,他们才bú敢为所欲为”明决子接着道:“bú过,这只能让他们感到忌惮因☆为从律法上来说,他们是有权利征召大人的”

  “然后呢?”左莫听出明决子还有后续计划

  “他们一定会硬着头皮坚持征召令这会令高层jiā深对他们的厌恶,而我们只需要适当示弱,便能博取到高层□的同情”明决子冷静道:“而以大人展现出来的潜力,再配合我们的造势,有很大的机率引出高层的介入”

  南玥几人无bú两眼放光,这的确是个相当出色的计划

  连左莫也bú由暗自点头,明决子的计划有相当的可行性

  bú过……或许……

  他脑海中,一个jiā疯狂的计划逐渐成形

  **************************************************************************

  汗,别绪三千同学,你太疯狂了bú多说了,三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