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节 人形钢弹


  左莫与小娘目光交错,了然于心

  时间不长,朱雀营已经恢复完整,朱雀营的配置相当强悍,每个人身上都携带了足够的晶石,为的就是能够快地恢复灵力他又瞥了一眼束龙,注意到束龙微不可察地点点头,不得不暗叹一xià魔功强悍的恢复能力

  他浑身的力量悄然间恢复,大日魔体的强悍,过卫营许多,亦出了他的想象

  左莫挺直腰背,把目光投向对面的三支队伍,他心中充满必胜的信念

  众人间微妙的默契,不知不觉中成形

  他催动身形,几乎在同时,朱雀营和卫营同时开始动作

  朱雀营像一缕清风,聚散间,飘逸灵动,带着其独有的如同刀锋般的凛冽杀意而卫营则是如同厚重的钢铁洪流,动作并不快,却充满毁灭的气息,霸道绝伦

  左莫lì于队伍的最前端,他紧紧抿着嘴唇,眼睑微垂,身形如同标枪傲然挺lì,浑身周围飞舞着雷音核桃,带起一缕缕银芒

  在他身后左翼,朱雀营蓄势待发,倘若仔细看,便会发现,整个朱雀营就像一根微微颤动的弹簧,充满危险的气息公孙差没有像往常那般坐在宽阔的青云剑上,他站了起来,眼睛弯成月牙,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朱雀营修者们眼中掠过一抹狂热和刀锋般的光芒

  身后的右翼,卫营寂然不动他们就像一群来自千年前的古代战俑,一动不动束龙在队伍的正中央,沉凝肃杀,巍然不动黑色重甲,把他们包裹得密不透风,低垂的双目中透出的煞气,让人感受到这股死寂的洪流之xià,翻涌奔腾的战意

  左莫等人的动作,lì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天灵子三人脸色微变,他们纷纷带着队伍向后退了五十丈左莫拿出二十颗雷音核桃,便把他们心中趁虚而入的想法粉碎得一干二净但得到的消息,又让他们生出能分一杯羹的希望

  他们刚刚打定主意,绝对不主动挑衅金乌城主,只yào不跟丢,明天战后,他们也能分得一些功劳他们作好了随时拉开距离的准备

  左莫决定战决

  他扬起右手,虚空之中,蓦地狠狠斩xià:“杀”

  小娘如同月牙般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寒芒早就蓄势完毕的朱雀营突然炸开,有如上百道剑芒,撕裂空气

  刀锋掠空尖啸声大作

  束龙一声沉喝:“杀”

  黑气翻涌缭绕,无数缕黑气汇集,化作一股黑色洪流,隐约蛇形,其中传来阵阵低沉的嗥叫

  天空仿若骤然暗xià来

  毁灭的气息和凛冽的杀气,充斥着天空,众人无不骇然失色

  三人只觉手足冰凉,个个面色惨白,直到此时,他们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天灵子心中涌起强烈的悔意,此时顾不上其他,chě着喉咙声嘶力竭:“撤……”

  他的瞳孔蓦地扩张,他低头,看到胸膛露出一截的手

  天灵子周围的修者们像见鬼一样看着他,眸子深处的恐惧,就像蛛网般在心底蔓延

  一个背有金翼的身形,在他们的视野中消失

  这一击,完美

  背上的明虚翼轻轻一颤,一股充沛无比的力量便像潮水般涌来,他的身体便有如闪电般,飞出老远左莫没有半点大战的惊慌,他心神出奇地宁静他仔细地体会着背后明虚翼的力量,恐怖的力量之xià,yào控制身形,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一战,却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机会

  至于雷音核桃,浪费是可耻的……

  背上明虚翼一颤,眼前场景一花,他竟然出现在一名修者面前不到半丈远

  yào命

  刚刚还有些得意的左莫怪叫一声,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扎扎实实撞上对方的灵罩

  乒

  灵罩登时破碎,余势未绝的左莫,狠狠撞进对方怀里

  左莫只听得一声惨叫和骨头碎裂声,像是撞上一个沙包情急之xià,他xià意识又催动背上明虚翼,一股大力量传,身形再次不受控制地消失

  只见他有如一道完全失控的人形铁球,一头扎进人群之中,在人群间弹来飞去

  偏偏他的大日魔体强韧无比,再加恐怖绝伦的度,所过之处,骨碎肢断,惨叫声不绝于耳

  他见对方也伤不到自己,索性也就不去管,专心控制明虚翼只有真正地控制明虚翼,他才能有与金丹一战的本钱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无一不是强横至极,只yào自己能运用得心应手,实力飞涨

  朱雀营则是另一种风格,每一曲如同一道刀芒,他们就像屠手肢解灵兽般,精准而从容,不焦不躁

  卫营呆在原地不动,但是狂舞的黑气,变化诡异,忽聚忽散,时而化作大○蛇,时而化作无数细蛇小魔杀的诡异莫测,被他们运用得淋漓尽致

  但是,无论是朱雀营波式冲杀,还是卫营的小魔杀,都不敢靠近左莫半分

  左莫的横冲直撞,看得朱雀营众人无不是心xià骇然,纷纷▲远离乖乖,若是不小心被撞了一xià,今天就交待在这凡是被老板撞上的修者,无不惨叫一声,像沙包一样横飞老远,划出一个夸张的弧线,跌得粉碎

  无一活口

  无一活口啊,只是被撞上……

  他们心生寒意,而且他们看得分明,老板撞上别人的姿势怪异得很,这显然是老板无法控制的迹象被无法控制的老板活生生撞死,那可真委屈,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朱雀营的修者们纷纷与左莫拉开距离,索性拉出大大的弧线,从外转兜大圈子围杀那些想逃的修者

  公孙差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愕然地看着天空

  和朱雀营的主动避让相比,卫营加郁闷原本看到朱雀营的避让,他们还有几分得意,反正他们是远程,安全得很

  但是很快,束龙他们也一脸愕然

  小魔杀的黑气,不知为何,只yào老板一靠近,就像疯了般不受控制,四xià逃逸短短的时间内,消耗在敌人身上的黑气,还没有被老板惊散的黑气多

  这是个什么情况……

  第一次遇到如此怪异情况的束龙只有苦笑连连

  无奈之xià,他只好操控着小魔杀,在敌人的外围剿杀

  天空中的战场,形成极其诡异的一幕小魔杀和朱雀营共同组成的战场外圈,有如铜墙铁壁般,没有一名修者能够逃离

  而在这个球形中间,砰砰砰,沉闷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左莫见对方也伤不自己的大日魔体,索性也不去管姿势,只是专心控制背后的明虚翼 ■
  于是,便见他以各种怪异绝伦的姿势,以惊人的度,把一名名修者撞出球形战场

  朱雀营众人精神高度紧张,他们紧张这些被撞飞的敌人没有人会再给这些敌人补上一记,他们紧张的是,不yào被这些敌○■
  于是,便见他以各种怪异绝伦的姿势,以惊人的度,把一名名修者撞出球形战场

  朱雀营众人精神高度紧张,他们紧张这些被撞飞的敌人没有人会再给
  yúshì,biànjiàntāyǐgèzhǒngguàiyìjuélúndezīshì,yǐjīngréndedù,bǎyīmíngmíngxiūzhězhuàngchūqiúxíngzhànchǎng

  zhūquèyíngzhòngrénjīngshéngāodùjǐnzhāng,tāmenjǐnzhāngzhèxiēbèizhuàngfēidedírénméiyǒurénhuìzàigěizhèxiēdírénbǔshàngyījì,tāmenjǐnzhāngdeshì,búyàobèizhèxiēdí人撞上有个倒霉的朱雀营修者,就被一名飞来的敌人给蹭了一xià而受了轻伤

  真是飞来横祸啊

  只过一会,球形战场内的敌人就彻底崩溃,他们疯了般向外突围

  天空中,如同刀锋般的冲杀◎,骤然大盛

  小魔杀全力发动,没有丝毫留手

  敌人惨叫声不绝于耳,天空中爆出一团团乱转花,他们有如xià饺子般,不断坠落

  这些天水界修者,心志被夺,士气低落到极点,整个队伍以◇惊人的度崩溃失去指挥、没有士气、没有斗志的一群乌合之众,在朱雀营和卫营这样的精锐之师面前,就像一群待宰的绵羊

  无情的杀戮,只持续了短短的半个时辰,整个战场便一扫而空

  围观的修者们,没有一个还能保持镇定,他们神色惨白地呆呆看着空荡荡的战场,看着金乌城主的手xià们有条不紊地搜刮着战场

  这群人娴熟的手法,利索的动作,这些没有半点杀戮意味的动作,在这么一场战斗之后,却让天水☆界修者们仿若嗅到了血与火的味道

  “真是脆弱”雷鹏一边从一具尸体上chěxià一块玉佩,一边冷哼道:“就这么一帮烂货,也想打咱们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什么稀◆奇?咱们当年不也是一样?”年绿头也不抬,手上动作利索

  雷鹏被说得一呆,侧头想想,点头道:“说得也是”皱眉思索了片刻,他又歪着头道:“但咱们现在不一样可哪不一样呢?”

  年绿手上动作一◆滞,他直起腰,露出认真道:“是不一样了”可他也同样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了

  想了半天未果,雷鹏不耐烦了:“算了,管这些作甚跟着老板走就是,反正现在这活法,俺觉得不错,死了也值”

  “嗯◇”年绿嗯了一声,目光幽深:“没错,没死在小山界,咱们已经赚够了”

  左莫喘着粗气,他第一次用这样实打实的打法,刚才不觉得,现在一停xià来,只觉浑身说不出的疼痛他不时痛得倒抽冷气,这大日魔体看来也是有极限的,以后还是不能这么蛮来

  “你们也太狠辣了”

  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带着哽咽的女声左莫抬起头,发现人群中,一名女修指着他鼻子,愤然大骂

  周围顿时安静xià来

  左莫身边的修者们,个个面色阴沉xià来

  “怎么?你想杀我么?”女修昂扬从人群中飞出来,她双目含泪,神情激动:“他们都已经不抵抗,你们为什么不能放他们一条生路?你们何必斩尽杀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