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节 试试


  蒲妖盯着左莫,一言不发

  左莫被盯得心里有些发毛,讪笑道:“大日魔体若是不能修炼,太可惜了”

  又被盯了白天,就在左莫以为蒲妖要生气的时候,蒲妖却突然开口:“这个让我想想” □
  púyāodīngzhezuǒmò,yīyánbúfā

  zuǒmòbèidīngdéxīnlǐyǒuxiēfāmáo,shànxiàodào:“dàrìmótǐruòshìbúnéngxiūliàn,tàikěxīle”

  yòubèidīnglebáitiān,jiùzàizuǒmòyǐwéipúyāoyàoshēngqìdeshíhòu,púyāoquètūránkāikǒu:“zhègèràngwǒxiǎngxiǎng”
  虽然蒲妖没有马上答应,但还是让左莫看到希望,他连忙退出识海

  左莫一退出识海,只见墓碑冒出大股大股的黑雾,碑面人影闪动

  蒲妖就像没有看到般,自言自语:“同修妖魔,这个想法,有点意思”

  妖魔之间的关系,比起与修者的关系要亲密许多,但是同修妖魔,这种事他们也还没有听说过蒲妖是识货的妖,汲古荒祭术当然是绝学,可大日魔体也同样是数一数二的魔体左莫若是没有修炼成,蒲妖也绝不会动这个脑袋,但既然现在左莫修成大日魔体,若是真的丢掉,实在有些可惜

  妖类的修炼氛围是三者之中最为开放亦最为开明妖术府这样的学府培养方式,比起修者的门派传承和魔的族群传承,都为开放

  墓碑人影闪动

  “你觉得可以试试?”蒲妖扬了扬眉,有些诧异

  他不禁沉吟起来,他对墓碑有着诸多怨气和不满,但是能守护墓碑万年,关系自然非同寻常墓碑有许多他觉得愚蠢古板偏执的地方,但在修炼上,墓碑的见识和成就,他亦一清二楚

  蒲妖罕见地犹豫起来,左莫能够自悟神引术,修炼汲古荒祭术再合适不过,是最佳的传承者若是左莫专心修炼汲古荒祭术,达到天妖的境界,可能性很大可如果同时修炼魔体和妖术,那结果如何,可就难测得很魔体修炼一途,最是凶险不过,稍有不慎,形神俱灭

  墓碑表面闪动的人影安静地等待蒲妖的决定

  蒲妖眼角余光瞥见墓碑,和它的安静,以前种种如浮光掠影般在他心头闪过,血瞳陡然幽深,眼睛最深处浮起一丝微不可察的悲伤

  片刻,他神情恢复如常,讥笑道:“怎么?怕你的传承湮灭?你那一套老得掉牙的东西,早就该丢进垃圾堆”

  “哼修炼就修炼,我也有点好奇了啧啧,妖术、魔体、法诀、符阵,这小子会修炼成什么怪物?”

  蒲妖血瞳闪过一抹疯狂之色

  营地里,自从左莫睁开眼睛,众人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不过这次的变故也给所有人敲响了警钟,这个鬼地方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危险

  卫营诸人修炼起来加刻苦

  玄煞气对他们大有好处,煞雾所蕴含的玄煞气为浓郁,炼化的难度也高他们不得不小心地控制炼化煞雾的数量,否则的话,煞雾侵蚀●心神,他们就为逐渐沦为煞魂兽

  不过,此处的确是修炼《苦卫》的好地方,诸人无不是进境神,又有一人修炼出自己的兵器这个人出乎所有人意料,居然是阿文阿文伤好之后,便呆在卫营,跟着其他人一起修炼《苦■卫》

  卫营之中,阿文修炼《苦卫》时日最短,然而进步之快,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当左莫得知阿文修炼出兵器,也不禁吓一tiào,这天赋强得也太离谱

  阿文修炼出的兵器是一杆矛,通体漆黑,没有一丝光芒,矛头下挂着一抹暗红的红缨,宛如一抹幽暗的火焰

  这杆黑矛修炼出来,阿文便抱着它,陷入入定之中

  而另一个让左莫感到意外的,是三百多名花奴这些花奴自从百花盟救出来后,就一直是束lóng在照顾,修炼《花妖相生术》,这部妖术神奇异常短短时间内,他们的神智精神不仅恢复,而且还成功地压制根植在他们身上的灵花

  百花盟用花奴来养花,挑选的都是珍稀罕见的灵花这些灵花品阶都在五品,本身就是难得一见的灵物,能自动吸收周围的灵气然而,此处灵气稀薄,到处充斥着玄煞气他们身上的灵花,则纷纷汲取玄煞气

  不得不说,天下万物,各有各的玄奇之处

  暴戾阴暗的玄煞气,经灵花吸收转化之后,不仅没有半点阴晦,反而温和活泼,他们的进步神

  相比卫营诸人的如鱼得水,朱雀营的处境就算不上太好虽然左莫给他们《煞灵》,让他们终于对玄煞气不是那么畏惧,但是恢复全盛战斗力,还需要把它修炼到相当境界

  而其中处境最糟糕的,是龚良伟为首的十六名符修

  自从他们在小山界被俘虏之后,便被公孙差纳入朱雀营之中不过由于他们修炼特性的关系,他们在朱雀营的位置相当尴尬

  如今朱雀营战斗方式叫究快、犀利,这是剑修最擅长的战斗方式,符修擅长的是辅助加上他们的修炼的法诀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法诀,能够给己方提供的增益有限得很,往往他们还没动手,战斗就结束了

  虽然公孙大人对他们相当重视,但依然无法改变他们位置尴尬的局面

  他们的修为在朱雀营之中,亦是垫底而《煞灵》对修为的要求颇高,他们是备感吃力

  “不如我们向公孙大人请求调到金乌营好了”其中一人垂头丧气道

  龚良伟默然,他已经年过四十,天赋也是普通,但由于为人稳重,是这群人的师兄他心中也知道,以眼下来说,金乌营的确适合他们

  他们擅长各种符篆,而其中一名名叫李卓,是能够绘制二品符兵■,这对于凝脉期符修来说,是件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符修精通各种符阵,擅长布阵和制作各种符篆,精通符篆的施展手法

  符修日常的修炼中,也需要借助符阵符篆,这也是他们和其他修者不同的地方然而◎他们此地灵气稀薄,他们修炼所需要用到的符阵,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力量,而他们的修为又不足以让他们修炼《煞灵》

  正说话音,宗如朝他们走来

  龚良伟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宗如统领盾卫曲,负责公孙大人的安全,在朱雀营地位赫然龚良伟深谙处世之道,脸上不露半点苦闷,笑道:“宗大人难得来这,可是有什么吩咐?”

  宗如温和一笑,递上几枚玉简:“公孙大人让我送几件东西给各位”

  龚◎良伟有些疑惑地接过玉简:“什么东西值得大人亲自跑一趟?”

  “各位看过便知”

  宗如说完,便拱手离开,如今宗如修为日深,愈发温和内敛,就看一个普通人般,全然没有半点锋芒

  待宗□如走后,众人立即围了上来

  龚良伟神识扫过玉简,身躯不禁一震

  他们手上的这几枚玉简,正是左莫送去金乌营的那些玉简

  其中涉及到符阵的内容,让他们每个人都两眼放光

  公○孙差每天都泡在弈战棋中,那位神秘人没有出现,他便独自摸索自从他听说,战将也是有着修炼的法诀的时候,心思便开始活动

  他彻底迷上战将这种高难度的职业

  既然没有战将修炼的法诀,那为何不自◎己尝试着摸索一下呢?

  公孙差的性子本就有些疯,而常人觉得不可理喻的事,他反应充满了兴趣和漏*点自创战将法诀,换一个人,只怕连想都不敢想,但他却丝毫没有半点畏怯

  不过,若论修炼方面的见识,他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但他亦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弈战棋

  这些弈战棋制作得极其巧妙,非常接近现实设计它的人绝对是一位强大无比的战将,当然,是妖魔战将的可能性大

  不过,这种差异,在公孙差看来,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尝试着在弈战棋中寻找蛛丝马迹,他一直很好奇,真正的战将,是如何修炼的最近,他便一直沉浸在这项高难度的摸索之中

  他有所发现

  正在指点左莫的蒲妖,忽然抬起头,血瞳中闪过一抹讶色

  左莫一愣,抬头问:“怎么了?”

  “哦,没事”蒲妖脸色恢复如常,他看着左莫:“大日魔体你可以继续修炼,前提是妖术修炼达到我的要求”

  “什么要求?”左莫弱弱地问

  蒲妖嘿嘿露齿一笑:“我以前在妖术府的时候,有个绰号”

  “绰号?”左莫一呆:“什么绰号?”

  “他们喜欢叫我妖术目录”淡淡的声音从蒲妖笼罩在一团阴影之中的脸庞传来,一抹如同刀锋的冷笑掠起:“作为我的传承者,你要保持这个优良的传统”

  左莫心头蓦地升起不好的预感

  “从今天起,沉浸在妖术的海洋之中”

  蒲妖张狂肆意的声音,把左莫彻底打入地狱之中

  妖术,种类繁多,数不胜数,光基础的小妖术,便有五百种之多,其规模可想而知

  而蒲妖没有半点传授左莫汲古荒祭术的意思,而是从小妖术开始讲解左莫才恍然惊觉,他以为学会的小妖术,比他想象的加深奥,加广袤深邃

  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开始一点点呈现在他面前

  而蒲妖,也从来没有如此讲解过妖术,各种妖术他信手拈来,肆意飞扬

  一人一妖,都沉浸其中,完全忘了时间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少天,他们忽然被惊动

  是金乌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