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节 十品之名


  双子蝶缓缓扇动翅膀,玄煞气犹如鲸鱼吸水般,源源不断没入其体内而黑色触角上悬空而立的黑色xiǎo人,一点点地变得清晰,轮廓面容也从开始的模糊不清,变得精细起来

  触角上的黑色xiǎo人◇,约三寸高,黑衣黑发,面容冷酷,双目含煞,漠然而立

  当左莫抬头时,恰好目睹黑色xiǎo人成形,不由惊讶万分,这只双子蝶果然非同寻常

  xiǎo黑人看了左莫一眼,没有半点搭理的意思,只■见他忽然双臂高举,满头黑发根根直立,双目幽幽一亮,脆喝一声:“收”

  双子蝶周围陡然刮起强烈的旋风,飞沙走石

  嘶左莫倒抽一口冷气,震惊无比,灵眼中,只见漫天玄煞气疯狂地涌向xiǎo黑人举起的双臂

  xiǎo黑人的动静太大,整个营地都被惊动,众人还以为遭遇袭击,纷纷飞上天空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谢山,第二个冲过来的是束龙,他对玄煞气极其敏感,当下便察觉到异变

  当他们神色紧张地跑过来,发现始作甬者是左莫面前一只怪异的黑白灵蝶时,惊愕当场

  左莫呆呆地看着xiǎo黑人,方圆五里内的玄煞气齐齐被扯动,灵眼中,方圆五里的玄煞气形成一个巨大骇人的黑红色漩涡,漩涡的正中心,便是这个不足三寸的xiǎo黑人

  xiǎo黑人神色肃穆,一心一意地吸纳玄煞气

  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xiǎo黑人才心满意足地停了下来,他此时和刚才有着显著的变化满头黑发如今一片血红,犹如一团烈焰,黑色眸子深邃有夜空,xiǎo脸加冷峻,眉宇间的肃杀之气迎面扑来

  双子蝶停止吸收玄煞气,躁动的空气也渐渐平稳下来

  左莫愕然间,双子蝶翩然飞到他面前,xiǎo黑人扬起肃杀含煞的xiǎo脸,望着左莫,一开口,脆生生宛如幼童的童音:“请主人赐名”

  唔,像活的……

  满脸不可思议,像见鬼般的左莫,把脸凑上前:“你是活的?”

  xiǎo黑人脸上杀气一僵,眼角一跳,xiǎo脸yīn沉下来,却有些无可奈何:“是”

  “咦,有意思……”左莫兴奋无比,蓦地抬起右手,伸出手指,好奇地在xiǎo黑人身上戳了戳:“唔,是软的……”

 ■ xiǎo黑人脸上杀气泛起,xiǎo脸yīn云密布,闷声道:“士可杀,不可辱”

  可惜,脆生生的童音,把所有的杀气,消弥一空

  不过左莫还是讪讪地收回手指,装模作样摸着下巴:“起名啊…◇…”他眼前忽然一亮:“招财这个名字怎么样?够霸道……”

  xiǎo黑人面目抽搐,强忍满腔怒火,咬牙切齿:“士可杀,不可辱……”

  “唔,要不然叫晶石?”

  “士可杀,不可辱……”脆生生的童音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晶石你也不喜欢?这个习惯不好,看来,你的品味要好好培养一下,俗话说得好,晶石能使磨推鬼……唔财归我,这个名字怎么样……”

  “士可杀,不可辱……”xiǎo黑人有气无力地反抗

  “天下第一宝?”

  “士可杀,不可辱……”

  ……

  谢山和束龙同情地看了一眼被左莫折磨得欲仙欲死的xiǎo黑人,对视一眼,飞快地逃离现场

  左莫心满意足地看着耷拉着脸萎顿在地的十品,没错,就在刚才,不堪折磨的xiǎo黑人,终于应下了十品这个怪异无比的名字

  “十品,你不要以为这个名字俗气”左莫沉声正色道:“十品,代表最高品阶,这只双子蝶,不过刚刚五品十品,蕴意最高最强天下至强,怎么,这不是你追求的么?”

  神情萎顿的xiǎo黑人眼中陡然迸射出一抹光芒,他挺立身形,满脸战意昂扬,肃然道:“谢主人赐名”

  左莫表情一丝不苟,心里笑开了花,唔,十品,那该多少晶石啊……

  十品不过三寸大xiǎo,但品阶达到五品,五品灵兽便有虚罩,十品的虚罩是奇特,竟然有几分玄煞气的气息左莫从前没有听说过玄煞气,但是这些下来,玄煞气的特性却有几分了解

  对束龙他们来说,玄煞气是大补之物,但是对于修者来说,玄煞气却无异于剧毒玄煞气大多滋生于惨烈战场,凶戾无比,至凶至yīn,一遇他物,不破坏殆尽,绝不罢休

  五品灵兽,实力堪比金丹,而最关键的是,十品充满灵性但凡是灵兽、法宝,灵性越足,就意味它们的成长空间愈大

  十品最强悍的地方,便是他能够学习法诀,这是左莫闻所未闻的,他随即便把《苦卫》教给十品《苦卫》能够吸纳玄煞气,正适合十品修炼左莫心里暗打主意,什么时候,从蒲妖和墓碑那再敲一部厉害的魔功来

  虽然眼下十品的实力还不算强,但是左莫对十品的未来,充满期待

  经过短暂的停留,队伍再次出发

  广袤的古战场,伤痕累累,经过岁月的湮灭,便是这些可怖的伤痕,也变得模糊不清

  一连前进了十多天,周围的景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他们也没有任何发现这个古战场,大得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双子蝶翩然飞舞,十品盘膝坐在黑色触角上,苦苦修炼,他的进境令卫营上下感到汗颜,区区十天,他便能生出黑甲,而且收发如心,不像束龙他们黑甲无法收起

  十品是个修炼狂人,不,是个修炼狂兽,他不喜欢进役兽牌,整天坐在触角上,一动不动,只知修炼xiǎo塔xiǎo火几个对十品充满好奇,不时凑过来瞧瞧,但是十品根本不搭理

  说起来奇怪,朱雀营诸人大多都呆在运奴船内,浓郁的玄煞气对他们相当不利,所以左莫在运奴船上布下符阵,隔绝玄煞气,防止玄煞气对众人的侵蚀但是包括傻鸟在内的几xiǎo,却对玄煞气毫无反应xiǎo塔xiǎo火精力最是充沛,每天玩到疯xiǎo黑却异常的嗜睡,一天有大半时间是趴在阿鬼头上

  最让左莫觉得不能理解的是,阿鬼竟然对玄煞气也没有半点反应

  阿鬼的神色要比之前好了不少,看上去似乎多了几分生气左莫检查之后,才发现,阿鬼体内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丝zǐ色的奇异力量这丝zǐ色力量极其微弱,但是对于阿鬼残破不堪的身体,却异常珍贵

  阿鬼的情况转好,让左莫心情好不少

  不过,左莫心中依然充满忧虑,一连十多天,他们没有任何发现,没有遭遇到任何生命,没有看到一根草,这个古战场荒凉得令人绝望没有什么比这份如死一般的空旷寂廖,如虚无一般的荒凉让人感到恐惧和绝望,哪怕遇到什么危险,遇到什么妖兽,也比眼下这样要好许多

  若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人都疯掉的

  难道他们真的来到一个空无一物的死地?

  忽然,左莫脚下一滞,他目光露出惊喜之色

  水……空气中的水份……

  他蓦地闭上眼睛,伸出右手,手指轻轻划动,诀》

  过了十息,有如婴儿拳头大xiǎo的淡淡白云,飘浮在左莫的手掌上

  这一下,不光是左莫,所有人的目光都露出狂喜之色这里空气中的水份比前面十多天,他们走过的地方,要充沛许多有水,就意味着有生命

  人最怕的,不是苦难,而是看不到希望

  士气大振,队伍前进的度陡增空气中的玄煞气加浓烈,左莫的神情也愈发xiǎo心,根据蒲妖的说法,他们的方向,应该是朝着战□场的中心地带前进

  又前进了五天,众人见到第一处水洼浅浅的水洼不过一掬,但是对大伙来说,却犹如甘霖

  但是就在此时,队伍却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束龙要突破

  玄煞气对束龙修炼的《苦◆卫》魔功,犹如滋补品,进境之神,令人瞠目结舌卫营其他人的进境亦十分迅,但是没人过束龙

  营地里气氛比较紧张,束龙这次若能突破成功,对他们而言,是件再好不过的事

  三名金甲卫呈扇形分列,□耀眼的金色鳞甲上,如今布满黑色的纹路,看上去颇为可怖金甲上的黑色花纹是这段时间金甲卫吸收玄煞气所形成,据蒲妖的说法,这是因为炼制金甲卫的材料中用了苍龙骨的缘故

  蒲妖还说,若是运气好,说不定三○名金甲卫还能升阶

  不过,左莫现在关心的不是金甲卫,而是其他问题

  “蒲,有什么法诀,能够让修者不受玄煞气的侵蚀?或者能够化解玄煞气?不需要从头练的那种”左莫涎着脸问

  蒲妖斜了他一眼,漫声道:“法诀自然是有的”

  左莫搓了搓手,嘿声道:“那能不能给我一份?”

  “你拿什么来换?”蒲妖又斜斜地挑了挑眉

  左莫心中暗骂,这死人妖,态度忽冷忽热,变化无常,真是让人生恨

  不过他亦明了,这次蒲妖是绝对不会白白便宜他,不割点肉出来,是不可能的左莫咬牙道:“说,你要啥?”

  蒲妖狭长的血瞳一眯,yīnyīn一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